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三章 暴打雨龙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站在我旁边的人,嘿嘿的笑了起来说:
  “那人叫雨龙,是我们号里有名的睡神,一天到晚除了吃喝拉屎,就是睡觉。22ff.com
  你看,都睡上一号铺了,听说,过几天就宣判了。顾忌也算熬到头了?光我知道的,已经被提审了好几次了。
  这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池中物,不搭理我们,骨子里有种傲气。
  我见说话的那人,视乎用一种恭维的口气说雨龙,嘴角一扬,走过去。那人一把拽住我说:
  “我说兄弟,,你这是干啥?这人脾气大,你还是别打扰他睡觉了,像这种快出号的人,一般没人敢惹。
  他打你也就打了,反正要走了?听哥一句劝,凡是有个先来后到,你刚进号,不知道号里的道道子。
  别惹他,这人跟疯狗似的,脾气大的很,在这号里没人敢惹他,听说他以前是房氏集团的老大,上次因为一件小事,他把一个刚来的,打了个半死,就连警察都没说啥?
  小兄弟,我知道,你是看上了他睡的一号铺,这大夏天的,离厕所远。要不,我把我的六号铺让给你。
  我嘿嘿的笑着说:
  “谢谢了,大哥,我这人没有什么爱好,就是专治老大。
  我说完,走过去跳**,对着雨龙屁股,娄屁股就是一脚。
  雨龙睡的正香,冷不丁一个弹跳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怒目圆瞪着我吼:
  “你TMD找死呀?
  雨龙一见踹他的是我,整个人愣了。
  我们四目相对,电闪雷鸣,目光交织在一起,浓缩了太多,不可调节的仇恨。
  雨龙显然慌了神,但是他很快又镇定下来,低着头没在吱声。
  我大通铺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雨龙。
  此时的雨龙视乎,早已失去了,他那张不可一世的威严。
  他留着一个大大的光头,上身穿着一件黄色马甲。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在心里问自己,眼前这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男人,是雨龙吗?
  我记得雨龙一向,非常注意自己的外表。此时他在我眼里,和街头推三轮无任何区别。
  我冷笑着说:
  “龙哥,别来无恙啊?
  雨龙咬着牙龈抬头望着我说:
  “小子,你想怎么样?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想打你就打,我栽你手上,我认了。
  我一脚踹在雨龙的脸上,雨龙头一歪,又把脸昂了起来。
  我扬手对着雨龙脸上就是一巴掌。也许我那一巴掌打的太重,一股子鲜血顺着雨龙的鼻子,呼啦一下流了出来。
  雨龙吸了吸鼻子,继续昂着头,我从他的表情上,看的出他非常的不丰服气。
  我心想,雨龙啊!雨龙,进天,你TMD栽在我手上,段你倒霉。
  就算天王老子。就救不了你。
  我冲上去一脚,把雨龙冲床铺上踹了下去,对着他的头就是几脚。
  雨龙的头被我踹在墙壁,嗑的咚咚直响。
  他抱着头。任由我打就是一动不动,也不反手。
  正在这时,一群不明事理的犯人围了上来说:
  “小子,你也太横了吧?你刚进来,就欺负人呀?
  雨龙一摆手,对所有人吼:
  “没你们的事。这时我和韩冰的事。
  那些人一听雨龙说这话,劝我说:
  “兄弟,既然进号了,都是受罪的命,有什么深仇大恨打几下就算了。何必往死里打呢?
  我一眼不发的盯着雨龙,走过去,一把提着雨龙的领子,吼:
  “雨龙看着我的眼睛,枪杀妮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雨龙闭上眼,龇着牙,嘴角上撇的说:
  “没有。
  我扣着雨龙的脖子,就在我出拳的时候,那群犯人把拽着我,强行把我和雨龙分开。
  雨龙挣扎着,指着我说:
  “我TMD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亲手宰了你。
  我恨的全身直哆嗦,要不是被那些死死八抱着我。
  就当是我那心情,我一定会打死他。
  我瞪着雨龙吼:
  “你TMD会死,一定会死,你一定会下地狱。
  雨龙挣脱开别人,拽他说:
  “我不会死,三天后,你就会知道我不仅不会死,而且还会获得重生。我的人,已经准备对你和曹局长下手,你们干的那些事,我会将它公布于众,我会让曹兴民身败名裂。
  我倒要看看,他这个人民的好局长,怎么解释鹰隼的事?
  还有你和邢睿的事。一个女警察,一个社会的败类,你们干的所有好事,我都会将它们公布于众,就算我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韩大少,我倒要看看,你以后怎么在社会上混,都知道你TMD是盖子的卧底,看看谁也敢挨你。
  雨龙此话一出,我算听出来,这傻逼,显然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他视乎还在等尹倩,救他出去。
  我就纳闷,难道春雨律师事务所的郭建林,没有会见雨龙吗?
  想到这,我心里视乎平静了许多。
  我挣脱开那些人,对他们说:
  “我不会再打他了。
  随后我走向雨龙,雨龙一见我过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见他有些被我打怕了,刻意和雨龙保持一段距离说:
  “你真的很天真,你以为尹倩贿赂李俊,就能为翻案吗?
  我告诉你,尹倩已经被刑拘了。
  你的那些钱早就被冻结了,还有正义律师团队,早TMD撒丫子了。
  我进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些。
  你自己动脑子想想,自从上次吴广义,对你进进行补充询问后。
  还有律师会见过你吗?尹倩多长时间没有来看过你吗?
  雨龙一愣,眼冒绿光的盯着我说:
  “你TMD现在说的话,鬼在信?
  曹局长把安排进来,无非是怕我抖出你们的事。我告诉你韩冰,你现在唬不住我了。我还是那句话。我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我冷笑着说:
  “你TMD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认为看守所是曹兴民开的是吧,他想让我进来,我就能进来。
  我告诉你。老子是怎么进来的,是我把郭建林,弄死才进来的。
  你以为你和正义律师团队私下勾结,就凭那封勒索信,和几张我和曹局长的照片。就能替你翻案,别TMD做梦了。
  你不信可以打听打听,昨天晚上天竺大酒店,那两个律师是怎么死的。你就会明白。
  雨龙显然不信我说的话,他捂着鼻子说:
  “忽悠,尽情的忽悠,你小子就是靠忽悠起来,当初舔万心伊屁股沟子的时候,就是靠这样嘴舔的吧!
  这些说辞,一定是曹兴民那条老狗教你的。我TMD如果信你,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我自嘲的笑着说:
  “这傻逼,哎!真是在看守所关傻了。
  我也懒的和他再说什么。我跳**,躺在雨龙的床铺上,把双手垫在头下,闭目养神。
  雨龙见我睡他的床上,恨的直咬牙,就那么直直的站在我旁边,瞪着我。
  下午天最热的时候,号门。被打开了,几个警察站在门口喊了四五个犯人出去。
  随后又进了三四个人。
  一阵热闹后,雨龙走到一个面相看起来,有些稚嫩的男孩面前。跟大爷似的问:
  “小子,犯什么事进来的?
  那男孩低着头,胆怯的说:
  “偷电动车。
  那男孩此话一出,旁边的人一阵嘘声,雨龙摆了摆手说:
  “偷几辆。
  那男孩说:“一辆,还没有偷走。就被逮住了。
  雨龙笑着说:“你个比样的,还真TMD蠢呀!现场抓获挨打没。
  那男孩摇了摇头。
  雨龙笑眯眯的,搂着把他拽到床上说:
  “你TMD听话些,就不会挨打,来,给老子按按头。
  那男孩乖乖的坐在雨龙旁边,给雨龙按头皮。
  那男孩手刚碰雨龙,雨龙猛的一咧嘴吼:
  “你吗的,能不能轻点。
  那男孩憋屈个脸,没敢吱声。
  那男孩跟洗头的似的,一直给雨龙按头。
  直到把雨龙按睡着,还死眼皮的一直按。
  雨龙睡觉的时候我一盯着他,我在心里盘算着这么整他。
  就在雨龙睡的最香的时候,我走过对男孩摆了摆手,让他往一边撤。
  我走到雨龙的身边,一把揪住雨龙的鬓角,雨龙啊的一声,回头就要扬手反击。
  我一把拽住雨龙的手腕。
  雨龙一见是我说:
  “韩冰你TMD,你有完没完?日你吗的,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笑着说:
  “我不想怎么样,我看有一分钟的舒服劲,老子心里就不爽。
  我一直掰着雨龙手,雨龙恨恨的盯着我吼:
  “你TMD就是一疯狗。
  我笑眯眯的说:“你说对了,老子就是一疯狗。
  我TMD睡不早想和你谈谈?
  雨龙挣脱着说:
  “你找老子谈话,就这诚意?你先松手行吗?手腕TMD要折了?
  我见雨龙憋的脸通红,松开手说:
  “龙哥咱的事,该有个了断了吧?
  雨龙揉着手腕说:
  “我还是那句话,你从我嘴里翘不出任何东西,我们也没什么可谈的。如果法院判我死刑,我认了。
  我盘腿坐在雨龙身旁说:
  “行,你牛,我劝你最好申请去别的号,只要我在,你一分钟的好日就别想过。
  雨龙知道,自己打不过我,他冷笑一声说:
  “要不是你,我能落到这个地步?
  韩冰,你也是爷们,世界的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你TMD为了一个逼瞎,阴魂不散,一直追到看守所,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