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三十一章 佝偻王是丁玲的父亲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从那以后,我开始潜心跟着胡道长学道,但是这人尘缘未了,岂能安心。
  胡道长早就看出,我并非真心悟道,而是为了跟他学本事。www!22ff%com
  将我锁在龙山道观绝壁崖里的一个山洞里,希望我能真真切切的静下心来修行。
  那几年,我象一只被困在山洞里恶魔,不仅没有醒悟,而且复仇的**一天比一天的强烈。
  胡道长羽化前,他深知,我一直被情仇所困,如果心里的恶魔一旦复活,我必定下山复仇,同样势必败坏龙山道观的名声,就把我逐出师门。
  胡道长羽化后,我便下山,一面打听那女人,一方面查找当初抢我古玉的那些人的下落。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曾经的仇人,也就是,那些抢我古玉的恶贯满盈的贼人,却因为我那块玉,被万金龙给灭了口。
  我本想去找万金龙,索要那块古玉,但是苦于没有门路。
  当时万金龙贵为阳北首富,别说和他说话,就是见他一面都难。
  我知道,那两块古玉在万金龙的手上,既然这两块玉有了下落。
  我就计划着,一步步的接近万金龙,眼看就要成功了。
  谁知道,阳北市严打那一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万金龙却意外的倒台了,哎,,。
  人生在世总多愁,那两个古玉我已经不想了,但是我的女儿却是我的一块心病,随着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每天夜里,我都会梦见我那可爱的女儿,那种骨肉分离,血浓于水的亲情,把我折磨的痛不欲生,我想找女儿的心愿,却一天比一天的强烈。
  因我在龙山跟着胡道长学道十几年,对风水异术的精通如吃家常便饭,而且我在冰冷的山洞里。每天专研胡道长让我看的书,呵呵,但是胡道长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本来希望用十六鬼术。净化的心中的恶魔,却没有想到,我悟懂了十六鬼术的借尸还魂。
  这十六鬼术本是道祖,研究出来的接力打力,用鬼驱鬼的一种法术。全书用梵文篆写,讲究的是悟性。
  修炼者自身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做到心如止水,看透人生的境界,才可以练习。
  但是我却用三年的时间,领悟的十六鬼术的精髓。
  下山后,在龙山脚下的坟地里,我挖开墓穴,把死者的魂魄转化为厉鬼,那一刻我知道。我复仇的盛宴已经来临。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那种至阴的寒气,却反噬其身,我的血脉气息,一天比一天的微弱。
  每次我引魂的时候,我的腹部就会如针扎似的疼痛难忍。
  我用十六鬼术,把曾经抢我古玉的那些混蛋的灵魂,召到我面前。
  我诅咒它们,折磨它们,它们整天跪在我面前求我。
  我却没有原谅它们。用我自己的方式,把它们封闭在罐子里,陪我玩。
  同样,清楚的知道。我时日已经不多了,但是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我的女儿,还有那个我爱的女人。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苦了一辈子,我不求给我女儿留什么,但是我绝对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我一面在阳北市街头小巷为人。看风水驱鬼,骗钱财。
  一方面去找打听我的女儿。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我打听到,那个可怜的原本是莆田六里镇人,后来嫁给了青龙脚下土家庄的一个泼皮无赖。
  这自作孽不可活,我历尽艰辛万苦,却没有想到,他们原来就住在,我眼皮子底下的龙山道观山下的土家庄。
  我绕了一大圈子,又从新绕回了起点,当我赶到土家庄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个另人震惊的消息。
  因为那女人的丈夫,一族人是都是土家庄的。
  他们为了惩罚那个可怜的女人,被整个马家庄的人,从村头拉到村尾游行,骂她荡妇,用石头和鸡蛋砸她。
  那可怜的女人,整日以泪洗面,活在世人的唾弃中。
  而他的丈夫,见变本加厉的打骂她,虐待我那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女儿。那恶棍,原本设计陷一个圈套,妄想从我身上捞些好处,但是却没有料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有从身上发了财,而且他自己的女人竟然怀上了我的孩子。
  这叫人再做,天在看。
  但是那波皮无赖,见我女儿张的水灵可爱,便开始毫无人性的打我女儿的注意,妄想把我的女儿卖了。
  但是我女儿,毕竟是那可怜女人身上掉的一块肉,那女人为了保护护我的女儿,也许是长期活的生不如死,便一不做二不休,趁他丈夫喝醉后,用镰刀把她丈夫砍死后上吊自缢了。
  我女儿在尸体旁,守了四天四夜,哭的已经没有人腔了。也没有人到家里看望,以为,我女儿每天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庄里的人,已经习惯我的女儿的哭声了。
  那个可怜的女人,临时前却给了我女儿,一线生的希望,把一锅米放在我女儿的身旁,等人被人发现的时候,那两句尸体都已经腐臭了。
  而土家庄的族人,在那女人死后,闲那她伤风败俗,辱没家风,不仅不替那可怜女人收尸厚葬,便一张草席卷着扔在乱坟岗,任野狗撕咬。
  对我那无辜的女儿也不管不问,后来一个背尸体的老头,主动领养我的女儿,为那可怜的女人收尸后,从此和我女儿相依为命。
  而那个老头,就住在阳北市安康路大骨堆,他姓丁。
  后来我到乱坟岗子,挖出我那可怜的女人的腐化的尸体,用十六鬼术里的,群鬼诡怨,为那可怜的女人起尸回魂。
  我血洗土家庄,但凡伤害过我的女儿的人,必须死。
  我用那可怜的女人,一共屠殉了一十七口人,用鲜红血手掌,告诉土家庄人,做人不能恶,恶有恶报。
  我惊愕的张大嘴巴,怔怔的望着他说:
  “你是丁玲的父亲?
  佝偻王说完,低头,痛苦的捂着脸,因为他面目严重烧伤,泪腺已经被焦肉覆盖已经流不出任何眼泪了,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心在流血。
  随后佝偻王,整了整情绪说:
  “不知你听到这个故事有何感想?人命运无常,我之所以为了不惜一切出卖自己的灵魂换取钱财,也是为了让我女儿有一个幸福的未来,我不能让她和我一样,活的生不如死。
  当听到佝偻王说这些,我视乎明白了,当我问丁姥爷,他认识不认识佝偻王的时候,丁姥爷那表情,那语气是充满不屑的。
  我问:“你和我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
  丁玲现在生活的很好,你不用在操心他,你的那些钱,她更不会要。
  我是她哥哥,我父母是她父母,丁姥爷同样也是她爷爷。
  她有属于自己的一家人,如果你想和她认亲,我劝你还是别浪费口舌了,我这一关你过不了。
  佝偻王一副伤感的表情,摇了摇头说:
  “丁姥爷是个好人,我答应过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丁玲相认。但是我刚才展示的十六鬼术的九转破天冢,难道你不想学吗?
  佝偻王一说话,我乐了。
  我苦笑着说:
  “这世界上,有一来必有一往,你教我十六鬼术,无非是为了玲子,我没有兴趣学这些歪门邪道?
  你刚才展示的不过是硬气功,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大上。
  这硬气功,我练个十年八年的,我也能和你一样牛逼。
  呵呵!这无视献殷勤的道理,我还是能看的出来,丁玲虽然是你女儿,但是她更是我妹妹。
  如果你想夺走我妹妹,门都没有。
  我不管你什么天王老子,还是什么鬼不缠,如果你敢主动接近丁玲,那么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和你死磕到底,告辞了。
  我说完,大踏步的离开。
  佝偻王蓦然的喊住我,他的表情视乎僵持在那。
  随后他一副无奈的表情,把我送到门口后,告诉我,青云现在在六泉市的耀光中学北门,开了一间名为青山绿水画室。
  从河滨路佝偻王家,出来的时候,已是深夜。
  佝偻王和我说的那个故事,简直颠覆我脑子里所有的不可能。
  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丁玲好可怜,仔细回忆我和丁玲从认识到现在。
  我视乎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就没有,认真的关心过她。
  晚风欷歔吹打在脸上,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
  也许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明明在身边关注着,你却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么的重要。
  我之所以,用一种看视暴怒的语气,结束和佝偻王的谈话。
  其实我明白,佝偻王和我摊牌的意思?
  也许只有我心里最清楚,我在逃避,不管我相信不相信,丁玲身上流着佝偻王的血脉。
  佝偻王是个悲剧,这整个故事中,他有错,但是更可恨是那群利益熏心滚刀肉。
  我不禁的去想,有些人为什么没有人性,为什么要做一些猪狗不足的事?
  难道仅仅是为了,那充满铜臭味的钱币吗?
  我想不是。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这个恶魔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