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六十章 越抹越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就在这我和小芸,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小說,
  不远处的,我母亲一见我们小芸站了起来,一直盯着我们看。22ff.com
  小芸见我一直望着不远处,的一位妇女便问:
  “你这么了?是不是见到熟人了?
  小芸一扭头,我母亲立马身子一歪,背对着我们装着不认识我。
  小芸问:“那人你认识吗?
  我尴尬的笑着说:
  “那位是我母亲,逼着我相亲呢?
  我也是被逼无奈,既然大家彼此把话说开了,那我也不瞒你。
  其实我有对象,只不过我和我对象最近出了一点状况,面临一些尴尬的问题。
  有些话,说不出口。
  我希望你一会帮我演出戏,等回头我给你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
  我话一说完,小芸笑眯眯的说:
  “你对象的事,上次你喝醉都和我说了,我知道她叫邢睿,是一位警察。不过你当时是哭着说的?
  你把你们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我了。
  当小芸说到这的时候,我脸唰的一下红到的耳根,一种羞愧难当的情绪,瞬间涌进大闹。
  小芸捂着轻笑说:“嘻嘻,你看你脸红的,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这样吧,我过去和你母亲打声招呼。帮帮你。
  随后小芸不等我回话,抚了抚裙子,整了整衣服,轻声碎步的走向我母亲。
  随后,她在我母亲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一会。我母亲就离开。
  我母亲走的时候,视乎很开心。
  等小芸回来后。我迫不及待问:
  “你和我母亲说的什么,她竟然走了。
  小芸轻描淡写的说:
  “也没有说什么呀!女人之间聊了几句家常。你放心,你母亲以后不会在逼着你相亲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小芸说:
  “真的假的,我不信?我母亲那么较真的人,岂能就凭你几句话,就能劝的动?不管怎么样?我母亲还真的走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小芸摇了摇头说:
  “我一直在节食,不能吃甜的,也不能吃油腻的,要不这样吧。我男朋友在南坪镇一个汽车4s店当经理,我们现在过去吧?
  把事情解释清楚就行了。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开车带着小芸,一起去了她所说的4s店。
  我们一进修车区,一个年轻师傅显然认识小芸,那师傅和小芸简单的客套几句后,便一直盯着我。
  那师傅怪异的眼神,把我盯的浑身不自在。
  小芸见那师傅仔细打量我,故意挽着我的胳膊说:
  “王师傅。我朋友的车漆喷好吗?
  王师傅仇视的撇了我一眼说:
  “雨薇,你朋友的车,其实没必要全车喷漆,补补漆就行了。
  那师傅见到我后。视乎对小芸的态度也有了转变,从开始的客气,到最后有些敷衍。
  王师傅说完。便心急火燎的修理车间。
  我望着小芸问:“你叫雨薇啊,这小芸和雨薇哪个是你的真名?
  小芸捂嘴轻笑说:
  “雨薇是我真名。江湖险恶,小芸只是我在车展中心的艺名。
  我笑着说:“你还满聪明的。不过,你刚才故意挽着我胳膊做给,那修车的师傅看,
  你这样做,不怕适得其反吗?你这不是明显的让你,男朋友在单位里下不了台?你这是大忌啊?
  雨薇一听我这么说,表情迷惑的望着说:
  “适得其反,哼!他不是很厉害吗?一个多月不给我打电话,我也懒得给他打电话,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我望着雨薇的神情,视乎有些不对劲。
  我心想,这娘们还真不经夸呀?雨薇啊雨薇,你挽着我的胳膊意在显摆,但是从王师傅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已经从刚开始的客气,变成了冷漠。
  那个叫王师傅的男的,一定去找你男朋友。一定会在你男朋友同事的面前,包料,你男朋友是经理,面对手下的工人,这个脸他往哪放。
  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在我和雨薇在她朋友那辆,红色奥迪车头前装着查看刮痕时。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的从4s大厅后门走了过来。
  那男人个子不高,留着一头短寸发,头发在发蜡的作用下,一根一根笔直的竖立在头上。
  那男人浓眉大眼的,看起来颇为精神。
  那男人过来后,仔细打量我一番,横眉冷对地指着我说:
  “唐雨薇!
  你什么意思?带个帅哥来耀武扬威呢?
  那男人此话一出,正符合我的设想,唐雨薇那娘们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带着我,原本是来解释的,这下倒好,让她男朋友顿时火冒三丈。
  唐雨薇见那男人一副暴怒的样子,得意的又挽着我的胳膊,唐雨薇视乎很享受他男朋友这个表情。
  唐雨薇笑着说:
  “那当然,这是新男友,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
  我男朋友是做生意的,朋友圈子广,要不要你让他给你介绍客户,来买你的车。
  那男人半张着嘴,气的浑身直颤抖,指着唐雨薇说:
  “唐雨薇,你行,你真行,锤子的哄你,你行到家了?
  那男人说完,一脚踹在垃圾桶上,那垃圾筒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翻滚了好几圈,冷不丁的撞在墙觉上。
  唐雨薇故意嘲讽的说:
  “高琪,你现在终于体会了,当你用冷暴力折磨我的时候,我的感受了吧?韩冰,我们走?
  我小声在唐雨薇的耳边说:
  “你觉的。利用一个男人伤害另外一个男人,合适吗?
  唐雨薇。表情痛苦的望着我,她红着眼眶望着我。那眼泪巴巴的样子,真让人怜惜。
  那男人见我们出了修车大棚,追上来拦着唐雨薇,龇着牙硬生生的从牙缝了挤出一段说:
  “唐雨薇,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才几天就勾搭上别人了。
  你还真tmd贱啊,我高琪身边女人多的是,,我告诉你唐雨薇,你那大小姐脾气老子早就受够了。滚,滚远点,以后别在让我看见你这贱人!唐雨薇,显然不是真心想和他闹翻说:
  “高琪?我是有大小姐脾气,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对你怎么样?我告诉你,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你,那天我和韩冰在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做。
  你不信可以当面问他?
  唐雨薇此时的解释,显然没有收到她希望的结果,反而更让高琪火冒三丈。
  其实唐雨薇压根就不了解男人,如果唐雨薇不带我了。她有可能和高琪把话说开。
  但是我从高琪仔细打量的眼神中看,他此刻把一个男人的尊严,看的比他和唐雨薇之间的感情更重。
  也许我的存在。对高琪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高琪跟疯了是的。昂天长啸说:
  “唐雨薇
  !啊!唐雨薇,我是一个男人。你带着和你上过床的野男人,来我单位闹,找我就是为了证明,我这个绿帽子戴的值是吧?
  我承认我比不上他。
  但是你tmd也不能这样,恬不知耻的伤害我。
  高琪说完,闭上双眼,视乎想让自己平静些。
  唐雨薇冷冰冰的望着高琪说:
  “我无论怎么解释,你都不相信我,这几个月来,你用冷爆力来伤害我,一句话也不和我说。
  你宁愿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我?
  我和你认识一年,你扪心自问,你对不起我吗?
  你和别人赌钱欠人家高利贷,我把买车的钱,给你还债。
  我为了你,放弃了我热爱的舞蹈,就为了和你上班近。
  我在南坪汽车会展中心当车模,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被一些人渣偷拍,骚扰,但是我从来不敢和你说,因为我害怕你会生气。
  就因为和我几个朋友喝酒一夜,没回家,你就把那谣言信以为真。
  一个小小的误会,你竟然几个月不理我。
  我来南坪镇到底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吗?
  够了,高琪,我告诉你,没有你高琪,我一样可以过你很幸福。
  唐雨薇说完,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唰唰的往下掉。
  我算是看出来了,唐雨薇这傻逼女人,显然拿自己的无知当个性了,事情之所以被她闹成这样,完全是出于一种狭隘的自负。
  我怀着一种羞愧的情绪,望着着高琪说:
  “朋友其实你误会了。
  那天晚上确实是我喝多了,我和唐雨薇都是清白的。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我知道我说的,你也许不信,,,我可以拿人格保证,这件事绝对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我和唐雨薇加上今天,一共才见三次面,,,,其实,,,,,。
  我话没有说完,高琪吼:
  “别tmd废话了行吗?老子跟你说不上话,她花多少钱雇你来陪她演戏?我这人只相信事实,解释多了就是掩饰。
  你不会,是她在汽车会展中心,雇来男模特吧?
  我摇头苦笑着说:
  “我和你也不认识,今天第一次见面,咱俩个有必要针锋相对吗?
  我今天过来,也是想和你把事情说开,不管你信不信,事情绝不是象你想象的那样,你真的误会了。
  高琪冷笑着说:“我误会了?
  唐雨薇一夜没有回家,我问她去哪了,她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她回家后一直把自己锁在卫生间哭,满身的酒气,我问她什么,她都不说?
  还不是喝多了和野男上床,酒醒了,觉的对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