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五章 事情的真相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雨龙此话一出,我震惊的望着他,从他的表情上看,他不象是在推脱责任。|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那天晚上血淋淋的一幕,就像我悬在我心头上,一把滴血的匕首。www@22ff%com
  我一副不相信眼神,望着雨龙说:
  “雨龙,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你如果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那就没有意思了?
  刚才听你说了一席肺腑之言,挺感动的,我知道你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你也算个爷们,咋敢做?咋还不承认?
  我要的只是一句道歉?
  我只想听你,亲口对陈妮娜说一声对不起,让她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我对你的恨也是因为,你对陈妮娜下死手。
  咱爷们啥话不说,我只有一个心愿,向陈妮娜道歉,就这么简单?
  你放心,你如果硬棒,我韩冰,也不装孙子我保证,你死后,我每年都会去你坟头给你带一瓶好酒。
  雨龙笑着说:“事已至此,我也有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其实赵小丫的死,是聂颖安排愣四干的。
  雨龙见我一脸迷惑又说:
  “那时候,赵小丫和郭浩的关系,暗中打听我研究,新型试剂图纸的研究所。
  当初在阳北市北山一化工厂里,聂颖负责从境外招募专家的原材料,我负责化工厂周边的安保。
  当时我把赵小丫私下打听,研究所的事告诉聂颖后,聂颖通过细密的反侦查,也没有查出一个所以然,聂颖当时就断定,赵小丫?有可能是盖子打进我们内部的卧底。
  聂颖,我了解她,她是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下的主,毕竟过的是,刀尖舔血的日子。聂颖这新型试剂图纸上这件事上,一定不会给自己留后患,她是东华线上出了命的,人称黑曼巴蛇。
  所以当时聂颖只淡淡的说一句。除了她。
  我本来还想劝聂颖,毕竟郭浩是我的左右手,说实话,我下不了这个手。但是望着聂颖那张冷酷的脸,我没有开口。
  我惊愕的问:“什么?赵小丫是卧底。
  雨龙看到我惊讶的表情。视乎很得意,继续说:
  “当然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摸清楚,赵小丫的身份。
  我就算再没有人性,也不敢轻易对警察下手呀!
  我毕竟只是聂颖的一个小爪牙,我一没有后台,而没有本事,全靠阿谀奉承,依附在聂颖身边苟活。
  而且赵小丫毕竟又是郭浩的女朋友。
  而郭浩又是我的左右手,我于情于理。从感情上来说,我怎么忍心对赵小丫下手。
  房氏集团的四大金刚,我最喜欢的就是郭浩。
  郭浩对我比房氏集团的任何人都忠心,我雨龙也是从一个身无分的小贩混起来的,我不是没有人性啊?
  那时候我和聂颖只不过是,床上厮混关系。
  我看中的是聂颖背后的权利,房氏集团。
  而聂颖看中的我的身体,和我溜须拍马的本事。
  聂颖聪明就聪明在,自己从来不主动下手,却把我当枪死。以我的名义,安排缅甸的那些人,带着愣四把赵小丫,带动阳东大桥。桥墩下残忍的杀害。
  其实呢?我是有苦说不出。人到这一步,明知道不可违,却义无反顾的往前走,这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当赵小丫的死讯一传出来,我当时就蒙了。
  那段时间我特害怕,因为赵小丫毕竟是警察。杀死一个警察还得了。
  但是阳北市局却出乎意料的,选择了默认。
  后来,我想阳北市局一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从那时候起,我的胆子就慢慢的大了,我以为只要有聂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
  赵小丫死后,聂颖就把研究所转移了,因为她怕盖子反击,一锅端了她们,也许因为我手上有一条人命,就慢慢的将我扶植起来。
  聂颖毕竟在阳北市,没有我熟悉。
  她要想在阳北市隐秘的研究图纸,必须要找一个代理人打理一切,所有我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聂颖在阳北市的代理人。
  所有从那开始,我就一步登天了。
  雨龙见我不说话,感慨了一番说:“何为江湖,何为身不由己?
  “天快亮了。老子就要上路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如果人有来生,我tmd一定不会再出去混,什么面子,什么票子,都是tmd扯淡,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雨龙说完闭上眼,视乎很享受这种安静。
  我问:“你刚才说的是赵小丫的事,那陈妮娜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雨龙那双布满血丝的眼说:
  “妮子的事,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人心中的仇恨,一旦被点,就会让一个人疯狂,迷失自我。
  当初如果我不是仇恨所蒙蔽,我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雨龙说这些的口气,视乎让我闻到了,一种临终遗言的味道。
  雨龙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长出一口气说:
  “男人这辈子,最抬不起头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被一个男人在我家里轻浮。我那青梅竹马的女人,在房门内,绝望的惨叫。
  而我就站在门口,却不敢进门。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比死还难受,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混出来一个人样。
  我把所有的痛苦,埋在心里,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当那人从我家出来的时候,我依然点头哈腰的装孙子,恭恭敬敬的把他送上车,那人上车后,对着窗户扔了伍佰元在地上。
  我跪在地上,捡钱的那一刻,眼泪唰唰的往下掉。从那以后我的女人就疯了。
  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亲手弄死他,我会让他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而且我做到了,韩冰,我说的,那个人就是房天。
  听雨龙说这,我震惊的望着他。
  雨龙无奈的苦笑,房天死后,我就把我那青梅竹马的女人,吊死在了房梁上。
  其实有时候我感觉你和我挺像,都是为了,复仇而复仇。
  但是陈妮娜真的,不是我杀的。
  她是被万心伊安排的枪手,干掉的。造成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其实不是别人,是你自己。
  如果当初你能,动脑子想想,别那么冲动,陈妮娜也许就不会死。
  万心伊是阳北市公认的大小姐,而你却在婚礼的当天,为了一个瞎女,把她扔在大街上。
  但凡是女人,谁能受了你这种侮辱。
  你让万心伊的那张脸,往那隔,这个恶果是你一手种下的,所有这个恶魔果实,也只有你来吃。
  当初我一点都没有难为妮子,其实她挺可怜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为了她我特意找了两个大妈照顾她。
  其实陈妮娜是我见过,最傻的女孩,她竟然说,死都不会放弃你,而且她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就是她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万心伊。
  才迫使万心伊动了杀机。
  你当时把我考虑的太复杂了。
  我当时压根,就没有想过要你们的命,因为我清楚,你和我闹的越僵,我就越安全。但是杀你,也就意味着我的路也到头了。
  自从聂颖把我拉入核心后,我突然意识到,这图纸视乎能报我的命。
  毕竟是我和聂颖,共同杀害的房天。
  聂颖能对她生活几死年的男人,两个孩子的父亲下手,保不准哪一天,对我同样也会。
  那个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我和你是一个绳子的蚂蚱,你死了我也活不长。
  我一方面打压你,另一方面却给你留喘息的机会,卸磨杀驴的道理我是清楚的。
  但是事情的结果,并不是我所能预料的,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盖子的人,还差一点要的我命。
  当初,我和万心伊是合作关系,和万心伊走的近。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一旦女人因为爱,而变得走火入魔万的时候,
  她就从天使变成了魔鬼。
  当万心伊听到陈妮娜说,她肚子里有你的种。这个疯狂的女人不亏是万金龙的女儿,做事够绝,下手够狠。
  当即安排枪手借着我的名义,对你们下手。
  但是那天我们的人太杂了,有万心伊安排的人,有聂颖的人,还有秦阳七爷的人,我和万心伊没有想对你下狠手,但是聂颖和秦阳七爷的人不这样想。
  不过你这小子,真命大,竟然没有打中你,我明显看着有几枪是对着你的后背打过去的,但是你小子却鬼使神差的躲掉了。雨龙说到这,笑着说:“真是你命不该绝,天绝我呀!
  但是雨龙那里会知道,其实那三个子弹,是四喜,阳雪,武长月为我挡住的。
  我盯着雨龙说:
  “真的是万心伊吗?
  雨龙站起身,抬头望着通风口射进的阳光,闭上眼一脸享受的说:
  “你我,都是将死之人,我有必要骗你吗?信不信由你。
  哎,这都是命呀!真tmd没有想到,我们在外面斗的你死我活,却能在一个号里聊了一夜,
  我走过去,感情至深的说:
  “这不是命,是老天爷再看,人再坐天在看。
  雨龙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问:
  “你当初在一监行刑室,被执行枪决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会不会想人常说的那样,会看到自己思念的人,在眼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