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六章 取保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我摇了摇头说:
  “什么都看不见,脑子里只有恐惧,对死亡的畏惧。
  你会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拼命的跳动,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你根本控制不了它。22ff。com
  你的全身会不停的哆嗦,身上的每个毛孔全部会竖立起来,去聆听外界所有的动静。
  而你此时感觉,自己仿佛被闷在一个高气压的容器里,那气压会把你压扁,你的膀胱会不停的收缩。我当时就是,吓的我差一点尿裤子。
  雨龙嘿嘿的笑着说:
  “我听人说,人临时的时候,脑子回忆以前最幸福的事,你有回忆吗?我说:
  “回忆幸福个锤子,吓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紧张,哪有功夫回忆。
  雨龙又问:“如果我在临时的最后一瞬间,强忍着微笑呢?
  你说我死后,会不会也是微笑着?
  我一口否决说:
  “更不会,我在监狱里听我师父说过,行刑的人死后,脑子都被子弹近距离爆破,脑浆跟烂西瓜似的,表情狰狞而扭曲,你根本控制不住。
  面部神经会自然反射,你死后又控制不了,呵呵!你放心,我妈是殡仪馆的仪容师她手法一绝,到时候我帮你,让他跟你修补,以最安详的之态上路。
  雨龙眼睛一亮,扭头盯着我说:
  “真的?
  我笑着说:“咱爷们说话,一口吐沫一个钉。
  雨龙笑着说:
  “你现在说的倒好,顾忌我死后,你不喽蛋踢我几脚,泄恨吗?
  我见雨龙开完笑说:“如果泄恨,现在就可以,因为你打不过我,何必要等到你死后呢?
  雨龙想了想说:“也对,有你小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行,那我先谢谢你了。
  雨龙说完,金属门锁响了起来。
  两个警察走进来,雨龙伸了一个懒腰。抱拳作揖一副风轻云淡的口气说:
  “兄弟,那我先走了。
  我抱拳还礼说:“龙哥,恕老弟不能远送。
  是个爷们,曹局长的事就吞肚子去,什么都别说了。
  这个脸。给我。
  我韩冰也不是没情意的人。
  你上路后,我给你收尸,绝对不会寒酸的让你上路。
  雨龙背对着我喊:
  “既然你韩冰做事敞亮,我雨龙也不是怂人,这事一言为定,走了。
  雨龙说完,大踏步的往号门走,随后两个警察,给他戴上了银晃晃的手铐。
  就在警察即将锁门的那一刻,我喊:
  “等一下?
  雨龙扭头望着我说:“你小子。又还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想都没有想,就把脚上,邢睿给我买的那双新布鞋脱下来,走到门口,对雨龙说:
  “穿新鞋上路,下辈子一定不要在走老路了,龙哥走好。
  雨龙震惊的望着我,紧咬着牙龈。用拳头砸了砸我的胸口,一滴眼泪顺着雨龙的脸颊滑落。
  他倔强的擦了一把眼泪,接过鞋,在手上看了看。把新鞋换上,咬着牙抹一把眼角,大声喊:
  “谢了,兄弟,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和你成为兄弟。是老哥以前对不起你,啥话不说了。
  雨龙说完,一手扣着我的脑袋,附在在我耳边小声说:
  “图纸在.四国小区一单元302室,里的客厅墙上,齐白石对虾国画的后面。
  房门钥匙在,一线天我以前的办公室的鱼缸泥沙下面。
  房间里面的东西,算是我赔给妮子的嫁妆,妮子真的不是我杀的。
  雨龙说完,昂着头大声吼:
  “走了,兄弟,保重。
  雨龙说完大踏步的,跟着警察,向前区走去。
  望着雨龙的背影,我久久不能释怀,整整一上午,我就坐在雨龙的床上,一动不动。
  当天下午,吴广义和邢睿来接我。
  他们是已,证据不足取保候审,把我接出来的。
  在看守所大门口,我见了狗头,郭浩,富贵,齐浪,玉田,他们见到我后,给我一个大大的熊抱,我因为把布鞋送给了雨龙,狗头他们还笑话我。
  随后富贵在看守所门口的小超市,给我买了一双拖鞋,让我穿上。
  我们没说几句话,吴广义走过来调侃的说:
  “这又不是生离死别,搞的很以后见不早面似的,冰冰,你先给上我的车,跟我去辖区派出所,把取保候审的手续办了。
  随后我和跟着吴广义,邢睿,上了吴广义那辆白色切诺基,狗头,他们开车跟着吴广义的车后。
  在车上,吴广义一直和我套近乎,我们两个有说有笑,气氛很轻松。
  我至始自终,没有正眼看邢睿一眼,因为我知道,我和邢睿在审讯室里,已经恩断义绝。
  她最后的那一巴掌,打的不疼,但是痛是的心。
  邢睿在车上,一直有意无意的找话和我说,我此时的心情哪怕对她说一个字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耻辱。
  汽车到安康路派出所后,我在派出所大门口,见到唐雨薇,她见我一手提着裤子,穿着拖鞋,邋里邋遢的下车,先是愣了几秒,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着我。
  随后一连串的眼泪,顺着她的眼眶夺眶而出,她捂着脸,冲过来紧紧的抱着我。
  那一刻我也紧紧搂着她,仿佛我一旦松开她,她就会离开我似的。
  邢睿表情尴尬的站在我们身边,她双眼的空洞的望着我们。
  那一刻我在邢睿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邢睿走过来,用一种颤抖的声音说:
  “这是,,派出所注意形象。
  我松开唐雨薇说:“雨薇,你和狗哥先在车上等我。
  狗头一听我这么说,拉着唐雨薇说:
  “韩冰,要去办手续,咱别影响他,他手续很快的,入个档案就行了。唐雨薇恋恋不舍的望着我,她瞅了一眼旁边的邢睿。
  邢睿怒目圆瞪的和她对视,此时这两个女人视乎象仇人似的,用目光在厮杀。
  狗头是个聪明人,一见这架势,拉着唐雨薇便出了派出所大院。
  随后我跟着一个老警察,进了一间办公室。
  那老警察客气的,让我坐在办公桌边,让我填一些繁琐的表格信息。
  等我填完,老警察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掌印盒子,给按手掌印,给我建档。
  邢睿一直站在门口,我看的出,她有话想和我说,但是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我此时的心情,平静的让我自己都感觉到震惊。
  也许就是人常说的,哀莫大于心死吧!
  老警察见邢睿一直站在门口,笑着说:
  “邢睿有事?
  邢睿走进办公室说:“洪叔,我没事,我不是听说你退休了吗?
  老洪用手捶了捶后背说:“我在家闲着,也是没事干,正好所里缺人,我又被返聘回来,协助小马管理辖区。
  小马去市局参加基层派出所考试去了,这不,我先帮把韩冰的事办了。老洪显然看出来,邢睿找我有事。
  他说完对邢睿说,这还有两张表没填,我腰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一会,一会弄完,把材料放在第一个抽屉就行了。
  邢睿客气的说:
  “好的,洪叔,我以前就是社区民警,交给我吧。随后老洪把手里材料递给邢睿。
  老洪一走,邢睿低着头小声说:
  “我想和你谈谈?
  我故意转移话题说:“监视居住是六个月?取保候审是一年是吧?
  邢睿说:
  “没错,监六保一。邢睿说完又问:“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听见没,韩冰,我想和你谈谈?
  我继续转移话题说:“落款的时间,是填今天的日期,还是填,我入看守所的时间。
  邢睿耐着性子解释说:“填今天报到的日期,入看守所是入看守所,和这不是一码事。
  等我填完后,便轻车熟路的在我自己的名字上,按红手印,等一些办理完,我转身出了办公室。
  邢睿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决裂,她追到走廊说:
  “韩冰,难道我们之间连一句话都没有吗?
  我停止脚步,背对着邢睿,犹豫的一下,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派出所。
  回家洗澡换衣服后,我带着唐雨薇,狗头,郭浩,齐浪,富贵,果果,玉田,去了SKY酒吧。
  当时房辰不在酒吧,我给房辰打电话后,他才赶过来,从他的脸上我看的出,他有心事。
  不用猜,我也不知道,房辰一定去参加聂颖的审判,有唐雨薇在,房辰说话有所顾忌,我为了,暖和这浓重的气氛,便给唐雨薇点了房辰创作的舞法舞天。
  唐雨薇喝完后,赞不绝口。
  正在这时,一首轻慢的音乐响起,酒吧里的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抱着吉他,唱了一首朴树的那些花儿。
  我闭上眼安静的聆听那优美的旋律,一首歌唱完,房辰撇了撇嘴说:“朴树这么经典的歌,被他唱成这样,真是服气。
  房辰打了一个响指,对身边的一个服务员说:
  “一会把工资结给他,让他明天不要来了。
  房辰说完,径直走向演艺台。
  那留长发的男孩,见老板来了,立马客气的起身。
  房辰面无表情的说:
  “能把吉他借给我用用吗?
  长发歌手哪敢怠慢,把吉他递给房辰。
  房辰穿着一件白色修身长款西服,坐在椅子,对着话筒挑了挑音,还别说,房辰真有那个明星范。(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