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一十章 女鬼的前世今生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女鬼一声轻笑说:
  “你可以走,但是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答应我帮我?www*22ff*com
  我虽然不能对你怎么样?
  但是我,可以用你身边的人去折磨你,不信咱走着瞧。『≤『≤,
  我问:“有必要吗?
  女鬼笑着说:
  “当然有必要,无极之巅凶死最厉,历练七级的高级灵魂。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上任何人的身,邢睿,李俊不过是一个列子,当初你有煞气之尊护体的时候,我不敢靠近你。
  那时候的你是灵异之王,有煞气之尊护着你,你可以有恃无恐的为所欲为。
  殡仪馆是人界和灵异的交接点,你却把万魂之地搞到乌烟瘴气,原本群魂出没的地方,竟然连一个魂魄都没有了。
  它们被迫离开,这个赖以生存的地方,游荡在人间,是,,,你,,,,
  是你破坏了灵异世界的规则。
  所以你这种后果,要由你来承担。
  不过我还要感谢雨龙,如果不是雨龙,牵绊着你,让你腾不出手,对付我们。
  我相信,你早晚会把我们全部扼杀。
  但是当你自毁煞身的时候,你却没有想过,万世皆有因果,秋后算账。
  不过,我实在想不明白,煞气之尊,令人梦寐以求力量,在你面前竟然成了无用的东西。
  你以为灭了煞气之尊,就单凭一个无限之巅的二级小鬼魂,就能妄想保护你。
  你真太自以为是了。把灵异的世界想象的太简单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和你绕湾子。完成我的夙愿,我会把自己的灵魂献给你。只要有我在,任何鬼魂不敢靠近你。
  但是李莉娜必须死。
  红衣女鬼对我说了这么多话,都我来说无疑是对牛弹琴,但是它的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我冷笑着问:“如果我不同意呢?
  红衣女鬼阴冷的盯着我说:
  “不是我威胁你,我会用一万种方式,让你身边的人家破人亡,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我掐灭烟头,对着女鬼吐出一口烟雾说:
  “你当初上邢睿身的时候,完全可以选择邢睿。她是警察,比我能办事?
  上李俊身的时候,也可以选择李俊,为什么偏偏选择我。
  红衣女鬼失望的说:
  “因为他们是正常人,根本承受不住我身上的寒气。我和他们无冤无仇,没有必要伤害无辜。
  但是你就不一样了,韩冰,不是我夸你。
  你就是个愣主,你坚韧。执着,有仇必报的性格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复仇工具,而且你胆识过人,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感染。脑子一热,无所顾忌,做事没有底线。无耻到极点。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对李莉娜的冷酷无情。你压根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你这种人容易走极端,在你心里没有怕这个字。煞王果然眼光独到。它玩了一辈子鹰,还是没有玩过你。
  所以我不会,走煞气之尊的老路,妄想控制你。
  我会让你进入我的世界,感受我的痛苦,公道自在你心里,我相信在感受到我的痛苦后,你会有自己的抉择。
  今天和你摊牌,也就是希望你能帮我,完成我的夙愿。
  女鬼说这话的口气,视乎软了许多,它看我的目光,也不再是那种弩拔剑张的凌厉,却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饱含感情的恳求。
  女鬼说完,我又点了一根烟,这女鬼显然被我表情迷惑,它一点不了解我,从它的话里,我听的出,它视乎也在怜悯李莉娜,它时候被李俊开始对我的印象所迷惑,它的这种看法,其实就是李俊开始的时候,对我了解。
  我低头吐了一口烟雾,说:
  “把我带进你生前的世界吧?
  我此话一出,女鬼嘴角一撇,扬手手臂,一股黑弥漫过来。
  斗转星移,暴雨如断线的珠子,呼呼啦啦的砸在窗户上,硕大的房间内,摆满着各种瓶瓶罐罐的调色颜料,整个屋子摆满了油画。
  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孩,时不时甩动着长发,那男孩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也许是太瘦,仿佛把身子拉长似的,显得又高又消瘦。
  他站在一副画架上,聚精会神的在面板上,在给一个女孩作画。
  一个女孩穿着一件鲜红色的旗袍,斜躺在一张沙发上,右手托着下巴,表情不自然的望着男孩。
  随后那男孩挺了挺脖子,说:
  “珂珂,你的手臂能不能再高些。
  那个叫珂珂的女孩,坐直身子揉了揉手腕说:
  “青云,太拿捏了,下次再画吧?我都躺了半个小时了。
  男孩一脸不悦的把,画笔仍在地上,随手点了一根烟。
  珂珂,把鞋子穿上,走了过来,她看到男孩的油画后,视乎有些不满意说:
  “画了这么久,怎么把我画这么丑啊?
  青云脸色一变说:
  “这可是我一个月的心血,不好看吗?
  珂珂显然没有意识到,青云已经生气了。
  她站起身,扭了扭腰说:
  “画的一点都不像,我脸有这么尖吗?
  一只白色波斯猫,高傲的摇着尾巴走了过来。
  珂珂,蹲在地上把它抱在怀里。
  那猫一脸幸福舔了舔珂珂的手臂。
  青云脸瞬间黑了下来,一脚踹翻画架。
  那波斯猫猛然间挣脱珂珂的怀抱,跑走了。
  珂珂一脸迷惑的盯着青云说:
  “你又发什么神经啊?谁又找你惹你了,你说你天天就知道,闷在画室里。一句话不满意,你就发脾气。你到底这么了。
  青云闭上眼,长舒一口气。口气冰冷的说:
  “珂珂!你先回去吧?
  青云说完,转身走到窗前,望着如断线珠子般雨珠,陷入了沉思。
  珂珂,愣愣的站在那,随后把青云踢翻油画,扶了起来。
  但是那张刚完成油画,此时却被红色调料染的血红血红的,珂珂把调料瓶扶起后。走到青云身边抱着青云的后腰说:
  “对不起,我不应该质疑的你作品。
  但是被珂珂扶起的,那张画架上的油画,却象被鲜红的血浆清洗一般,那鲜红像血液一样的液体,顺着画上红色女孩的脖子,慢慢的往下滴滴。
  滴在乳白色大理石地板上,是那么的鲜艳刺眼。
  青云的侧脸很帅,菱角分明脸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楼下那川流不息的车辆。
  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窗前。
  他视乎对珂珂有种,说不出来的冷漠。
  天渐渐黑了,珂珂的手机响了起来。珂珂接通电话,捋了捋耳际散落额碎发撒娇的说:
  “老爸,有没有想我了呀?嘿嘿!
  我在寝室呢?明天呀?明天晚上我就不过去了。
  爸。。你别在让我为难了,好吗?那小子整一个龌蹉败家子。不,。,,,这个不可以有,真的老爸?
  女儿自己的幸福掌握在自己手里,,爸,你是不是做生意做迷惑了,你女儿不是你手里的商品。
  那姓曹的小子,有什么好的呀!
  不就有一个有钱的爹吗?
  现在什么年代了还讲究门当户对,好了!爸,我不说了。我一会还要上晚自习呢?
  珂珂不等她父亲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她一抬头,看见青云冷酷的表情望着她。
  青云见珂珂也在看他,有些自卑的低着头,把烟头扔在地上,用力踩灭说:“珂珂,其实我真的不适合你,我是来自大山里的穷小子,我无法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
  其实曹宏图,比我更适合你,那小子留学归来,而且一表人才,过不了几年就会,接替他父亲的世科科技公司,而你父亲又是坐电子晶片的,你们有钱人,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上次去你家,你母亲对我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意见。
  珂珂,我们分手吧?
  珂珂震惊的望着青云,冲上来扬手对他脸上,打了一巴掌吼:
  “我跟了你三年,当初你和我上床的时候,是怎么承诺的?
  你发誓爱我一生一世,你现在要和我分手。
  青云满脸痛处的闭上眼,抓着长发吼: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还有半学期我就毕业了,你看我现在,画的都是什么?都是什么呀?我怎么给你幸福?
  青云吼完,愤怒的冲到一排画架,把画家上的油画撕个稀烂。
  珂珂望着这个心爱的男人,那一刻她心如刀绞。
  就那么无助的站在那,望着青云发疯。
  珂珂捂着脸,抓起沙发上的哭着跑出画室。
  在楼下,珂珂拉开自己的那辆红色奥迪a4汽车,趴在方向盘上哭的令人心碎。
  随后汽车猛的蹿了出去,在暴雨的晚上,呼啸着消失在夜色中。
  楼上的青云虚弱的卷在墙角,泪流满面的望着狼藉的屋子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孩走了青云的画上。
  那男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穿着一件哈韩的卫衣,下身穿着大腿马蹄裤,脚上穿着一双五颜六色的高帮板球鞋,斜戴一定棒球帽。
  脖子纹着一副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的头像的刺青,胸前挂着一连串的骷髅头项链。
  双手插口袋里,痞里痞气叼着烟走了进来。
  一进门,望着狼藉的屋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一见青云正躲在墙角发呆,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的大画家,你丫的咋了?这房间被砸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