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六章 报复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曾经我选择陈妮娜放弃邢睿,是因为我在邢睿面前自卑,或许还夹杂着一种对他父亲的亏欠。◎,
  我答应曹局长执行鹰隼计划,其实也是在还邢睿父亲和曹局长的债。www*22ff*com
  我之所以选择陈妮娜,是因为我怜悯陈妮娜。
  或许是因为我的家庭的观念,从小我父母教育我,男人应该顶天立地,对女人负责。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对万心伊的伤害,会让万心伊把对我的感情,自私的报复在陈妮娜身上。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人,把我那颗脆弱的心,再一次摔的稀巴烂。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我父母从小教育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什么我不能像普通人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呢?
  直到我失去了一切,我才发现原来平凡是那么的难能可贵。
  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么我td也就不再装孙子了。
  一种复仇的**在我内心深处,如熔浆般的翻滚着奔涌而出。
  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是时候,我该做些什么,让她们知道,伤害我,我会让你们加倍奉还。
  泪水不知不觉竟模糊的视线,那滚烫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
  唐雨薇你给老子等着,我会让你体会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韩冰,唯一的优点就是,记性好,特td记仇。我会陪你和邢睿慢慢的玩。
  我会让你们,体会那种刀子捅进心脏痛不欲生的感觉。
  我抹了一把眼角。竖起衣领,出了家门在。通讯大市场买了一部新手机,和一张不记名的电话卡。
  在通讯大市场的门口,那熟悉站台,我触景生情的又一次的想起了万心伊,随后我怀着一种沉重而悲痛的心情,坐出租车来到曹局长的墓碑前。
  曹局长那穿着警服的照片,视乎又让我想起,我们像父子一样喝酒聊天。
  照片中曹局长是笑非笑的望着我,抚摸着那冰冷的墓碑。眼泪忍不住的哗哗而落,那滚热的泪珠滴在石碑上,我甚至能听见,那啪嗒啪嗒的水滴声。
  我咬着,长出一口气说:
  “干老头,我曾经在邢所长的墓碑前发誓,我会做一个好人,但是我想我失言了,你活着的时候。我不懂事,经常的和你闹情绪,骂你是没有人性的独裁者。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后,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如果当初一颗子弹打死我,我也会就不会这么难受。
  你现在到是舒服了,躺在这。可以真真正正让自己闲下来,而我呢?
  呵呵。,。,呵呵,,,。
  一缕微风拂来,落叶随风飘扬,咬着牙把曹局长最爱喝五道镇稻花香,倒在他的墓碑上,那清澈的酒水顺着厚重的墓碑,滚滚而下。
  青山绿荫,气势磅礴的龙山象弥勒佛似的横卧在不远处,一群飞鸟翱翔在天际边,那凄厉的墓碑排列整齐,象阶梯似的一望无垠。
  掏出新买的手机,拨打了唐雨薇的号码,电话接通后。
  我按了录音键,一个宛如莺雀的女声问:
  “你好,那位?
  我昂着头,拭干眼角滚烫的泪水说:
  “唐雨薇,别来无恙啊?
  唐雨薇突然之间愣住了,不难想象,当她再一次听到我的声音,一定是惊讶的。
  随后我听见电话那头,原本吵闹的杂音,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唐雨薇用一种紧张的腔调,质问我:
  “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我刚准备开始开口。
  唐雨薇警惕的又问:“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我说:“找你还不容易,这年头只要有钱,拿着一个张的像明星的美女照片,还不容易?
  唐雨薇,哼的一声说:
  “韩冰,大家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我唐雨薇还没有贱到做别人小三的地步,你和那个女警察不用在浪费口舌解释,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也没有兴趣听,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别在联系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再见。
  我冷笑一声说:
  “一日夫妻百日恩,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睡在一个床上。
  都说,这女人翻脸不比翻书还快,你不会那么绝情翻脸不认人吧?
  听你这口气,你已经找到别的男朋友了?想尽快和我划清楚关系是吧?
  唐雨薇:
  “韩冰,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我不想怎么样,只想见你一面,和你把事情说清楚,毕竟我们彼此相爱过?
  唐雨薇:“韩冰,我们之间还有事,要解释吗?解释能代表什么?只能代表你就是一个渣男?
  我噗嗤笑了起来说:“我td是渣男?
  唐雨薇:“难道不是?你有女警察,干吗招惹我?
  我点燃一根烟,抿了抿嘴角吐出一口烟雾说:
  “你说这话,你不觉的可笑吗?我和你相处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我有对象,那时候我们一直在闹情绪,你还在充当我心灵的导师劝我放弃。
  呵呵,现在你又把我说成渣男?唐雨薇你那张嘴真td是破鞋抽的呀?
  正在这时,我听见电话那头,咚咚的敲门声,随后一个男声大声说:“雨薇,我父母来了,你电话还没有打完吗?快点我父母是重礼仪的人。
  随后唐雨薇用一副急切的口气:
  “我不会再和你见面,也不像再和你说一句废话。
  唐雨薇说完,就把电话挂。
  望着那新买的手机,从唐雨薇话里我听出了三层意思。
  第一,很显然唐雨薇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和邢睿关系。
  如果我没有猜错,邢睿一定没有和唐雨薇事先沟通好,要不然唐雨薇也不会提自己是,夹在我和邢睿之间的小三,她也不会称邢睿那个女警察。
  第二层意思,唐雨薇果然很心虚,她说话的口气是那种气急败坏,非常的急躁,如果她对我有感情的话,不会口气那么冰冷,急于撇清楚她和我的关系。
  第三层意思,就是环境,开始唐雨薇接电话时候,那边很吵闹,但是几秒钟后突然安静了,在我们通话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敲门的是声音,而且还是一个充满磁性男的提醒她的声音,在催促她,我父母来了,你快点,这短短一句话,已经充分的暴露了,唐雨薇害怕别人知道,和我的关系。
  要不然她也不会躲起来和我通话。
  如果敲门的那个男的对她不重要,她大可不必背着别人,而且那男人那句,我父母来了,你快点,我父母是重礼仪的人。
  这所有的一切联系在一起,我如果我猜的没有错,那个男的一定是唐雨薇的男朋友。
  想到这,六泉市我必须要过去一趟了。
  不仅仅为了唐雨薇,还为了青云。
  此时我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
  再离开龙山公墓的路上,我给老蔡打了一个电话,向他请了长期病假,我说自己思前想后,还是先去三院治疗一段时间。
  老蔡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还嘱咐我让我安心看病。
  回到阳北市区后,我去了一趟阳北市第三人民医院,找了那个曾经亲手把我送回的主治医生,当我向他说明,让他帮我骗一下我父母。
  这孙子一直不同意,竟打官腔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当我把一张存有一万块的信用卡,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开始有些犹豫了。
  当我我明确的,把我的意思告诉他,让他开一张假的假入院手续,让我转到六泉市脑壳医院,骗一骗我父母,就这么简单。
  那医生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骗他说:
  “我实在不想上班,殡仪馆太辛苦也太累了,还有一个意思是,我父母天天逼婚。
  我的这一套说辞,视乎符合他的心里定位,他有问,如果我父母识破了怎么办?我笑着说:“你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在我身上,就说把我送去六泉市路上,我自己逃跑的,无论发生什么意外,和你一份钱关系都没有。
  那医生瞅了一眼桌子上银行卡,脸一横便同意了。
  他当天就把我安排进了病房,不过不是精神病封闭重病区,而是对外开放的病房。
  紧接着他又联系父母赶到医院。
  他按照我的事先说的那些话,告诉我父母说,我不是很严重,但是凡事没有绝对的,他建议我父母将我转到六泉市脑壳医院。
  毕竟六泉脑科医院是省立医院,从医院的技术和设备上,要不阳北好的多,但是在治疗期间,病人是不能见任何人的,我那老实的父母,也没有多想即表示同意。
  随后我坐上那医生安排的车,出了医院,望着我父母那苍老的背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难受。
  我让司机给我送到河滨路口便下来车,临走时,还给那司机和一个陪着我演戏装医生的保安,每人一千块钱辛苦费。
  那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也没有谦让就收下了。
  下车后,我给我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不要担心我,我母亲一直在电话里哭,一直絮絮叨叨的嘱咐我,一定要听医生的话,别动不动发脾气,我耐心的听完母亲的唠叨,挂上电话便进了河滨路的河滨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