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二章 恶魔天使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阳北市看守所,坐落在甜水岛的西侧,一个叫大牙山的郊区。
  那地方我知道,以前被行政拘留的时候,拘留所的隔壁就是看守所,当然治安拘留和刑事拘留不同。22ff。com
  拘留所和看守所只有一墙之隔,被拘留的那些日子里,我经常夜间听见隔壁看守高墙内,有人哭。
  每次夜里有人哭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开那些男人,没出息,有种干坏事却没有本事承担。
  如今时隔一年,我突然有种故地从游的感觉,毕竟吴国忠和我说的有话在先,我反倒一点担心都没有。
  几年前,曹局长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违规操作,再没有经过看守所羁押,利用私人关系,把我直接送进阳北市一监,保住了我的小命。
  我曾经在这件事上,问过曹兴民,我问他说:
  “曹叔,你和我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难道你怕连自己的铁饭碗都丢了。
  我清晰的记得曹局长,吧嗒了一口烟,食指弹了弹烟灰,笑着说:“
  我相信我的直觉,更相信司法公正,如果我因为你丢了饭碗,大不了带着你曹阿姨,回家种地去。
  想想现在还真有些后怕,如果曹局长没有杠住压力,把我送进看守所,而不是监狱,可能我现在已经化成了灰。
  望着看守的外墙的电网,我视乎又想起了,曾经在监狱里的生活日子。
  当初,在监狱里,我的梦想是有一天出狱,我一定会做一个好人,好好珍惜自由的宝贵。
  但是现在呢?人有时候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每个时间段,却有一个想法。如果没有遇见陈妮娜,我和邢睿会不会结婚了呢?
  现在想这些还有用吗?屁用没有,人一步走错。步步错。
  当警车经过甜水岛的时候,望着那四面环水的小岛,我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就是那个恐怖的夜晚。
  我抱着浑身是血的陈妮娜。在漆黑的夜晚盲命的奔跑,最终陈妮娜死在我的怀里。
  一声货船经过,湖面上的一群飞鸟应声而起。
  安静的湖面上顿时热闹起来,一位老者驾驶着竹筏在湖面上,撒网。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顽皮的蹲在鱼篓旁捡鱼。
  血淋淋的心,瞬间被这宁静的一切抚平。
  警车进入看守所大院,哨岗里,一位精神抖擞的武警,背着半自动步枪的启动电门。
  一个警察把警官证递进哨岗。
  那武警登记,便放行,经过第一道门玻璃门后,我就带到一见透明的玻璃大厅里。看守所的民警让送我警察把手铐,脚镣打开后。便由他们接管,随后我被带进第二道门。
  一位坐电脑桌的年轻警察,我的信息输入电脑后,仔细查看刑事拘留的手续,见符合羁押条件。
  便打开第三道门,我被两个警察带进一间屋子里,脱光衣服检查身体外表,有无外伤。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把第一人民医院的体检报告仔细看一遍,又递给综合评估报告问:
  “有没有患过传染病。比如乙肝,肺结核的?
  我说:“没有。
  那老头又问:“有什么精神病疾病?
  我犹豫了一下说:“没有。
  随后那老头用金属探测棒,对我全身又扫描了一遍。
  确保我没有任何问题后,从另一侧的房间里。给我找了一件黄马夹,让我穿上。
  指着墙上的入看规章制度说:“把墙上的入所规章制度大声读一遍。
  我盯着墙上那密密麻麻的字,愣了半天说:
  “我不认识字。
  看老头眉头一鼓,说:
  “你不认识字?
  随后那老头,那气呼呼的把规章制度读给我听。
  说真心话,那老头用阳北方言读。平舌音和翘舌音分不清楚,我差一点没有忍住笑出了。
  等那警察忙完手续后,我就被带出房间,一个坐在电脑桌上的年轻警官抬头瞅了我眼,对旁边的一个中年警察说:
  “王哥,新来的这小子,把他分放在四号监室吧?四号人少,好管理。那个中年男人仔细打量我一番,犹豫一下说:
  “放三号监室。
  那年轻人一愣说,三号人满了呀?明天有几个人出监,要不先让他在四号呆天。明天在换。
  那中年男人瞪了他一眼说:
  “我说去三号就去三号,多一个人能死?
  那年轻人碰了一个钉子,没敢吱声。
  随后那年轻人打了一个电话,通知监区,来前厅。
  几分钟后,进来两个警察,便带着我进了看守所后区。
  经过大广场,走了大约百十米,把我带到一个类似于筒子楼的间,大房间门口。
  其中一个警察问:“规章制度都学了吧?
  我点了点头。
  那警察又说:“学习了就行,既来之者安之,进去后看看墙上的作息时间,别惹事听见没?
  我又点了点头。
  随后那人把大铁门打开,本来站门口,都能听见吵闹的声音,在看门的那一瞬间,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进号后,里面人满为患,长条形房间,住了不下于三十个人。
  随后那警察面无表情的瞅了一眼号内:
  “在号里不准打架,不准大声喧哗,注意保持室内卫生,不准乱吐痰,听见没?
  我再一次点了点头。
  随后那警察便把门锁上离开了。
  说真心话,如果在监狱,如果我不说话一直点头。
  监狱里的管教,早就调教我了,我只不过简单的试了试,这里面警察的底线,没有想到,这里面比监狱里松多了。
  那警察一走,五六个人围上来,我原以为他们又用监狱的那一套,准备给我来个下马威?
  我侧身站位,盯着那几个人,但是从他们的脸上,我一点都看不出,他们准备揍我,而他们一个二个,笑眯眯的和我套近乎问:
  “兄弟犯什么事进来的?
  我面无表情的说:
  “我不知道?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笑了说:“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这是过渡号,你不用紧张。没有宣判谁不知道谁下一步咋走。
  进来的都是兄弟,没有人欺负人。
  那人此话一出,我算是听出来,原来在过渡号里,没有号头,这看守所不是监狱,都是来一批,分号一批离开一批。
  一旦开庭,要么判实刑刑期段的就留在看守所服刑。
  要么取保,要么判缓刑直接出看守所。
  随后那些人一直和我套近乎,问的我最多的就是,犯什么事。
  我骗他们说是故意伤害。
  那些人见我性格有些冷,说话比较冲,也没有问我别的。
  这些人,一个二个的都是猴精,什么性格的人,他们搭眼就一看,就知道什么性格,索性也没有再烦我。
  我毕竟,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了,我是那种警惕性很高的人,一般不和我不认识的人说什么废话。
  我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我想如果富贵面对这个环境,他一定不出十分钟便能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但是显然我做不到,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我是那种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人。
  显然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我有些格格不入。
  那些人,其实在号里就是无聊,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号里聊天,每进来一个新人,他们就会找乐子,聊别人的事来打发时间。
  我知道在凡是进号的,最看不起的就是小偷,和欺负女人进来的。
  他们聊的最多的就是女人,也许是男人的一个通病,而且他们聊的太别的露骨。
  不过有些男人张的我真不敢恭维,愣是吹自己在外面,有多少多少女人,那感觉跟他自己是皇帝似的,但凡只要是漂亮的女人,都往他身上贴。
  还有一个更离谱,那人张的尖嘴猴腮的,说的一头劲,吹自己曾经和阳北市的大小姐,万心伊开过房间。
  说万心伊身上连一个黑痣都没有,全身跟玉做的,一捏一股子水。
  听到他们吹牛,我就想笑。
  万心伊的腹部,有一条眼镜王的纹身,而且左胸上部还有一个豆花大的黑痣,就因为这颗黑痣,万心伊从来不穿深V的衣服。
  我瞅了那人一眼,那人最起码有三十岁,坐在厕所的门口的床铺上,他身边围了一圈人,看他睡的床位,就知道应该是最近两天刚进来。
  我见那人越说越离谱,走过去问:
  “万心伊有纹身吗?
  那人抬头望着我说:“没有。
  我大笑着说:
  “你吹牛逼都不打草稿,万心伊后背纹的是希腊神话,带大翅膀的恶魔天使,我TMD在听说,万心伊的一句废话,你丫的,抽你信不信。
  那人见我不像是看玩笑,寒着脸没敢接话。
  随后那群人,震惊的望着我,我从他们的眼神了,看到一种捉摸不透的东西。
  我说完,便往号里的最深处走。经过一群,我在最里侧的一号铺,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正抱着头,卷着身子背对这我们睡觉。
  一个电流直冲进大脑,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
  那种感觉,仿佛如果的嗓子口再大些,我一定会把心脏给吐出来。
  我长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平静。
  我问旁边的人说:
  “那人是谁,房间里这么吵,他还能睡的早?(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