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三天的时间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人常说,男女相爱如果不能一起,一定是那个用情深的人先放手,在道义和感情上,我显然成了那个先放手的人。╥╥,
  曾经邢睿,紧抓着我不放的时候,我利用万心伊和陈妮娜去伤害她。www@22ff!com
  老天果然tmd够公平,我伤害邢睿的每笔血债,它都给我记住呢?
  我心里就像,上万只蚂蚁在撕咬似的,疼的让我忘了呼吸。
  一滴眼泪顺着我的眼角,夺眶而出,那滚烫的热泪,晶莹剔透,落在我的胳膊上,缓缓滑落。
  邢睿没有想到,一定坚强的我,此时会莫名其妙的流泪。
  她震惊的望着我慌了神,猛然间站了起来。
  她旁边的老警察,瞪了她一眼,敲了敲桌子。
  邢睿视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重新坐在椅子上。
  我抬头望着那一排射灯,心痛了到极点,我仿佛看见了曹局长的那张脸,他是笑非笑的望着我,故作生气的说:
  “你哭什么哭,有什么大不了事?多大的人了还哭,你还是个爷们不,昂首挺胸,给老子笑一个。
  我紧咬着牙关,低头伸出颤抖的胳膊,擦了一把脸,盯着邢睿说:
  “郭建林是我杀的!
  那老警察眼睛一亮,放下报纸。
  邢睿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惊愕的张大嘴巴说:
  “什,,,,么,,,,?你,。,。,。说,,,什,,,,么?
  我闭上眼睛轻描淡写的说:
  “因为我和雨龙有仇,8月1日。雨龙开庭,我打听到,雨龙委托了六泉市的春雨律师团队为他辩护。
  我在网上查到,春雨律师郭建林的电话,前段时间,我和郭建林联系了几次。
  当时我是以雨龙的亲属身份,和郭建林约定于7月29日,郭建林从六泉市来到天竺宾馆1919房间,我给他们一笔定金。让他们为雨龙辩护。
  今天中午12点多的时候,郭建林问我钱有没有准备好?
  我说,准备好了,晚上9点钟给他送过去。
  晚上9多的时候。我准时上楼,进房间后。
  当时郭建林的同事在洗澡。
  我本来去就是准备杀郭建林,我用刀子把郭建林。挟持到窗边。
  正在这时突然停电了。
  我当时想,如果用刀子捅郭建林。你们一定会查到我,反正这停电没有监控。
  我以前是练散打的。就趁着黑灯瞎火,搂着郭建林捂着他的嘴,把他从楼上扔了下去。
  当时郭建林的同事,抹着黑从卫生间出来,我二话没说,冲上去,用同样的方式把另外一个也扔了下去。
  随后我从天竺宾馆正大门出来,回到家洗澡,然后我的女朋友唐雨薇,来找我,我和她去参加她朋友苏娟的生日舞会,大约十一点得手,我带着唐雨薇回到唐雨薇世豪公寓。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回的家,到家后,我邢警官的有来电提醒,就给她回了电话。
  邢睿眼泪哗哗的往下掉,她表情痛苦的在键盘上劈里啪啦的记录。
  等她记录完,用一种颤抖的声音问:“
  以上说的都是事实吗?
  我点了点头说:“都是事实。
  随后邢睿把笔录从电脑里拉出来,走过来说,扬手对着我脸上打了一巴掌。
  把笔录仍在我的审讯椅子上,说:
  “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我哼了一声咬着眼说:“不用看了。我签字,我伸手去拿邢睿放在审讯椅台上的笔,邢睿一把按住我手说:“想清楚?
  我坚毅的说:“想的很清楚。
  邢睿猛的松开手,我握着笔,在笔录上写着我的名字,随后按指压。
  随后邢睿捂着脸,出了审讯室。
  邢睿一走,那个老警察站起身,走过来,瞅了一眼我桌子上的笔录,拍了拍的肩膀说:“你小子果然够恨。
  他说完,笑眯眯的把笔录拿在手里,看了一遍。
  看完后,把笔录在手里撕得粉碎。
  我震惊的望着他,那老警察大笑着说:
  “哈哈,曹兴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小子宁愿承认死罪,也不愿意人家往老曹脸上抹黑,是条汉子。
  但是我们公安机关,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案件棘手,但是我们讲证据重事实。现在已经不是疑罪从有时代的。
  你说的事情经过,和我们查到证据明显不符,我们调取天竺大酒店的监控,昨天晚上8点10分的时候,有一伙人进入死者郭建林的房间。
  一直没有出来,直到停电后,也就是9点钟后,那些人才出来。
  他们一共四个人,坐的是一辆没有套牌车,全部带着口罩,视屏监控一直跟踪到,莆田大道,就跟丢了,那四个人,手法专业,反侦察能力极强。这四个人去了哪里,到底什么目的我们不得而知。
  而且我们把你,身边的所有人,调查一遍,很显然不是你们的人。
  你的人一共去了,十个人,大厅的是5个人,分别是齐浪,武长发武国宾武国栋还有,刘大山。后门消防通道是五个人,分别是,郭浩,彭青道,李自荣,马田飞,王斌。他们是在7点三十分左右进入的天竺大酒店,但是一直没有上楼。
  而你是将近九点才到天竺大酒店。
  而且路面上公共安全监控,拍摄的清晰,你和狗头下车后,准备进大厅,还有没有进大厅,那两个人就坠楼了。
  所有基本排除你们。
  我目瞪口呆这个老警察,他说的是那样的风轻云淡。
  他抿了一口茶笑着说:
  “你不用紧张,我知道你心里背负了太多的苦衷,但是如果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我相信,曹局长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
  我和曹兴民是战友,老曹临走的时候,把你推荐给我。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真实身份是,省厅打黑总队的唐援朝。
  来的阳北市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打四黑除四害。
  抹清楚,阳北到底有多少黑恶势力。一旦证据确凿,我将会从六泉市直接异地用警,不惜一切代价的铲除社会的毒瘤。
  但是现在整个阳北市,除你了没人知道,我真实的身份。
  我的新名字,叫吴国忠、我来之前,省厅为我做了量身制定了周密的部署。
  我的新身份是,是阳北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
  7.29天竺宾馆跳楼案,也就是昨天晚上,六泉春雨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在天竺大酒店为什么会被杀,。
  案发在我辖区,是我一手负责的,我把他定成红色涉密,我和邢睿的父亲都是老战友。
  邢睿这丫头,太情绪化了。
  如果不把戏演逼真些,怎么骗过他们?
  你小子不亏是鹰隼,眼睛果然够刁钻,心果然够狠,用这种最惨烈的方式去试探邢睿心里到底有没有你。
  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曹局长,郭建林威胁你的那封信,我在你的家里房里找到了。
  但是很不幸,这些东西我必须要毁灭。
  郭建林这件案子上,我会把你拘押在看守所,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会放你出来。
  我为什么把你关进看守所,你是个聪明人,你会想明白。
  我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让我见雨龙。
  吴国忠,笑着说:
  “我没意思,你怎么想就怎么做。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我该说就是这些,你不明白的地方,自己想。
  那人说完,又回到电脑旁,自己手打了一份笔录出来,让我签字。
  新打的笔录,显然和邢睿给我做的笔录,显然相差十万八千里,笔录里基本上把武国忠从监控里,调出来,概述了一边。等我签完字,按指压后。他笑眯眯的把电脑里的光盘,拿出来,当着我面,掰的粉碎,随后拿着笔录,提着报纸乐呵呵的出了审讯室。
  望着他的背影我知道,他说的有一半是真,有一半是假,说来阳北打黑,其实呵呵!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狗头无意问的新型试剂图纸,视乎让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有可能都是奔着新型图纸来的。
  毕竟曹局长在雨龙的金园别墅里,收到那么多的成品,没有搜到图纸方程式,这件事就不算完。
  这新型试剂的药性,想必刚才那位吴国忠,深知肚明。
  他既然明知道,我是在顾忌曹局长的脸面,却拿曹局长的脸面,和我做交易。
  那我只有奉陪到底。
  我反正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又有何惧呢?
  邢睿和一个年轻警官回来后,那年轻警官我见过。
  他应该是吴广义的人。
  那男警察对我还算客气,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
  我就被带到另外一间房间后,采集血液和唾液指纹什么的,等一些就绪,已是清晨。
  初生的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随后我又戴上手铐脚镣,带到阳北市第一人民医院体检身体。
  当我带着被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带到进体检中心时候,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跟见瘟疫似的,躲的老远。
  一连串体检,验血,胸透,十项大生化,彩超,心电图,心肝肺,统统查了一边,如果警察把我带到郊区的,阳北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