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九章 佝偻王也不是一般人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煞气之尊瞅着房间四处了望,它视乎知道佝偻王所说的什么意思?www@22ff@com
  却一点也不在乎,它把目光投在佝偻王的脸上,用一副低沉的声音说:“我很饿,有吃的吗?
  佝偻王一愣忙问:“吃的?你想吃什么?
  煞气之尊瞅了我一眼,又把目光再一次定格在佝偻王脸上说:
  “当时是你这宅子的yin物?
  佝偻王这时才明白过来,它此时哪敢怠慢,带着我和煞气之尊,便出了内室,到大院后,经过大院西侧的一条种满花草的小通道,来到一个隐秘的黒木大门口。…,
  那黒木大门上,帖着密密麻麻的黄字符咒,很显然他用这些写满梵文的字符,把这间屋子封闭的严严实实。
  他三下五去儿的把黄纸符咒撕开,用钥匙打开锁后。
  回头盯着我和煞气之尊说:“请便?
  此时我已经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寒气气流,正源源不断从屋子里往外窜。
  随后佝偻王把灯打开,进门后,那是一个硕大的房间,房间内一排排排列整齐的罐子。
  那些罐子至少有几百个,把整个屋子堆放的满满的。
  那房间内灯光昏暗,是一盏发黄的白炽灯泡。
  虽然开着灯,但是也许是长期的不见光,给人一种诡异,并且潮湿的感觉冰冷感。
  那屋子视乎更像一个冰窖,冰冷冰冷的,仿佛里面开着中央空调。
  我盯着那罐子问:
  “那是什么?
  佝偻王嘴角一扬露出一si的诡异说:
  “哎。,。我们江湖先生不是吃的就是这碗饭吗?弄些yin魂骗些钱财。佝偻王此时一出,我就明白了。
  当初万爷说过。有些抹良心的江湖先生,专盯着一些信迷信的有些钱大老板。
  这些跑江湖的所谓的大师,总喜欢弄些鬼魂,放出去吓那些老板。
  然后装着一副拯救苍生为民除害的嘴脸,替那些老板驱鬼,其实无非是自导自演的骗人把戏。
  我见识过,曾经的养的鬼魂,残杀别的鬼魂,那惨不忍睹的样子。
  我一想到这。心里不免有些犯膈应。
  望着这几个百罐子,我实在不想看见煞气之尊那残忍的杀戮,便退出来房间。
  佝偻王见我出来,有些迷惑的跟了出来。
  煞气之尊站在我的身后,望着我,视乎在等我的同意。
  我点了点头,示意它进去?
  煞气之尊一进门,黒木房门啪嗒一声关了起来。
  紧接着房间内是死一般的寂静。
  佝偻王小心翼翼的盯着我那张脸问:
  “这东西你养多长时间了?
  昏暗的灯光下,我瞅着佝偻王那因肿胀而合不起来的嘴。说:
  “不过几天而已。
  佝偻王竖了一个大拇指说:“厉害,我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避开的四四之闭的,但是我感觉这东西。视乎对我的法器一点都不在乎。
  兄弟,你我是凡人,今天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我佝偻王虽然进不了你的法眼,但是你是丁姥爷的外孙子。我奉劝你一句,这万事万物不能逆天而行。这东西你不能留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不如,,,,
  佝偻王此话一出,我敏锐的从他话音听的一种声音,那就是,这孙子有可能给我下了一个套。
  我立马板着脸问:“你tmd什么意思?
  佝偻王长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和说实话吧!我这间屋子,是我这么多年辛苦逮到的鬼魂,老话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斗不过群狼,
  我们不如趁它在房间里,斗的你死我活,把房间封闭起来,让它永远出来。
  这yin物在人上呆时间长比,必定反噬其主和家人,你和丁玲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你就不怕它影响丁玲吗?
  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
  我盯着佝偻王,愣了半天,心想这孙子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说话头上一句脚上一句的。
  吗的x,给我的煞气之尊下了一套,又想让煞气之尊和我分离。
  这尼玛不是扯淡吗?我好不容易把煞气孵化出来,这孙子又想把我的煞气之尊给灭了。
  说真心话,我对煞气之尊的能力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这煞气之尊贵为煞王,如果被百鬼所蚕食,那它就是浪得虚名。
  但是佝偻王最后的那句话,却说的莫名其妙。
  这孙子是不是没有被我打老实。
  我问:“你认识我妹妹?
  我此话一出,佝偻王无奈的苦笑,一副yu言又止的样子。
  他那表qing实在让我起疑。
  正当我准备问下的时候,就听见,房间内,
  噼里啪啦,罐子摔碎的声音,那声音持续了十几分钟后,突然安静起来,紧接是那,慎人的惨叫声。
  那声音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便捂着耳朵,那感觉就像一根锋利的竹签扎进耳膜。
  佝偻王双手合十一副祷告的样子,我看的出,他此时异常的紧张。
  我一副嘲笑的口气说:“怎么?心疼你的养的鬼魂了?
  佝偻王摇了摇头说:“那些鬼魂我一点都不心疼。我是担心你。以后控制不了它。
  我望着佝偻王那张伤感的脸,心想,这孙子的脑子一定被我打傻了,按理说,我打他一顿,他应该恨我,但是我在他脸上看不出一点的记恨,反倒是挺关心我的。
  我嘿嘿的笑着说:“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但是佝偻王显然不想放弃他的那套说辞,他猛然间脸一横,咬了一口食指,在门上大手笔的写了几个梵文。
  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门突然开了。一股白se粉末状的物质,如雾气般的弥漫了出来。
  煞气之尊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副吃饱的样子。
  佝偻王迷茫的望着它,他视乎明白这些传统的法术根本封不了煞气之尊。
  我一副围观的表qing,望着佝偻王。
  僵持几分钟后,瞅一眼煞气之尊说:“下去吧?
  我话一落音,煞气之尊便消失了。
  佝偻王表qing复杂的吞了一口吐沫,随后把我领回堂屋。
  其实本来我完全,没有必要再和佝偻王浪费时间,但是我真有些怵。
  我是怕这孙子,等我走后报警。
  毕竟他脸上有伤,一旦这孙子报警,警察一定我到家传唤我,到那时候我去六泉脑科医院骗父母的局,将不攻自破。
  人也许随着慢慢的长大,开始理解父母的苦衷,我实在不想再看见母亲那张无奈的脸。
  接下来我和佝偻王,竟说一些不痛不痒没有主题的话,但是佝偻王显然一直把话题,往我的家庭上面引,这倒让我有些不放心,我还真怕这孙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但是他问的最多的却是丁玲,这多少又让我有些二和尚摸不到庙,我还以为,是丁玲找在我家贴符咒的事。
  但是他听到我说丁玲的一些事后,特伤感,特别是我提到丁玲后妹妹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眼睛竟然红了。
  那真qing流露的样子,不管再怎么伪装,我一眼便看出来,他心里有事?但是我一套他的话,他视乎有特别的忌讳,又把话绕开了。
  当我告诉他,我要去六泉找青云,让青云主动自首。
  佝偻王听我说着,表qing有些扑朔迷离,问:
  “为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女鬼,做这些无谓的事,值得吗?
  我反问佝偻王说:“那什么事,是值得呢?
  佝偻王沉默了。
  也许我一天没有吃饭早已饥肠辘辘,再说阳北山区晚上有些冷,我此时还穿着担单薄外套,便推脱:“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到六泉完成那女鬼最后的心愿?那五万块,全当给你看伤了?如果你不服气,等我回阳北市再说,我说完站起身。
  佝偻王盯着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说:“你以为就凭你能真的伤了吗?
  他此话一出,我yin笑着问:
  “你tmd是不是脑子被打傻了,没有挨过瘾是吧?
  佝偻王面无表qing的,竖了一根手指,那手指象变魔术似的,在空中迅速画了一个精美的弧线,落在桌子上。
  一股气浪迎面扑来,紧接着让我这辈子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我桌子一口没有喝的茶杯,那茶叶水顺着杯子的两侧,开始渗水,随后咔的一声,杯子竟然断成两半。
  那光滑的断裂面,竟像用激光挤开的一样,没有一丁点的瑕疵。
  我愣愣的望着他,那么从我一进门开始,这孙子就在陪我演戏,怪不得,我打佝偻王的那把椅子,会散架。
  他是练的是硬气功啊?他是真人不露相。
  那一刻我仔细打量他,我在心里嘀咕,这孙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那又想表达什么?
  佝偻王见我视乎露出震惊之se,一手扣着下巴,猛烈一撕,一张完整的人皮面具从他那尖嘴猴腮的脸上,被撕了下来。
  那是一张被烈火严重烧伤的脸,整个面部除了两个眼洞,全部皱在一起,整张脸象个无面人。
  那张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尤其的慎人。
  要不是我经历无数疑难杂尸,我想我一定会被吓个半死。
  佝偻王,自嘲的笑了笑说:
  “你一定非常的震惊,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陪你玩了一晚上,到底想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