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八十九章 李俊的道歉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当说完这话,我就感觉他的思想有些极端,他说那话的时候,一直咬着牙。
  我问:
  “李俊,你这说话,是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www!22ff*com
  我问这句话其实,也在表明我的态度,如果是邢睿的意思,那么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变的复杂起来。
  那么很有可能,李俊是邢睿手上的一枚棋子。
  如果这事是李俊单方面的想法,那只能说明李俊太正直单纯。
  李俊短暂的沉默后说:
  “这是我的意思?和邢睿没有任何关系。
  李俊说完把烟蒂按灭。
  我冷笑着说:“你认为邢睿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吗?
  邢睿的事,是她自己的事。
  邢睿不是物品,你说让就让吗?
  当初邢睿选择你,是她自己选择的,李俊你这话我听的有些反感,你tmd也是个爷们,对于自己的女人就这么拱手相让,你对的起,自己付出的感情吗?,,你,,,
  我话没有说完,李俊打断我说:
  “韩冰,你tmd少在这得了便宜卖乖,邢睿当初选择的是你,要不是曹局长硬压着邢睿的头,,邢睿能照顾我韩冰李俊说着这,哽咽了。
  他咬着牙痛苦的闭上眼,继续说:
  “其实说心里话,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人渣,但是我现在,又有什么办法?我tmd连自己,下床上厕所的本事都没有。我谈什么给照顾邢睿?
  我能给邢睿幸福吗?我tmd就一废物你知道吗?
  李俊说道激动之处,手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大腿。
  李俊母亲刚要拉住李俊,他父亲对她母亲摇了摇头。
  就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我看出来了,李俊现在破罐子破摔,李俊经历了10个月的精神折磨,终于扛不住了。
  他发泄完,试图坐直身体。但是显然他的下半身,显然跟没知觉的一样,一动不动。
  他绝望的昂着头,望着天花板。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好好照顾邢睿,她不容易。对邢睿好点,如果你敢欺负他,你试试看。
  李俊说完,闭上眼,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我冷笑着说:“我就算欺负邢睿,你能拿我怎么办?
  我此话一出,李俊愤怒的盯着我说:“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我听李俊这种没边没幅的威胁,用一种嘲笑的表情说:“我是殡仪馆的
  临时工,我tmd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鬼。你有点出息行吗?
  李俊龇着牙,怒目圆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说:“你
  我一副无赖表情望着他说:“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和你当着吴广义。曹局的面,在殡仪馆后区广场打架,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组合拳耍的有模有样,现在怎么了。焉了?
  李俊你也是个男人,别tmd让我看不起你,是爷们就把病养好,咱爷们公平的竞争。
  当初曹局长在,我不敢动手,毕竟你的身份是警察。袭警是重罪,我有所畏惧,不敢,但是现在不同了,你我平起平坐。
  我等你像男人一样站起来。
  李俊一把捂着脸说:
  “我还能站起来吗?我在床上躺了248天了。我tmd受够了,韩冰,你懂得什么叫生不如死吗?
  我点燃一根烟说:“生不如死?就为了这一点屁事,就生不如死了。
  邢所长,为了救我,命都搭上了。我tmd在监狱里关了两年,在室,武警的枪都上膛了,我不是一样也活下来了吗?
  后,我成为了曹局长手里的一只,破获震惊阳北的4.1枪杀大案,和震惊全国的毒,品大案。其实这些案子,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为此我把自己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的命都赔上了。我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只为了还邢所长和曹局长的情。
  当初我妻子死的时候,我连死的心都有,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死,我死了我父母这么办,我们都是八零后这一代,是最悲催的是因为我们都是独生之女,人活着不能那么自私。
  你想过你的父母吗?你死了让他们怎么活下去。
  我话一说完,李俊抱头痛哭。
  李俊母亲见自己儿子,哭的死去活来,也许在情绪的感染下,她默默的走过去,抱着儿子的头说:
  “儿子,他说的很对,你死了?我和你父亲怎么办?
  望着李俊那张泪流满面的,我知道,我刺激李俊话,显然说到他心里去了。
  随后我被李俊父亲拉出房间,他父亲一个劲的谢我?
  他那意思是,其实李俊从开始,心里一直压抑着。
  特别是,邢睿近期对李俊的冷漠,让李俊彻底的绝望了。
  他开始拒绝配合医生治疗,腰椎断了三节手术的效果不是很好,在阳北第一人民医院专家说的很清楚,腰椎断后,手术只能固定,但是恢复全靠自己的训练。
  如果不训练,肌肉容易萎缩,到时候就是一辈子的事。
  我说:“我记得,当初我在武校里上学的时候,咱省会六泉有一家医院骨科手术做的最好,你怎么不把李俊送到六泉市治疗呢?
  李俊父亲笑着说:
  “不是没有去,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当初我和你阿姨攒了一辈子的钱,付了首付,按揭一套房子,本来等李俊和邢睿一毕业就结婚的呢?
  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你说的六泉那家医院,叫502空军骨科医院我。
  一个朋友认识里面的医生,三节脊椎骨,要上钢钉,进口的一根钢钉3万多,一共12根,外加手术费差不多要50多万。
  本来我想把新房子买掉,但是李俊的爷爷,因为李俊的事,一病不起。我们家现在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事接一个事。
  今天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真怕李俊想不开。
  我说:“李叔,李俊和我一样是硬骨头。邢睿的事,让邢睿自己解决,这心药还需心药治。
  正在这时,李俊的母亲出来喊我们。
  回到病房后:“李俊的情绪明显稳定多了。
  我坐他床头问:
  “李俊咱爷们今天,把话说开了。我只想知道。我和邢睿刚认识的时候,在安康路上我们打架,是不是你故意设计的?
  看见邢睿后,才激怒我动手?
  李俊世态炎凉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又问:“那天你去阳赐县接我,说邢睿从小的事情,是不是故意透露给我,把我骗到医院实施你的计划?
  李俊又一次点了点头。
  我又问:“前段时间,你是不是知道我和邢睿在一起,故意打电话,把她喊回医院?
  李俊再次点头。
  我闭上眼说:“李俊。你后悔陷害我吗?
  李俊说:“为了邢睿的幸福,我别无选择。
  我盯着李俊吼:“别无选择,这四个字,你说的倒是轻巧,李俊你是爷们,我只想听你,亲口说一句对不起?
  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你敢说吗?
  我说完后,挑衅的盯着李俊。
  李俊盯着我的眼睛,那一刻他的眼神象山泉一样清澈、不含任何杂质。李俊长叹了一口气,口气沉重的说:
  “一句对不起很重要吗?。
  我说:“对你来说。只有三个字,然而对我来说,那种一种精神上的意义。
  李俊半张着嘴,闭上眼说:“你tmd傻不傻。和我赌气就是为了一句对不起吗?
  我双手合十,盯着李俊说:“别废话?
  李俊睁开眼,满脸伤感的望着我说:“你赢了,对不起韩冰,好好的照顾邢睿,拜托了。
  那一刻。一股倔强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我站起身对李俊说:
  “李俊,邢睿的事,我们都无辜的。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邢睿的事,让她自己选择。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孩子。
  邢睿是有思想的人,不是物品。
  不是你想送就可以送的,更不是可以交换筹码。
  以后的路还长,让邢睿自己选择。
  从今天起,我会来医院照顾你,你tmd就算床上躺一辈子,我韩冰照顾你到死。
  有我一口吃的,我绝不会让你饿着。
  只为,你嘴里的那句对不起?
  李俊震惊的望着我,他视乎听到我这话后,怔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他倔强的咬着牙,大声吼: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不需要呜呜你滚,,,你滚出去。
  他父亲哆嗦的说:“你,,,这话,,,?我口气的依然的说:“我韩冰向来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
  你父母都有百年的时候,你如今已经被市局开除,你以后怎么生活。你可以嘴硬拒绝,但是我韩冰既然说出这话,那就由不得你。李俊瞪着眼珠吼:“我不需要你的怜悯,韩冰,你是再可怜我吗?你认为我是个废人是吧?我冲过去,一把提住李俊的衣领。李俊母亲刚要冲过来,他父亲喊:“小侠别动,咱儿子就需要韩冰这样对他,要不然小俊就废了。李俊瞪着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吗?我绷着脸说:“心病要用心医治,我在你话里听的出,你是破拐子破摔,曾经意气奋发的李俊去哪了,你认为把邢睿交给我照顾,我们就会幸福吗?邢睿是我们两个最爱的女人,你比更爱她,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邢睿能开心起来吗?你记住,你李俊tmd不是废人,是个男人,咱男人做事就要顶天立地,我再一次警告你邢睿不是东西,不是想给能给的,把病治好,咱俩就像国外的骑士那样公平竞争,你舍弃的东西我不要。我猛然间把李俊松开。李俊痛苦的闭上眼说:“韩冰,你,,,是我李俊对不起你,是我李俊不是人。你tmd滚啊!滚(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