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三十三章 命不由己 听天由命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说:
  “你tm懂卵子,和平刚毅的人到不了源河镇,就会被拦截?做事动动脑子行吗?浩哥www*22ff*com
  现在我们必须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骗过和平和刚毅。盖子做事讲究证据,只要在我们车上搜查不到管制刀具,我说我们去源河沙场,吃烧烤,堆雪人,盖子能拿我们有什么办法。
  我让你带着刚毅跟和平的人,去源河沙场。
  明知道盖子已经埋伏好了,为什么还让你去,你凡是能不能,tmd过过脑子。
  我只不过让你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故意踩这颗雷子,装着什么都知道,撇清自己,让我们下一步针对宋舜做打算。
  你是猪脑子吗?还非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确。
  郭浩听我这么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说:
  “我哪想这么多。好,我现在就去。
  郭浩说完,便往要出门。
  我有些不放心的喊住他说:
  “见到和平和刚毅的人,怎么把他们缴了械,这事不用我在教你了吧!
  郭浩吐了吐舌头说:
  “呵呵,你放心,我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郭浩说完便,拉开门,出了房间。
  我在房间里,低头揉着下巴来来回回的徘徊,随后便给房辰打了一个电话,把整件事情的和他叙述了一遍。
  房辰听后颇为震惊。
  那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和我说了一大堆推心置腹的话。我听的出他话里意思。
  他那意思是,这事他只能在暗地理帮我。不能见光,让我全权代理他的职责。如果宋舜真的对和平,下手。
  让我不要插手。让他们先狗咬狗,看看局势再说。
  如果宋舜成功拿下和平,那么他会利用手里的权利,把和平手里的场子全部分给我。
  反之,如果宋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和平灭了,我同样也会不劳而获,获得五里营场子的酬劳。
  他还说,从现在起县城的兄弟全部由我只会。听我号令。
  挂上电话,我视乎吃了一颗定心丸。
  为了在官方层面上,让这场戏做的更加逼真,我随后又给曹局长打了一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声曹兴民才接电话。
  曹局长那头视乎很安静,我听不到一点杂音。
  曹局长在电话里问:
  “呀!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小子找我有事什么。
  不会又给我拔了什么披露了吧?
  我故意装着一副生气口气说:
  “怎么?我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我听你这话意思,好像不怎么
  待见我。
  这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是不是你们干公安的一贯的作风?
  曹局长嘿嘿的笑着说: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的,嘴粑粑叫!找我什么事?你直说?
  我点燃一根香烟。猛提了一口说:“我想和你谈谈?
  电话那头曹局长沉默了几秒说:
  “谈谈?谈什么?如果谈别的,没问题。谈邢睿的事,我想你还是别浪费口舌了。
  我心里的火蹭的一下蹿了上来,狗头见我脸色有些不对。双手作揖对着我,抚了抚了心口,那意思是告诫我。克制。
  望着狗头担心的脸,我视乎冷静许多。
  我长出一口气说:
  “我和邢睿的事。用不着找你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想找你叙叙。我正在去阳赐县的路上。一会见面再说。
  曹局长急忙说:“我不在阳赐,你来阳赐干什么?这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小子是哪根筋搭错了,我在市局开会呢?
  我一听曹局说这,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心想
  曹局长啊!曹局长,呵呵,你是玩了一辈子鹰,如今也是被我这只,你一手训出来的小鹰给蒙蔽了眼。
  我口气生硬的说:“我现在折回去,一会到市局我给你打电话。
  我说完,不等曹局长说话,便把电话挂了。
  狗头盯着我问:“你又想玩什么仙事,曹兴民可不是一般人,你在他面前玩心眼,岂不是找死。
  我笑着说:“你不了解曹兴民,他对我有愧,我能感觉出来,他特别关心我,毕竟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狗头笑着说:“冰冰,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我望着天空中飘零的雪花意境的说:
  “不是你看不懂我,有时候我自己看不懂自己。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想在这个社会聪明,必须要逼自己去干一些不想干的事。
  人最怕的就是过感情这一关,如果你能把自己封闭的滴水不漏,不为所有的感情影响,就会更加直观的去面对所有的事,在心里有个清晰的路线。我现在已经是不在为所有人而活着,而是为我自己。
  感情的债我已经还完了,那么接下来,我要索取回报。
  狗头表情复杂的望着问:
  “那么,我现在需要做些什么?配合你?
  我盯着狗头那双清澈的眼睛说:
  “你现在需要,通过这些年经营的人脉,不屑一切代价,摸清楚宋舜妻儿的背景。
  狗头盯着我问:“摸清楚,宋舜的妻儿,冰冰,我们和宋舜无冤无仇,这祸不殃及家人,我们对宋舜妻儿下手,这是有些不厚道违背江湖道义!
  我听狗头说这话,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说:
  “雨龙当初拿陈妮娜威胁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祸不殃及家人,雨龙对陈妮娜开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违背江湖道义,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手。
  雨龙握着愣四的手,用刀子捅郭浩妻子。赵小丫的时候,他有没有想到。这么多。
  狗哥,男人做大事不拘小节。有时候为了目的必须心狠。
  我让你摸清楚,宋舜妻儿背景,并不是毫无人性的对他们下手。而是逼宋舜现身。
  宋舜一旦对和平下手,必定短时间藏匿起来,和平是北城区的大哥,宋舜如果和他硬嗑硬,未必能打赢的了和平。
  宋舜既然设计这个圈套,走这条路,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一定把所有的退路都考虑清楚了。要不然宋舜也不会这么破釜沉舟的对和平下手。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断宋舜的后路。
  一旦宋舜得手后,灭了和平。
  那么我们将师出有名,挂着为和平报仇的旗子收买人心,到时候房辰作为房氏集团的大哥,他会暗箱操作,把和平的场子,名正言顺的全部分给我们。
  到时候我们一旦准备拿到北城区的所有场子,兄弟们何愁没有出路。
  我体会过被人拿家人生命威胁的感受。宋舜既然曾经口碑那么好,他一定过了不感情这一关。
  我让你摸清楚宋舜的妻儿,并不是对她们下手,而且逼宋舜露面。
  我爷爷以前在世的时候。他经常和我父亲下棋,他总是赢我父亲后教导我父亲说:“人做事,要走一步。看三步。
  狗头视乎明白了我意思,他笑着说:“我明白了。说真心话。冰冰,我真没有想那么多。我没有想到你会看那么远。我打开窗户,散了散烟雾,一股寒风之吹脑门。
  我竖起衣领说:“时间也不早,我刚才和曹局长,约定去市局找他。
  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会带给我一个好消息。
  我说完径直下出了房间。
  我在度假村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市局。
  十几分钟后,汽车到达阳北市公安局,下车后,我给曹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大约几分钟后,曹局长出了市局的大门。
  他穿着一件灰褐色夹克,对我摆了摆手。
  我见到曹局长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曹局长整个人跟吸毒似的,瘦了一大圈,双眼深凹暗青,脸色有种说不出来的苍白。
  我望着曹局长愣了半天,曹局长握着嘴干咳了几声说:
  “咋了?不认识我了?
  我一脸迷惑的说:“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你多少天没有休息了?
  我说完递给他一根烟,曹局长盯着我递过来的烟,犹豫了几秒钟,那样子有些不想接。
  我一副挖苦的口气说:
  “我这烟二十几块钱一包呢?比你抽的七块钱的红塔山好多了?咋了,这你都嫌孬。
  曹局长不要意思的接过烟,放在鼻子闭上眼闻了闻说:“我戒烟快一个星期了。哎,你这不是勾引我吗?
  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望着他说:
  “你能戒烟,别扯了行吗?你如果能戒烟,我给猴子做条裤子。
  我说完按动打火机要给曹局长点燃。
  曹局长摆了摆手说:
  “我真的戒掉了。呵呵!你小子这么急,到底找我什么事?
  我见他似乎真的把烟戒掉了,给自己个把烟点燃说:
  “想和你喝两杯,叙叙旧。
  曹局长一脸难色的说:
  “呵呵,不好意思,酒我也戒掉了。
  曹局长说话的时候,显得有气无力,那口气想一个七老八十的老者。
  我仔细打量曹局长,见他视乎是一种病态的样子。
  我迎风吐了一口烟雾说:
  “你不会生病了吧!大叔,这快过年了,虽然案件多,你也照顾照顾自己,你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机器。也给自己减减压,都快退休的人了,干嘛那么拼命,地球离开你,一样照转。
  曹局长一脸轻松的说:
  “呵呵,你小子说的倒是轻松,干公安就是操心的命。
  我手上的案件如果不尽快办结,到别人手里,一定会被锁在档案柜里。我没有时间了。
  我听曹局长这话,视乎说的有些像临终遗言。
  我笑着说:
  “你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吧?话说的跟快要死了似的。
  我此话一出,曹局长面带微笑着说:
  “还真让你小子蒙对了,我肺癌晚期。
  曹局长此话一出,我惊愕的望着他说:
  “什么?肺癌晚期?
  曹局长慢慢着低下头,猛然间把头抬起说:
  “命不由己
  听天由命,不说这了,你小子到底找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