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三章 真相(中)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李俊见我一直发呆,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
  “你tmd,想什么呢我当然和你说正事,你以为我和你闲着没事,操蛋胡咧咧?www@22ff%com
  李俊说完,瞅了一眼我衣架上挂的长款披风,意味深长的说:
  “现在的女孩,不都是喜欢你这种性格的人吗?
  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班的那几个无二鬼,平时叼着烟,逃学打架的渣渣,特tmd会哄女孩,而且女朋友几天换一个
  ds;嫡裔。..om
  言情首发
  当时老师还寓言,象他们那种人,学校教育不好的学生,一定会为虚度光阴付出代价。
  前几年高中同学聚会,那些上学时的渣渣,一二个带着跟栓狗的那么粗的项链,开着宝马奔驰,哎,而我们这些高中时刻苦学习的三好学生,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人家一个轮胎的钱,这个世界真tmd让人搞不懂。我更想不明白,这么多年,我严格要求自己,不吸烟,说话不带脏字,从不去什么娱乐场所。
  tmd当了备胎那么多年,十几年的感情,不如你和邢睿见两次面。
  我有时候不仅想问,这tmd好逼都让狗日了吗?
  李俊的发泄,让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我借着他的话说:
  “你刚才还说自己不吸烟,不说脏话,你看看就光这一会,就吸了五六根了,我发现你小子,现在嘴,怎么那么毒呢?
  李俊吐了一口烟说:
  “我tmd跟谁学的,你能不晓得?我是你小子带坏了,这事你孬不掉。你说你刚出狱的时候,留个一个光头。你那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我确实在心里看不起你,那时候我经常对着镜子想,我tmd,堂堂李俊。初中,高中给我写情书的妹子也不少,而且我父母,都是阳北市局的干部,就算凭人脉,凭长相。我难道还比不上你,一个初中毕业的劳改犯吗?
  那时候我特恨你,恨的不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
  从那开始。我整天闲着没事,象一个三八似的,就在邢睿面前賥道,往你身上上烂药,说你坏话。
  但是邢睿总是一笑了之。
  直到你来照顾我,慢慢的我才想明白,你小子不像我想的那样龌蹉,你确实有着过人之处。
  我当初为了逼你走。软的硬的都涌上了,还故意把屎拉床上,存心恶心你。
  李俊说到这。自嘲的苦笑着,继续说:“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依然对我那么好,你确实感动了我,让我觉的自己就像一个心眼龌蹉的小人。
  从那一刻,我就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站起来,和你成为兄弟。
  其实唐雨薇也是局中的一枚棋子。她配合邢睿演了一出戏。
  还记的那天在中医院,你抱着唐雨薇去看脚上。意外碰见邢睿和我,包括后来给唐雨薇看脚的那个老医生,其实都是邢睿和唐雨薇一手安排的?
  李俊说这的时候,我震惊的望着,李俊那张看起来,非常正派的国字脸说:
  “是不是你们干盖子的,都那么的龌蹉阴险,耍别人是不是特有成就感,特过瘾还tmd组团忽悠吗?
  当我用盖子形容警察时,李俊立马不乐意,他盯着的质问:
  “警察怎么阴险了?韩冰,我tmd就想不明白了,你的命是警察救的,你说话咋跟没有扎牙似的,警察有什么对不起你了。
  我发现,你这人怎么和社会上的一些喷子一样呢?特tmd俗。
  用到警察的时候,一口一个警察叔叔,用不到的时候,就tmd成盖子了?
  我见李俊显然说上劲了,因为我实在不想和他再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便违心的向他认错,说自己一时口误
  ds;末世之宠溺无限。
  李俊是那种较真的人,毕竟警察是他最热爱的职业,他这人不能听别人说一句警察不好的话,有时候我会觉得李俊钻牛角尖的时候,我会感觉他象茅厕的石头,又臭又硬。
  但是有时候却像一个艺小青似的,那样傻的可爱。
  李俊这种人显然,是从小受家庭观念的影响,让他眼里存不的一点沙子。
  有时候家风有它好的一面,也有他坏的一面。
  李俊这种人,对警察的痴迷和尊敬,视乎有些走火入魔。
  如果他现在还是警察,那无可厚非,很显然李俊现在已经沦落到待业青年,他视乎还有没有把这种位置,转变过来。
  我的道歉李俊还算满意。
  他说完这,对着烟灰缸弹了弹烟灰,一副随意的口气问:
  “你和邢睿一共上过几次床?
  李俊这莫名其妙的一句,雷的我是瞠目结舌,我在心里问自己,这tmd是李俊该问的吗?
  这小子今天是吃错药了,竟然问我这话。
  我用一副不屑的样子,盯着他一阵冷笑,笑的李俊心里直发毛。
  他视乎象一个等待执行死刑的罪犯,吞了一口唾沫,努力克制心里的紧张说:
  “大家都是大老爷们,哈!别搞的自己的跟纯情小处男似的,都是狼何必羊呢?都是成年人,又不是孩子,如果你不愿意回答当我没问?
  我听李俊有些后悔,冒然问我这话说:
  “李俊你娘的,你就在老子面前可劲的装吧?你就是闷骚,你tmd口口生生的说,把邢睿让给我,其实呢?
  嘿嘿,心里一直纠结这?
  李俊我告诉你,我tmd没有你那么龌蹉,我们一次也没有过。
  李俊眼睛一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吧嗒吧嗒嘴说:
  “你这话你自己相信吗?你和邢睿在车里那事,你敢做还不敢当了?
  我懒得和李俊解释说:
  “爱信不信。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俊显然不依不饶,翻来覆去的问,还让我赌咒。
  无奈。我彻底被李俊问的反感了,把那天在商务车和邢睿的谣言解释给李俊听,又对着李俊发誓。
  这傻逼我彻底的服气了。
  他见我发誓,视乎很开心,屁颠屁颠盯着我笑。他那吊样子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笑的有些奸诈,被我骂了几句。
  他又点了一根。
  我瞅着他说:“你tmd没事吧?吸烟有你这么吸的吗,一根接一根。
  李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知咋了,最近烟瘾特大?
  我借着李俊不设防,继续往下套说:
  “这邢睿和唐雨薇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不会是邢睿一直对她父亲殉职的事
  ds;毒宠天降邪凤。耿耿于怀,利用唐雨薇折磨我是吧?
  李俊脑袋一歪,点香烟,重重的提了一口,一副精明的样子盯着我说:
  “别把自己说的跟情圣似的。你以为你是谁?
  搞的跟世界上的女人,都tmd围着你转似的。
  这聂颖和雨龙虽然处以极刑,但是这人死了,事却没有完?
  当李俊轻描淡写的说着的时候,我的心猛然间提了起来。
  李俊见我不说话,吐了一口烟雾,本来有些话我不该和你说的,我和邢睿在警校里。都学过保密条例,但是你刚才和我掏心窝子说的那些,如果我不说。你会觉的我李俊小肚鸡肠,人不厚道。
  反正我现在也不是警察了,实话告诉你吧?
  曹局运筹帷幄了一辈子,金源别墅的这场仗,看视快刀斩乱麻,干净利索。但是却没有完美的划上句号。
  就因为那批图纸,没有找到。也就意味着,这事不算完。
  其实陈妮娜的死。曹局长一直把它憋在心里。
  我听邢睿那话的意思是,省厅专案组把聂颖集团特大贩毒案和震惊全国的秦阳特大枪杀案并案处理。
  由省厅马副厅长亲自挂帅,成立810专案组办公室,把指挥权全权交给曹局长执行。
  马厅长亲自坐镇任组长。
  有了马厅长亲自坐镇,曹局长才会有如此魄力。
  指挥武警,特警,统一协调打了这次毫无悬念的歼灭战。
  但是唯一遗憾的是,那批新型试剂图纸却下落不明。
  曹局长那时候已经深知自己的病情,不会给他留下太多的时间了。
  他害怕自己等不到,收缴图纸的那一天。
  如果你一旦陷进去,除了他没有人,会证明你的清白,这卸磨杀驴的事,曹局长见多了。
  所以曹局长极力的保护你,任由别人说破了天,他就是不同意从新启动鹰隼计划。
  曹局长是一个雷厉风行,刚正不阿的人,他一辈子做事认真负责,绝不允许自己经手的案件,有一点纰漏和瑕疵,但是在这件事,他宁愿给自己一辈子的警察生涯留着遗憾,也也不愿意,让你再趟这趟浑水。
  但是邢睿却不理解他的苦衷,那时候的邢睿压根就不知道,曹局长已经病入膏肓。
  邢睿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把工作和感情分的很开,她认为曹局长是在袒护你,不配悬挂两杠三星的警衔。
  邢睿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对曹局长有了意见。
  曹局长的性格太强硬。就像曾经他和邢睿的父亲,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样,为了确保任务的成功,保全手下的兄弟不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咬着牙把所有的事,藏在心里。
  其实曹局长心里苦呀!这个铮铮汉子,为了你,硬是把苦水往肚子咽。
  但是不明真相的邢睿,却在市局会议上,当着市局班子成员的面,和曹局长在会议室吵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