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八章 自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邢睿腔调一出,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花。
  我电话那头瞬间,跟爆炸的时候的,唐雨薇在电话里质问我:www!22ff%com
  “韩冰,你旁边是谁,你给谁拿内,衣?那你是谁?你告诉那女人是谁?
  邢睿一把抢过电话说:
  “喂,,你还要不要脸?打半夜的给我老公打什么电话?
  干什么?你贱不贱啊?
  我是谁?真可笑?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问我是谁?
  那你又是谁?
  我抢过邢睿手里的电话,对着电话说:
  “唐雨薇,你听我解释?
  电话那头是哭声,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哭声。
  紧接着,电话那头,便是嘟,嘟的忙音。
  我不敢相信的望着邢睿,那撅起的小嘴说:
  “邢睿,你tmd都干什么?你整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
  这就是你所谓高素质?
  邢睿见我刻意压着怒火,抚了抚耳鬓散开的头发,抱着双肩,一副轻蔑的口气说:
  “对这句种,做台女,没有什么素质可言。
  跟不要脸的女人谈素质,有这个必要吗?
  怎么?我刚骂她两句,你心里就不舒服了。心疼?
  你不是解释说,和那女的是清白的吗?
  只是单纯的认识关系,这大半夜的说话那么暧昧,也只是认识关系?
  我望着邢睿那张嘲讽的脸说:
  “邢睿,你太过分了?
  邢睿哼了一声:
  “我过分?呵呵!
  那女的就是一只鸡,你还拿她当宝贝。
  韩冰,你也老大不小了。男人玩累了,总要回家吧?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在曹局长去世前,对你那么冷漠。我已经知道错了呀!
  但是你也要替我想想呀?毕竟我去刑警学院的名额。在李俊父亲手上卡着呢?
  我是女人,耍耍性子,你难道就不能忍忍吗?
  好了,韩冰,别在闹情绪了,我知道你是故意拿那女的刺激我。
  今天在派出所你们拥抱。我都看出来,那女的演技确实不错,不过你的演技太糟糕了,你骗不了我。
  我惊愕的望着邢睿,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邢睿是那么的陌生,我和她认识一年多,此时我才明白我一点都不了解她。
  我总以为,邢睿那种强硬的女人,虽然脾气大,但是明事理,然而此时,我没有想到。邢睿对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去伤害唐雨薇。
  邢睿显然在骗自己,她不是个傻子,她看的出。我此时已经对唐雨薇有了感情,但是她视乎不愿意相信,我会背着她爱上别人。
  我低头望着脚下的月光,抬起头,咬着牙说:
  “邢睿骗自己有意思吗?邢睿你我都不在是孩子。当我苦苦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
  邢睿我已经爱上了唐雨薇。大家现实点好吗?
  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我此话一出,邢睿惊愕的望着我。她不由自主的往后推了几步。
  随后嘴角紧闭。白皙的脸上,额骨上的青筋瞬间鼓了起来说:
  “韩冰,你为了一个做台的女人,和我恩断义绝。
  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誓言,都是放屁吗?
  是谁说,要照顾我一生一世。
  韩冰,我为了你,被别人嘲笑,被别人看起你。
  不是为了你,我能去照顾李俊?
  韩冰,你良心都被狗吃了?
  我当初怎么看上你这垃圾,你就是个渣男。
  当初是谁,非要招惹我,非要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当初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怎么不和我和恩断义绝。
  现在你出息了,看不上我了是吧?
  我告诉你,韩冰,我邢睿不是**,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玩物,你敢去找她试试看。
  我知道此时和邢睿,无论说什么都是枉然。
  我曾经以为邢睿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人,也懂的识大面,为人直来直去,有一说一,但是当她抢我手机,对唐雨薇说那些话的时候,我突然觉的她俗不可耐,和一个竭斯底里的怨妇差不多。
  我反感的转身,拉开车门上车,点亮远光灯,启动汽车,就在我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
  汽车远光灯前,邢睿站在车前,一手握着匕首,对着自己的脖子吼:
  “如果你敢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煞白的汽车远光灯,犹如一道白昼照射在邢睿身上,她昂着头,那泛着银光的刀刃,直直的对着自己的喉咙管。
  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邢睿既然敢说出这话,就一定敢做。
  一连串倔强的泪水,带着无尽的绝望,顺着我的眼角流了下来。
  我走下车,冲过去,抱住邢睿把她手里的刀子,夺下来。
  毫无犹豫的对着自己的胸口猛刺。
  一股冰凉的感觉,顺着我的胸口传遍全身,此时我,已感觉不到*任何的痛。
  邢睿惊声尖地望着我,她吓坏了,抱着我的手哭着说:
  “韩冰,别这样!我错了,对不起,,,
  我满脸绝望的望着她说: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如果我的死能让你开心,那么我情愿去死。邢睿吓的已经语无伦次,她夺过我手里的刀子,捂着我胸口,哭着摇头。
  我一把推开她,径直往楼道走,邢睿跟在我的身后,视乎在打电话。
  我一手捂着胸口,猛烈的拍打电梯的按钮,我感觉自己的好累,累的不想再让心脏在跳动。
  电梯显示十五楼,十四楼。十三楼,十二楼。
  我怦然的倒在地上。我知道我那一刀插的够深,因为我的心太痛了,也许只有这样,才会能让自己的心。安静些。
  不知过来多久,我就被赶来的120急救人员,抬上救护车车。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目光呆滞的望着车厢顶上的照明灯,也许现在,死对我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邢睿一直在我旁边哭。
  我甚至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上的痛,真的可以止住心痛,在手术室里,也许是麻醉的作用,我一直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
  我能准确的听到。身边人说话的声音,也能感知到,他们站在我身边的位置。
  一个中年男人说:
  “这小子真命大,刀刃都碰到的心脏,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另外一个医生说:“呵呵!不是命大,是插的不够深,如果刀刃在往里面插进半毫米试试?
  你说这小子也是的,张这么帅。多大的事想不开,现在的年轻人心态真脆弱,一点小事就想不开。
  哎。我儿子今天给她母亲打电话说,学校的一个大一女学生,因为男朋友移情别恋,跳楼了。
  父母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而且还是个独生女,你说。你简简单单的跳楼,你父母咋办?
  你让他们老两口咋活。
  所以现在的八零后。心态太脆弱。
  哎,。,现在的年轻人太自我,做事一点都考虑后果。
  另外一个医生说:“差不多,小丽,通知外面的人,病人准备出手术室。
  随后一个年轻女孩出了手术室,没过几分钟就回来。
  紧接着我就被推出了手术室,在门口邢睿扑了过来,趴在我身上哭的语无伦次。
  丁玲一把推开她吼:
  “你滚,别碰俺哥。
  邢睿:“丁玲,,,你听我说。
  丁玲白了邢睿一眼说:“我认识你吗?富贵你楞着干什么,推着俺哥走啊!
  富贵:“玲子,这事不通知大娘大爹妈?
  一旦有个孬好歹,咱们做不了主啊!
  丁玲:“俺哥命大,他死不了,这点小伤算什么。现在通知俺爸,俺妈,俺姥爷,不是要他们的命吗?你被啰嗦了,这事我做主。
  随后我就被丁玲和富贵,推进了病房。
  所有外面发生的一切,我都能听见。
  丁玲对富贵说的话,我挺感动的,她视乎张大了,知道不让家人担心了。
  在手术室里医生说的话,其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不是我命大,而是我有煞气护身,煞气之尊和我灵魂绑定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我有煞气护体。
  我不傻子,我知道自己有个条件,才会捅自己。
  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作为邢睿看,因为我和邢睿之间的博弈,如果不在士气上压过她。我将永远在邢睿面前,挺不直腰杆。
  和邢睿的博弈上,我只有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逼邢睿先服软。
  毕竟我和邢睿都是要强的人。
  我用自己的行动,让邢睿知道,你寻死腻活的那一套,在我面前行不通。
  因为我敏锐的感觉,此时的邢睿,对我开始不按常理出牌了。
  当她把刀子亮出来的时候,试图用死来逼我。
  女人有时候真让人搞不懂,摸不透。
  当你全力以赴去爱她的时候,她却故意给你甩脸子,蹬鼻子上脸。
  当你不理她的时候,她又竭斯底里的寻死腻活。
  难道这就是传中,轰轰烈烈的爱吗?
  我住院的那几天,邢睿每天都会提着鸡汤,去看我,但是我总是不和她说一句,也不看她。
  在我受伤的这件事上,我身边的人,对邢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就连一向顾大局的狗头,也对邢睿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态度,甚至让郭浩赶邢睿走。(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