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二十章 和邢睿诀别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邢睿点了很多一桌子菜,那些菜。..om
  言情首发★蓝
  色22ff.com
  书
  吧,我一样也没有见过,给我一种感觉是,分量少,但是菜肴特精致考究。
  望着那冰块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生鱼肉,我吞了口唾沫,心想,这尼玛咋吃。
  不知是邢睿刻意的伪装,还是压根没有把我们以前的事,放在心里。从邢睿的脸上,我一点都不看出,她有一丝的不自然。
  反倒是我,极其的不适应,有些如坐针毡。
  我说不清楚是心理紧张,生怕自己一旦出丑,让邢睿笑话我,还是对这种日式餐厅不习惯,我一直喝着茶叶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场面视乎有些冷场。
  邢睿给我们一人斟了一杯酒,她举着杯子笑容满面的说:
  “韩冰,谢谢你一直陪伴在身边,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应该说,是在一个战壕里共生死的战友。
  我真心感谢你,在我最痛苦绝望的时候,一直陪我身边,来我敬你。
  邢睿此话一出,我心想?邢睿今天这么了?
  她这话什么意思,听着有些见外,话音表达的意思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我和邢睿认识这几年,在一起吃过无数次饭。
  抱也抱过,亲也亲过,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邢睿对日本菜还有研究。
  而且我同样也没有听过,邢睿用这看时口气,实者生硬口气和我说话。望着邢睿那张,挂着洋溢笑容的脸。
  我视乎对邢睿的反常,搞的有些二和尚摸不到庙。
  我木讷的举起酒杯问:
  “今天咋了,听你这话,怎么有点我们殡仪馆一号追悼大厅的临终遗言?你不会是得癌症了吧?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竟说这些见外的话?你我还用的早客套吗?
  邢睿嘴角一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
  “哈哈,看你说的你还是那个样子,说话又酸又硬。
  我可告诉你,我真的没别的意思?是真心为看感谢你?
  我的入学审批手续下来了。今天晚上,12点的的火车,要去xxxxx刑警学院,为期三年的学习。
  所有今天请你吃顿号的。也是为了好好感谢你。
  我猛的一愣,手中的酒杯,差一点没有掉在酒桌上。
  邢睿见我有些反常问:
  “你没事吧?
  我机械的问:“这么快,今天晚上吗?
  邢睿点了点头说:“我已经比其他的同事,晚去将近一年。市局昨天刚通知我,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急。
  我轻咬着嘴唇,握着酒杯说:
  “祝贺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我嘴里虽然这么说,其实心里岂能不明白,是李俊父亲卡着邢睿的名额已经将近一年了。
  要不是李俊,现在恢复的这么好,他能放了邢睿。
  这t都是利益关系,真是两面三刀,杀人不见血的利用。
  邢睿见我发呆。举杯碰了碰我的杯子说:
  “你丫想什么呢?是不是我走了,你舍不得啊?
  我撇了撇嘴角说:
  “别扯犊子了,我这人活的没心没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舍不得?喝酒。祝你一路顺风。
  说完这话,我心里酸酸的,为了掩饰内心深处难受,我用喝酒来掩盖内心的酸楚。
  邢睿听我说这话,视乎有些失望,随后我们碰杯。
  那小日本的酒,真是淡的一点酒味都没有。
  我放下杯子。盯着那青色陶瓷酒壶说:
  “这是酒吗?
  邢睿又给我斟了一杯说:“这是日本的清酒,喝着清淡,但是后劲特大。
  她夹了一口菜说:
  “韩冰你知道吗?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和李俊不计前嫌。把他照顾的那么好。
  本来约好和李俊我们三个一起吃顿饭呢?
  李俊不是我说他,这人现在真差劲,明知道我今天晚上的车,都不过来。说什么?刚把水果超市的定金交了,请人家吃饭。
  不管这小子,说的是真是假。一会和你吃过饭,我去找他,让他把我送到车站,这小子现在怎么可以这样,一点都不顾及发小的感受?
  李俊不来,我岂能不明白,李俊一定是为了把邢睿,让给我,故意推脱。
  但是我从邢睿的话音里,已经敏锐的听出另一种声音,我和邢睿已经不再是恋人,而是像好朋友那样。
  如果邢睿把我当恋人,她不可能,不让我去车站送她,我不是个傻子,这种不漏声色的拉远距离话音,我还是能听出来的。
  细细想想,邢睿人家是警察,是公务员,从小和李俊青梅竹马,而我呢?一个殡仪馆的临时工,而且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刑满释放人员,不管我承认不承认,我心里上还是低人一等。
  那天我克制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在聆听邢睿说自己的事。
  我清晰的记得上次,在李俊没有受伤之前,邢睿说她要去学习的时候,一直握着我的手,恋恋不舍的望着我,问我如果我不想让她去,她可以放弃。
  但是如今的邢睿,却毫不顾忌我的感受,**裸的把李俊放在视乎,比我更重要的位置上。
  我的心,这一瞬间摔的粉碎。
  我韩冰是个要面子的人,不管我心里再怎么不愿意,心里再怎么不舍得,我同样也会笑着祝福她,绝对不再面前流露我最脆弱的一面。
  男人嘛!活的要像个爷们,算心在滴血,也要咬着牙撑下去。
  席间我说一些违心的话,那话的意思无非是祝福她的空话。
  邢睿也不是个傻子,她听的出我此时说的话,是在和她绕眼子,我们都是那种性格强硬的人。
  我同样也在她脸上看的出,其实那些祝福她的话,对她来说像放屁。此时我们邢睿的关系,视乎不像恋人,却比知己更近一成。
  邢睿握着我的手,她视乎带着一种甜蜜的回忆诉说着,我们第一次见面,一起执行任务的点点滴滴。
  我原本想利用,我和邢睿单独的见面机会,和邢睿摊牌质问它,到底和唐雨薇是什么关系。
  我在路上,已经谋划怎么和邢睿摊牌,她的说有解释,我怎么去反驳,我已经排练的无数次的细节,却在这时候流产了。
  当邢睿告诉我,今天夜里,她要立刻阳北去外地学习的消息后,我把所有的困惑,隐藏在内心深处。
  对一个将要离开的人,在去核实那些,彼此相互伤害的事,还有什么意义呢?
  出餐厅的时候,我和邢睿挣着结账,邢睿压根不给我机会,那顿饭,我们吃了一千多块。
  我几乎没有动那些,看起来半生不熟的东西,但是却喝了不少酒。
  出餐厅后,我在门口,为邢睿拦了一辆出租车,在邢睿拉开车门,准备坐进车的时候,她冷不丁的扭头问我说:
  “韩冰,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我苦笑着说:
  “我感觉,李俊比我更适合你?
  邢睿脸色骤然一变,她那张因殷虹的脸,视乎在一瞬间变成了铁青色。短暂的沉默后,邢睿颇为伤感的昂着头,望着漆黑的夜空说:
  “韩冰,你总是把道义挂在嘴边,难道我在你心里,一丁点的位置都没有吗?
  我紧咬着牙关,摸着自己的胸口说:
  “你的位置在这,而不是在嘴上。
  邢睿目光炽热的望着我,一滴眼泪顺着她眼眶滑了下来说:
  “你心里有我,为什么不勇敢点呢?你唐雨薇吗?
  当邢睿隐藏将近一年后,突然提起唐雨薇,我心底那根弦猛的被触碰了一下。
  我绷着脸,从兜里掏出那张照片,扔进车厢里,对着出租车师傅后:“送她走。
  邢睿捡起照片,整个人象被电击的似的,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我抹了一把眼泪,龇着牙对着邢睿吼:
  “邢睿,你一直在我心里像爷们一样,是个硬骨头,别让我看不起你。邢睿紧握着照片,痛苦的闭上眼说:
  “师傅!去老公安家属院。
  随后汽车缓缓的启动,汇入忙碌的车流里。
  我像木头人似的,愣愣的站在那,低头抹鼻子,抬头望着浩瀚的夜空,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那一刻脑海里,和邢睿从见面到成为恋人像电影画面似的,再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播放,我们相拥,接吻,打情骂俏,生气对骂,相互伤害,直到她泪流满面的离开我知道我和邢睿完了。
  色彩斑斓的霓虹灯,给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增添了一种奢靡的暧昧。街边喝的酩酊大醉的男女,站在路边相拥着。
  此时陈妮娜,万心伊,邢睿,唐雨薇,的身影,在我脑海里象一群苍蝇的似的赶走,又煽动着翅膀飞来。
  当初如果不是我的冲动无知,也许我把整个家族,支离破碎。
  也许程胖子和我二娘一家对我伤害太深了,在监狱的那两年,让我不敢相信任何人,直到出狱后,我对每一个接近我的人,都怀着一种深深的防备。
  人与人之间信任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当我真正的了解邢睿后,我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是把女人想象的太简单。
  以为做个两年牢,比同年人早醒悟两年,其实自己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