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零三章 累的吐血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我此话一出,那女孩笑眯眯的说:
  “大哥,你放心,你看我们店名叫“发在飞”就听着店名,就知道我们店里追求的品质。www!22ff*com
  李俊显然没有进过,这么高档的发艺馆,他表情尴尬的望着我,那女孩见李俊穿着病号服,又是我抱进来,搂着李俊的肩膀往上移动。
  李俊平躺着,我看的出,他此刻已经如坐针毡。
  李俊此刻的心情,我心知肚明。
  当初我陪万心伊去化妆,做头发时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害怕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让人家看笑话。
  也许那女孩的胸部,贴在李俊的头上,也不知道是走光,李俊脸红的跟猴屁股的,又紧张又不敢看。
  他手握的跟小锤子似的,一动不动。
  那那种表情,显然不是全身心的防松而是在受罪。
  我见李俊那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偷笑。
  李俊瞪了我一眼。
  我知道如果我再看下去,李俊说不定,会当着这么多的人骂我。
  索性我转身走到中央空调后,对着自己,让自己舒服点。
  那女孩在李俊头部位置,开始给李俊干洗头发。
  洗了大约几分钟,李俊问:
  “还没有洗好吗?
  那女孩笑着说:“这才刚开始洗,一个钟四十分钟的呢?难道我洗的不舒服吗?
  李俊红着脸说:“不是,不是。
  李俊紧张的表情,把那女孩逗乐了。
  我在那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终于等李俊忙完了。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一愣,李俊剪过头发,剃过胡子,立马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果然一分钱的手艺,一分钱的货。
  李俊洗了个头。剪了个发,花了我80块,我一天的工资没有了。
  随后带着我抱着李俊进了旁边的桑拿,李俊知道自己在我手上。自己当不了家。
  索性一句话也说,绷着脸看任由我安排。
  在浴池里,我找师傅给他搓了个背,打了个盐浴。
  又让楼上的按摩技师,给李俊作了一个腿部按摩拔罐。
  等一切就绪后。李俊目光呆滞的,望着我说:
  “我长这么大,第一来这种场所,而且还是被你这种人渣带过来的。
  被一个穿着妖艳暴露的女人,在身上摸来摸去。
  韩冰你想让我死是吗?
  我反问李俊说:
  “你MD是脑子小是吧,是不是你们干警察都有一个普遍的心里,只要是桑拿就是旮旯地?
  人家是正规的腿部走火罐,你MD长时间大腿不动,你自己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腿,比我小了一圈。肌肉已经萎缩了,你真想一辈子躺在床上。
  我告诉你李俊,是男人想哭就哭出来,憋在心里有意思吗?
  我哭过很多次,出车祸后,我躺在床上,知道邢所长为了保护我,去世我哭了。
  小时候从来就没有哭过,直到十八岁那年,是我记事以来除了。在武校里失去我那几个出车祸的同学,唯一在外人面前流泪。
  当时你MD,还骂我没有出息。
  进监狱后我每天都躲在被窝里哭,我感觉自己MD才二十岁。就要象狗一样在笼子关一辈子,那种对自由的渴望,对未来迷茫,忍不住的眼泪啪啪往下掉。
  人总是在挫折中成长,让自己变的无限强大,慢慢想明白了。哭有时候也是一样发泄。
  老话说的好,男人流血不流泪,我只能说,是因为MD未到伤心处。
  我和邢睿之间的事。
  说句真心话,像做梦一样。
  你,我彼此都爱邢睿,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清楚的发现我们这俩傻逼,一点都不了解邢睿。
  所以我现在,我奢求一个愿望就是,照顾好你,等你从新站起来,和你公平竞争。
  也许是我的肺腑之言,打动了李俊,一连串清澈的泪花顺着,李俊的眼角流了出来。
  李俊龇着牙,表情痛苦的说:
  “竞争你吗的叉啊?我现在这样有资格竞争吗?
  我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去照顾邢睿,我和他在一起,只能连累她,让她跟着我受累。
  你MD站那说话不腰疼,说的倒是轻松。
  如果你现在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你还敢说这样的话?
  你MD,你给我滚,滚
  李俊话音我是听出来了,这小子又执拗了。
  我知道在和他说下去也是茫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小子是软硬不吃,那那颗防备我的心,伪装的太坚强,我根本走不到他心里去了。
  这小子对我防备太深,看了我要做长期打算了。
  我一把提着李俊的领子吼:“你MD就是一憋三,只会选择逃避。
  李俊恶狠狠的望着我,擦了一把眼泪说:
  “发也理里,澡也洗了,送我回去。
  李俊这话说的冷冰冰的,让我无言以对。
  随后我便带着李俊回了病房。
  回到病房后,没过一会,李俊的父母和邢睿就下班了。
  他们一个中午没见李俊,到病房后见李俊整个人,精神多了。
  视乎很开心。
  从李俊父母的表情上看出的出,他们很开心。
  但是李俊这小子,一见她母亲进门,也不顾忌邢睿在旁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跟恶婆娘告状似的,说我虐待他,让他们父母把我赶走。
  把我早上逼他喝牛奶,理发,洗澡的事全盘托出。
  李俊父母是个明白人,一听这,不仅没有怪我,还说我,就应该这么办,说是他们心软放纵李俊,像李俊这倔驴脾气,非要我这种性格的人治他。
  李俊震惊的望着我,又瞅了一眼他父母,他对着他父母吼:
  “韩冰胎里坏。他阴着呢?你们怎么就看不明白,他的邪恶用心。这比样的是的,变着法的折磨我,报复我啊?
  李俊父亲走过去。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火冒三丈的吼:
  “李俊你知道你现在,再说什么吗?
  李俊愣愣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李父指着他说:
  “你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人家辛辛苦苦的来照顾你,你呢?
  不仅不感恩。还恶言相加。
  我和老曹共事一辈子,你和韩冰的事我都知道。
  你曹叔临死之前,说了八个字,韩冰可以委以重任。
  李俊,摸摸自己的良心,韩冰折磨你什么?你有资格让他来折磨你吗?
  你自己不严格要求什么,凡是把问题想的那么极端,李家的家训,你是怎么学的?
  李俊母亲,本来还想劝李俊父亲。但是见李俊父亲那张铁青的脸,站在一旁偷偷的抹眼泪。
  我和邢睿显然没有想,到李俊的父亲会发如此大的活。
  我以前听邢睿说过,李俊父亲是一个挺严厉的人,从来没有在家里发过火,李父好像是市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分管全市的治安。
  邢睿从小到达,从来没有见过,李父当着自己的面,他发这么大的火。但是邢睿的工作。毕竟是李俊父亲的手下,她吓的站在一旁,脸色煞白。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李俊的父亲。
  李父骂完李俊,对我说:
  “犬子从小被惯坏了。别和他一般见识,这小子真该好好的反省了。
  我尴尬的说:
  “李父,其实没什么的,我习惯了。
  随后李父对李母说:
  “都是你天天放任他,如果不是你,小俊能走到这一步。跟回家,让这小子好好的反省反省,如果不悔改,就让他自个在医院呆着。
  李父说完出了门,她母亲表情复杂的看着儿子,又看了一眼我和邢睿,便跟着李父离开了病房。
  李俊目光仇恨的盯着我说:
  “现在你得意了吧?你果然是个两面三刀的阴险小人。
  你以为你蒙蔽我父亲的眼睛,你就能放心的整治我,韩冰我告诉你,别做梦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逼走你。
  如果逼不走你,我李俊随你姓。
  望着李俊恶狠狠的目光。
  我挑衅的说:
  “随你便,你爱咋咋地。
  也许昨天夜里,我和邢睿那事窝在心里。
  当我和邢睿目光接触的时候,她脸唰的红了起来,低着头,开始沉默。也许邢睿在我们两个男人面前,心里一直想不开。
  随后,她找了一个理由,去食堂给李俊打饭了。
  等她回来后,我们三个在病房里大眼瞪小眼,干坐着。
  我反正是脸皮厚,也许体力消耗的太多,便把邢睿从食堂打的饭菜拿出来吃。
  我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反倒是李俊有些不自在,他一直和邢睿说一起的事,妄想激怒我。
  很显然我对李俊这种故意,秀恩爱的方式一点都不在意。
  自从李父发过火后,他和李母果然真的不再来医院了。
  这让我原本以为,自己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医院,彻底覆灭。
  那段时间,我MD累的吐血,李俊这混蛋,不停的拿捏我。
  除了洗衣服,不用我。洗澡,上厕所按摩腿部肌肉的活,都是我。
  而且李俊做理疗的房间,又在楼上,这货自从我去了以后,轮椅也不坐在,愣是让我背着他上楼。
  爬三楼做个理疗,能把我累的吐血。
  最可恨的是,这小子上厕所,十分钟能上两次厕所,天气那么热,背着这货,走到厕所再回来,就是一身汗。
  邢睿一般中午下班空隙,和下午下班后,在病房里看护李俊直到他晚上休息,才回去。
  我和邢睿,在李俊面前刻意的表现冷漠,不怎么说话。
  因为我们都不想,再去刺激李俊。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