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六十九章 邢睿的传唤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这个丫头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故意给脸上帖金呢?
  她的身份背景到底是什么?
  南坪镇的龙头刚毅,是他父亲手下,只不过是一只蚂蚁。22ff。com
  她为了我一个人导演了一出戏。
  我细细回忆,我和她认识所以的细节,她说的没一句话,在我脑海中,视乎又从新过了一遍。
  老话说的好,酒醉心不迷,除非喝断片。
  唐雨薇虽然喝醉了,但是明显不是喝的舌头直打转,语无伦次。
  她的逻辑思维还停留在清醒的状态,我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
  我笑着问:
  “那天去医院,你的脚踝也是装的吗?
  唐雨薇格格的笑了起来说:
  “当然喽,我脚踝只不过趁你砸大舅玻璃的时候,帖的道具。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视乎明白了,我和之所以会机缘巧合,在医相遇见,因为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
  望着这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女人,我心里不知道是在感动,还是惊愕。
  那天我陪了她半夜,一直套她的话。
  很显然,她是酒后吐真言。
  ,酒真不是好东西,如果不是唐雨薇喝多,也许她不会告诉我这些,有时候我把别人当猴子耍的时候,殊不知我也别人眼中的猴子,那一刻,我仿佛在这个无眠的深夜里,被打击的一无是处,我突然找不到了,一个男人存在的意义。
  因为和唐雨薇走的急,把手机忘家里,我不知道狗头找不到,会不会发疯。
  从天竺宾馆坠楼的那两人,是不是春雨律师事务所的人,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在毁灭证据,我不知道。
  把唐雨薇哄睡着后。刚出世豪公寓大门。
  狗头,带着三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
  狗头脸色沉重的说:
  “你还真的在这?你手机也不带,你吓死我们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
  “不好意思。手机走的急,换衣服的时候忘记带了。
  你们怎么在?
  狗头长叹一声起说:“我就猜到你小子,在唐雨薇家,哎,我们刚才去你家找你。丁玲说你和一个漂亮女人出去,我就猜到你一定去了唐雨薇家。
  前段时间听你说,唐雨薇住在世豪公寓,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住在哪一栋,怕你出事,我安排了两拨人保护你。
  郭浩在罗马小区,齐浪在sky酒吧,真没有想到,我看真就等到你了。我见狗头那张得意的脸问:
  “昨天那两个坠楼的人,是春雨律师事务所的人吗?
  狗头点了点头说:
  “不错。昨天的那两个人,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紧张。
  我们走后,郭浩一直在死者旁边围观。
  听说,他们确实是六泉市春雨律师事务所的人,而且天竺宾馆的断电,好像是人在配电房人为的短路,直接把备用电源,也给切断了。
  对方看来不简单呀!做事果断不留后路,手法专业一针见血。
  雨龙真是阴魂不散!他虽然在看守所里关着。竟然也能整出如此大的动静,我们还真小看了他。
  狗头说完,点燃一跟眼,很块推翻刚才的话:
  “我感觉应该不会是雨龙。
  我了解雨龙。我跟她这么多年了,尹倩是他留的最后一条后路,而且尹倩也是对他最死心的,尹倩倒台后,雨龙只有等死的份。
  对了!冰冰,新型试剂的图纸。不是在你手上吗?对方会不会是奔着图纸来的。
  我猛一惊,我清楚的知道,新型试剂图纸,在陈妮娜入殓的那天晚上,我就把图纸扔进了火炉。
  这事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狗头这时候问我新型试剂图纸的事,意在何为?
  我盯着狗头那张脸说:“新型试剂图纸?
  狗头见我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他说:
  “如果对方奔着新型试剂图纸而来,那这事就坏了?
  我吐了一口烟雾说:
  “新型图纸,在陈妮娜入殓的那天,我就烧了,对方就算奔着图纸来,他只能无功而返。
  狗头笑着说:“烧了就好,那东西是个祸害。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在回罗马小区路上,我的脑子如同一台开足马力的发动机。
  我之所以和唐雨薇,去参加她闺蜜的生日舞会,无非是利用她和别人证明我,不在天竺大酒店的证据。
  我真不应该,在离开天竺大酒店时,回拨勒索我的那个电话,核实死者的身份。
  狗头为什么会时隔那么长时间,突然提起新型试剂图纸的事,难道这唐雨薇,也是奔着新型试剂图纸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要小心了。
  其实我明显的猜到,对手绝对不会是雨龙。
  雨龙从尹倩被逮捕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一头将死的老狼。
  曹局长亲自审讯雨龙,我的知道的,雨龙这种角色压根不是他的对手,案件,证据链已经被曹局长固定的死死的。
  雨龙就算是孙猴子,也逃不出曹局长的五指山。
  而且雨龙的案子,根本一般人根本敢接,都是曹局长就是干刑侦的出身,是出了名的心细,谁愿意去打一场必败的仗呢?
  要不然,正义律师团队也不会撤的那么快,曹局长给自己留了一手,本来等着开庭,拿贿赂的事,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正义律师团队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没有料到,正义团队会那么快的撒丫子。
  而春雨律师团队很明显,是中了正义律师团队的圈套,他和雨龙接头后,雨龙一定和他们有过承诺,要不然春雨律师团队也不会,玩了一手釜底抽薪,利用我和曹局长的事,试图翻拍。
  现在春雨律师团队对雨龙来说,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人都是有求生**,雨龙就是再恶,也不会对救他的人。
  纵观整件事,那两人一死,无疑中,我就变成了,整件事最直接的受益人。
  一,污蔑曹局长的事,和那勒索十万现金的事将不不攻自破。
  其二,雨龙唯一的救命稻草,却稀里糊涂的灭了口。
  还有三天雨龙就面临审判,雨龙就算再找律师替他打这场官司,也来不及了。
  而且对方没有等我上楼,就把那两个人从楼上扔了下来,这无疑是提供我不在场的证明。
  无论怎么看,这件事都是对我百利无一害。
  到底是谁在帮我,吗?
  如果是房辰,房辰没有必要背着我干这事,他应该事先我和商量。
  再说,房辰名义上的母亲是聂颖,也是他同父异母妹妹白雪的母亲。
  房辰就算,也会翻聂颖的案子,他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毕竟这事在阳北市闹的太大。
  房辰已经把整个房氏集团拢进怀中,他不会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冒这么大的险对一个将死之人,痛下杀手。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和逻辑。
  到家后,我查看手机,除了狗头打的几个电话除外,还有邢睿的来电。我心想,邢睿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平时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看来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刚准备对春雨律师事务所的人下手,对方就先行一步灭了他们的口。
  邢睿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呢?
  他是代表阳北市局,还是个人呢?
  想到这,我给邢睿回了一个电话,电话响铃两声就接通了。
  我尽量克制内心的紧张,保持语气的平静说:
  “邢警官找我有事?
  邢睿口气生硬的说:“你在哪?
  我说:“我还能在哪?在家呢?
  邢睿充满嘲讽的冷笑:
  “呵呵,是吗?是刚到家吧?我现在过去,到你家楼下,给你打电话,你下来?
  我说:“好。
  挂上电话。我躺在床上盯着手机上的时间,邢睿说她十分钟就到,从路程上推断,她一定在阳东分局。
  如果她在中医院或者家里,十分钟她根本赶不到我家。
  看来邢睿找我,是代表阳北市局来传唤我了。
  然而我心里,或多或少不愿意邢睿主动来找我,是为了工作。
  我多么的希望,我们能抛开一切,好好的谈谈。
  但是现实往往和渴望的背道而驰,八分钟时候,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没有接电话,直接下楼。
  邢睿开的一辆警用桑塔纳,车上坐着两个身穿警服的男人。
  邢睿坐在副驾驶,见我出楼道口,拉开车门下车后,迎面走了过来,把传唤证递给我说:
  “看完以后在上面签个字。
  我面无表情的接过那张盖子公章的单子,看都没有看就扔了。
  邢睿急忙把单子捡起来,口气严肃的说:“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一句没说,拉开车门进了警车。
  随后警车闪动着,耀眼的警灯出了小区。
  车上一共四个人,一个开车的司机,一个坐在我身旁的男警察。
  邢睿坐在副驾驶,抱着双肩,望着窗外。
  我们视乎象陌生认识的,彼此不认识。
  邢睿那种冷漠的态度,让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明明相爱的走,却走到这种地步,回忆着曾经我们手牵着漫步,在迪厅舞池里忘情的接吻,所以的甜蜜,仿佛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