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百章 我还做不到厚脸无耻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邢睿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这,她噗嗤笑了起来说:
  “当然了,何止想掐死你,一口一口咬死你的心都有?22ff。com
  不对啊?你今天有些怪怪的,你是不是遇见什么了?你通常都是遇见什么大事,憋在心里,老是提以前的事?韩冰你没事吧?
  我笑着说:
  “我能遇见什么事啊?只不过想你了,仅此而已。
  邢睿盯着我说:“不对,你一定是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我认识你这么久,你的脾气我摸的一清二楚,你今天有些反常?
  我笑着摇了摇头,表情轻松的说:
  “邢睿,真没有看出来,你还会揣摩人的心思了。其实,我今天挺开心的,雨龙死,压在心口的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感觉心里猛一轻松?
  毕竟雨龙是我的一块心病?
  邢睿果然是个聪明人,我不管再怎么伪装,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之所以开车来阳东二桥,其实也就是,为勾起邢睿心里最难受的事。
  毕竟在雨龙的笔记本里,我看到了邢睿警校的毕业证。
  从她和唐雨薇,赵小丫站位上,我看的出,她们三个的关系一定很好。
  但是邢睿,显然比我想象的要镇定。
  当我提到赵小丫的时候,她只不过是短暂的愣了一下,就找个理由吧话题绕开了。
  当我间接的提起她父亲,她视乎一眼就看出来,我别有用心。
  我实在,不敢继续套下去了,因为我怕露出破绽让邢睿起疑。
  随后我们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当我说,从明天开始去,中医院照顾李俊的时候,邢睿激动的问我,是不是真的?
  从邢睿的表情和话音里。我的出,她是非常希望和李俊能摒弃前嫌。
  但是李俊找我长谈的事,她显然不知道。
  从这一点看,我更加坚定。李俊父母不是在配合邢睿演戏。
  我的解释很简单,我说,我是为了她,才放弃所有的尊严,毕竟男人的心胸应该更大海一样宽旷。
  邢睿听了我这么说。有些不相信,她先是摸了摸我的额头问:
  “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握着她的手,把她拥入怀中,邢睿随后把头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那一刻抱着邢睿。
  我知道我的报复欲,又从新被点燃,我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让这邢睿爱上我,到那时候,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明白,她折磨我的感受。
  那个闷热的晚上,我和邢睿聊了很多,我们彼此非常有默契的,都没有再提唐雨薇的事。
  毕竟,唐雨薇这件事,在我们彼此心里是一块伤疤?
  皎洁的月光扑朔迷离的印在我们的脸上。
  短暂的甜蜜后,
  邢睿便松开我,要回去。
  等我把她送到,老公安家属院楼下的时候。已经深夜一点多了。
  漆黑无人的楼道口,给了我一种最原始的冲动,
  楼道口里,我们像刚认识的小情侣似的。相拥着不松手,那一刻我们彼此视乎希望,时间能永恒的静止下来。
  我紧紧的抱着邢睿,她在我怀里象猫一样,依偎着我。
  我能准确的听到自己心中,那欲。望,燃烧的火焰,在滚滚燃烧着。
  我的手指,从邢睿的后背象臀部游走的时候。
  邢睿猛然间惊醒,她一把按住我的说:
  “别这样,这座楼住的都是同事,让别人看见不好。
  我深情的望着她说:
  “这么晚了?谁TMD会看咱们。
  我说话间手一直不老实,邢睿一把推开我说:
  “韩冰你醉了?
  我用男人最原始的冲动强行,把邢睿按在墙上,去吻邢睿的脖子。
  我明确的感受到,邢睿的心也和我一样,在疯狂的跳动。
  邢睿的手,显然没有我有力气,她在激烈的挣扎,猛然间放弃了反抗,象一个木桩似的一动不动,任由我摆布。
  当我退去邢睿,那短裙内的,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
  邢睿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象一个尸体似的。
  我原以为,此时邢睿会给我一个膝盖,打我一巴掌,臭骂我一顿转身哭着跑上楼。
  但是邢睿的反应,着实让有些意外。
  邢睿用一种颤抖。并且带着哭腔的声音说:
  “你真的象这样吗?
  那一瞬间我热血沸腾的大脑,猛然间被浇了一盆冷冰冰的水。
  我愣住了。
  漆黑的楼道里,我看不清楚邢睿的脸,但是我分明感觉到,邢睿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我松开她说:“你是我的女人,难道我不可以吗?
  邢睿没有说话,她一盯着我。
  我松开她,昂着头,揉了揉脸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
  那短暂的光束,在黑暗中,象流行一样,刹那间熄灭。
  我吐出一口烟雾,低头沉默。
  大约僵持了几分钟后。
  邢睿整了整衣服,转身上楼。
  望着邢睿那漆黑的背景,我心里可谓是像打翻的调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在回去的路上,我彻底的蒙圈了,我搞不明白,邢睿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邢睿和我在一起是为了报复我,折磨我。
  就刚才在楼道口,邢睿不会是那种反应,她视乎用一种沉默,来迎合我作为一个男人最想得到的东西。
  如果刚才我一咬牙,抛开所有的道德良知,或许我就得到了她的身体。但是毕竟我心里有邢睿,在她面前我真的装不下去,成为一个十足的恶棍。
  我实在想不通邢睿,为什么没有反抗,如果邢睿目的是报复我,
  她不可能让我碰她。
  难道邢睿能洞察我的内心世界,她知道我一定不会轻浮她。
  这显然更解释不通,想到这,我感觉自己很累。
  但是我猛然间意识到,如果以前我想问题的时候。想不明白脑袋犹如爆炸似的,头痛欲裂。
  难道是我毁灭了煞气之尊,头痛的老毛病好了。
  算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汽车不知不觉的进来罗马小区。我把车停好,进楼道口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坐在楼道口的拐角,那女孩象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样无助。
  我脱口而出:
  “李莉娜,你怎么在这?
  李莉娜一见我回来,视乎很开心,立马站了起来说: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一天。
  我问:“你不是被煞气之尊封存了吗?
  李莉娜笑着说:“是啊!今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出现在殡仪馆的走廊里,我找不到你,就一个人回来。
  但是咱家的门,好像被帖了符咒。只要我一靠近,那东西就打我。
  我一听李莉娜说自己家被帖,符咒的事,急忙带着李莉娜上楼。
  果然在我家房门上,贴着一张黄纸。
  那黄纸象电影里作法的符咒似的,贴在我家大门正中间。
  陈妮娜显然特害怕那东西,她躲在拐角里,偷偷的瞄着符咒。
  我伸手把符摘下,在手里厮了个粉碎。
  打开防盗门后,我愣了半天。我家的客厅,卫生间门,我卧室的门,被帖的满了那东西。
  此时我家。犹如一个道士作法的法坛。
  我怒不可遏的冲进客厅,把房间里的所有符咒统统的撕下来。
  小泉一见李莉娜站在门口,便冲了过去。
  我原以为小泉会冲上去撕咬李莉娜,但是很显然不是,小泉屁颠屁颠的翘着尾巴,在李莉娜脚边蹭了蹭去。
  李莉娜视乎很喜欢小泉。她蹲在门口温柔的摸着小泉的下巴。
  这才是真正的李莉娜。
  也许是我发出的响动,惊醒了富贵。
  富贵穿着一条蜡笔小鑫的红色裤,衩,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问:
  “冰哥,你发什么神经,大半夜的不睡觉?
  我指着被我厮的粉碎的符咒说:
  “这东西,谁TMD弄的。
  富贵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说:
  “还能是谁,你妹啊!你妹今天下午,不知道从哪请了一个尖嘴猴腮挺着大肚子,穿着灰袍的奇葩。
  在屋子里,装模作样的倒腾了一下午,我累得腰酸背痛,这倒好,贴了一下午的符咒被你全厮了。
  我说:“丁玲请那法师干什么?
  富贵双手插裤衩里,抹了半天。说:
  “我又不知道,还不是小泉这狗,发神经。我听玲说:
  “这小泉可能中邪了。
  富贵平时喜欢手插裤裆里,那臭习惯我是知道,但是他显然看不到李莉娜,李莉娜脸唰的一红,急忙把头扭过去。
  我反感的望着富贵说:
  “你TMD,能不能文明点,手能不能从裤子拿出来,好好的说话。
  富贵憋了我一眼说:
  “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你怕个甚。
  我对男人不兴趣,也不搞基。
  我一听富贵开始满嘴跑火车,我嘟囔着说:
  “滚回屋里继续睡。
  随后富贵进了一趟卫生间,后回了卧室。
  李莉娜进屋后,小心翼翼的东瞅西看,我笑着说:
  “放心屋子里,我都清理干净了。
  随后我和李莉娜进了卧室,小泉赖着李莉娜不走,反正大半夜的丁玲不在,我对着它屁股就是一脚,把小泉从屋子里踹了出去。
  锁上房门,小泉那畜生不甘心,急的直挠我的卧室门,在门外急的叽叽哇哇直叫唤。
  被我暴打了一顿后彻彻底底额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