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八十七章 狗仗人势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下班后,我带着丁玲回家,富贵因为和果果约好去动物园,他一大早便溜了*
  com
  到家后,一进门,小泉见丁玲回来,嬉皮赖脸的就往丁玲身上扑撒娇。www!22ff*com
  但是那畜生,一见我进来,装着跟没有看见似的。
  我tmd本来心里就有气,狠狠的瞪它一眼。
  小泉那条贱狗,不仅不害怕,而且还翻白眼反击我。
  自从小泉被我无意打了一顿后,在它养伤的那短时间里,丁玲把它喂的跟猪似的,明显的比以前胖了不少,而且还特懒。
  以前睡阳台,现在tmd跟个爷似的,睡客厅的沙发,而且夏天开空调一睡就是一天。
  小泉那只狗跟tmd人似的,也从开始的畏惧我,逐渐在丁玲的宠爱中变对我爱理不理。
  而且小泉那畜生特么不待见我,那狗我是没词形容它,嘴特长,鼻孔特大,白眼珠眼球每次,我看到它的时候,总是眼皮外翻地瞅着我。
  它视乎知道,只要有丁玲在它身边,我就不敢对它怎么样?
  但是当李莉娜进门的时候,小泉视乎感觉到,李莉娜身上的煞气,低吼着盯着李莉娜,不停的用手去抓丁玲,那样子仿佛要挣脱丁玲的怀抱,冲上去撕咬,李莉娜。
  丁玲因为看不见李莉娜,她更不会知道,小泉为什么,会突然变的狂躁不安。
  小泉呲牙的盯着我的身后李莉娜。
  我知道小泉有灵性,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它能看见。
  但是小泉以前也见过李莉娜啊!从未向今天这么激烈过。
  然而,我扭头不经意的瞅一眼李莉娜。却惊奇的发现,李莉娜眼睛中竟闪过一丝红光,那红光触碰我的眼神后,瞬间消失了。
  随后李莉娜装着很害怕的样子,往我身后躲。
  我怕丁玲看出异常。便带着疑问和李莉娜进了卧室。
  我安慰了李莉娜几句,把柜子里的换洗衣服拿出来,准备去洗澡。
  突然问到一股臭味,刚开始我以为是,昨天闻了半夜尸臭味,鼻子有问题。但是明显的气味不同。
  我四处瞅了瞅,一股无形的怒火,瞬间冲进大脑,我怒不可遏的吼:“小泉,你tmd这畜生。干的好事。
  我说完,冲出卧室。直奔坐在客厅沙发的丁玲。
  当时丁玲正抱着小泉说什么:“宝贝,想我没?一天一夜没见我,有没有想我啊?
  丁玲一见我,怒气冲冲直奔小泉而来,她立马搂着小泉问我:
  “哥?你怎么了?
  我盯着丁玲怒不可遏的说:
  “你看我枕头上,小泉干的好事,小泉tmd把便便拉我床上了。
  我说完就扬手就要打小泉。
  丁玲把用手护着小泉。绕过我跑进我的卧室,随后出来说:“哥,我给你洗。昨天我们值班一夜没回来,小泉可能急了,没有带它出去溜。我震惊的望着丁玲,气的浑身直颤抖说:
  “这畜生傻吗?它不傻,它为什么偏偏拉我床头上,那它怎么不拉你床上。玲子这狗是你执意要养的,我希望回来后。我床上的任何东西都换完,要不然。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我说完气呼呼的摔门而出。
  我明显的感觉到小泉tmd是故意的,小泉我是知道它,它是阳北的土狗,通俗的说,是本地狗,满大街都是,当初我从在垃圾堆把捡它回来的时候,认为它可怜。
  毕竟是一条生命,如果我当初不救它,它一定会被那几只野狗咬死再说,当初陈妮娜眼睛不好,一个人在家寂寞,给陈妮娜找个宠物。。带回来喂养了一个多月,这狗也挺通人性的,但是我发现自从陈妮娜死后,这狗就变了。
  那天我无意识打了它一顿,这狗就开始记仇,我明显的感觉到,这狗事事和我作对,我的袜子和鞋子,这畜生经常给咬的全都是洞。
  本来回来想洗个澡,好好睡意觉,那畜生竟然把便便拉在我床头的枕头上,你说,这狗傻吗?它一点都不傻,它视乎知道我三天一个班要熬夜,故意的。
  我越想越气,在小区门口的浴场洗过澡,在包间里睡了一会,迷迷糊糊我被冻醒了,一睁眼发现陈妮娜坐在我对面的床上。
  我一个弹跳坐了起来,定眼一看却是李莉娜,心里瞬间有些失落。
  此时的我睡意全无,原本匆忙的生活,视乎在雨龙的伏法后,变的安逸下来。
  我身边的人兄弟,都离开了我,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另外忙碌着,我此时却发现,我连一个可以推心置腹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我极其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方式,除了上班,就是在家玩电脑。
  时间悠闲和寂寞。
  特别是在唐雨薇离开后,我越发的感觉生活没有了方向。无论干什么事都提不起来精神。
  我视乎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我给狗头打电话问他在哪?狗头电话那头声音很吵,能听出应该在矿场里,他问我:“有事吗?说自己带着大山,青道那伙人在指挥装车呢?我客套的说没什么时候,就是问问,你那边怎么样。
  狗头视乎很开心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等这批矿石卖出后,资金回笼,准备在收购几个小的矿场。
  挂上电话,我又给郭浩打了一个电话。
  郭浩笑着说:“自己正在开会,还得意的按着免提,让我听他对所有人发号施令。
  而郭浩视乎从新回来的曾经房氏集团,他所喜欢的生活。
  而我的跟屁虫富贵也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我此时视乎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家里有小泉那畜生,我看着就闹心。我用毯子,裹着身子有李莉娜在身边,我仿佛感觉自己待在一个狭小的冰柜里,它比大功率的柜式空调还厉害。
  我把电话扔在床上,瞅了一眼李莉娜问:
  “你真的回不到我的右手里吗?
  我和李莉娜保持着一个默契,如果我不开口和她说话,它一般不会主动先开口,它就像我最忠实的仆人,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让人不习惯。李莉娜抬头望着,点了点头。
  然而我却在李莉娜的右手上,看到了一条粗布麻绳,那绳子我最熟悉了,那是我们殡仪馆特有,系在手腕上的绳子,一般手腕上的绳子,和脚踝上的绳子相互对应,脚踝系的是编号,手上的绳子表示已经消毒,净过身子。
  我起身把手伸了过去。
  李莉娜一愣,它以为我要摸她,她脸唰了一下子红了起来,羞涩的低着头。
  看她那羞涩的样子我猛然间把手收了回来。
  从她的表情上来,它视乎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尴尬的苦笑,伸手把柜子上的茶叶水拿了过来。
  也许是包间里太昏暗,我的余光再一次看见一种闪亮的红光,犹如流星一闪而过。
  那种红光我太熟悉了,当初陈妮娜入殓后,我和煞气至尊灵魂绑定的时候,小骷髅不过吞噬了一个灵魂,它立马张出了一双血红的眼球,而它眼球里就是这种红光。
  难道煞气之尊在利用李莉娜的魂魄,在试图逃出我的束缚。
  按理说,煞气之尊现在应该是婴孩阶段,它应该没有这个智商,和我玩心计。
  但是很明显,现在的李莉娜有一半可能是煞气之尊。
  我知道煞气之尊不会害我。但是如果它利用李莉娜成长自己,那么天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
  在事情没有摸清楚之前,我还要在观察一段时间,但是我敏锐的发现,我在;李莉娜眼中看到的不只是奴仆关系,我感觉李莉娜的眼中更有一种柔情似水的感情在里面。
  当初一个风铃把我搞的痛苦不堪,我不会在让自己在明知不可为的东西,在浪费感情。
  光一个邢睿我都搞不定了,还谈别的,不是扯淡吗?
  自从昨天晚上李莉娜吞噬那女鬼的灵魂后,我感觉李莉娜的眼神,一会是她正常的眼神,一会却变成小骷髅的眼神的红光,我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
  在包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我实在冻得受不了。便出了包间。
  我下楼的时候,李莉娜一直跟着我,在更衣室门口我问:
  “你是不是对男人光着屁股,穿衣服特好奇?
  我此话一出,李莉娜停住脚步,尴尬的站在门口。
  随后我出了浴场,炽热的阳光撒在李莉娜的身上,它一点不自然都没有。反而视乎非常喜欢这种刚光,它昂着头,表情舒毅的望着太阳,它视乎象获得新生似的,在感知着大自然那特有的细腻。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电话号码是陌生号码,不由的好奇起来。
  电话接通后,我一听便知道是谁。
  电话是李俊打的,他约我赶往中医院,他想和我聊聊。
  他口气说的很平淡如水,听不是任何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从心里上原谅雨龙,但是却不能原谅李俊。
  我对李俊说话的口气很生硬,甚至很反感。毕竟我对他所作所为从心底看不起。我一直纳闷这李俊,从楼上摔下来,难道摔着脑壳了,他能和我谈什么,无非是邢睿的事。
  这邢睿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李俊这时候找我,让我突然觉的,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感觉?(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