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四十四章 倒霉的富贵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被狗头一路说落的抬不起头。
  一直到罗马小区门口,狗头才住嘴。22ff.com
  那一刻我死的心都有,狗头见我视乎良心发现,拍了拍我的肩膀又安慰我说:
  “好了,别懊悔了。这事就算了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刚毅给足了,咱兄弟面子。哎,谁会想到你会整这一出事。
  刚毅一旦介入北城区,阳北市城区,我们将炙手可得。
  冰冰,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如果我们不把北城区,这块肥肉拱手相让,有房辰的鼎力支持,我们完全有能力,自己发展。
  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关键的时候,不进反退。
  我揉了揉那张涨红而发烫的脸,意气奋发的说:
  “狗哥,我现在只求一个稳字。如果房辰有雨龙能力的一半,我想北城区我不会让给刚毅。我知道,就凭我的一两句话,根本无法安抚兄弟炽热的心,但是我的目标,不仅仅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城区。
  现在我什么话都不想解释,因为没有那个掌控全局的能力,我们只能隐忍,我之所以把你和源河沙场的兄弟,安插进北城区。
  其实也是做两手打算。
  第一,刚毅知道我把人,安插在北城区是什么意思。北城区是一块肥肉,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如果刚毅敢反水,我们会第一时间知道。
  第二,就是,如果刚毅一老本等的,安心守着北城区,一方面可以为我们挡住很多压力,毕竟他也是房氏集团的元老。
  娃子,黑狗,四蛋,他们是我的心腹。就凭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一定会发展自己的实力。
  这一点,我不用安排,娃子。他们就知道怎么做。
  我把刀子,安插在刚毅的肋骨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娃子,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狗头笑着说:“怪不得。你那么放心。
  我淡淡一笑,也没有说这个话题。
  随后,我掏出手机,见手机一直关着机,便使用狗头的电话,给刚毅打了一个电话。
  我在电话一个劲的向刚毅道歉,说昨天喝多了,给刚哥丢人了。
  刚毅在电话里,一直笑着说:
  “哎,都是什么事啊?!酒后乱
  性才是真男人。兄弟你太客气了。
  挂上电话,我拉开车门下车,一抬头。
  竟看见,邢睿站在我们的楼道口。
  邢睿穿着一件黑色绒毛风衣,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她白皙的脸,此时冻得红扑扑的,她咬着牙龈盯着我。
  她那双锐利的眼珠,见我的吼,正由大变小。随后眯成了一条缝。
  我一看她那张脸阴云密闭的脸,心猛的往下一沉。
  这真TMD,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本来就心虚。一见邢睿那象钩子一样的眼神,顿时推软了。
  狗头,郭浩,富贵,见情况有些不对,转身就往小区门口走。
  他们刚走几步。就听见邢睿,阴阳怪气的说:
  “狗哥、浩子,你们这,刚回来,准备去哪啊?
  狗头,郭浩,富贵,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折了回来。
  那样子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个个傻脸了。
  狗头毕竟见多识广,他很快镇定下来,笑着说:
  “我们能去哪,烟抽完了,出去买包烟,嘿嘿?
  邢睿眉毛一挑笑着说:“买烟?你们手上夹的是什么?
  邢睿说完,把目光转向我,口气冰冷的问:
  “韩冰,昨天晚上去哪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一副笑眯眯的嘴脸说:“我还能去哪呀!
  昨天和狗头,浩子,富贵,在SKY酒吧里喝多了,这夜里路上结冰,我们几个就找了一个宾馆打牌呢?
  邢睿嘴角一撇又问:
  “你们几点在SKY酒吧喝的酒,去哪个宾馆开房间打的牌?
  我知道邢睿是干刑侦的,我这不着边幅鬼话,岂能骗过她。
  再说我本来就心虚,她象审讯犯人似的,问的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邢睿见我不说话。
  转身盯着狗头说:
  “狗哥,你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你一个大哥,我知道你一定不会骗妹妹。
  狗哥,昨天你们真的再SKY酒吧喝酒了吗?
  狗头低头苦笑说:
  “睿,冰冰骗你的,我们昨天压根,没有再SKY酒吧喝酒。也没有去宾馆打牌。
  狗头说完,邢睿嘴角微微一笑,又把目光移向我的脸上。
  邢睿望着我说:
  “韩冰,狗哥是你们这些人中,最实在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心想,邢睿啊邢睿,狗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昨天你没有见他那不要脸的得意,你别看他装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其实良心坏着呢?
  显然,这些话我不敢说出来。
  我低着头,大脑一片空白,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邢睿的职业是警察,我骗不骗她,她一眼就能看出。
  我和邢睿对持了几分钟,邢睿问:
  “冰冰你觉的骗我,是不是特有成就感?
  我低着头,象一个无助的孩子,我知道,去南平镇的事,一定不能和邢睿说,如果说了?
  就凭她职业的关系,我昨夜干了什么,她一定知道。
  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一个市局的警察,想调查我太简单了。
  我清楚的知道,如今我TMD打死我,都不会承认,就算邢睿当场抓获我和小芸在床上,我也不会承认。
  不管邢睿用什么方法,逼我说实话,我也不会说。
  有些东西一旦男人承认了,就预示男人实实在在的背叛,无论怎么解释就变成了掩饰。
  邢睿见我象霜打的茄子,一直不说话,捂着嘴眼泪哗哗的往下掉,她带着哭腔质我说:
  “昨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旁边的那个说话女人是谁?
  为什么不等我说话。就把电话挂了。
  我给你打一夜的电话,发了一夜的短信,你为什么不回。
  我等了你一夜,你到底去哪?
  望着哭泣的邢睿。我心痛至极,同样我也是菊花绷得紧紧,我此时下定了决心,就算死我也不会承认,和小芸在房间里的事。
  我清楚的知道。邢睿见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打感情牌。
  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望着邢睿,故意用一种强硬的口气说:“我昨天喝失忆了,你给我打过电话,别扯了行吗?
  我压根就没有收到你的,来电。你不信看我的手机。
  我说完把手机掏出来,递给邢睿。
  我明知道手机,因为被邢睿打了一夜电话,电早就耗尽。
  邢睿一直盯着我,也没有接我的电话。
  我指着狗头说:
  “你不信问狗哥。郭浩,富贵,我昨天喝多少酒。
  狗头走过来,按着邢睿的肩膀说:
  “邢睿你误会了。
  昨天晚上我们确实,在南坪镇梦里水乡KTV。
  我们为什么在会和刚毅在一起呢?
  还不是因为武海那事。
  毕竟当初武海的死,刚毅有着直接的原因。
  我们和刚毅就是为了,把心结解开。
  前段时间你和冰冰闹分手,冰冰压抑了那么久,吃不香,睡不着。
  心里的那根弦绷得紧紧的。这不,你和冰冰把话说开了,冰冰突然间把心里的压力释放出来。
  他高兴啊!一是因为你的事,二是。跟刚毅把心结解开,就多喝了几杯。
  也怪我们,这冰冰前些天,因为你的事发高烧,刚出院,就跟刚毅喝上了。
  这男的在一起喝酒。哪有量呀?
  这巧就巧在,什么事都赶在一起去了。
  刚毅做东,又在刚毅的一亩三分地,刚毅便安排了几个公主陪酒。
  邢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郭浩,是什么人?
  哪可能,让冰冰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在一起喝酒。
  我,浩子,冰冰我们,出污泥而不染。
  但是唯独富贵,接受了刚毅的安排。
  你又不是不知道富贵是什么人,见这便宜岂能不占。
  整个包厢里,就富贵自己接受刚毅安排的两个陪酒妹。
  富贵你又不是不晓得,张着一张尖嘴猴腮的死脸,见女的走不动路。
  冰冰昨天确实喝大了。
  邢睿,你是警察,你想想你和冰冰这刚和好,冰冰怎么可能会挂你电话,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
  你认为,冰冰如果有知觉的状态下,她会吗?
  你说的那个女声,如果我想一定是冰冰喝大了,是陪富贵的女孩的声音。
  邢睿视信非信的盯着狗头。
  随后眼神犀利的盯着着富贵,我一看就知道,邢睿明显吧矛盾
  转移到富贵头上。
  那一刻邢睿恨不得杀了富贵。
  富贵当时脸都绿了。
  他刚想解释,狗头拉着邢睿掏出手机说:
  “还好,有图有真相,你是干刑侦的,你看看这照片,如果说的有一句瞎话,你就是给我枪毙了,我都不吭一声。
  狗头说完把手机递给邢睿。
  我用余光,瞟着狗头的手机屏幕,那画面显示富贵,和玉田光着膀子,搂着那群美女在跳舞,从照片拍摄的角度上来看
  狗头应该站在房门口,我昂着头靠在沙发上,睡的跟死猪似的。
  邢睿看过后,仿佛松了一口,脸色明显的好多了。
  她把手机还给狗头,一把揪住着富贵的耳朵说:
  富贵,你怎么解释?
  富贵,脸唰的一下子红到耳根,他额头上硕大的汗珠瞬间冒了出来,眼珠瞪的有铃铛那么大,他盯着邢睿,疼的直吸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