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九十六章 自断煞身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煞气至尊。╮,
  煞气之尊,见我没有反应又说:“到时候整个灵异界的魂魄,都对我们俯首称臣,畏惧我们三分。www*22ff*com
  那时候我们两个就是,人档杀人,佛挡杀佛谁都阻止不了我们。
  无尽的力量会让你成为,最强的煞王。难道你不渴望力量吗?
  你刚才吞噬的那颗魂魄,是无极之巅的三层灵魂之球。我只需这么一颗,就可以快速的成长,你同样也会获得我的赋予的新能力,无极之眼。
  你可以洞察所有死者身上的灵魂,这个能力那时候,就算没有形成的灵魂,也会逃不过你的无极之眼。
  难道你不向往吗?
  我见煞气之尊铁了心的死性不改,用力一撇,那骷髅的右手臂瞬间把我折了下来,但是我的右手却如针扎似的一阵刺痛。煞气之尊惨叫一声,重重的喘着气哆嗦的说:
  “韩冰,你疯了?
  我忍着巨大的疼痛,把煞气之尊的左手臂也硬生生的折断。
  我怒不可遏的吼叫着:
  “当初要不你,妮子能死吗?你tmd明知道,妮子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却见死不救。我告诉你,这口恶心,我永远都不会忘。
  随后我毫不留情的拽着它的颅骨,使出全身力气,咔嚓一声。
  一股寒气从它身体直冲了出来,巨大的惯性把我冲飞出去。
  紧着眼前一黑,双眼犹如千万颗钉子刺上去似的,疼的我在地上打滚。眼里的酸水呼呼的往下落。
  我卷曲着身子,抱成一团。趴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
  随后痛感慢慢的消失,我艰难的支撑着身体。
  眼前。一团烈火在煞气之尊的身体上,开始燃烧起来。
  随后慢慢的熄灭,化成了一堆白灰。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跑进来一个人喊: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
  那人跑过过来,一双坚实的手臂把我架了起来。我感激的望着那个保安大哥。
  那保安大哥,恐惧的望着说:“老板,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我把地上的笔记本捡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
  “我身体本来就差,最近一直发烧,今天太热了,中暑了,来的时候就感觉头晕晕的,谁知道。刚开门就晕倒了。
  那保安笑着说:“怪不得,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座楼吧!去我岗亭,喝杯水。
  随后我在那保安大哥的搀扶下,出了房间。
  来到岗亭后。也许是我把煞气之尊给毁灭了的原因,我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身体,经历短暂的沉重。开始变的轻松。
  在岗亭里对着空调差不多,呆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便借故离开。
  随后我开车去旁边的超市,给那憨厚的保安买了几条烟。便带着笔记本离开了四国小区。
  一路上我满伤感的,我原以为把煞气之尊毁灭后,可以把李莉娜释放出来,但是很显然事情并没有像我设想的那样。
  望着在烈火中化成灰烬的煞气之尊,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我亲手把自己的天赋给毁灭了。
  但是我一点也都不后悔,因为我想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万爷说的没有错,但凡能看见灵异的人,脑子都是不正常的,也许昨天晚上和王飞翔出车,他那肺腑之言深深的震撼了我,确实我在他们眼里就像一个精神病人。
  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我看见的东西,他们压根就看不见,所以他们不理解我,也是必然。
  汽车不知不觉到了sky酒吧。
  进酒吧后,房辰很又不在,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吧台上,听着那伤感的英文歌曲,心里有种说出来的失落。
  我曾经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tmd就是情圣,一出监视乎走了桃花运。
  先是认识邢睿,又认识万心伊,接着是唐雨薇。
  我象一条泥鳅似的,游历在这三个美女身边,其实真正对我死心塌地的还是陈妮娜和万心伊。
  但是最可恨的却是,万心伊亲手亲手杀了陈妮娜,这个错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对陈妮娜来说,我怜悯她胜过爱她,我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我养活陈妮娜,不让她受委屈,那便是爱。
  其实呢?到现在我才明白,怜悯不是爱。
  万心伊曾经说过,只有他父亲才真正算的上男人。
  万心伊对我,其实之不过因为,她在我身上看到了他父亲的影子,我和万爷在监狱生活了两年。
  他是我佩服的人之一,我或许在不知不觉的再模仿,万爷性格,和思考问题的方式。
  那两年过很漫长,漫长的象时间静止一般。
  回忆着在监狱里的点点滴滴,0279号的万爷,四平,虎子,胡子,猛哥
  他们那清晰的脸,仿佛浮现在眼前,另外久久不能释怀。
  万心伊爱我,也许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
  但是万心伊的爱,很自私也很钻牛角尖,或许在她父亲的影响她,她除了天上的月亮得不到,只要她看上的东西,她父亲一定想办法得到。
  她像是被一个宠坏的小公主,在面对我的冷漠上,她把所有的仇恨嫁接在陈妮娜身上。
  难道这一切的作俑者不是我吗?
  邢睿和唐雨薇,我真不敢想象,她们竟是同学,翻开那本笔记本望着邢睿和唐雨薇那张稚嫩脸。
  一滴泪珠滴了上去。
  我合上笔记本,猛灌了一杯酒,摇晃着空杯子对酒保说:
  “六子,再来一杯?
  那个叫六子的年轻人说:
  “哥,这已经是第五杯了,这洋酒后劲大,哥,别喝了行吗?
  我吼叫说:
  “你tmd哪那么多废话,倒酒,六子见我来了脾气,不敢得罪我,又给我倒了一杯。
  我一个人在酒吧里坐了一晚上,那一刻我心里酸酸的,曾经过穷日子的时候,我身边的兄弟,一个二个的陪着我转,如今他们事业有成,开始奔波自己的事,连我最亲近的富贵,也整天和果果腻歪在一起。
  而玉田最近和房辰开始勾搭在一起了,开始进军房地产。
  那种孤独的失落感,象一座大山似的,压在我心口。
  我发现,此刻我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出酒吧后,刚上车,听见sky酒吧的隔壁,不知什么时候竟开了一家叫gostop的迪厅。
  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听的我心血澎湃,把我笔记本扔在车上。
  下车直奔迪厅。
  舞池内一群穿着时尚的男女,疯狂的跳动着。
  此情此景,不免的让我想起,曾经和邢睿在舞池里接吻的情景。
  邢睿真不愧是实力派的演员,连tmd接吻,都表演的那么情真意切。
  我现在需要一次疯狂的放纵,来宣泄我心里所有的苦闷。
  随着劲爆的音乐,我不知不觉的挤进人群,学着房辰的样子,扭动着身体。
  我感觉自己象一个得了小儿麻痹症似的,跟着音乐摇头晃脑,酒精,劲爆的音乐,确实可以麻痹伤痛。
  我象疯了似的,挥汗如雨舞动双手,尖叫着,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如此忘情,无所顾忌的把心扉敞开过。
  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了,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的放纵。
  曾经我总是闷烧的不愿意下舞池,我怕别人笑我跳的难看。
  如今滚tmd面子,滚tmd装逼,我韩冰今天,不在伪装了,脱去身上,那件虚伪的人皮,彻彻底底的释放自己。
  紧跟dj的节奏呐喊,宣泄,忘记所有烦恼的舞动着身体。
  中场休息的时候,年轻人陆陆续续的离开舞池。
  我摇晃着随着人群回到自己的座位,当我经过一张桌子的时候,恍惚中,见看见一个熟悉侧面。
  那女孩留着一头短发,穿着一件束身t恤。
  我走过去,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脱口而出:
  “邢睿?
  那女孩一回头。我一见认错人了。
  我快速松开手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那女孩先瞪了我一眼说:“有病是吧?她说完,盯着我脸,仔细打量我一翻,看了看半天说:
  “你认识我?
  我笑着说:“不好意思,你张的真像我一个朋友。
  那女孩柔情的抚了抚短发,说:“你刚才说的邢睿,是你那个朋友吧?方便留个电话吗?到倒想见见她,嘻嘻。那女孩开玩笑的话,显然引来她身边,一个留着亚麻色长发的男人的不悦。
  那长发男人,站起来说:
  “小子,找事是吧?你tmd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女人?
  说话的男人看起来不过过二十几岁。
  我本来不想惹事,望着那长发男人说:“不好意思大哥,误会了。
  他身边坐着一个身材壮实的男人,一脸挑衅的抬头盯着我。
  那男人留着光头,穿着一个白色的背心,右胳膊有一个下山虎的纹身。
  见我目光居高临下的直视他,没有任何的害怕。
  他旁边的长发男人,蹭的站了起来说:
  “你tmd看什么看?
  我揉了揉脸,试图象自己清醒点,说:
  “不好意思!这位大哥,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喝的有些多,眼神有些飘,别和我一个酒晕子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