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一十九章 日式餐厅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丁姥爷说到这,我恍然大悟。,wWW.22ff.com
  当初煞气之尊跟着我的时候,是以虚幻的形式存在着,它和鬼魂一样来无形去无踪。
  它更像反镜面物质,只是煞气凝聚成的幻象罢了。
  或许煞气之尊想让谁看见,谁就能看见它。
  反之它无形态意识存在于这个世界。
  但是自从,那天在殡仪馆的火化室,我亲手焚烧陈妮娜的遗体后,完成和煞气之尊的灵魂绑定。
  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我和煞气之尊的灵魂绑定,而是煞气之尊的二次升华。
  以真实的肉身出现,所有在煞气之尊,在经过我的允许后,就变成一个长着白森森骨骼的骷髅人。
  但是很显然,煞气之尊却没有想到,它千算万算却没有料到,我会对它幼小不成气候的煞胎下手。
  丁姥爷见我不说话,视乎知道我心里想法似的继续说:
  “冰冰,其实煞气并不像,想你想的卑鄙。
  这万事万物皆有它的生存法则,就好比一棵树,从一颗幼小的种子,需要养分茁壮成长,成为参天大树。
  虽然煞气有时候,会为了成长不折手段,但是它无非是顺应世间万物,的生存法则而已。
  其实煞气对你并没有任何害处,反倒你是内心深处的心魔,对它排斥,担心自己会成为煞气的傀儡。
  煞气给你了无尽的力量,然而你却可悲的不相信它。
  ,冰冰,我曾经说过,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煞气的xing格也是你xing格的真实写照。
  气随人动。煞气会被主人的意志而影响,你难道没有感觉自己的xing格一直有缺陷吗?
  你xing格暴躁,做事从来就不考虑后果,只图一时之快,太容易被别人的感qing所影响自己的判断。
  那可怜刚刚进化的幼煞,还没有成气候。就被你扼杀在摇篮里,难道你就没有后悔过吗?
  这二次升华的煞气,是非常强大的,我身体里煞气才一次升华,可惜啊?
  姥爷说到这的时候,小泉在阳台上贫民的勇爪子刨推拉门,丁姥爷看到这一幕继续说:
  “还有你这养的这只黑狗,也不是什么省油灯。
  这黑狗天生克yin气,如果煞气之尊不想办法快速的成长。避开黑狗,那才是怪事呢?
  煞气守护了我一辈子,我今年八十有三,一辈子和尸体打交道,也没有见煞气把我怎么着。
  我一样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听到这,我连头也不敢抬。
  丁姥爷自嘲的嗑了嗑烟斗说:‘也怪我,当时没有和你说清楚。要不然你也不会被杨珂珂,盯上?
  你也不要灰心。无非是废些事,从新繁育了煞气的幼崽了。
  我一听丁姥爷说。繁育煞气的幼崽,便问道:
  “我又不是娘们,怎么繁育。
  丁姥爷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叼着烟斗笑着说:“这个繁育,不是生育的意思,而是用一个吞噬强大的灵魂。给煞气一个孵育的平台,激活煞气凝聚的血脉,让煞气从新在你身上繁盛。
  我问:“那以前的那个煞气呢?
  丁姥爷不耐烦的说:“刚才不是和你解释了吗?煞气就像你身体特有的血脉,只要你不死,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现在是成年人,怎么选择是你自己的事,如果想孕育幼煞,那就要让女鬼主动自贡献自己的灵魂之球,给你。
  如果不像拥有煞气,那就什么都不用做。尽早段了这个念想。
  丁姥爷说到这,已经说的太明确不过了。
  这无知坑害人啊!如果丁姥爷
  能找一点和我说这这,我也不会冒然,把升华的煞气之尊给毁灭了。
  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看了我还是错怪了煞气之尊。
  丁姥爷见我一直在沉思,而且满脸的愧疚,他知道我是一个爱面的人,也没有再说什么,便起身要走。
  当我提到佝偻王的时候,丁姥爷瞅着我满脸不屑的,嘟囔
  说:“一个嗜财如命的二流yin家,上不了台面?六几年阳北县发大水,他父母饿死,被阳北市龙山有名的胡自忠道长,收养。
  跟着胡自忠道长二十于载,在龙山道观,因猥琐一个前来求子的妇女,因流氓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后被胡道长逐出师门。
  佝偻王自以为跟着胡自忠道长,学了二十几年的风水,出狱后,在阳北市招摇撞骗,胡道长没羽化前,还不敢造次。
  这几年在阳北市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擅长专研十六鬼术,怎么?你怎么问起他了?
  我没敢和丁姥爷说实话,遍了一个理由把话绕了过去。
  因为临近中午,丁姥爷畏惧我母亲,便回了家。
  我留他吃饭他也没有答应。
  我母亲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自从丁姥爷和我母亲相认后。
  我母亲视乎对他好的,真是没有话说,每天三顿饭,不管他再不在家,我母亲绝对不会先动筷子,学我父亲的话说叫弘扬家风。
  丁姥爷走后,我坐在沙发上吸烟,我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思索丁姥爷的话,所有的事搞清楚后,我视乎又面临着一种抉择。
  是过普通人的生活,还是孵化煞气之尊走曾经的老路。
  也许一夜没有睡特累,睡了一下午,迷迷糊糊中,我接到的邢睿的电话,邢睿问我有没有时间晚上,一起吃个便饭,我连想就没有想就答应了。
  起床后,冲了一个热水澡,特意穿了一身黑se长款修身西服,对着镜子精心打扮一番,光发型摆弄了将近二十分钟。
  离开家时,从床头柜下,把雨龙留给我的皮质笔记本打开,把最后一页那张贴着的照片撕开了下来。
  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我该和邢睿摊牌了,因为这种相互猜疑的日子,我一天也等不下去了。
  因为车在修车厂,我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和邢睿约定的一家日式餐厅。
  邢睿定的那家餐厅,座位在人民路上,一家刚开的日式餐厅。
  我不知道邢睿为什么会选择这样餐厅,那餐厅不大,也就十几个包厢,但是餐厅的环境,真他娘的一流。
  我刚进大厅,四个穿着和服的年轻女人,点头哈腰的鞠躬,顿时给人一种当爷的感觉。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二楼西头的富士山包厢。
  那包间不大,典型的日式榻榻米风格。
  一拉开门,邢睿穿着一件乳白se长款羊绒风衣,正优雅的泡茶,她那乌黑的短发,自然垂落在羊绒绒毛上,给人一种清新脱俗又不失高贵的气质。
  望着邢睿那张精致的脸,不知怎么,自从见到她和唐雨薇的照片后,我感觉我和邢睿zhijian的距离在慢慢的拉远,这是一个心结。
  我不管在怎么伪装,我依然感觉,我此时已经不在像曾经那样,把她当成心里上的导师了。
  我学着邢睿的样子,跪在跪垫上,不过几分钟,我就感觉拿捏,浑身不自在。
  但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失礼,我依然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我心里早就开始骂娘了,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像这种高档的有特se的餐厅,压根就不是我这种粗人来的地方。
  我真想不明白,邢睿为什么会选择这家日式餐厅,难道仅是烘托气氛吗?我心里开始犯了嘀咕。
  但是我从邢睿的脸上,看不出一丁点的别扭,她视乎很喜欢这种装修规格比较的场合。
  当穿着日式和服,妆花的跟鬼一样的女服务员,跪在我们面前,把点菜单子举过头顶递给我们的时候,我却发现,我跟tmd土鳖似的,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我到底该点什么。
  但是我我这人爱装
  i,一直在那假装是行家,把菜单一直翻到底,
  最可恨的是,那菜谱上都是tmd汉字偏旁,我一个菜也看不懂。
  那图片上菜肴,有些像五颜六se的肉包子,还有一些花纹条理清晰的肉片,那肉片看起来像有些像,老北京正德门火锅店,里的铺开的大份羊肉卷。
  我瞅了一眼桌子,上面连个火锅都没有,这tmd该点些什么呢?
  我用余光,瞅了一眼那穿着和服的服务员,一般无论多么上档次的中式餐厅,如果客人拿不定主意,服务员对主动推荐店里的特se菜,但是很显然,这女服务员却一个提示都没有。
  那女孩见我看她,微笑着把头低了下去。
  我心想,我tmd总不能,点一桌子彩se包子?和生肉片吃吧?
  此时我额头渗出了一层汗,我实在装不下去,便把菜单递给邢睿豪气的说:“女士优先,看看想吃什么,我请你。
  邢睿噗嗤一笑,接过菜单,竟然用一口流利的日语,嘴里跟含个老二似的,嘟,,嘟,,嘟说了一些我听不懂话语言,和那女服务员交谈。
  随后那女服务员退出房间。
  我震惊的望着邢睿,那一刻我才发现,其实我对邢睿一点都不了解。
  邢睿视乎看出来,我的震惊,她不好意思的说:
  “我喜欢高中的时候,看日本的动漫,就开始自学日语,这些年一直没有拉下,呵呵!
  没想到今天却碰到用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