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一十六章 冤有头债有主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老三站在,车展的的站台上,满脑子都是老四惨死的样子,站台的人多让他可以暂时的冷静冷静,回想起杀害杨珂珂后的所有细节。
  当初在那个恐怖的夜晚,当老二帮几大捆现金,扔进小木屋的时候,就爱连一向冷静的老大,也惊的目瞪口呆。www!22ff*com
  他们四个都没有想到,这次绑架案,顺利的出奇。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向老奸巨猾的杨连成会如此的大方,老大之所以要价2000万无非是,等待杨连成的还价。这是一贯绑匪的作风,但是当老四把钱提回来的时候,就连老大都愣了。
  那天晚上老大特意把酒拿出来,把钱分给兄弟四个后。
  在酒桌上,老大感情至深的说:
  “从此大家各奔东西,老死不相往来后。
  他们兄弟四个知道,分的这笔钱后,大家将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留了暗号,一旦兄弟四个有任何人出事,其他兄弟立马跑路亡命天涯。
  他们本来就没有想过杀人,但是当杨珂珂扬言要让青云,付出代价的时候。
  老大盯着那堆积如山的钞票,紧紧握着腰带上的匕首,老三清楚的知道,老大动了杀心。
  但是老三却劝不动老大,因为他同样也知道,杨连成既然敢把钱给他们,就有办法收拾他们。
  老三犹豫许久猛灌了一杯酒,默认的老大的想法。
  正在这时,语音播报喊:
  “请旅客们注意,开往XXXX的列车将在十分钟后进站,请旅客注意随身物品,准备检票上车。
  语音播报刚说完,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从候车大厅快步走了出来。
  老三当时也许精神太集中,本来心就虚,一看这架势。以为是抓自己呢?他刚想跑,却发现身边,一个戴鸭舌帽子的年轻人,却比他先行一步。
  那戴鸭舌帽的年轻人。刚跑出百米,就被两个身穿便衣的警察,按在地上。
  吓坏了的老三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长出了一口气,菊花一紧内心暗惊。火车缓缓进站后。
  语音播报说:
  “开往,XXX的列车已进站,停靠三分钟,请旅客注意安全,携带好随身物品上车。
  车厢门打开后,老三慌不择路的挤到人群最前头,列车门刚打开,老三便第一个冲进台阶,突然之间,他那深邃的瞳孔里,一束红光掩盖他的眼眸。
  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面对面挡住老三。
  老三不经意的抬头头,瞅了它一眼。
  杨珂珂面带微笑的问:
  “你准备逃到哪?
  老三猛的一怔,睁着惊恐的眼珠,望着那张令他毛骨悚然的脸。
  慌不择路的从列车的台阶上,摔了下来,爬起来后,转身拔腿就跑。
  而此时那几个警察。拽着戴鸭舌帽的年轻人,刚走到候车大厅,便看见一个男人扛着尼龙袋,没命的大厅方向过来。
  一个警察回头对着老三喊:
  “你跑什么。注意行人?
  当时的老三已经吓破胆。
  他见前头有警察,掉头往顺着火车来的方向蹿了出去,跳下站台,没命的狂奔。
  那些警察显然经验十足。一看老三不对劲,立马从大厅里冲了出来了。此时的老三不敢回头,他象仓鼠似的,没命的狂奔。
  当杨珂珂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瞬间,他知道了。老大,老二,老四的死是杨珂珂干的,他绝不能想他们几个那样惨死。
  他顺着铁轨一路狂奔。
  人在求生**极限状态下,爆发力是惊人的,他把那些警察撇在身后,一个警察终于支撑不住了,从百米冲刺也变成了,径走。
  此时的老三根本不觉的累,在经过一座高架桥的时候,他却发现杨珂珂正站在正前方十几米,等着他。
  他愣愣的望着杨珂珂那张腐烂扭曲的脸。
  掉头跳过铁轨,然而就在这时,杨珂珂却已经极快的速度,堵着他的去路。
  双铁轨的高架桥,一辆快速飞驰的列车呼啸着,开了过来,那些警察眼睁睁的望着老三在铁轨上,象一直无头的苍蝇,毫无章法的乱窜。
  警察对着老三大声呼喊,示意他有火车经过注意躲避。
  但是很显然,此时的老三已经被女鬼吓的魂飞魄散了。
  那火车一连串的鸣笛后,老三显然无动于衷,仿佛所有的声音在他耳边禁锢,一股强劲的气流呼啸而来,嘣的一声闷脆声,一股血浆喷了出来,老三被火车撞飞了几十米,随后重重的落在铁轨上,列车高速而过,他的躯干从胸口处拦腰斩断,内脏的被碾压的成了肉泥,那惨状,看的人心惊肉跳,一大滩鲜红的血浆染红了铁轨上的横梁。
  而他肩膀上扛的那困钞票,像火纸似的,漫天飞舞。
  杨珂珂果然够狠,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到嘴边,那种恶心的呕吐感,仿佛象火山似的在胃里蠕动。
  这四个绑匪的死,并没有消散杨珂珂的心中怨气。
  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因青云而起,杨珂珂的最终目标就不言而喻了。
  此时的青云,压根就不知道那四个绑匪已经死的消息。
  青云拿到绑匪分给他的那一百万,当夜就离开六泉回了家。
  他把那笔钱大部分留给父母,让他们好好的生活,谎称自己毕业后,一直生活在国外,还把杨珂珂包里的,那张飞机票拿给他那老实巴交的父母看。
  他父母毕竟是大山里的村民,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也没有见过飞机票,以为自己的儿子,如今大学毕业后,飞黄腾达了。
  这对愚昧的老人,在那个闭塞的小山村,特意杀猪宰羊在村里大摆筵席,感谢曾经帮助给他们相亲们。
  那天青云象明星似的,破例坐在威望极高的老村长身边,他此时感觉自己象一个猪狗不如的牲口,内心也没有任何丝毫的荣誉感。
  当天夜里,青云给父母留一个字条,便离开的家。
  他躲在临近的一个城市里,自从杨珂珂死后,他整天的睡不早,这干过亏心事的人,自己良心那一关他过不了。
  他害怕遇见警察,更害怕听,那令人他毛骨悚然的警铃声。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视乎杨珂珂的死,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严重。
  围绕在她心里的那种恐惧感,也在慢慢的消散了。
  青云视乎到,雨过天晴开始从新生活。
  他象一个画家似的,租住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他的城市的角落里,安心的创作自己的油画。
  然后正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以为没事的时候。
  一天深夜,一股腥臭的味道,飘进他的卧室,恍惚中。
  青云看见一个人影站在他的床头,他猛然间睁开眼,打灯后却什么也没有,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只有那窗帘象一具悬挂的尸体似的,来回的摆动,他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暗示说自己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
  从那以后,他每天夜里,客厅里的电视,会莫名其妙的打开,频道视乎永远定格在XX卫视上。
  他清楚的知道,那个卫视节目,是杨珂珂生前,最喜欢看的卫视。
  他猛烈的捶打脑门,他记得昨天临睡觉前,电视是关上的,电视为什么会开着呢?
  难道是自己忘了,他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总是疑神疑鬼的。
  第二天晚上,他特意把电视的插头拔掉。
  但是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震惊的望着依然开着电视,而且频道依然是杨珂珂最喜欢的电视节目,他吓的惊慌失色。
  当天他就把电视机,从房间内扔了出去。
  从哪以后,他隐隐约约,总能感觉到每天晚上睡觉,身边总睡着一个人,但是一睁眼,什么人都没有。
  而且他卧室书桌上的鱼缸,一到深夜,金鱼会拼命的往外跳,那呼啦的水生,经常把他从熟睡中惊醒,鱼缸里的金鱼跟疯了似的,往外蹦。
  他把金鱼塞进鱼缸后,用纸板压着第二天清晨,鱼缸里金鱼全部翻了白肚子,而且死状其惨,而且每只金鱼的头上都有一排被撕咬的牙印。
  那牙印上,视乎还粘着鲜红的唇彩。
  青云那里知道,其实杨珂珂一直活在他的世界里,而且每天夜里都会来看的,坐在客厅的沙发打开电视,看着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
  随后走进青云的卧室,望着就站在青云的床头,望着他那张帅气脸,掀开被子睡在他身边,就那么死死的盯着青云。
  但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杨珂珂对待那四个绑匪,如此残忍却对青云格外的开恩。
  后来我渐渐明白了,杨珂珂对青云的恨,并不是能用青云的死,能消散的,而且杨珂珂在折磨青云。
  杨珂珂象一只猫似的,把青云当成自己手里的老鼠。
  慢慢的折磨它,直到青云精疲力尽,再狠狠的咬死他。
  那只可怜的老鼠,无论再怎么搬家躲避,他依然躲不开杨珂珂。
  杨珂珂象影子一样,活在青云的生活了,它无处不在,杨珂珂会用各种把青云折磨的生不如死。
  毕竟青云是她心里永远过不去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