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八十六章 小骷髅被吞噬了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王飞翔接过烟,点燃烟后,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说:
  “冰冰,你是王叔看着长大的,掏心窝子,你的病真该治治了。www!22ff*com
  你这孩子是都好,就是脾气大,自尊心强。
  自从你进我们五组,我们五组的每个人心里都是战战栗栗的,大家一起演戏陪你玩,说真心话我们太累了?你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准哪天突然就爆了?
  王飞翔此话一出,我盯着他问:
  ‘王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飞翔一副动情的表情说:
  “你还记得,我和老蔡干的那旮旯事吗?阳西车站小慧那事?
  那天夜里,你在后院跟疯了似的,一个人都是又蹦又跳的。
  还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往垃圾筒上撞,如果不是看了林威助手,用执法仪拍摄的监控,我和你父母压根就不相信,那是真的。
  王飞翔的话瞬间把我拉回,无头男尸和小慧出现的那个夜晚。
  我无奈的望着王飞翔,我知道,我无论怎么和他们解释都是对牛弹琴。在正常人眼里,我就是个神经病。
  我苦笑着一句话也没有反驳,笑的有些万般无奈。
  王飞翔说完,长叹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便回了驾驶室。
  那一刻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挫败感。
  煞气付给我的这种能力,开始的时候,我觉的自己特牛叉,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世界,但是现实却告诉我,我就是一个脑子不正常的傻叉。
  我能看见的东西,因为他们看不见。
  所有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行为怪异,脑子有病的精神病。
  抬头望着皎洁的月光,我第一次突然有了想变成正常人的想法。
  我瞅了一眼。车门口的拘束不安的李莉娜。
  李莉娜满脸酸楚的望着我,世界之大,也许此时能理解我的,只有她。
  李莉娜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是我和李莉娜第一次身体接触,而我却没有拒绝,这种安慰。
  她语气轻柔的说:“韩冰,在这个世界上,你并孤单。因为你身边还有我?
  我紧咬着牙关,听着李莉娜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那一刻我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什么滋味。
  上车后,李莉娜警惕的盯着王飞翔。
  那感觉,跟王飞翔长着獠牙似的,随时随刻就会一口咬死它。
  我知道王飞翔看不见他,其实我知道,李莉娜为什么惧怕王飞翔,曾经我和李莉娜探讨过这个问题。
  李莉娜当时还开了一个玩笑。解释她为什么怕殡仪馆工作人员。
  李莉娜当时是这么说的。
  说它们灵魂,最怕的就是殡仪馆的火化工,因为殡仪馆的火化工在他们眼里就是屠夫,它们能闻到我们殡仪馆工作人员,身上的气味。
  那味道就象在凶悍的狗,也怕屠夫,因为屠夫长期的杀戮动物,他身上有股人闻不到血腥味。
  其实在李莉娜眼里所有殡仪馆的人,身上都有那种另它们恐惧的气味。
  因为我们殡仪馆工作人员工作的环境不同。
  试想,在凶悍的灵魂。见到自己的肉身,被殡仪馆的火化工,面无表情甚至熟练的,推进上千度高温的尸炉里。
  而灵魂本身却没有一点办法。它们有时候,就那么眼睁睁的望着,自己的肉身在烈火中钙化,变成一堆骨灰。
  那种煎熬,在灵魂心里是何等什么滋味。它怎能不怕呢?
  殡仪馆车在无人的乡村公路上飞驰,王飞翔左右手交叉着。揉了揉着自己的手臂手说:
  “大爷的,不对劲啊,怎么那么冷。
  他说完鼓捣了殡车的空调,说:
  “车没有开空调啊?
  其实我心里明白,别说王飞翔冷了,连我自己都冻的都直哆嗦,全身的起皮疙瘩起了一层。
  李莉娜那个全身冰冷的女鬼,就在我身边坐着,我和王飞翔当然会觉的冷,只不过王飞翔看不见它而已。
  王飞翔斜眼瞅着我说:“冰冰,你冷吗?
  我摇着头说:“不冷啊!我这浑身还热呢?
  王飞翔吸了吸嘴说:“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我这一大把年纪了,想生病不一样!人年龄大了,哎!,,,
  天慢慢的亮了起来,我见李莉娜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我看的出,她此时也比较纠结。
  因为她不知道天一亮太阳一出来,她会面临什么状况。
  我不由自主的握着她的手,又一种坚强的眼神望着。
  我们彼此用眼神安慰着对方。
  我想不明白,这李莉娜身体有热度,为什么,身体外却散发冰冷的寒气,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汽车上了安康路后,王飞翔说的鼻音,开始明显加重,而且不停的流鼻涕。
  我感觉王飞翔是在硬撑,看着他那么痛苦,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负罪感。
  汽车一到殡仪馆后院,王飞翔就说:
  “冰冰,你把遗体先放进冰柜,我受不了,我回去睡一会。
  王飞翔说完,就急冲冲的往值班室走。
  李莉娜一直低着头跟在我身后,我看的出,她其实也挺愧疚的。
  等我把遗体放进冰柜后,天已经大亮了。
  这一夜无眠,而我却没有一丝疲惫感。
  我在走廊里徘徊,没有回值班室,我怕影响他们几个休息。
  老蔡,富贵,田峰,他们,一天四五十具的遗体入殓的工作量,一天下来,就富强那身板都累的抬不起胳膊,别说他们。
  有些人认为,我们工资高,待遇好,其实我们也挺辛苦的。
  我们赚的也是血汗钱,要承受一般人承受不了的恐惧,和心里的膈应。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夏天尸体那种腐臭味。就算是这好吃的东西,我们也吃不下去。
  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乎组里每个人都喝点酒。要不然盖不住气味。
  清晨柔和阳光辐照大地,走廊外的野草。生机盎然的昂着脑袋,享受着
  大自然母亲那细腻的手指的抚。
  我吸了一地的烟头,殡仪馆开始陆陆续续来人,那两个小时,尤其过的如此漫长。
  李莉娜站在我身边不远处。闭上眼感受着阳光。
  我走过去说:
  “你看,天已经亮了,阳光是那么的温柔?你不是一样没事吗?
  我想一定是因为你吞噬了那个灵魂,所以能力又加强了。
  李莉娜扭头望着我,我惊奇的发现,它脸上已经不是,那种没有血色的苍白了,还是有些肉色。
  我揉了揉眼睛说:“你,,?
  李莉娜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见她视乎又话要说。
  便问:“和我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有话就说,别吊人胃口?
  李莉娜低着头,双肩紧缩,不停的抠动这小手指。它的样子,更像是一个犯错事的小丫头。
  我吐了一口烟雾说:
  “别墨迹了,有话快说,既然回不到我的右手里,就不回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莉娜诺诺的张开,那薄薄的唇支支吾吾的说:“是,。,是我把煞气至尊小骷髅给吞噬了,才会出现这种反应。
  我结巴的问:“什么,。,你说你吞噬了小骷髅?
  李莉娜头垂的更低了说:
  “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在是灵魂了。其实在我吞噬小骷髅后,我就感觉不对劲,开始的时候,全身胀痛就像是被小骷髅骨骼。刺进肉里一样,那种钻心的疼痛,持续了大约一天。
  我感觉小骷髅的骨骼,顺着我全身开始生长,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
  刚才我吞噬那女鬼的后,我又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李莉娜此话一出,我蹭的冲过去,一把按住她的双臂问:
  “你把小骷髅给吞噬了,那可是煞气之尊的真身呀?
  我和它灵魂绑定,我们的灵魂是在一起的,你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近期性格的变化。
  别的还好,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做了一梦,我梦见了一个女人在我床边,我脸的一下红了起来。我虽然当时是半迷糊状态,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那双手的温度,和我和自己心跳的感觉。
  我硬着头皮问:
  “那天是不是你,站在我床头摸我脸。
  我此话一出,李莉娜沉默。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中燃烧了起来,我用一种尖锐的口气问:
  “你是不是能感知我的想法?
  李莉娜低声宛如蚊蝇的说:“没有。
  但是李莉娜的表情视乎出卖了,她的内心。
  我能感觉到,李莉娜能感知我的想法。
  曾经无数个夜晚,我最男人最原始的想法,去YY风铃,视乎我不为人知的**,在李莉娜面前暴露无疑。
  那一瞬间,我视乎觉的自己象一个没有穿衣服的人,被众人围观。
  男人有时候的想法,视乎很龌蹉,本来是自己的主观意识的欲,望,非要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那感觉就像,一个女人穿着暴露的衣服不小心走光,男人们总是,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盯着人家的那走光的地方看,而且还找个理由说服自己。
  会把所有的责任,推在女人身上,谁叫那女人自己穿衣服不小心,怪我们男人吗?
  显然我此时就是这种想法。
  我死死的盯着李莉娜,但是这个想法我没有敢说出来,因为我不想在李莉娜面前,把自己的本性流露出来,虽然她是个女鬼,但是我还是要假脸的。
  我们心照不宣的,没有再说话,那气氛有些尴尬。(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