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三十六章 刚毅的服软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我握着手中的人民币,望着那远去的出租车,说:22ff.com
  “如果能再见到你,我一定把车费还给你。,
  就在我转身进度假村的时候,十几辆摩托车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来。那阵势跟回家过年的骑行大军似的。
  等他们过来后,我才看清楚是谁。
  娃子穿着一件军绿se的大衣,戴着一顶火车推的帽子,骑着一辆红se大架摩托车,在最前头。
  他冻得脸se通红,那装束真他娘的雷人,跟八十年代守护边境的战士的事。
  随后十几辆摩托车,停在我的身边,都是这副造型。
  说句话,不好听的这些人,穿着和打扮,最起码落后了一二十年,这年头,谁tmd还穿军大衣,就他们这样子,被县城的兄弟,看见还不笑掉大牙。
  富贵从娃子的车上,跳了下来,不停得搓耳朵,跺了跺脚说:
  “冻死老子了,冰哥,你在门口干什么?
  我一副开玩笑的口气说:
  “等你们呗?
  我话刚说完,那二十人下车恭敬的齐声喊:
  “冰哥。
  我感慨的望着,这二十几个,我一手带出的兄弟,心里犹如长江入海。
  我见他们这一二十个人,身上沾满了泥浆,一副迷惑的眼神望着他们说:“你们跟人家干仗了还是咋地?一个二个穿成这样,整的是哪一出戏?
  解放阳北是不是?
  娃子,黑狗,四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帽子。笑呵呵的说:
  “不是,我们从大坝绕小路过来的。大路戒严了,盖子逐车检查。
  冰哥。你所有不知,我们以前夜间装沙的时候,这军大衣,火车推帽子,能杠风。
  在这大冷的天,骑摩托车过来,不是怕冷吗?
  冰哥,对不起,我们给你丢份了。
  我一副无奈的口气说:“不是给我丢份。是丢你们自己的份。
  ,娃子,黑狗,四蛋,明天我让富贵带着你们,去商业街,买几件像样的衣服,你们先进度假村洗个澡先,你看你们冻得。先泡个澡,去8608房间找我。
  我说完走到黑狗的旁边,把他的帽子扶正。
  黑狗感激的望着我。
  随后我们一行人进了度假村。
  我刚进大厅,就看见保安冲了出去。对着源河沙场的兄弟们喊:
  “你们干什么的,摩托车不能停那。
  我一把拽住保安大哥说:“他们是我兄弟。
  那保安大哥显然认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误会了。
  我说:“一会他们进来,安排他们先去浴池洗个澡。消费什么的,全部挂房辰账上。别难为他们。
  那保安眼皮特活,拍着胸脯说:
  “你放心,我带他们去,我给他们安排好。
  随后我放心的进了,电梯,一到六楼就看见郭浩和狗头,玉田,他们三个猫在会议室的门口,不知道在商议什么。
  他们见我回来,立马迎了上来。
  我见郭浩要开口说话,便竖了一个手指头,在嘴边,示意他回房间再说随后,我们几个心照不宣的回了8608房间。
  一见门,郭浩迫不及待的说:
  “冰冰,我们这样看管刚毅和和平的兄弟,不合适吧?
  我感觉,刚毅和平的兄弟都起疑心了,他们去上厕所,县城的兄弟都跟着。
  我感觉他们有些不服气?这事,毕竟是他们来帮我们,一旦传出去,我怕有损我们名声,违背江湖道义。
  我撇了郭浩一眼说:
  “浩子?当初他们在一线天,围攻我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以多欺少名声不好。
  如果不是他们助纣为虐,武海能死,他们配,和我们讲道义吗?
  郭浩笑着说:
  “那你准备咋办?
  我一脸平静的说:“诛心?
  狗头和郭浩的一副迷惑的表qing望着我。
  我笑着说:“刚才在出租车上,一个开车的师傅给我说了一个道理,他说,他们跑车的师傅,在北城区经常被和平的手下欺负,而且是敢怒不敢言。
  我问他为什么不报警,不反抗?
  那师傅说:
  “他们害怕,和平报复他们的家人,我当时就想,是啊!打的没有吓的怕。
  我们何不用这种方式,以恶制恶,把和平和刚毅的兄弟,逐一核实身份摸清楚他们的家庭住址,登记造册。
  现在局势不明朗,这些人在我手上,一方面可以减轻宋舜的压力,让宋舜没有顾虑的对和平下手。
  另一方面可以震慑这些人。
  刚才和平,给我打电话,我听得出。
  宋舜已经对和平下手了。
  和平现在生死未卜,我们有两步棋可走,第一,如果和平倒了,今天晚上我们趁火打劫,统一行动,让房辰出面带着县城的兄弟,清理门户,把和平的所有场子,连锅端收回去。
  房辰只要拿下和平的场子,整个北城区全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如果宋舜倒了,那我们就要亲自出马灭了和平。
  对了,狗头?
  我让你查的宋舜妻儿藏匿的地方,你查的这么样?
  狗头抱着双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
  “我办事,你放心,宋舜现在的妻子叫,朱虹,三十多岁。
  宋舜的前妻,在宋舜劳改的时候,跟人跑了。
  而且我听说宋舜特别喜欢,现在的这个妻子,朱虹。
  而且朱虹还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而且两个小娃娃从出生到现在,还不到二个月。
  宋舜在阳北市一共有三套房产。户籍地是五里营的老瓦房。
  其父母在此居住,宋舜平时不经常回去。
  第二套房产是。兴湖大道的橡胶厂家属院,那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的房子。红砖小阁楼。
  那房子不大,才60多个平方,我想宋舜和朱虹,一定不会在那居住。
  还有一套就是巾帼时代小区的小高层,在锦华苑
  13号楼,21层东户1021。
  我沉思片刻问:
  “这巾帼时代小区,我咋没有听过?
  狗头解释说:“这巾帼时代,是咱阳北市有名的昊天集团,刚开发的高端小区。位置在滨湖大道老第四钢铁厂的西侧。
  听说巾帼时代的楼盘,一平方一万多。
  而且小区配套设施相对完善,那小区好像,还是咱阳北市第一个带头,刷卡上电梯和门镜的小区。
  听说里面的保安队24小时巡逻。
  我揉着下巴说:“听你这话意思。我们对宋舜不好下手了。
  狗头笑着说:“不是不好下手,而是无从下手。
  我们不是小区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连小区大门都进不去。
  一旦我们强行进入,小区的监控拍的一清二楚。小区的保安只需要打个110,我们将cha翅难飞。
  我和狗头zhijian的谈话显然陷入了僵局。
  这时候,狗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狗头一看电话是刚毅的。便说:
  “这刚毅什么意思?不打你的电话,打我的?
  我笑着说:“把手机按免提,听听他咋说?
  狗头点了点头。接通电话说:“怎么?刚毅有事?
  刚毅:“狗哥,你和冰冰在一起吗?
  狗头瞅了我一眼说:“冰冰不在啊!他在源河沙场呢?怎么?找他有事?你咋不给他打电话?
  刚毅:“狗哥。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不想和你玩心眼。
  和平出事了。宋舜玩了一手调虎离山之计,故意把冰冰引向源河沙场,下了一套,让冰冰往里钻。
  其实他早就偷偷和盖子连了线。
  就在刚才,和平的一个心腹给我打电话说:
  “宋舜他带人,端了北城区天水一方足艺馆,冲进包间把和平的手筋和脚筋挑断了。
  我现在,正在赶往北城区的路上。
  我知道,冰冰因为武海兄弟的事,一直憋着气。
  我的人也被你们软jin在莆田度假村。
  冰冰做事太qing绪化了,他一向听你的,狗哥我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劝劝冰冰。
  和平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房氏集团的人,岂能被一个地头蛇就这么废了。
  冰冰和房辰是兄弟,这阳北人都知道,我也是房氏集团的人,我恳求你,劝劝冰冰带着兄弟,现在赶到北城区与我汇合。
  狗头见刚毅说的这么透彻,便把电话递给我。
  我接过电话说:“刚毅,你我本无仇,如果不是愣四,我相信我们不会结仇。
  但是武海的事,我没有办法向兄弟交代,你也是南平镇,堂堂一青龙,如果你的兄弟死在我的手上,你心里什么滋味。
  这人心都是肉张的,如果这个仇不报,我没有办法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北城区,现在我不会过去。
  刚毅听到我说这:
  “冰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一副冰冷的口气说:“我想干什么,是司马昭之心,一目了然。
  刚毅语气生硬的说:“你凭什么把北城占为己有?
  我笑着说:“凭什么?呵呵!就凭有房辰的从阳北四县,调来的几百个兄弟,为我所用。
  刚毅,你现在带着你的人,退回南坪镇,装着什么事都不知道。
  你的人全部在我手上,如果你想和我撕破脸皮,我随时奉陪。
  刚毅我念你,是个爷们,你对我怎样我心里有数。
  你现在再给一个我面子,退回南坪镇,武海的事一笔勾销。
  如果你一意孤行,硬是强替和平出头,那我们只能刀兵相见,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刚毅在电话中沉默了。
  随后就听见,刚毅用一种近似暴怒的口气喊:
  “掉头,回南坪镇。
  随后刚毅就把电话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