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九十九章 和邢睿约会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郭浩低着头,不管我怎么说他就是不接腔,甚至连抬头看我一眼都不敢。
  我瞅一下娃子,和源河沙场的老兄弟说:22ff。com
  “郭浩,是不是把北城区交给你。
  你现在tmd成爷了?
  这敢情好,你嘴里口口声声的向我保证,不会像和平那样,祸害北城区。
  这娃子,黑狗,四蛋,直属你管辖,这娃手下的一个瘪三,挂着娃子的名号,到处惹是生非。
  今天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不敢去想象,咱兄弟能干出这旮旯事。
  我不过是认错人了。
  日tmd,买了三箱子啤酒赔礼,都不算完。
  要不是这勇哥,替我出头。
  绝非我说话,危言耸听,我今天非死在自己兄弟手里。
  这事,我想听浩哥你解释解释?
  郭浩瞅了一眼娃子,见他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又瞅了一眼愣三,顿时明白了这么回事。
  我见郭浩低着头继续沉默。
  我冷冰冰的说:
  “浩子,当初我们走上这条路的初衷是什么?
  如今又是什么?
  我们不是tmd恶霸,也不是滚刀肉的土匪。
  你看看人家狗哥,人家现在干的正常营生,干的风生水起?
  浩子你呢?出来混,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像雨龙一样,要么就是监狱。
  怎么?人家刚在北城区开了一个新场子,抢你生意了,你tmd就坐不住了。
  男人干的是大事,做事讲的是道义。
  有本事和人家公平竞争?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有意思吗?
  钱乃身外之物,死后不过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我和你说过,我韩冰做事有三条底线,黄,赌。毒,不沾。
  这一点你郭浩tmd是做到了,北城区的场子,自从你接手。整个阳北的賥物之气,进不了北城,这就是郭浩的能力的体现。
  但是,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娃子,和源河的沙场的那群老兄弟,会被你带成这样。
  娃子,黑狗,四蛋都tmd起来吧?
  今天今天的话,我点到我为止,我只想提醒你们,阳北市是咱的家,咱们不是恶棍,不要被人家背后骂咱们娘。
  我话一说完。大踏步离开大厅。
  晚风徐徐的刮在脸上,眼睛竟然有些酸,我没有想到,如今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二个都成了恶棍。
  我不禁在心里问自己?这是我当初踏上这条路的初衷吗?
  很显然不是。
  狗头走过来,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给我递了一根烟苦笑着说:
  “冰冰,浩子其实比,你现在看到的更严重。
  我盯着狗头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说:
  “我眼不瞎。今天不是郭浩背后指使,愣三敢这么明目张胆。
  他们摆明的是来找事的。
  其实我今天发脾气,不是因为愣三,而且当我看见娃子。带着源河的兄弟进来后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人外有人太外有天。如果遇见一个牛逼的大哥,人家直接把大门锁上,玩一手关门打狗,他们出都出不来。
  狗头迎风吐了一烟雾说:“冰冰,其实你不用顾虑这。浩子现在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他在这短短的半年内,已经把手伸向了阳西区。
  袁明,袁力号称阳东,阳西的龙头,对浩子的扩张连个屁都不敢放。
  如果按照浩子的这个发展速度,不出一年,整个阳北市区,都会是他的。
  这场子多,牵扯到利益方面的事也就多,人心不足蛇吞象手下的兄弟,难免会走极端。
  听到狗头这么说,我问:“郭浩为什么不见好就收呢?
  狗头笑着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收不掉,浩子现在就,如同一艘在海上航行的大船,他既然关闭螺旋桨,巨大惯性依然会推着他前进。
  其实浩子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事情其实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我苦笑弹了弹烟灰说:
  “人固有自知自明,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我不希望,我们的兄弟被别人骂成恶霸。
  我希望你能看着浩子,狗头笑着说:
  “这是必然,我比你们几个年长几岁,都是好兄弟。
  我不会让郭浩走极端。最近矿场的事太忙了。
  你放心我会抽出时间,盯着郭浩的,时间不早了,我看你今天没少喝酒,冰冰,你早点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狗头拉开车门下车。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喊住狗头说:
  “那内保队长,叫高勇,以为是万龙集团的人,外号好像叫什么坐地炮,他曾经是万龙集团矿场的埋炮眼的技术员。
  万龙集团曾经是咱阳北市最大矿产集团,你不如和高勇聊聊,既然你现在涉足矿石这一块。
  毕竟他比咱懂行,看看能不能用你那三寸不烂之舌,把人收复了。
  狗头笑着说:
  “哈哈我正愁这一块呢?嘿嘿我知道了,一会我进去和高勇好好叙叙。
  狗头一直目送着我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我打开车载音乐,一首老歌陈百强的,一生何求,音乐响了起来。
  璀璨的霓虹的,给这个城市的夜景,披上了一种七彩绚丽的外衣,让这个城市更加显得妩媚动人。
  不知为什么,听着这首老歌,心里竟有些感动,老歌就像陈酒,听着令人心醉。
  我的手机短信提示声响了起来。
  是邢睿发的,她在短信里问我:
  “睡了吗?
  我立马把电话打了过去。
  那是我在曹局长,去世后的半年里,第一次主动给邢睿打电话。
  我在电话里听的出邢睿,挺激动的。
  我在电话里约她出来,邢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随后我驱车,赶到邢睿家楼下。
  邢睿显然精心打扮了一番,在老公安家属院门口。那昏暗发黄的路灯下,邢睿穿着一件只到大腿的白色条纹的短裙,站在抱着双肩在向公路口张望。
  望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那是我第一次见邢睿穿短裙。看着让人心里忍不住想入非非。
  当我汽车,停在她身边的时候,邢睿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拉开车门上车。
  我盯着邢睿脸,一脸柔情的望着她。
  邢睿对我这种表情。倒是有些惊讶。
  她开玩笑的说:
  “你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
  她此话一出,我笑了起来,在二十分钟前,在路上我排练多次的对白来消除我们之间的尴尬,但是见到邢睿后,我那排练的对白视乎一句也用不上。
  邢睿的一句玩笑话,视乎一瞬间把我们所有的,隔膜和不悦统统抛弃了。
  我笑着说:
  “如果不吃错药了,我能来找你?
  邢睿捂着嘴偷笑。
  随后她整了整短发问:
  “这么晚了?准备带我去哪?
  我先声明。我最多只有半个小时时间,明天早上市局有一个会议,我可不想带着黑眼圈,参加会议。
  我瞅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说:
  “现在是12点20,意思1点钟你必须要休息
  二十分钟前,你应该是洗过澡,躺在床上给我发短信?
  这不对啊今天你有些怪啊粉底,口红都涂什么了,还有你这头发是刚洗过吹干的吧我闻闻,呵呵沙宣味。你打扮了二十分钟,就为了和我见面半个小时,你们女人挺麻烦的。
  我此话一出,邢睿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她歪着脑袋。盯着我说:
  “敢情你来接我,就是来挖苦我的吗?你还是老毛病嘴坏,一点都没有改啊?
  邢睿说完就要拉开车门下车。
  我知道邢睿是故意的,便笑着说:“得是我又说错话了,你看我这张臭嘴。我说完盯着邢睿,装着要打自己的脸。
  邢睿一直盯着我。也不拦我,如果平时我和她开玩笑,她一定会给我一个台阶下,拉着我笑着说,得了吧你少来这一套,别跟我装。
  如今邢睿一直盯着我,那样子视乎在看我,到底敢不敢真打。
  那一刻我真有些骑虎难下。
  邢睿的眼神非常的锐利而直接,那样子仿佛是审视我的内心。
  我们对视了几十秒,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说:
  “这地方你熟人多,要不到二环大桥吹吹风。
  邢睿关上车门说:
  “方向盘在你手上,你做主。
  汽车慢慢启动,我和邢睿不知道为什么,却异常的尴尬,或许我们心里都有事瞒着对方。
  到阳东大桥上,我把车停下按下车窗,望着桥下滚滚而流的河水,我意境的说:
  “阳北这两年发展的真快,我记得当初出狱,上班没几天,出车就在这桥下发现一具女尸。
  如今每次经过这座大桥的时候,我总忍不住想起那个叫赵小丫的女人。我说这话时,余光一直盯着邢睿的眼睛。
  邢睿先是一愣,不由声色的说:
  “这大半夜的,别说这么慎人的话行吗?
  我干笑的两声说:
  “邢睿我们认识多久了。
  邢睿想了想说,第一次见面我的是刚入秋,差不多2年多了吧?
  我说:
  “两年时间不短
  了,现在回忆起两年前的你,第一次见到曹局长带着你去监狱看我,我清晰的记得,你当时的表情,特别的恨我,要不是搁着铁丝网,你一定恨不的掐死我吧?未完待续。
  ...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