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四十三章 发酒疯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刚毅显然也喝大了,他兴奋之余,竟然把丽丽抱在身上,和她彼此疯狂的狂啃。》,
  刚毅的这一举动,把整个气氛推向了**。22ff。com
  狗头,郭浩,富贵,玉田,娃子,黑狗,四蛋,他们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也脱掉了虚假的外衣,和那群美女们,起哄,鼓掌,尖叫。
  随后,他们这群狗男女,开始大尺度的加入其中。
  我震惊的望着他们,连我一向佩服的狗头,竟然也会在醉酒后,如此放荡,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
  郭浩我能理解,我以前刚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曾经的历史。
  他有一别名,叫花耗子,顾名思义,据狗头说,郭浩这孙子,以前可没少祸害,ktv女服务员。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一向沉稳的狗哥,也会跟着那群美女疯狂。
  我揉着眼睛,心想,这是幻觉吗?狗头一向以我们大哥自居,怎么也疯了?
  正在这时,一缕淡香传来,:
  “冰哥,我敬你?
  她说着,举起酒吧举了过来。
  我此时,能坐在这包间里,可以说,已经是咬着牙硬撑了。
  要不是我顾忌刚毅的面子,早跑了。
  我摇头苦笑,揉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些说:
  “小妹,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我现在感觉自己仿佛会飞了似的,酒已经顶到嗓子头了,再喝。天知道,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说句话的时候。舌头一直打转,就这短短的几句话。我来来回回的重复不好几遍。
  房间内吵闹的音乐,吵的什么。
  她一直羞答答的表情望着我。
  我一说话,她就把耳朵附在我嘴边。
  我甚至能闻见她的体香。
  也许在醉酒的状态下,我视乎对她的心态,从开始的装深沉,变的妩媚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我嘴里,呜呜噜噜的说什么。
  小芸见我一直不举杯子。视乎明白了什么。
  她表情落寞放下着杯子。继续抱着肩膀默默的坐在角落里。
  她虽然表面镇定第,望着电视前,那群醉的象疯子一样的男男女女,抱在一起舞动身体。
  但是我明显看的出,她心里恨失落,毕竟当她举杯,敬我的时候。
  我手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看到,我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几分钟后,我举杯对着她。点了点头,随后一饮而下。
  那杯酒份量不多,但是我却杠不住了。
  刚放下酒杯,冲到垃圾桶边便吐了起来。
  吐的全部都是酒水。
  小芸见我这副状态。在我背上不停得捶打。
  此时的我,已经明显的醉了。
  我吐过后,摆了摆手示意。小芸我自己能行。
  这是我最后仅有的意识,随后我便靠在沙发上。精神恍惚的望着天花板。
  今天的酒明显喝偏了,那些美女的目标显然都是我。
  我自己都记不清楚。喝了多少杯。
  喝到最后,酒到嘴全tmd都是一个味,舌头已经麻木毫无知觉了。
  小芸的最后一杯酒,显然要了我命。
  我昂头,望着天花板那绚丽的彩灯,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电话,我嗯,啊,的说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显然已经喝失忆了。
  一个噩梦,把我从沉睡中惊醒,我又一次梦见,那个可怕的夜晚,我抱着陈妮娜,在黑暗拼命的奔跑。
  我的双手沾满的鲜血。
  醒来后,我头痛欲裂,我龇牙咧嘴的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
  余光中猛然间看见一个长发女人睡在我的身旁。
  那女人呈趴姿,面朝下,背对着我。
  她那光滑如玉的肩膀,裸露在被子外。
  我猛的弹坐了起来,却怎么也想不起,我是怎么和她睡在一起的,我只记得迷糊中,富贵喝醉后,一直抱着我腿不松,哭的跟孩子似的。
  因为有房辰上次的前车之鉴,我吃过这样的亏。
  我小心翼翼从床上下来,蹑手蹑脚的提着衣服,走到客厅。
  见客厅没人,快速穿上衣服,偷偷摸摸的往门外走。
  走的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把裤兜里仅剩的四百块钱,掏出来,回到卧室放在床头柜上。
  我知道这些钱,远远不够这一夜的费用,但是这是我身上仅有的现金。
  我更知道有些东西不能欠。
  此时的我脑子,混沌的象一锅浆糊。
  出了房间后,我像做贼似的进了电梯。
  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我感觉自己就是个人渣,这刚和邢睿和好,就干了一件畜生干的事。
  我怎么有脸对得起邢睿。
  那一刻,我真恨不得对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张这么大,头一次跟一个陪酒小姐睡在一起。
  我真的想不起来,我到底有没有和她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我只记得,喝完那杯酒后,我的记忆就断片了。
  我连自己,怎么进房间的都不知道。
  上次还好,是房辰,狗头,他们一手俺策划的,这次呢?
  当我走到楼下大厅的时候,狗头,富贵,郭浩,玉田,娃子,他们正翘着二郎腿等我。
  他们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不忘调侃我,问我是不是遇见白虎了,吓成这样。
  我此时哪有心情和他们开玩笑,对他们摆了摆手。径直出了大厅。
  在大厅门口,玉田。意思要去莆田度假村给房辰还车,顺便开自己的车。
  娃子。黑狗,四蛋那意思要回源河镇,玉田劝他们暂时别回了,估计回源河镇过不了几天,还有过来,
  毕竟刚毅下一步要进驻北城区,这几天不如跟着他玉田干拆迁,一人一天一百块钱,见者有份。
  玉田说的娃子。黑狗,四蛋颇为心动。
  随后我们便分手了。
  我和狗头,富贵,郭浩,开车回罗马小区。
  郭浩开车,我靠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
  富贵那厮一路上,叽叽咋咋的在说,他选的那两个女孩。怎么样怎么样的。
  从他的话里我听的出,他昨天**了,而且还是双飞。
  我本来就心虚,回头瞪了他一眼吼:
  “你tmd能不能闭上你那张臭嘴。
  富贵先是一愣。见我是真的生气了,低着头头,嘴里嘟囔着说:
  “这一早清早的。吃火药了,发哪门子火呀?
  我也懒得和他说话。
  头一歪茫然的望着窗外。
  郭浩见我一副反常的样子问:
  “冰冰。你没事了,生病了。
  我握住脑门说:
  “我昨天是怎么回的房间?
  狗头接过话说:“还能怎么回房间?你重的跟猪似的。我跟富贵,娃子,黑狗,郭浩,我们几个把你抬回去的。
  富贵那傻逼喝多了,在房间里抱着你的腿不松,不让别人靠近你,这事你还记得吗?
  我扭头盯着富贵,揉了揉下巴说:
  “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房间里的,那女孩是怎么回事?
  狗头一听我说着,乐了,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说:
  “哎,刚毅真会安排,真正漂亮还是后来的那三个。你带回房间的那个小芸,真tmd是个尤物。
  你还有脸问我们,你昨天一直搂着人家不松手。
  你昨天确实喝大了,你半夜和刚毅
  富贵,郭浩,娃子,他们穿着裤头,在走廊里发酒疯,唱歌这事你有印象吗?
  我睁着硕大的眼珠说:
  “还有这事?
  狗头笑着说:“幸亏是在刚毅的地盘,你们也真有出息。
  大闹人家宾馆,要不是刚毅在,就昨天你们这几个人那副的德行,早被抓到派出所醒酒了。
  冰冰下次,你还是少喝些酒。
  我羞愧难当的望着狗头问:
  “那女孩是怎么回事?她这么会在我房间里?
  狗头嘿嘿的笑着说:
  “你小子得了便宜就别卖乖了。这事你问你自己。
  昨天你愣搂着人家不让人家走。
  人家是会展中心正规车模,又不是陪酒的小姐。
  你知道不知道,刚毅为了给足你面子,还打了那女孩。
  就因为那女孩,不同意晚上留在你房间。
  我惊愕的望着狗头说:
  “什么?刚毅还打那女孩了?
  狗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
  “我操,这事你一点印象没有?
  我气不打一处来说:
  “有印象,我tmd还能问你?
  狗头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刚毅是强压着,那女孩让那女孩进的房间,还单门找了两个小兄弟,在门口守着,你当时搂着人家不放手。人家好心把你送到包间。
  你硬愣是不让人家走。
  那女孩跪在刚毅面前,求刚毅,放过他。
  刚毅拽着那女孩的头发说:
  “如果今天那女孩敢,不给他面子,踏出你的房间一步,她立马废了她,还打了那女孩一巴掌。
  我狂抓着自己的头发,猛烈的摇头:
  “狗头骗你是地上爬的,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狗头,长叹一口气:
  “哎,别说了。以后你把酒戒掉吧!花鱼缸里的女孩,和后来进来的那三个女孩不是一类人。
  那个叫丽丽的女人,是刚毅的姘头,但是丽丽带的那两个女孩,不是陪酒小姐,人家是给刚毅壮门脸的。
  听丽丽那意思,那个叫小芸的,家境其实很不错,是个良家女孩。
  男朋友在欧洲留学。
  人家只不过是陪丽丽去找刚毅,顺便喝几杯酒。
  你tmd喝多了,什么都不顾。昨天丽丽可没少被刚毅打
  刚毅我算是看出来了,他对你真是无话可说。
  你是爽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叫小芸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