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四十九章 杀人诛心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我面无表qing的望着,大山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用一副威胁的口气说:“青道放开他!我看他大山,今天能整出什么幺蛾子?www@22ff!com
  青道身边的人,小心翼翼的瞅着大厅外。
  见我们身后没人,迅速把我和狗头围了起来。
  我环绕四周,低头冷笑说:
  “一群丧家之犬,连自己的地盘都守不住,在这跟老子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滚开。
  我说完,推开我正面的一个年轻人,那人往后退了几步,没敢在上前。青道不知在大山耳边嘀咕的什么。
  大山走过来,盯着我语气,视乎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了说: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不屑的望着大山那张四方脸说:
  “来看你们老大和平,你不和平你没有资格和老子说话,让开?
  我此话一出,大山龇着牙说:
  “你少在我们面子,猫哭耗子吧?如果不是你,我老大能变成这样?我劝你赶紧的滚,,别到时候伤和气,我不动你,但是我不敢保证,我身边的兄弟会给你面子。
  我扬手对着大山脸上一巴掌。
  那一巴掌惊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大山∽,..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动手打他,他额头的上青筋暴鼓起指着我吼:“你,,,,,,
  我吹了吹手掌说:“这一巴掌,老子告诉你,做人要懂规矩二字。
  我和你老大和平,平起平坐。
  你三番五次刁难我。上次在酒桌上,你tmd在我面子装什么大爷。
  房氏集团有你说话的份吗?
  房辰在我面前都不敢龇个牙。你算什么东西。
  我来看和平,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如果你真有本事,现在把你的兄弟召集起来,是骡子是马咱拉出去溜溜,你敢吗?
  大山黑着脸,盯着我,他猛提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
  我指着自己的脸,把头伸过去说:
  “我刚打过你,你敢还手吗?不敢。,,,就tmd滚开。
  我此话一出,青道抱着大山,硬是把他拉到一边的凳子上。
  大山憋的脖子都是红的,低着头捂着脸,气的浑身直颤抖,。恶狠狠的吼:
  “青道,你到底是谁的人,这胳膊肘子岂能往外拐?
  青道寒着脸,无奈的说:
  “人家现在今非昔比。你一旦动他,我们这些人就要跟着你受罪。
  大山,咱别逞一时之快。大哥落到这步田地,我们有什么办法。哎。,。,你不替自己考虑,也要替跟着咱们的兄弟考虑吧?
  大哥的亲弟弟,在酒桌上,都不敢提北城区的事,你我心里能没数,这个哑巴亏咱们必须要走。
  大哥现在是倒了,我们现在也就成了人家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当初我就劝过大哥,五里营的场子,暂且缓一缓,你们都不信我,说我胆小怕事,这下好了,舒服了吧?这口气打掉牙也要往肚子里咽。
  正在这时,电梯门开了。
  狗头拉着我,意思进电梯。
  我盯着大山见他,视乎失去了刚才的霸气,走过去,口气生硬的说:“大山,我刚才听你打电话,你不是集合人去北城区吗?
  怎么不去了?
  大山抿着嘴,望着我说:
  “杀人不过头点地,凡是别太过分?
  我冷笑说:“我一点都不过分,你们当初在一线天围堵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和平出事,是他咎由自取,就算宋舜不对他下手,我韩冰迟早一天,也会对他下手,因为他欠我的是笔血债。
  我兄弟武海就是死在他的手里,你们心里都有数。
  他和平妄想找几个羔羊,就把武海的事杠了?
  这事就算完了,纯属扯淡。
  他和平,想的太天真了。
  我这一巴掌也是给你大山上一课,让你大山知道,人固有自知知命,必须要低头,你今天怪不了别人,只能怪和平太蠢。
  我韩冰确实有些狂妄,我一直在
  i你大山对我动手,你大山今天还算聪明了一回,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北城区的傻哥傻的冒泡。
  刚毅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接管北城区,并不是刚毅胃口大,而是我硬把北城区压在他头上。
  青道,房辰安排的饭局你也在场。
  酒桌上和平的内弟敢龇牙吗?
  男人没有一点血xing还混个屁,如果我是和平的弟弟,谁tmd敢抢我北城区试试看,老子拿命和他嗑寸土不让。
  男人活着就要有霸气,不为自己想想,也要替兄弟们后路考虑。
  和平如果当初,把五里营场子或者把北城区的场子,交给你和青道,而不是交给他那无能的弟弟,宋舜就不敢蚕食五里营。
  你们现在是进退两难,没有主心骨,空有一腔热血。你们认为刚毅会念旧qing,让你们跟着他管理北城区场子吗?我想你们心里自然有一杆秤去衡量收留你们吗?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大山,青道,曾经也是在北城区响当当人物,如果不是雨龙提拔和平,北城区早就是你们的。
  而现在呢?你们现在犹如丧家之犬,走投无路。
  我说的大山,面红耳赤,始终没有抬头。
  狗头见火候已到,掏出香烟,给大山和青道一人发了一根。
  青道很自然的接了烟,大山犹豫许久才接。
  狗头见他们接烟,一副感qing至深的口气说:
  “我和郭浩,比你们出道早,曾经也是房氏集团的四大金刚。
  良臣择木而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活着就为了口饭吃,你们不替自己考虑。也要为老婆孩子,兄弟考虑吧!
  我现在给你指条活路。如果你们愿意跟着冰哥,五里营的场子,我们交给你们管理,有冰哥一口肉吃,绝不对不会让兄弟们喝汤。
  如果你们感觉自己很义气,死要面子活受罪,那我们也不强求,毕竟人各有志。
  青道猛的抬起头,眼睛一亮盯着狗头说:
  “狗哥此话当真。
  狗头歪着脑袋。叼着烟说:
  “我狗头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什么时候说过空话。
  青道急忙站起身,把给狗头点火。
  随后他用胳膊拱了拱大山,大山憋屈个脸,犹豫的说:
  “我可以把兄弟带个过去吗?
  狗头提了一口烟说:
  “当然,既然把五里营的场子,交给你们,带多少人过去,是你大山。和青道的事。你们对冰哥,不了解,带兄弟过去,无非也是防着我们。大山我和你说句心里话。冰冰的为人敞亮,我们不是一锥子买卖。
  这日久见人心,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但是丑话说前头,咱先明后不挣。既然成为我们的人,从今天起和平就不在是你们的大哥。这事你们想好。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一旦点头答应,如果想当三姓家奴,我想你们在阳北市也混不下去了。
  给我一句准话,咱们再谈具体事宜?
  大山有些犹豫的望着青道。
  青道轻咬着嘴唇对狗头说:“能给我们一会考虑的时间吗?
  狗头摆了摆手,一副悠闲的样子说:“请便。
  随后大山和青道带着那十几个人,出了住院部大厅。
  狗头笑眯眯的望着我说:
  “冰冰,我话说的有水平吗?我配合的咋样,咱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双簧,杠杠的吧?
  我把烟头扔在脚头,用力踩了踩说:
  “不战而屈人之兵,王道也。如果大山和青道同意,一会见到和平的时候,就要把这条路给封死,让他们俩没有退路。
  狗头笑着说:“我懂。
  我和狗头在大厅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大山,和青道才带着那十几个人回来。
  从他们的表qing上来看,他们显然跟我和狗头猜想的一样。
  大山难得露出那张久违的笑脸,说话有了180度的大转弯,毕恭毕敬的。
  随后我们带着新入伙的大山和青道上了楼。
  进和平住的房间后,和平正躺在病床上,面无表qing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他见我和狗头进来,眉头一皱,张开发干嘴说:
  “来看老子的笑话呢?
  和平的口气,显然不像一个虚弱的病人。
  他视乎还保持着,自身的一种强硬。
  我抱着双肩走到病床边说:
  “你气se看着不错,北城区的事你该听说了吧?房辰说了,和平重病在身,已经无力打理房氏集团,在北城区的所有场子。
  蛇无头不行,北城区不可一日无主,北城区暂由刚毅打理,我今天来,无非是替房大少,传个话。
  我此话一出,和平咬着牙,猛的想要坐起来,但是很显然他现在没有这个本事。
  和平牙咬的咯咯吱吱的,他憋着一口气,对着大山和青道吼:
  ““大山,青道把这两个孙子,给老子轰出去。
  然后他惊奇的发现,此时的大山,和青道一动不动的站在我的身后。
  那一刻和平视乎明白了一切,他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盯着我,随后绝望的闭上眼,世态炎凉的说:
  “韩冰,你tmd真够狠,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我此时已经不想再继续装下去了,我走到和平耳边轻声细语的说:
  “当初,你猖狂不可一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
  我韩冰做事恩怨分明,你安心的养病吧!武海的事,我们一笔勾销,你放心,你的兄弟我会好好待他们,绝对比你对他们更好。
  我说完,引天长啸,转身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我默默在心里说,小海兄弟,一路走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