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四十六章 纵观全局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正在我还沉寂在,恋爱的喜悦之中时,富贵竟偷偷蹑手蹑脚的进了我的卧室。
  他见我一脸的幸福,笑着说:www*22ff*com
  “吆喝,自己躲在卧室里,撸管呢?这么高兴。
  我放下手机说:
  “撸管,你tmd用手机撸管是不是?你以为我跟你一样?
  猫我屋里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富贵笑眯眯的,坐在我的床头说:“冰冰,你晚上有事吗?
  我点燃一根烟塞进嘴里,说:
  “这我哪能知道?怎么?你有事?
  富贵舌头舔了舔下嘴唇,扭扭捏捏的说:
  “晚上你把车给我用用,我去接一个朋友。
  我一脸警惕的说:
  “你去接朋友,你tmd在阳北除了我们几个,你还认识谁?你不会又是去找昨天那个妹子吧?
  富贵嘴咧的跟裤衩子的说:
  “你先说你借不借?你不借?冰冰,你知道我的,我富贵嘴向来不严实。
  一旦和邢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呵呵。你那光辉的形象,在邢睿面前就一分钱不值了。这事你看着办?
  我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
  “富贵,你威胁我?
  富贵竖了竖衣领,我这时才注意到,富贵竟把万心伊送给我的那件皮夹克,不知什么时候竟穿在了身上。
  富贵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说:
  “帅不?
  我笑着说:
  “帅呆了,不过就是鞋子太难看了,穿皮夹克要穿正统的休闲皮鞋。
  富贵,狗哥刚才说的话,你全当放屁了?
  富贵双手插口袋里说:
  “狗头的想法,有时候太复杂。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我也懂他的意思。其实人并不都像狗头想的那么坏。
  再说?我富贵是干什么的,在外面也跑了几年,有些事我懂。我在红花路混的又不是一天两天,冰冰。你别转移话题,车晚上到底借不借?
  我撇了撇嘴说:
  “你小子既然开口了,我敢不借吗?如果不借,你能让我好过。
  但是你小子悠着点。
  你对娘们的事,我不过问,但是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富贵见我同意,伸手把电视柜上的车钥匙拿在手里,摇了摇说:
  “谢了冰哥。
  富贵说完。便屁颠屁颠的出了卧室。
  他走后我托着下巴,仔细回忆着富贵在花鱼缸里挑选的那个女孩,说真心话,我对那女孩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记得,那女孩个子个子瘦高瘦高跟电线杆子似的,穿着一双十几公分的亮皮高跟鞋。
  具体,那女孩张什么样子,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临近中午的时候,丁玲给我们几个下了,我妈包的饺子。
  吃饭的时候。丁玲说,大年三十,四姑家请客。在人民里的南江小厨定了年夜饭。
  我妈那意思是,丁老爷,和老蔡,王飞翔,他们都去,意思定了两桌,让狗头,郭浩,也去。
  狗头和郭浩不好意思的说:
  “你们一家人吃年夜饭。他们去不合适。
  我把狗头和浩子,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他们在我面前装纯。
  在我和丁玲的一再要求下,狗头和郭浩同意了。
  下午的时候。宁国昌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晚上请我吃饭,好好谢谢我们。
  我知道他的意思,毕竟他那几个败家子的事摆平了。
  当我问到,秦大义那事时候,宁国昌在电话里一直笑,说见面再说。
  我从他的笑声里听得出,秦大义的事,他们宁家一定办的*不离十了。
  挂上电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老天终于眷顾我了,我走霉运的日子,终于走到了头。
  果然宁国昌的饭局,如我料想的那么样顺风顺水。
  宁家一个家族,把所有能用上的关系,全部用上了。
  让我不敢相信的是,他们竟然买通了秦大义心腹马经理。
  他们答应给小马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让小马打通各个环节。
  毕竟宁家对公司的运营,和资产转移不专业。
  在马经理的强势加入后,秦大义如同一只被麻醉枪射中的大象,它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其实秦大义倒台不倒台,对我已经不重了,重要的是,宁家通过秦大义的事欠我一个人情。
  席间宁家几个兄弟一直敬我酒,他们对我非常的尊敬,尊敬的连,我身边狗头,和郭浩,都有些不适应。
  酒席后,宁国昌执意要请我们去洗澡,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早上刚坐了一趟过山车,到现在还惊魂未定呢?我岂敢在玩。
  我婉言的谢绝后,宁国昌实在过意不去,走的时候硬塞给狗头一个黑色挎包。
  说那包,是一个朋友从国外带过来。
  狗头笑着不等我说话,就把包收下了。
  我刚想着谢绝,见狗头一手接过包,心里憋了一肚子火,依然笑着说:“既然宁哥给弟弟这份心意,那我就不推辞了。
  因为富贵,把我的车开走了,宁国昌特意安排儿子,把我们送到家门口。
  罗马小区电梯里的时候,我一副挖苦的口气说:
  “狗哥你也是的,一个国外的包,就把我们苦苦经营的人情给卖了?
  狗哥我要的是,宁国昌欠我的情,不是东西。
  在好的包,在我面前,也没有人情管用。
  这一旦接受宁国昌的东西,这件事的性质就变了,宁国昌心里就会平衡。哎,,狗哥,你让我怎么说你。
  狗头也不反驳,笑眯眯的拉开背包,一叠叠一万捆的现金露了出来。那里面至少有几十万。
  我震惊的望着狗头,结巴的说:
  “这
  狗头笑而不语,把背包的拉锁拉上往身后一背,乐呵呵的说:
  “这种事,我见多了,冰冰,我比你有经验。
  宁家没有少从秦大义那里捞钱,如果捞少了,他不会那么大方。这里面少说。有五六十万,呵呵!这快过年了,正好,拿着这批钱,把我们几个好好包装一下。
  我自知理亏的笑着说:“狗头真不愧是见多识广,我误会你了。
  到家后,丁玲早已休息,客厅里小泉,一见我掉头就往沙发底下钻,那畜生见我。是吓怕了。
  我刚坐下,狗头斜眼瞅着我问:
  “冰冰,下一步棋该咋走。
  我盯着茶几上的黑色夸包说:
  “狗哥。说真心话。刚才再回来的路上,我一路上都在盯着治安岗亭。
  市区内的,每个路口都有巡逻车。
  阳北的治安,比起以前真是好的太多了,虽然现在看起来,局势对我们有利,但是如果踏上这条不归路,我们顺利十年,只怕出事一天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狗头听我说这话。笑着说:
  “我也想过这些,我狗头。自知性格懦弱,为人做事胆小怕事。只能做个贤内助,却没有大哥风范,冰冰路你想怎么走,你有话就直接说吧!咱兄弟没有那么多道道。
  狗头说完,瞟了一眼郭浩,郭浩面无表情的玩着手机。
  其实看的出,他一直很认真的听我们说话。
  自从武海去世后,郭浩一般在我和狗头说心里话的时候,从不插嘴。
  我手里捏着指甲刀,对着小指头剪指甲,气定神闲的说:
  “浩子,你也发表发表意见,你是怎么想的?
  郭浩嘿嘿的笑着说:
  “我能怎么想?我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抉择的事,你和狗头商议就行了。
  我把手指甲,在嘴上吹了吹说:
  “浩子,如果你能有狗头脑子一半的想法,我也不至于这么费心。既然你们不说,那我说了。
  我说到这放下指甲刀,坐直身子,双手合十,盯着狗头和郭浩说:
  “我是这样的想的,浩子,
  娃子、四狗、黑蛋,源河的那群兄弟,你带着。
  等刚毅一进入北城区,你们就紧追其后,按原计划进行,跟着刚毅在北城区做事,你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刚毅分担解忧。
  郭浩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我见郭浩答应的这么快,有些不放心的,盯着他说:
  “但是你要记住,刚毅是南坪镇的龙头,按规矩,他是房辰的人。
  你不要在他面前摆老资格。无论说话做事,一定要低调。
  要把刚毅当成大哥,从心里面尊敬他明白吗?
  郭浩笑着问:“怎么?你还怕刚毅反水不能。
  我反问郭浩:
  “我怕他什么?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是你进一尺我敬你一丈的规矩。
  刚毅现在是房辰集团一把摇摆不定的尖刀,只要刚毅进驻北城区,南坪镇和北城区就会连城一片,无形之中刚毅的大本营,又向市区迈入了坚实的一步。
  刚毅的实力范围就象一把尖刀,把整个阳北切成两块,一块是阳东区,另一块是阳西区。
  阳东区和阳西区的龙头是袁明,袁力两兄弟,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非常的牛逼。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的走。
  我们要紧着房辰这颗大树,顺流而下。
  房辰毕竟太年轻了,在这个非常时期,我们要帮助他平稳的过渡。
  房辰昨天晚上之所以对我发那么大的火,他也是急了。
  狗头笑着说:“说真心话,我们一直站在门口听着呢?当时我们真怕你,抱不住火,和他掀桌子打起来。
  房辰从县城调过来的那几百口子,都在度假村呢?(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