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五十九章 小芸的第三次出现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但是很显然,我这种方法使用多了,我母亲竟然现了。,
  然而在以后的相亲路上,她总是故意在我旁边观察。www@22ff@com
  这让我心里很颇为尴尬。
  我母亲为了我的婚事,可谓是呕心沥血,不管她多忙都会跟着我去,有时候她会请假,来监督我相亲。
  其实在我眼里,我感觉挺对不起母亲的,毕竟她年龄大了,或许在她的心里,是多么希望我能顺应传统结婚子,过平平安安的日子。
  但是我心里有邢睿,同样也不可能会上别人。
  每次母亲把我
  i急的时候,我真想把邢睿的事,告诉她,但是这话一到嘴边,却不出来。
  我父母是那种很传统的人,如果她知道我和邢睿的事,一定会催我们结婚把婚事办了。
  但是我和邢睿zhijian,卡着李俊这一档子事,我无法开口,除非把李俊的事摆平。
  但是每当和我邢睿到,李俊的问题上,我们彼此会激烈的争吵。
  每次当邢睿骂我冷血的时候,我真是无语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对方冷血了,难道对李俊这样的人渣,我还能舔着脸去求他吗
  邢睿其实要的很简单,她希望我和能和她,一起去医院照顾李俊,从行动上感化李俊。这t对我来,坚持是方夜谭。
  所以每次到李俊上,我们会争吵。
  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跟我母亲打游击战,能拖一时一。
  在过年后的,那几个月内,我母亲几乎是几给我安排。一个相亲对象。
  我经历了,无数各种类型的女孩,我本希望。再不伤害我母亲的前提下,敷衍她。让现实逐渐断了她这个念想。
  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我母亲象一个圣斗士似的,愈败愈战,愈战愈勇。
  到最后,把我自己给折磨崩溃了。
  我象一个选美的主考官,几乎游历在各类女孩面前,去和聊着无聊的话题。
  我和母亲的博弈。一直从冬对抗到夏季。
  每次我母亲,安排我去相亲的时候,我父亲总是偷笑,在这件事上,他和我母亲保持统一战线。
  然而这段时间里,我闲时间特多,基本上除了,上班是在家玩1o1。郭浩在北城区,五里营有狗头,自从他们稳定后。整个房氏集团在房辰的带领下,视乎进来蜜月期。
  其实我多么希望,狗头和郭浩有事请教我。让我给他们出出主意,但是我这个想法显然有些太真。
  狗头在得到齐浪,收复大山,青道那些人后,视乎如鱼得水。
  狗哥和郭浩,见我的最多的是,场子里盈利的qing况,和下一步战略。
  其实我本意并不是为赚钱,然而现实是这样。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视乎成了一个坐等收钱的大财主。
  人最怕的是孤独。特别是在,邢睿每下班后。去医院照顾李俊,夜深人静,我躺在床上给邢睿打电话。
  她总是自己很累想睡觉。
  我一听这话,忍不住气,但是我又没有办法,把气撒在她头上。
  毕竟邢睿也辛苦。
  我和邢睿一个月见面的次数,不过四次,几乎是每个周末见一次面,而且在一起的时间,还不过两个时。
  每次周末和邢睿一起吃饭或者逛街时,李俊跟t有眼似的,总是相时而动的打电话过来,而且邢睿挂上电话,会急冲冲的离开,把我一个人凉在那。
  我和邢睿能从新走到一起,也不容易,但是这口闷气,我着实咽不下去,又不好作。
  有时候想想,我心里真的不平衡。
  一想到邢睿一个女孩子,照顾病床上李俊,我恨的牙直痒痒。
  我和邢睿一连几个月,一直在闹qing绪。
  用一种软暴力来彼此博弈。
  自从我答应,邢睿和她一起共同承担起,照顾李俊的责任。
  但是每次我去医院,走到门口的时候,一想起,李俊曾经那样对我,我忍不住火,我着实拉不下这个脸。
  几次即将进病房,却转身鬼使神差的离开了。
  然而邢睿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她压根不明白,男人有时候根本磨不开这个面子,毕竟李俊是我的qing敌。
  邢睿不仅不安慰过我,而且一直揭我的伤疤,雪上加霜,拿我曾经她的那么些qing话,讽刺挖苦我。
  她处处拿我对她的承诺,来变本加厉的刺激我。
  她认为男人既然话出来,不能食言。
  但是他压根不了解,我对李俊的那种恨,是多么的刻骨铭心。
  所以我和邢睿一直在
  i对方先服软。
  所以彼此心里,一直在博弈。
  也许那段时间我太无聊的,无聊的整闷在家里玩络游戏。
  我母亲见我整无所事事,疯狂的
  i我相亲相亲,再相亲。
  一个炽热的中午,我在父母家吃饭,王飞翔给我妈打电话那意思:
  “他一个朋友的女儿,。二十几岁了还没处对象,那意思撮合撮合我们。
  我妈一听这,乐的嘴都合不拢,简单的问了对方的家庭条件。
  饭没吃饭完,嚷着要过去。
  当时王飞翔把那女孩的电话号码,给了我妈。
  我妈给那女孩打电话。
  随知道那女孩当即表示,下午13点半,在人民路的埃铁咖啡店见面。
  我妈一看时间还有一个时,拽着我回罗马区换衣服去相亲。
  回到罗马区家里,我特意打扮了一番。
  其实我是装模作样给我母亲看,我明知道,我和那女孩不过是走个过场,骗我妈开心。
  但是当我赶到埃铁咖啡店的时候。见到那女孩后,我彻底的蒙圈了。
  王飞翔嘴里所的那个女孩,竟然是芸。
  我和芸面对面坐着。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se蚕si外套,下身穿着一件紧身短裙。
  她的皮肤很白。白的象玉一样。
  她视乎对我的到来,心知肚明,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优雅的捏着金属钥匙在咖啡杯里,慢悠悠的打圆。
  我在她脸上看不出一si惊讶,和尴尬
  。反倒是我。象一个做贼心虚似的毛贼,一直不敢看她。
  不用想也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尴尬。
  我们大约几分钟,芸问:
  “你见到我,是不是很意外
  我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汗:
  “当然了,你利用相亲约我出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芸停止搅咖啡,抱着双肩靠在沙上: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想把钱,还给你
  我抿了抿嘴问:
  “还钱
  芸伸手把沙上的女士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用裹布包装的手帕,从里面拿出皱巴巴的四百元,俯下身在玻璃桌上推给我:
  “我不是做台姐。把你的钱拿回去。
  我惊愕的望着芸:
  “你煞费苦心的找我,是为了还我钱。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那我知道,是我喝醉了,是我对不起你。
  你开个价格吧怎么补偿你都行。
  其实你没有必要,找王飞翔把我骗出来,完全可以找刚毅要我的号码我韩冰一人做事一人当,错错,我承认绝对不装孬。
  我此话一出。
  芸勃然大怒。盯着我的脸,冷冰冰的:
  “你不要在我面前提刚毅。这是我们zhijian的事不管他
  因为有上次被白雪的前车之鉴,我抿嘴喝了一口咖啡。故意装着一副吊儿郎当的额样子,玩弄着勺子: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既然,这是我和你的事,那你为什么要通过我的家人。
  芸听我这话,脸se视乎缓和的许多:
  “凡是有因必有果,因为那晚上的事,影响到我的声誉,我希望你能站住来,帮我一个忙,把这事解释清楚。
  我可是抱着相亲目的来的,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复杂。
  我一愣,盯着芸那张红艳艳的嘴:
  “芸,这应该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过年的时候在橡胶厂大院,我们见过一次,虽然彼此没话,你应该晓得我工作是gan什么的
  梦里水乡那件事,是我韩冰不厚道,只要你条件别那么苛刻,我劲量满足你。
  芸掩嘴轻笑,眉头一挑,盯着我的眼睛:
  “你认为我找你,是为了要挟你,问你要钱吗
  韩冰,你把我想的太复杂了吧你最然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但是我更知道你私下里是gan什么的我一个女子,敢勒索你吗
  我听人家,你在阳北市也是义薄云的青龙。
  你还能怕我一个女子吗
  我抱着双肩靠在沙上,双手撑开问:
  “呵呵,也许我这人太现实呵呵江湖教会了我,欠别人的总要还。
  那你吧我该怎么帮你解释
  芸笑眯眯的:
  “其实很简单,一会我带你去见我男朋友,你只需要向我男朋友证实,那晚上我们什么都没有,这么简单,你看行吗
  我一听芸原来是为了证明这,笑着:
  “没问题,事不宜迟,我下午还有事,我们去吧未完待续搜搜篮se,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