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二十三章 残尸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汽车在弯道上绕了一个大圈,停在殡仪馆后区的大棚里。
  说起这个大棚,其实就是一块很大的遮阳挡雨的铁皮顶。wWW.22ff.com
  它是殡仪馆后区连接中区的一个过道,有些类似于房子屋檐的感觉。
  我一下车走过去,老张和老蔡正在掰扯,一具已经严重变形的尸体。
  那尸体显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尸体呈坐姿双手护着头,整个身躯已经严重变形。
  尸体有些发黑乌黑的,血珠早已经形成血块。
  那尸体双手捂着的脑袋,那头部被锐器削掉了一半.头颅内白血色物质应该是脑浆,已经变成象蜡黄的固态浆块。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那气味简直无法言语,胃部一阵翻江倒海,我转身跑了几步,早饭全TMD喷了出来。
  王飞翔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说:“习惯就好了!呵呵!习惯就好!要不你先去休息室。
  我擦了一把嘴角说:
  “没事。
  王飞翔说:“你小子真是块硬骨头!
  我双手嵌在腰上,挺直腰杆走了过去。
  老蔡回头望了我一眼说:“冰冰,你脸色差,要不去休息。
  我说:“不用。蔡大爷笑了笑说:
  “真没事?我点了点头。
  蔡大爷说:“你过来按着遗体的腿,我和老张按着胸把遗体压直。
  随后我半跪在遗体的腿上,双手按着遗体膝关节。
  蔡大爷和老张使出全力往后拉,那遗体,,咔,,咔,,咔,,的慢慢平躺下去。
  接着老张推了一个滑轮担架车过来,把裹尸袋伸开。也许刚才在医院太平间我吃了这样的亏,不等老张说话,就把裹尸袋拿了过来,学着王飞翔的样子,一手颠在尸体下方把遗体支起来。
  蔡大爷嘿嘿地笑着说:“你小子,这也会?真看不出来啊!
  我说:“王叔刚交的。
  蔡大爷一边装尸体一边说:“你小子现学现卖,怪是那样的!装遗体是咱火葬场最基础的技术,你别小看着装尸体,,在把手垫高些,对,就这样,要保证尸体离地面两公分左右,让遗体始终分离地面,这样裹尸袋才能顺利把遗体套进去。
  还有以后装遗体的时候一定要戴手套,口罩。这不尽为了咱自身安全,你要明白咱并不清楚,这遗体有什么传染病。
  现在天气冷你感觉不到,以后天气热的时候你就明白,一旦碰见高度腐烂的遗体,那气味你根本顶不住,加把劲把遗体抬上小推车。
  我看了看手上的血迹,我惊异的发现我左手沾满血迹,而右手却连一丝血迹的痕迹都没有。
  随后我把左手心上的血迹抹在右手,那一刻我终于确定了,七煞之气控制的右手吸血,那右手上的血迹象水蒸气似的慢慢的渗入皮肤,这七煞之气不止吞噬灵魂,而且它也吸血。
  我见蔡大爷诡异地盯着我,我有些慌乱去走向水龙头,我用手搓来搓去水溅了我一身,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我感觉我的右手无比肮脏,我到底是怎么了!
  正在这时王飞翔走了过来说:
  “那女娃还是殡车里呢,先处理下。
  有些不自然的把手在衣服上抹了抹。
  跟着王飞翔过去。随后王飞翔拉开车后门,让我把小推车,竖直和汽车的尸槽形成一条直线。
  他使劲跩着裹尸袋用力那么一拉尸体滑了出来,正好尸体平躺在小推车上。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单子说:“把尸体推给田峰吧!咱们的工作就算完成了!我先会休息室!给老杂头打个电话。这孙子心细!我点了点,有些全然不再状态。
  也许是刚吐过,心里有些难受!
  王飞翔低头托着下巴飘我一眼说:“你脸色苍白苍白的!要不你去休息!
  我说:“我说没事,你去忙吧!我能行!
  王飞翔笑了笑说:“凡事有个心里过程,也好!他说径直走了。
  我推着躺有尸体的小推车,经过大棚上了一条三四米的斜坡,走进一座有电影院那么大的大厅。
  那大厅灯光通明,我在大厅四周瞭望,我惊奇的发现这座大厅竟然没有一个横梁支撑,整个大厅用大理石打磨的精致光滑,正中央有12座类似棺材形状的凹口,每个凹口上用红色雕刻有12生肖的对应属相,鼠,,牛,,虎,,什么的!
  这凹口显然没有完工,旁边堆积的有水泥,沙子什么的!几个工人正在围着一张图纸仿佛在争论什么!
  他们见我推了个小推车,目光全部投了过来,随后我听见一个人说:“大个!别看,忌讳。
  我当时也许心里本来就烦闷,满脑子都是右手!我也懒得望他们,正在这时田峰和丁玲走了过来,他拿着一个文件夹扶了扶眼镜框说,语气有些关心的说:
  “冰冰,我刚才听蔡大爷说,你吐了!没事吧!休息室有槟榔,你去吃几个缓解一下。
  我笑着说:“没事,刚才那尸体太,,,,田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来推,他随后把文件夹递给丁铃。
  我说:“田哥不用!我行!
  田峰的外表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种,看着有些孤傲,不喜欢多说话,说起话来文质彬彬的,一看就象个有学问的人,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对我那么热心,我有些意外。
  我和田峰相互推让,谁知道丁铃这女汉子见我们一直推让,她竟然直接把小推车推走了,把我和田峰凉在一边,我们两个面面相窥地笑了笑。
  随后田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不锈钢酒壶说:“灌两口吧!
  我说:“你不闲我脏有口水吗!
  田峰笑着说:“以后在睡一个床得时候多这呢!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我说:“大哥!我听不懂啥意思!但是我明白咱们是一类人是吧!
  田峰把酒壶拧开说:“喝两口压压惊!
  我接过田峰的酒壶灌了一大口说:
  “这酒,喝着咋那么熟悉!等我想想,这不会是咱五道镇五十六度的,五花香烧酒吧!
  田峰眼睛一亮说:“能喝出来,对,就是五花香烧酒。
  正在这时丁铃在大厅门口,喊:“你们能不能别聊了!
  蔡大爷,和韩叔,他们忙的要死,你们两个倒好!
  田峰对我说:“她简直就不是个娘们!我才带她一上午就烦死了!
  我嘿嘿笑着说:“这女汉子我见她第一眼就知道,她不是个软蛋,你以后可呆注意了。
  田峰一副无奈的表情说:“能咋办,咱五组唯一一个女孩,走吧!
  说着我和田峰走了过去。我们三个经过出了正在施工的大厅,来到一条狭长的走廊,那走廊象一个十字路,每条路通往不通的区域,有四个指示牌分东西南北走向。
  往东的指示牌提示是我们的休息室和老式油喷锅炉房。
  往西的指示牌是包括清洗,消毒,仪容。
  往南指示牌提示是连接殡仪馆的中区,也就是吊念大厅,还有群众休息大厅。
  往北走就是我们刚才经过的正在装修的新锅炉大厅。
  随后我们三个推着遗体往西走,这是正常尸体必须经过的一道步骤,那就是清洗消毒,更换衣服,我们大约往西走了几十米,来到一个PVC软质水晶帘门口。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