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威胁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只见雨龙打了一个响指头,从门外进来几个人,那些人进来后,把女孩抬到沙发上,把女孩的衣服扒的精光。
  那女孩显然正在发育期间,女性的身材曲线并不完美,但是那女孩的皮肤真是光滑如玉美的让人惊叹。22ff。com
  显然那女孩毫无知觉的沉睡着,其中一个男人把反光板竖在沙发床两侧。
  另一个男人拿着一个数码单反相机,对着一丝不挂的女孩一阵拍摄,。
  从那男人拿相机的手势走位和角度,能看出他非常很专业,等拍完后,他把一台摄像机卡在三脚架上,调了调焦距,走到雨龙身边,搓了搓手笑的有些奸诈,竖了着大拇指说:
  “大哥,一会能不能让小弟尝尝鲜,这女孩真嫩。
  雨龙瞟了他一眼,把他手中的空酒杯递给他说:
  “这大锅饭,老子还没动筷子你TMD猴急什么!出去!
  那男人接过雨龙的红酒杯和另外几个男人毕恭毕敬地退出房间。
  没过几分钟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走了进来,雨龙恭敬的俯身给他将雪茄点燃。
  那老头环绕四周,找了一个离沙发床最佳观摩位置坐了下来摆了摆手说:“雨龙,你开始吧!
  雨龙显然没有一丝尴尬,他走到女孩身边,一边脱着衣服,你一边摆弄着女孩,对着摄像机猖狂地笑了起来。
  那一瞬间我真的看不下去了,雨龙简直就TMD不是人,我操TMD,那个梦依然没有,因为我的愤怒而停止,而是更加惨烈的在进行着。
  我听见有人叫我,但是我却睁不开眼,那眼前的画面就象日本的东京热拍摄现场。
  那个老头欣赏着雨龙和昏迷不醒的女孩不堪入目的场景,并且他还时不时地指手画脚。
  那女孩突然惊醒,她被眼睛的景象惊呆了,她尝试着反抗,但是她在雨龙身下显然有些力不能及。
  雨龙按着她得双手,她开始竭斯底里惨叫,雨龙猛然扯着她的头发,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卡着她洁白如玉脖子,女孩泪水夺眶而出。
  然而女孩的绝望的泪水并未阻止这灭绝人寰的悲剧,就在女孩极度痛苦的时候,那已经出现呼困难的表情,和因为窒息而涨红的双颊,却点燃了雨龙暴风骤雨的**。
  事后雨龙直接象提小鸡似的,把女孩从沙发床上扔了下来,那女孩惨叫的回音,在这个房间内来回回荡。
  那女孩全身抽搐,倦成一团,抱着双肩坐在地上,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那一刻女孩抬起头瞪着我,那是一双象鹰隼一样的眼睛,那眼珠没有一丝血色,发黑的眼眸里全是绝望。
  随后站起身象一个没有灵魂的似的尸体,步履乏力的走到衣服旁,拿起衣服穿了上去,咬着牙对雨龙说:
  “我可以走了吗?
  雨龙神情昂然地盯着她,一只手掂着她的下巴,用一种意调略带威胁的口气说:
  “是回家,还是去报警?你自己看着办,对了,我忘记提醒你了。我们刚才翻云覆雨的录像,在我手上,如果你回家的装着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想这些照片会尘封在一个无人知晓的柜子里。
  如果你报警的话,哈哈那就鱼死网破吧!我想这些东西,会寄给你的学校,还有阳北市每个电线杆子上。
  女孩再一次泪流满面,她紧咬着唇角瑟瑟发抖说:
  “你想怎么样?
  雨龙玩世不恭地把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女孩猛的甩开他。
  雨龙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把她拽看过来,闭上眼贪婪地嗅着她的长发一脸享受地说,:
  “我记的在几年前,也有一个女孩,那女孩和你一样漂亮,`和你一样迷人,和你一样是个人间的尤物。
  她经历的遭遇和你一样,而唯一区别就是你是高中生,而她是艺校生。
  那女孩开始和你一样,象一只抓狂的老虎,后来经过我的长时间细心的**,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猫咪。
  从那以后,那女孩全身上下衣服化妆品什么全TMD是,名牌。
  后来我有家新店要开业,我本希望她能帮我,想让她帮我拉几个学生妹下水,但是那女的有些无知抬举,翻脸不认人。
  老子当时就找几个人轮了她,但是那娘们装什么铁娘子。
  竟然从楼上跳了下去,哎呦,当时你没有看见那个惨状啊,脑浆都摔出来了,全身上下没有穿一件衣服,躺在大街上。哈哈。
  女孩砰的瘫倒在地,想知道那女孩的名字吗?我告诉你,你回去在网上查一查她叫:“阳雪。哈哈。
  啪的一声巨响,我猛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王飞翔有些意外地望着我说:
  “你小子怎么哭了,不就开个笑话,拍下桌子嘛!至于吗?到饭点了,中午吃啥?
  王飞翔哪里知道我心里想些什么!?我揉了揉眼睛有些慌乱地说:“你吓死我了。
  我扫了一眼休息室,所有人都在。
  老蔡瞅了瞅墙上贴的卫生值班表说:
  “正好今天轮了一圈,他们四个刚上班,从今天开始韩冰值日,今天休息室的卫生,和买饭的活你都包了。
  我点了点头。
  随后蔡大爷从衣柜里拿出一百元递给我说,一个人十块钱的标准,商业街第一家店的河南烩面不错,咱中午简单整一顿,晚上让爸安排呵呵。
  我刚出休息室,富贵和富强,田峰也跟了出来。
  我见田峰出来有些意外,因为我知道富贵,富强跟着出来是必然的,因为他们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提着那么多人的饭。
  我们刚出走廊,田峰有些关心的说:
  “冰冰,你没事吧!你刚才真把我们一屋子人吓坏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富贵附和着说:
  “刚才要不是王飞翔进休息室,无意间叫醒你,我们一屋人真想搞清楚,你到底要亲手宰了哪个牲口啊!
  那个人你怎么那么恨他,是在监狱里欺负你的人吗?
  我有些心虚地说:“呵呵,没有啊!我只是做噩梦了,第一天上班有些不适应,心里老是怵的慌!
  田峰笑着说:
  “我第一天上班也是,那一个月我都是开着灯睡觉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富贵有些不耻地撇着嘴:“呦,你还是火葬场长大的呢?比我吓的还厉害,我刚才出去还干了一个大事,我把一个死过的老头,从走廊推进火化车间。
  我瞪了一眼富贵。
  富贵愣愣地看着我,他以为他刚才开玩笑伤了我的自尊心。他接着说:
  “开个玩笑了,你咋又生气了。
  我发作地说:“你TMD以后在殡仪馆里说话要用敬语,什么叫死过的老头。我小时候就因为在殡仪馆不说敬语,我妈没少打我,你以后注意点。
  田峰笑眯眯地望着我,又看了看富贵,说:
  “冰冰这话是实话,殡仪馆一律用敬语,富贵你以后注意点。
  你以后跟着老张干活,老张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是他脾气掘,一旦发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说着说着走到殡仪馆南侧新开发的,一条商业街。
  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一眼就认出来我了,她走过来说:“韩大少,呵呵!你还真是个吃家!我今天刚从农贸市场弄只乌鸡,你就上门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对,上次玉田请我吃饭就是在这个饭店。
  我望着手上的写的纸条,又看了看老板娘那张笑脸说:
  “中午吃顿差的刮刮油,乌鸡你给我留着晚上吃。听说你们这店里河南烩面不错,先给我下四大碗,一碗不带辣椒的,还有四碗打包,一共八碗,加晚上一份乌鸡多少钱?;
  老板娘笑着说:“还收什么钱?
  我说:“做生意不容易,该多少是多少?
  女老板娘一张嘴说:“八碗河南烩面56元你给50吧!
  我一乐心想还是熟人多吃二两盐。但是老板娘的下一句话说的,我差一点没冲上去锤死她。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