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八十二章 邢睿才是BOSS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唐雨薇离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过的好不好,会不会想我。
  我原以为,我对唐雨薇只是一种亏欠,但是却发现自己,有时会忍不住想她。22ff。com
  人都是善变的,我原以为邢睿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但是我的心却给了唐雨薇一个存在的空间。
  这是否是对邢睿的一种赎渎?我不知道。
  我原以为,在完结后雨龙的事,我会睡个踏实觉,但是事情显然不是我相信的那么乐观。
  每天入睡前我依然失眠,因为我会忍不住的想唐雨薇。
  我以前从喜欢装,把自己包裹的严实合缝,百毒不侵,但是人永远骗不了自己。
  毕竟如今的八零后,不像我父母六零后那一辈人,那样执着。
  时代在变,人同样在再变。
  我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唐雨薇既然那么聪明,找人配合她演戏,为什么就不能动动脑子,多想一个为什么?
  她明知道,我刚才她家离开,计算路程和时间,用脚丫子也能想到,是人从中作梗。
  我无法理解唐雨薇,在那个孤独的夜晚,一个人是怎么过的,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脆弱不堪一击吗?
  我知道爱情只纯质,含不得一丝杂质,但是也许给我一点时间解释,我想唐雨薇也许,就不会离开。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巧合,难道真像房辰所评价唐雨薇那样:
  “像这么漂亮的女人,爱你的时候恨不得,把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但是翻脸的时候,却恨不得一刀捅死你。
  我原来和唐雨薇的感情上,我必胜无疑,但是直到唐雨薇离开。我才发现其实最难受的是我。
  我想不明白,那天为什么邢睿为什么那么反常,而且邢睿骨子是一个高傲的女人。
  邢睿的性质特殊,她从警校毕业,直至参加工作,警察属于半军事化管理模式。而且邢睿手机24小时没有关过机。
  邢睿是那种,把工作和感情分的很清楚的人,如果比性格的强硬,你比我更坚强,毕竟邢睿从小是。跟他父亲张大的。
  这什么样的家长影响什么样的人,邢所长我知道他,他是一个严厉并且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人,当初程胖子为我翻案的时候,就说过一个细节,让我感触颇深。
  程胖子说他,那天从茶楼回来,本来准备放弃伤害我。却发现清晨六点钟的时候。邢所长在审讯室填写报警登记。
  我和邢睿认识这么多年,不管我们在干什么,有多么重要的事。只要单位一个电话,她立马赶回单位。
  而且我和邢睿在一起的时候,邢睿特别忌讳碰见熟人。
  邢睿毕竟还是个女人,没有结婚,她不可能对着一个陌生女人,说那么露骨的话。想到这。我把第一次见到邢睿的情形,又重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我猛然间想起来。邢睿第一次见到我和我吵架的情形。
  那那张因仇恨而愤怒的脸,历历在目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她满脸仇恨的咬着牙关,哭着说:
  “韩冰,你这辈子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现在想起,这句话到底预示着什么?是巧合,还是邢睿并不是我相信的那么简单呢?
  我当时压根就没有在意,因为那时邢睿看起来,还那么稚嫩。
  我以为,她只不过是在发泄一下情绪而已。
  我出狱那天,下着鹅毛般的大雪,那是我和邢睿第三次见面。
  邢睿说,是曹局长让他去接的我。
  后来我和曹局长闲聊时说过这件事,曹局长说他,并没有让邢睿接我。
  当时我还闷烧的以为,邢睿对我是一见钟情,碍于面子找个理由接近我,还屁颠屁颠的偷着乐呢?
  殊不知我就是一个蠢蛋,一个蠢到家蠢蛋。
  如果按这个逻辑继续,往下推断,我和邢睿在监狱里,见过两次,都是曹局长带她来的,第三次是邢睿自己开车来接我。
  但是当时她找了一个理由说,是曹局长让他来接我的,我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在回去的路上,我和拌嘴,邢睿车上哭着说,让我忘记她父亲的事,现在回忆起来,邢睿视乎设计的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
  我当时出狱的时候,面黄肌肉因长期营养不良,双眼深凹,就连我五姑见到我时都愣了半天,没敢认我。后来还开玩笑说我是:“没有毛的小猴精。
  就我当时那个样子,穿着一件旧的不能再久运动服,去五道镇富贵家的路上,在县城班车里,我那造型,一车旅客对我充满了警惕,难道邢睿是重口味吗?
  说邢睿是一见钟情爱上我,这可能吗?这感觉就像美国,打伊拉克,是因为萨达姆偷了小布什家的高压锅一样,滑稽可笑。
  当初邢睿第一次见富贵,富强的时候,她的那张脸,是充满鄙视的,而对我却格外殷勤。在邢睿和万心伊斗酒后,我送她回房间,邢睿一直在打我,她是酒醉心不迷,特别是我试探她的时候,她反手就拿台灯轮我,然后落荒而逃,我当时还固执的以为是邢睿看不起我。
  我和邢睿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只局限在拉手,接吻,每一次我想进一步的时候,邢睿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我,说什么,大姨妈来了,或者说等我们结婚的新婚之夜,交给我一个完整的自己。
  我知道邢睿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女人,但是她明知道,我有陈妮娜,她甘愿做小三,那时候我们压根就没有想到,陈妮娜会出事,难道她对我就爱的那么的深吗?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一想到陈妮娜的出事的那天,我的头就跟爆炸的似的,我捂着脑门继续沉思,以我对曹局长的了解,收网雨龙的那一仗。
  我在曹局长身上,看到了高水平的指挥能力,他运筹帷幄愣是打的那些亡命之徒,无还手之力,下手,快,准,狠,阻击手先下手两线开火,一线特警正面围堵,断其后路,事无巨细的把各种意外因素考虑进去,以零伤亡结束战斗。
  但是再反观甜水岛,陈妮娜出事的那天,邢睿当时是带着特警,盲目的冲进大院,她连里面的有多少人,都没有摸清楚,就盲目的行动。
  而且雨龙手下的那些人,当即就拔枪还击。
  这显然不是曹局长,的指挥风格,这里面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然而那件事,却让曹局长背了黑锅,被调到阳赐县。
  曾经我在监狱里,听万爷说过一句话,经典。他说,想欺骗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利用自己的真感情。
  我和邢睿吹牛皮的时候,还把这句话,说给邢睿听。
  邢睿当时还笑着问我:“有没有欺骗她。
  真应验了一句谚语,玩了一辈子鹰,却被鹰啄了眼。
  难道邢睿是想让我死,替她父亲报仇,一直隐忍在我身边,妄想借着雨龙之手杀了我。那么把这所有的事联系,在一起,事情瞬间明朗了起来。如果按这种逻辑,邢睿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想到这我突然觉的背后,凉飕飕的,还有一个问题解释不同,邢睿到底和曹局长怎么了,自从甜水岛一战,邢睿和曹局长的关系明显疏远,而且邢睿直接调到市局,而曹局长却被贬到阳赐县。
  曹局长至死没有向我解释,为什么要把邢睿推向李俊,难道仅仅是为了,所谓的流言蜚语的吗?
  我看的出,曹局长对我是信任的,而且邢睿在曹局长弥留之际,视乎对曹局长特别的冷漠。
  曹局长为什么和邢睿闹僵。
  这很有可能是因为曹局长,知道邢睿和我在一起的真实目的,他警告邢睿,但是却招来了邢睿的反感。
  我看的出,曹局长把我当儿子一样看,他对我是信任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他去世后,曹阿姨和曹鑫那么信任我,一定是曹局长和她娘俩推心置腹说过我。
  而且那天在审讯室,邢睿明知道我,不可能去杀郭建林,而且最后打我的那一巴掌,和表情,我现在想起来,感觉真可笑。
  我和邢睿的关系,当初的时候,我确实骨子里自卑,认为她高不可攀,一边拒绝邢睿,一边又迫切的希望和她在一起。
  当我彻底爱上邢睿的时候,我们之间的矛盾,视乎比我想象的要严重,我视乎明白了,这事邢睿设计的一个圈套。
  从这件事上来看,唐雨薇的智商和邢睿不能比。
  唐雨薇跟我的感觉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压根就不是邢睿的对手。
  邢睿毕竟是干刑侦的,她懂得一个女人最在乎什么,邢睿只不过玩了一个小把戏,就把我和唐雨薇几个月感情,击的粉碎。
  从这点看,唐雨薇确实太单纯。
  那么下一步邢睿该怎么走呢?扫除唐雨薇这个障碍,她就会肆无忌惮对我下手了。
  怪不得邢睿碰见我抱着唐雨薇,会那么沉住气,折磨了我几个月,突然出手,而且是快刀斩乱麻一击必杀。
  原来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邢睿不亏是在警校专修,犯罪心理学,她真的不简单。(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