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三十三章 相认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丁大爷抹了一把眼角,灌了一口酒继续说:
  “当初建国和齐会计,是咱殡仪馆公认的郎才女貌。22ff。com
  而你对建国又是一网情深,但是怪就怪,齐会计张着一张克夫脸。额骨瘦窄印堂枯贁呈蜡黄之色,双眼狭长眼珠混沌无神,看若娇柔实而克夫之相。
  建国是个老实人,是我硬生生的拆散他们,撮合你们,后来你们成家,齐会计也成家了,但是齐会计的丈夫不出我所料,结婚没几年就横死,这难道不是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吗?建国不管你气我也好,恨我也罢!在某种意义上,我是救了一命,但是冰冰身上的煞气子尊,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父亲显然不相信,丁大爷的什么煞气传到的我身上的话,蹭的一下子从板凳上站起身吼:
  “你这骗人的把戏,骗了多少人?师傅我虽敬你是咱殡仪馆开馆元老,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可以说我和艾冰什么都行,但是绝不可能信口开河说,冰冰继承了你的什么煞气鬼话。
  我吼:“爸!丁大爷说的对。
  我父母震惊的望着我,我解释说:
  “爸!我知道这话说的有些荒谬,但是我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煞气在我身上。
  我父亲吼:“你闭嘴,你懂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执意不信,他是再逃避什么?
  我脱口而出:“爸,你知道那天为什么我们能抓住李奎安吗,因为我能感知到,被李奎安的所杀的武常月的愤怒和怨气。
  其实那天,我已经被武常月上身了,要不是母亲在最后关头喊住我,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拿起石头,砸死李奎安。
  我父亲目光呆滞地望着我,又看着母亲。
  我母亲流着泪点头。
  我父亲站起身抽袖而去。
  随后我母亲也追着他出去。
  丁大爷世态炎凉地望着那扇木门,久久不能释怀。
  我使了个眼色给富贵,富贵一愣没有说话硬着头皮追了出去。
  随后蔡大爷和王飞翔也跟着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田峰和富强还有丁玲。
  田峰摇了摇丁铃和富强说,我们出去买包烟,他们三个也走了。
  我和丁大爷有些尴尬,我知道我不能走,我一走丁大爷一定很难受,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姥爷,虽然是刚知道的,但是我对我以前那个姥爷没有什么过多的印象,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印象很模糊。
  但是每年清明节,我妈总带着我去给他上坟,我妈每次总会逼着我磕头,让我说什么:
  “姥爷,冰冰来给你送钱了,你快起来拾钱了。
  那时候我很小也不懂,反正每次我不哭,都是我妈把我打哭的。
  我给自己倒了一满杯酒说:
  “死老头,我是现在该叫你姥爷呢?还是丁大爷呢?
  丁大爷显然沉痛在悲伤的情绪里?白了我一眼说:
  “你说呢?
  我说:“还是叫你丁大爷吧!我妈都不认你,我干嘛要认你。
  丁大爷张口便骂:“滚犊子去,你爷里个蛋,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望着丁大爷那种有些委屈,又有些生气的脸有些想笑说:
  “你说,没事冷不丁的给我整个姥爷出来,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年纪大了,想找个依靠,姥爷我可和你说清楚,我一家可不会照顾你,你不是有个养孙女吗?你就让她伺候你吧!
  我话一说完丁大爷眼含泪水的望着我说:
  “你刚才叫我啥?
  我说:“姥爷啊!怎么了你不爱听是吧!那好我以后还叫你死老头吧!
  丁大爷眼泪汪汪地说:
  “你这孩子就没个正行,叫姥爷多顺嘴,以后就叫姥爷吧!
  我说:“你这死老头,脸皮还怪厚哩!这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叫姥爷叫着顺嘴。我要不是有求于你,我能叫姥爷。
  丁大爷说:“不管你出于什么心,反正你叫都叫了,我心里高兴,他们走他们的,我们喝我们的,来外孙干一个。
  我端起酒杯猛灌了进去,抹了一把嘴角,把乌鸡锅里撕了一个鸡腿给丁大爷说:
  “你别光喝酒,今天知道你来,特意炖得乌鸡炖枸杞,你尝尝。
  丁大爷接过鸡腿,眼泪如断线的珠子,唰唰而下。
  随后我和丁大爷聊了一些,我近期右手发展的情况,其实我感觉丁大爷,并不象他们说的那样性格倔,脾气暴躁,只是别人并不理解他而已。
  他是一个外强内软的人,总把自己的感情封闭隐藏的很深,给外人一种油盐不进的错觉。
  一旦他和你推心置腹你就能感觉,他那滚烫的热泪,还有一颗炽热的心,能融化冰川。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回来了,见我和丁大爷有说又笑,用一种诧异甚至夸张的表情望着我们,特别是我妈竟用,一种把我当汉奸的眼神仇视。
  我父亲还好只是愣了一会。
  王飞翔见两瓶酒见底,一把抓过我手里的第三瓶酒说:“呦,你们喝酒吃东西,还真不讲人啊!
  我能看出来王飞翔在缓和气氛,我扫了一眼父亲说:
  “你不是带我妈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
  “我们不是怕你们两个别喝死了啊!一个是刚认的爹,一个是我儿子。
  我爸冲她一句说:“艾冰,别说了,既然丁大爷把话说开了,咱也不含糊,丁大爷我以前确实恨过你,但是自从我和艾冰成家有冰冰后,我就不再生你的气,事多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刚才和艾冰商量,不管咋说,既然你是艾冰亲生父亲,那我就是你的女婿,来我敬一个,你也知道我一辈子也不会说话,全在酒里。
  丁大爷一愣急忙站起身,手激动的有些哆嗦,对我说:
  “冰冰,你把姥爷和你爸的酒到齐,我和你爸整个满的?
  我笑着把酒斟满,望着我父亲和丁大爷把酒喝完。
  气氛骤然间缓和许多,蔡大爷一手捏着花生米笑的有些奸诈说:
  “我说,老丁,你这凭白无故认了一家,这不对女儿,女婿,外孙子表示表示吗?
  丁大爷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用卫生纸包裹好几层的东西,他小心翼翼的把卫生纸撑开,那是一张工商银行的存折,他把存折递给老蔡说:
  “看看多少钱?老蔡把手上的油在衣服上蹭了蹭,翻开存折,瞅了半天看不清楚。
  随手把存折递给王飞翔说:
  “我眼睛花了,数字太小我看不清楚,你给大家数数。
  王飞翔接过存折,嘴半张着两眼发直:“这,,,
  丁大爷笑着把存折收了回去。
  蔡大爷问:“飞翔这什么啊?多少?
  王飞翔惊异地说:“65万啊!老丁我认你当爹行不,你还认什么女儿,以后我给你养老。
  丁大爷撇了撇嘴把存折递给我母亲说:
  “艾冰,密码是你的生日,这是我给冰冰攒的取媳妇买房子钱,我不求你们能照顾我,我一个人走哪死哪就算了,回头给我收个尸就行了。
  听说冰冰和一个女警察好上了,人家别嫌弃咱工人坝子家庭,一辈子干下贱的活,给冰冰从市区买套房子,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
  我妈感动一个劲的掉眼泪,但是一直不接存折。
  丁大爷有些生气地说:
  “又不是给你们的,我喜欢冰冰这小子。咱在穷不能让孩子跟着咱让人看不起,你也是做母亲的,拿着吧!
  那一刻我能感受到,丁大爷对我母亲的情义有多重,那看似一个普通小本本却浓缩着,丁大爷一辈子,省吃俭用攒下来的血汗钱,表面是给我,其实他是对自己女儿的一种补偿,这一点我母亲深知。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