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为什么?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当李俊提到黑子的时候,我猛的往后退了一步,差一点没有瘫坐在地上。←,
  我在脑海里,细细回忆黑子这个人,我突然明白了。www@22ff!com
  那天细雨连绵的深夜,我在雨龙亡妻的场景里,看到是黑子出卖了雨龙,把雨龙妻子的藏身位置透露给秦七爷,要不然秦七爷也不敢冒然孤军深入,从秦阳赶到阳北,对雨龙下手。
  如果我猜想的,不错的话,那么秦七爷一旦拿到雨龙的图纸,他们绝对出不了阳北,就会被阳北市局,来个瓮中捉鳖。
  这人算不如天算,阳北市局精心设计的一个局,软的硬的都用了,却没有想到,雨龙竟是个毫无人性的坑货。
  也许雨龙是孤儿的缘故,他对正常人,该有的人性的感情,淡薄的冰点。
  所有雨龙对别人威胁,是软硬不吃。
  当他再秦七爷走后,残忍的杀害自己的妻子,嫁祸给秦七爷。
  无疑是博取聂颖,作为一个女人心底最起码的同命相连。
  这秦阳的秦七爷,算计了别人一辈,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雨龙会为了让他背着个黑锅,破釜沉舟,已退为进,残忍的勒死自己的妻子。
  直到秦七爷一家人被灭门惨死,他也没有料到,雨龙敢对,他这个和聂颖做了一辈子生意,东华最大的收货商下手。
  把所有的事联系在一起,在我脑海里,视乎勾画出一副完整的画面。
  我们这些局中人相互猜忌斗的你死我活,不过是河蚌相争。到最后还是渔翁得利。
  原来我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全在阳北市局的掌控之中。怪不得我被雨龙关在金圆别墅地下室的笼子里,失踪了那么多天。
  曹局长一点都不着急。原来我一直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当时不懂事还和他闹情绪,骂他没有人性,不顾我的死活,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
  阳北市局设计的这个局真td刁钻,把黑子提前安插在万心伊的万龙集团,掌握万龙集团的一些犯罪证据。
  万龙集团倒台后,把黑子伪装成一个走投无路,丧家之犬的样子,和秦阳的秦七爷接头。
  我和雨龙狗咬狗挣得头破血流。却无形之中迷惑的聂颖。
  把聂颖从境外诱骗了回来。
  我们这些人,各怀鬼胎像一群跳梁小丑似的,在舞台上卖弄的跳呀跳,其实不过是人家,遥控指挥的玩偶。
  那个新调来阳东分局的吴国忠,为什么一见面,就和我亮了底牌,说自己是什么省厅打黑队下来的唐援朝。
  按理说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不应该和我撂底呀?
  李俊望着我那张震惊的脸。问:“韩冰,你没事吧?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靠近我,我此时需要一个绝对的空间。静下心来,思考这个局。
  我视乎明白了,这个叫唐援朝的人。把我弄进看守所会见雨龙,那不正是无形之中。是让我去和雨龙狗咬狗吗?
  因为他们早就领教过,雨龙的软硬不吃。鬼不缠孬的烫手的,泼皮无赖的伎俩,却拿他毫无办法。
  所以这解铃还得系铃人,他明知道,我和雨龙仇深似海,而我又是练武出身的,这雨龙如果和我关在一个号,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这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而我出看守所那天,特意让吴广义和邢睿去接我。
  这吴广义和邢睿又是曹局长身边,最相信的人。
  我当时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会是奔着新型试剂去的。
  想到这,我顿时背后,渗出了一层的冷汗。
  那么唐援朝一定猜到,雨龙那不久就要陨落的生命,在生命的最后的,那几个,也许那本会让毒贩为之疯狂的图纸,将成为一本废纸。
  当初看守所后,视乎带着一种胜利的笑容,给了我身边的所有兄弟一个大大的拥抱,却无疑再向唐援朝透露一个信号,就是我成功了。
  要不然,雨龙也不会面对死刑判决,连人性最基本求生上诉权利,都没有就放弃了。
  我仔细回忆那天夜里,我拿刀子捅自己的时候,邢睿的表情和反应。
  就凭我对邢睿的了解,邢睿当时的惊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邢睿当时脸吓的煞白,邢睿知道我的性格。
  她更清楚,我是个言必信行必果的人,她或许已经敏锐的感觉到,我已经爱上唐雨薇。
  邢睿是个精明的女人,如果说她没有私心不是能的,那天晚上她更看的出,我为了唐雨薇不惜对自己动刀子,来释放心理的痛楚。
  或许在邢睿的心底,她其实也许,会像所有女人一样,用唐雨薇来考验我到底是不是爱不爱她。
  也许我和邢睿之间的误会太深了,我把邢睿对曹局长的冷漠,变相的报复她,利用唐雨薇去折磨邢睿。
  邢睿突然意识到,我对唐雨薇已经渐渐的付出了感情。
  这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她必须提前终止鹰隼计划。
  这鹰隼计划,终止后,那么唐雨薇必然要消失匿迹,要不然这出戏邢睿没有办法自圆其说。
  这唐雨薇一走,邢睿立马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加倍的对我好。
  她视乎想把我的心重新拉回到他身边,因为邢睿是个骨子里要强,并且不服输的女人,毕竟她在我身上付出了太多太多的感情。
  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像我对她也是一样。
  我住院的那段时间,我身边的所有人,对邢睿冷眼以对,但是邢睿却破天荒的默默忍受。
  我们两个各怀鬼胎,心照不宣彼此,都没有再提唐雨薇,这无疑,不是更加说明,我们彼此心里都有鬼。
  还有那天唐国忠在病房里说的那些话,虽然表面上话说的不痛不痒,其实也是在警告我,尽快把东西交出来。
  怪不得,我在看守所里,过渡号里的所有人,不敢欺负我,或许他们也是再间接的配合我。
  在最后一天,愣四和雨龙在防风广场叽咕了几句,雨龙立马象变了一个人是的失魂落魄。
  愣四一定是被策反了,他是在配合我演戏。
  看样子唐援朝视乎知道,东西在我手上。
  他还是想,主动让我把东西交出去。
  原来邢睿,唐雨薇,唐援朝都是为了,新型图纸而来,真应了那句老话,苍蝇不盯无缝的蛋。
  想到邢睿这个傻逼娘们,是为让这个案件完美的画上句话,而不是为了替她父亲报仇,我心里多多少少,又好受点。
  但是我还有一点我搞不明白,为什么邢睿上火车后,会把唐雨薇的地址告诉我,这又说明什么呢?
  难道邢睿放弃了?把我推给唐雨薇,这种想法视乎更不符合逻辑,邢睿知道我的性格,如果唐雨薇是奔着新型图纸来的,那么她应该知道,对于这个唐雨薇,我宁缺毋滥。
  李俊一直盯着我,发呆。
  他或许看的出,此时的他无论说什么,对我而言全都是对牛弹琴,我已经彻彻底底的沉静在自己的想法里,因为我已经猜想的结局了,便索性顺着自己的思路推断下去。
  李俊劝了我一上午,他走后,我心里一直接不开一个心结那就是,为什么唐雨薇的这出戏,演那么逼真,逼真的让我不寒而粟。
  我感觉自己被邢睿和唐雨薇,玩弄于股掌之间,那种耻辱的挫败感,把我这一两年努力培养的所有自信,打击的一无是处。
  我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两个漂亮的女人,竟然也是为了新型试剂,不惜伤害我为代价,她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
  难道非要把我逼疯,才满意吗?我不仅的对着镜子,望着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问自己?
  我视乎想起了李连杰的经典电影,倚天屠龙记里面的,张无忌的母亲殷素素临死前说的那句话:
  “孩儿,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邢睿,唐雨薇,我真是太小看你们了。
  你们一个二个,长着那么漂亮的脸,却一种一颗发黑的心。
  我td经历了这么的苦难,付出了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我的妻子,和那未出世的孩子,为代价,你们竟然毫无怜悯之心伤害我。
  如果邢睿提前说出来的,你想要新型试剂图纸,哪怕你说是为了阳北市的繁荣与稳定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同样一定会帮你追回,因为我爱你。
  但是你们竟然用这种玩死人,不偿命的方式耍我。
  难道我韩冰,在你们眼里就是那么的,不通人情世故吗?
  我昂天长啸:“陈妮娜,万心伊,邢睿?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我,万心伊也不会杀了陈妮娜,但是万心伊却没有她们那工于心计。
  她做事直来直去,没有半点的遮掩,就像我最后一次去质问万心伊的时候,她的神态和表情告诉我,是她杀了陈妮娜。
  从她那泪流满面,发疯追着我的样子,我看的出,她已经后悔了。
  但是邢睿你呢?你曾经总是说,爱情只真挚的,容不得一点沙子,难道这就你嘴里所谓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吗?
  如果爱情是相互猜疑,相互折磨,相互伤害,我宁愿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