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二章 让李俊告诉我真相(上)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我愤怒的盯着那小泉,那畜生此时脖子上绒毛,竟然倒立,趴在地上展开架势。¤,低吼着往我身上扑。
  它那漆黑的眼眶里,视乎闪烁着一种你死我活红光。www!22ff*com
  那狗日的畜生,真是下了血本,被我踹了几脚,不仅不害怕,依然无脑了,追着我狂咬。
  我屁股腿上,脚上,腿上,一共被那傻逼咬了三口,要不是丁玲出来的及时,我想当时一定宰了那畜生。
  小泉跟打不怕似的。踹了它几脚,依然疯狂的扑向我。
  我心里清楚,小泉那畜生一定是感受到我身上的煞气了,今天早上它对丁姥爷就是这个吊样子。
  但是当时我有在,小泉个畜生还不敢造次。
  我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心里又恨又屈辱,自己家养的狗,竟然疯狂的咬主人,那个日八唰的,简直就是个白眼狼。
  而且本来,我和小泉就有矛盾,相互不怎么待见,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这畜生竟然在趁我注意,偷袭我。
  这新仇旧恨夹在一起,要不是丁玲护着它,我非把这畜生从楼上扔下去。
  深夜我不想影响周围的群众,去年因为房辰的妹妹那事,闹的楼上楼下的邻居已经报了好几次警。
  辖区民警和社区干部,已经找我谈了好多次,我实在不想在见到居委会大妈那张便秘的脸,索性回到卧室。
  我浑身气的直颤抖,但是毫无办法。
  第二天一早我准备和丁玲摊牌,要么我搬出去住。要么小泉滚。
  然而等我起床后,丁玲和小泉竟失踪了。丁玲知道我的脾气,我猜想一定是丁玲怕我谋害小泉。带着小泉一大早避开我。
  去打防犬疫苗的时候,疼的整个屁股都是木的。
  本来打算今天,去会会佝偻王的?
  而现在自己这个吊样子,走路都能问题,怎么找佝偻王。
  我正准备给丁玲打电话,问她带着小泉死哪去了?
  正赶上,李俊的电话打了过来。
  李俊开口就问我哪?
  我没好气的说,被tmd狗咬了刚到家。
  李俊一听我被狗咬了。
  这。就赶了过来。
  开门的时候,见我走路,跟小儿麻痹症样子,笑的眼泪走出来了。
  李俊这孙子,典型的是落井下石的嘴脸。
  净在我耳边说些风凉话,本来我心里就有气,就冲了他几句。
  这小子倒好,不仅不生气,视乎对我跟他发脾气一点也不在意。
  李俊是第一次到我家。在我家里逛了半天从我的卧室,走到阳台,又从阳台回到卧室,一副阴阳怪气的说:
  “冰冰。都说殡仪馆的油水大,我以为他们开玩笑,我操。你这房子有百十平方米吧?这二环以内,该不少值钱吧?
  我揉了揉屁股说:
  “当初买的便宜。五六十万,估计现在该张一倍了吧?
  李俊笑着说:“我tmd干警察的时候。加上阳光工资,一个月辛辛苦苦累个半死,还不够买半平方的,真是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你tmd在殡仪馆,干个逼临时的,这才一两年,就弄套房子?你这房子装修这么漂亮,估计光装修费,该不少值钱吧?
  我一见李俊有些莫名的伤感,便饶开话题说:
  “你父母不是给你,买了一套新房吗?
  李俊从兜里掏出一根烟,说:“可以吸烟吗?
  我笑着说:“当然可以。
  李俊给我发了一根环绕四周说:“没有想到,你卧室里收拾那么干净,我来的时候,还以为你家跟狗窝似的,真看不出来,你小子挺爱干净的。
  我听李俊这话说的酸溜溜的说:
  “还不是在监狱那两年,被号里人逼的。
  我此话一出,李俊笑着说: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奈,对了,我听说,监狱里不是不打人吗?
  我提一口烟,苦笑着对着李俊说:
  “管教是不人,但是号里的号头打人。
  监狱也是一个浓缩的社会,你会在里面看到,**裸的人吃人,毫无遮掩的人吃人。
  不管再外面多么的牛逼,是龙你盘着,是虎你卧着,号头不问你在外面,是干什么的,进号里,就要像狗一样听话,所有号里的第一个规矩个人卫生?
  李俊斜眼瞅着说:
  “你这话说的,你在里面没少挨打吧?
  我一副不服气的口气说:
  “我还真不瞒你,我这人比较幸运,一进监狱就分到了重刑号,里面最轻的是无期,我有贵人照顾,除了刚进去的时候,不懂规矩挨了一顿打。
  后来全是,我欺负别人?
  李俊撇了撇着嘴:
  “得了吧!你就可劲的吹。我可听邢睿说过,你小子在里面可没少流马尿。一提到邢睿,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李俊见我脸色一变,笑着说:
  “对不起啊!我这人说话直,你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用力把烟头按灭问:
  “邢睿走,你去送了她了吗?
  李俊一愣说:“不是你,送的她吗?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俊话一说完,我立马意识到邢睿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她口口声声的说,让李俊送她,其实是故意故刺激我。
  李俊见我不说话,自嘲的笑着说:
  “昨天她给我打电话,约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吃顿饭为她送行。
  我没有去,你和邢睿都是聪明人,我没有去,想必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韩冰,你我都是要强的爷们,我们三个之所以能走到一起。也是因为邢睿。咱兄弟处的是心,我们都爱邢睿。
  开始的时候。我门缝里看你,以为邢睿跟了你。就象上刀山下火海似的。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是一个好人。
  我一听李俊说的那么伤感,为了调节气氛我说:
  “我操,你终于承认,我是个好人了。我发现你小子,最近老是小心眼,既然我们能走在一起,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再一次吃顿饭能咋滴,你搞的跟干了什么亏心事的?李俊我发现你这小子。心眼特多?
  李俊噗嗤笑了起来说:“滚你吗,是我心眼多,还是你心眼多,如果我心眼多,邢睿能爱上你?
  邢睿是个好女孩,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做事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有时候说话把别人的嘴了,自己还不知道。你多多担待些。
  我一听李俊又在往邢睿脸上贴金,气不打一处来,一脸严肃的问:
  “李俊,认识唐雨薇吗?
  李俊一愣。抬头盯着我,见我不像是故意这话,他犹豫了一会。缓缓的低下头,表情复杂的沉思了片刻。又给你自己点了一根烟说:
  “冰冰,说真心话。我真害怕你会问她,既然你推心置腹的把我当兄弟,我不想瞒着你。
  不过,你问我这话之前,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是爱邢睿,还是唐雨薇?
  我望着李俊那双锐利的眼珠,努力让自己试图看起来,不别那么伤感,一副轻描淡写的口气说:
  “我这辈子遇见的漂亮女人不少,但是到最后,我却一个也没有留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李俊嘴角一撇笑着说:
  “因为你花心,你这种人我见多了,长着一张另女人迷恋的脸,又有着桀骜不驯的性格,而且又在神秘的殡仪馆上班,工资高,待遇好,闲时间又那么多,现在的女孩又那么现实。
  在说,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脸皮又那么厚,短期相处谈个恋爱还可以。但是一旦相互了解你那丑恶的嘴脸,还不原形毕露。
  我一听李俊调侃我,我骂着说:
  “滚你大爷的,我和你说正事呢?
  通过这将近一年和李俊的相处,从开始的不屑看不起他,到最后的佩服他。
  这个心理转变,让我自己都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照顾李俊那段时间里,其实我也是在证明自己,只要我用心付出,一定能得到李俊,tmd心就算是石头做的,老子也要把他捂热喽。
  毕竟李俊的伤,是我和邢睿一手造成的。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勉强,但是我心里却这么认为。
  毕竟李俊也是无辜的,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和雨龙斗的你死我活,到最后不一样化解仇恨吗?
  就像三字经的第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
  和李俊握手言和成为兄弟,其实也是在给内心深处的孽,赎罪。
  但是,当我试图用站在李俊的角度,去考虑我们三个的关系的时候,如果我是李俊,我绝对不会自残,我会主动放弃邢睿并祝福他们,绝对不会像李俊那样,甘心情愿当了十几年的备胎,男人嘛,要有始有终,既然努力了,得不到,就要懂得放弃。
  纵观李俊这个人的人生轨迹,邢睿是李俊的挚爱。
  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李俊可谓是邢睿的守护神,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然后一起进警校,直至参加工作。
  一直不离不弃的守在邢睿身边。
  我不想去八卦的心态去揣摩,到底李俊,和那个我没有见过的教官,哪一个才是邢睿的初恋。
  但是单凭,李俊这么多年他对邢睿的执着和耐心,我虽然有些看不起李俊,但是打心底我佩服他。这份恒心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有几个人能做到,反正我是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