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王叔的心上人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想了想:“没几个人!
  王飞翔凝神注视地望着我说:“其实我早感觉,你有些特殊能力。
  就比如说前段时间,你抓获的那个杀人犯,他们说你瞎猫碰见死耗子碰巧了,我压根就不信。22ff.com
  那风铃上你身的时候,全殡仪馆的人都知道,老蔡和我说过当时的情况,有话话看透别说透,只是不点破而已,那你抓获的那个杀人犯,也是巧合吗?
  有些东西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殡仪馆的工作干的事是积德行善的事,有些人不理解,你注意没。
  刚才那交警就是一个例子,在他们眼里咱们晦气,忌讳咱。
  但是咱干的不是缺德事!心里敞亮!还有咱刚才在太平间装遗体,你以后眼皮学活些,你知道不知道?让老杂头帮咱装个尸体,这红包他娘的,就要分给他一半!
  说着王飞翔把红包从兜了掏出递给我说:“看看里面多少钱?我接过钱包,把封皮拆开点了点说:”600.
  王飞翔说:“这家人实在也懂规矩。鞭炮迎风,礼花送路,阳北老规矩迎响送响给脸给足了!回去和老张他们说,送这女娃上路,心细些。
  人家给咱脸,咱的回敬人家,这老话说的好有一来必有一往。把600分两份,一分交给蔡大爷,一份给老杂头。
  老蔡是咱的大管家,以后夜班的伙食费加餐什么的,他统一分配,算咱第五组得开支了。
  另外一份给老杂头!他虽然搭把手,这钱必须给!我问:“这钱咱还给人家吧!这丧事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在咱出车拉尸体是应该的,这钱我感觉咱要的不合适?
  王飞翔咧嘴笑起来说:“你不要,人家就会以为你看不起这家,你信不信?你不收他们立马和你翻脸,你回头问问田峰那小子。
  第一次出车是怎么挨打的。
  我二和尚摸不着庙地说:“咱拉尸体还挨打?
  王飞翔一副长者的口气说:“呵呵!田峰第一次跟着我出车,当时老蔡发烧临时换他去的。
  田峰跟着我去东楚镇村,拉一个病死的老头,田峰这孩子大学生,见那家人条件不好,人家塞给他的红包,他不要。
  当时就被几个老妇女围上去说:“看不起俺乡里人,什么什么的!田峰那小子没经验,在外地上了几年学,阳北般的普通话绕口。
  那家人以为田峰闲红包钱少,就上来打田峰。
  其实那天田峰是好意,农村人朴实误会了。
  所以有时候看什么,都要看两面性,虽然咱们殡仪馆有规定,不能收群众一根烟,一瓶酒,但是咱阳北这规矩风气,就是这样,要学会入乡随俗。
  以后学着点,碰见难缠的看我眼色,咱干得这营生,能忍者忍,能过切过,其实你想想也是,人家家里死人了,难免有些难受,心里不理解咱的工作,算了说多了。你以后慢慢学吧!
  我问:“老杂头就帮你撑个袋子,就分他300!
  王飞翔说:“你还好意思说出口,老杂头多猴精的人,这活都是他抢着干!
  以后记住能干咱自己干,外人只要一动手,就是钱的事,你想啊!本来这钱是咱的辛苦钱,600元,咱八个人分。
  老杂头撑个袋子,一个人分了300.亏不。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王飞翔。
  王飞翔笑着说:“没事,以后学着点,对了,知道老蔡为什么让你跟着我出车吗?
  我说:“是不是让我多跟着你学学见见世面。
  王飞翔笑着说:“呵呵,老蔡是让你学一门技术,跟着我学开车,以后有个一技之长,咱殡仪馆的车,没事的时候多练练!公家的车,不怕撞,只要别撞着人,就去玉田修车厂修呗。
  说到玉田修车厂,王飞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上次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TMD够呛!
  我嘿嘿地说:“王叔,你这话就外了!我从小是你看着长大,见你吃亏,孙子才装缩头乌龟!
  王飞翔递给我一跟烟说:“你小子,以后悠着点你现在张大了,收收性,对了听说你和那警察谈上了,真的假的!
  我有些为难的说:“哎别提了,一提都是眼泪!
  王飞翔色迷迷地看着我说:“我和你说,女人如果你不把她先哄上床,什么都虚的。
  当初我就是一时心软,悔恨终生啊!
  我一听王飞翔说他的恋爱史,突然来的兴致问:
  “为什么啊!
  王飞翔表情有些凄楚的说:
  “当初我们那个年代不象现在这么开放,那时候我谈个对象一年多,连手都没摸过。
  后来因为那女的家人嫌弃我是殡仪馆的,就让那女的和我分,当时我年轻气盛,心想只要两个人有感情,她家人能拿我们怎么样。
  也许那女的太善良,在爱情和亲情面前,她选择了亲情。
  直到她结婚的头天晚上,她非要把身子给我,那天我们抱在一起她哭了一夜,我不想伤害她就没有要了她。
  也许那个年代我比较单纯吧!我没有想过伤害她,第二天早上她就走了,直到后来她结婚有小孩,我一直没有找过她,她在我心里就象一个疙瘩。
  去年我们无意间见了一次,她说,如果当初那天要了她,她就愿意跟着我过。
  也许你不明白这份情,知道王叔为什么一直打着光棍吗!不是找不到媳妇,而是王叔压根放不下她!
  王飞翔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满脸沧桑。
  我问:“那现在那女的你还联系吗?王飞翔猛提了一口烟说:
  “我有她的电话,但是从来没有打过,她这几年过的也不容易,小孩上初中了,丈夫身体一直不好。我不想破坏她得生活。
  我问:“那如果,我是说以后假如,那女的丈夫去世了,你会找她吗?
  王飞翔嘿嘿的笑了起来,那表情很幸福说:
  “会!
  那一刻我突然觉的王叔,瞬间在我心目中高大起来,他虽然平时有些玩世不恭,喜欢开玩笑,说话脾气冲。喜欢在女人面前说些荤段子,但是人是个善良的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
  聊着聊着殡车到了殡仪馆大门口。
  丁大爷正蹲在殡仪馆门口路灯下吸烟,见王飞翔开车过来,喊:
  “徒弟,拉活刚回来,顺不。
  王飞翔车一停立马下车说:“顺,师傅,你咱不进去有事啊。
  丁大爷扫了一眼我说:“你小子见了祖师爷,连个屁都放,你这闷犊子欠**啊。
  我说:“什么祖师爷,死老头那事你不和我告诉我,以后别想让我给你老脸色看!你养孙女都是我安排进来的,你见了我咱不先说话呢?
  王飞翔瞪了我一眼说:“咋和我师傅说话呢?你小子怎么连个礼貌都不懂!
  丁大爷说:“这熊孩子,被艾冰惯坏了!你和他一般见识活该气死。飞翔啊!我孙女小铃,在你们手下干活,你们照顾点!如果他受气了,老子可饶不了你。
  王飞翔陪着笑脸说:“师傅你放心,我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啊!晚上有时间吗?过来喝两杯,丁大爷笑眯眯地望着王飞翔沉思了好一会说:“晚上,还准备开个小灶吗?!行!晚上我带几瓶好酒过来!我先走了,你们忙吧。
  王飞翔恭敬地目送丁大爷离开。
  王飞翔一上车我就问:“你怎么那么怕他啊?王飞翔白了我一眼说:“殡仪馆的人没几个人不怕他,当初修建殡仪馆的时候,要不是丁大爷镇的住,这大骨堆不知道出了多少回事!
  我眼睁的跟铜铃似的问:“丁大爷还有这本事?。
  车一转眼进了殡仪馆直通后区的水泥路。
  王飞翔长出一口气说:“这事以后在说。你别望了,刚才我在车上说的话,马上和你张叔说说,清理尸体的时候,细作些,还人家一个人情。
  我说那你去哪啊?
  王飞翔说:“我还能去哪填单子,叫人!对了!晚上别忘了把钱给老蔡,这老小子抠着呢?算了,还是我把钱给他吧!要是他知道分给老杂头300,他血压有要飘飘地升。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