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三四五章 见死不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坐在出租车上,我象一个恋爱中的小年轻,把手机紧紧贴在胸口,我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和邢睿深夜聊短信粥的情景。
  那时候的我,第一次体会到恋爱的感觉,幸福的象花一样。22ff.com
  出租车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是笑非笑的望着我问:
  “哥们这么高兴,咱到去呀?
  我在短信里回复邢睿四字:
  “说到做到。
  便对出租车师傅说:“等一会再说,我还没有想好,你放心,车费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
  师傅笑着说:
  “那行,你好好想想吧?
  我坐在副驾驶上望着阳北市局主楼的国徽,心里感概万千。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几辆警用防爆大巴车,在一辆黑se帕萨特的带领下,缓缓出了阳北市局大门,那阵势就像士兵出征。
  一路警笛开道,出租车师傅不经意说:
  “吆喝,这么大阵势,这过年阳北市也该整治,整治了。
  师傅说完,望着我说:
  “哥们,还没有想好去哪吗?
  我笑着说:“去三环莆田度假村吧!
  随后出租车缓缓启动,一路上我和师傅闲聊。
  从开车师傅的话音,我听得出,对阳北市的黑社会,深痛yu绝。
  我问他,当今阳北市,哪个地方大哥最出名。
  师傅仔细打量我一番,见我的穿着和长相不像是道上混的人,一副咬牙切齿的口气说:
  “阳北市区不大,但是特别复杂,尤其是北城区最为严重。
  阳北这地方民风彪悍,典型的北方工业城市。阳北人,喜欢喝烈酒,为人仗义。好打好斗,早些年的万龙集团的万金龙。雄霸一方,在阳北市一提万老爷子,哪个人不竖大拇指。
  万老爷子,虽然干了不少坏事,垄断阳北市的矿业和运输集团,但是人家最起码,不欺负平头老百姓。
  万龙集团旗下几个大型矿业集团,养活了咱阳北不少人。
  如果不是万老爷子。咱阳北能发展这么快。
  而且万老爷子,还在县城的山区还出资,修路,搭桥,修建养老院,包括现在往莆田县去的国光大道,都是万老爷子出钱修的。
  人家虽然也是黑社会,你看看现在的阳北,乌烟瘴气的,一个北城区的混混。拽的跟黑驴似的。
  北城区是,咱阳北市的不夜城都知道吧?
  美食一条街,酒吧一条街就坐落在北城区。
  以前还好。自从一个叫和平的黑道大哥,上台后,就开始变相qiaozha我们开出租车的师傅。
  只要你的出租车,停在北城区的酒吧一条街,和娱乐场所门口。
  就要满身纹身的小混混,收取停车费,只要你敢不给,就立马砸你的车。
  说是停车费,其实就是保护费。一辆出租车一年800块,摩的。一年500.
  如果不交,立马给你整个现行的。轻者砸你的挡风玻璃。重者打人。
  当初有一个车队,有上百辆车拒绝交费。
  和平就指使手下的马仔,夜里跑到车队的队长的家,将其砍成重伤。
  到最后,那队长不仅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反而赔了和平一大笔钱这事才算过去。
  我有些不相信的问:
  “这事真的假的,阳北市还能有这事?那街头巡逻的警车都是摆设?
  师傅不屑一顾的,笑着说:
  “哥们,你太年轻喽!老哥我和你说的话,你别不信。
  你现在可以,随便拦一辆出租车问问。如果我说的话有一句是假的,今天的车费,我一分钱不要。
  我冷笑着说:
  “看来,和平比样的很狂啊?那你们为什么不报警呢?
  师傅笑着说:
  “你还是年轻,不懂社会的复杂。
  开出租的有几个敢啊!就算你报案警察,把砸你车的人给抓走了。
  但是,那群混混,一旦记住的车牌号,不可劲的往死里整你。
  毕竟咱经常在阳北市,跑出租车。
  总不能为了一点小事,把车和营运证卖了吧?
  哎,阳北市几千辆出租车,人家都能忍气吞声,咱何必装那个大头呢?单反开出租车的,有几个是有钱的,不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为了生活吗?
  一年800块也不算多,少吃几顿少肉,少喝几瓶酒,不就回来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一副不屑的口气说:
  “就是你们种奴xing,助长了和平的嚣张气焰,如果换成我,老子一分钱都不会出。
  师傅见我这么说,噗嗤笑起来,那样子视乎把我当初一个吹牛大王。
  他撇了我一眼,一副轻视我的口气说:
  “年轻人,老哥劝你一句。你这样的脾气不好,嘴上没有把门的,说话别那么硬气,早晚要吃亏的。
  呵呵,听你说话这口气,你不会是警察吧?
  如果你是警察,兄弟,我真心的希望,你能和你们领导反映反映,北城区太乱了。白天是政府的,过了晚上10点就是和平的,你不信晚上在酒吧一条街溜达溜达。
  我笑着说:
  “师傅你误会了,我不是警察,但是警察做不到的,我敢做。。
  师傅笑着说:“你小子说话真逗,一看就是刚踏入社会的牛犊子,大学刚毕业,还是当兵刚退伍?
  我点燃一根烟笑着说:
  “我是殡仪馆的扛尸体的。
  我此话一出,那师傅一愣,又一次盯着我看了半天。
  正在这时,出租车内的对讲机响了起来,电台里一个鼻音很重的男声说:
  “红旗汽车队,兄弟听着。
  阳东二桥戒严,道路实行交通管制。车队的兄弟收到通知后,记得绕行啊!别到时候堵在二桥上,还有两个小时。就是下班高峰期了,注意保持电台畅通。有路段堵车的,提前提醒其他兄弟。
  随后一连串的回复,收到。
  那开车的师傅笑着说:
  “哎,阳东二桥封闭什么呀!有本事去封闭北城区的青年路啊!胡搞。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的铃声响起。
  我接通电话,和平在电话里张口就问:
  “兄弟,你们到哪?
  我一副平静的口气说:“刚上阳东二桥?
  我话刚说完,电话那头晃荡一声巨响。
  随后就听见。一个男声焦急的喊,大哥,宋舜带人冲上来了。
  和平暴躁的对那人吼:“让兄弟给我杠住,老四他们到了吗?
  那男人说:“电话,打通了,正在路上。
  短暂的叫嚷后,和平异常紧张的对我说:
  “韩冰,源河不要过去了。
  宋舜没有去源河,他带着人,扫了我的天水一方足艺馆。我被困的包厢里了,你tmd赶快给老子带人过来,快过来。
  随后听见电话那头。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
  砍刀钢管碰撞声,和吼声,惨叫声,玻璃摔碎的声音。
  我听和平这口气,显然一副火烧眉毛的语气,但是我分明在他话里听出一种狂妄的声音,他竟然敢骂我。
  我一副平静的口气说:
  “和平,你到底什么意思?老子不是你的老弟,更不隶属你旗下。
  现在所有兄弟。都在赶往源河的路上,就凭你一句话。我就把所有的兄弟调回去吗?
  如果宋舜在源河沙场等我这么办。
  如果我不去源河,那道上的人。肯定以为,我韩冰怕了。
  这个面子,我韩冰丢不起。
  我先去源河沙场看看在说,再说我现在过去,这远水也救不了近火。
  我话一说完,和平在电话里暴怒的吼:“韩冰,你tmd见死不救,你行,你有种。
  我面无表情的,挂上电话。
  给郭浩打了一个电话说:
  “郭浩,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还顺利吗?
  郭浩一副口气轻松的说:
  “我和狗头,玉田,度假村呢?
  我猛的一惊问:
  “你没有,接到和平和刚毅的兄弟?
  郭浩笑着说:
  “不是,接到了。我去给和平打的电话,和平没有接,我又联系的刚毅,刚毅让我去南坪镇的会展中心去领人。
  见到刚毅后,刚毅那意思说:“和平中午谈生意的时候喝多了,提前把兄弟交给他,让我和你解释一下。
  我刚开车刚出南平镇,狗头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你去找曹局长了,让我不要给你打电话,让我现在,带着刚毅跟和平的人先回度假村,待命。
  我问:“和平和刚毅的人的手机收缴了吗?
  郭浩说:“刚毅亲自收缴的,还说什么把兄弟交给你他放心?
  我笑着说:“你小子终于聪明了一回,现在说话方便不。
  郭浩说:“他们的人都在会议室喝茶呢?我说话方便。
  我一副yin冷的口气说:
  “源河沙场不要去了,市局这次规模不小。
  你们过去也不好脱身,和平刚给我打过电话,我听话音,宋舜已经对他下手了。
  估计和平现在是凶多吉少。
  你现在和狗头商量一下,安排县城的兄弟,秘密的刚毅和和平的兄弟,管制起来。
  如果他们跑一个,我拿你们试问。
  我说完,猛提了一口烟,对着窗外吐了出去。
  我一扭头发现开车的师傅,正用一种惊愕的眼神望着我,他急忙说:“兄弟,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是说闲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一听就知道,师傅误会了,我笑着说:
  “师傅,你别多心,我虽然和和平有些交集,但是我和他不是一类人。我说句狂话,从今天起北城区将易主,如果我有幸得到北城区,你们的出租车停车费一切全免。
  那师傅一听我说这,一个劲的感谢我。
  随后他把我送到莆田度假村门口,我给他车费他也不要,一股烟的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