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七章 想通了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我一听是咋骗电话,气不打一处来.
  当时我在一监坐牢的时候,有一个号友,就是因为干这营生,进去判刑的www@22ff%com
  我记得那煞笔,每次在防风广场,就喜欢和我这种刚进监狱的,毛头小子,吹牛逼。
  我在电话里那女骂了一顿,挂上电话,睡意全无。
  我坐来,憋了一肚子火,随手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
  我突然发现,床头柜上少了一样东西,陈妮娜的照片竟然没有了。
  我瞅了一眼房间四周,见房间的摆设整齐。
  我想,一定是丁玲给我收拾房间,见床头柜上,还摆放着陈妮娜的照片,为了让我,尽快从妮子的阴影里走出来,就把妮子的照片藏起来了。
  我穿上衣服,下床,走到床头柜,把抽屉打开。
  一块用红布包裹的东西,调入眼帘。
  我知道那里面是一银行卡和两块玉。
  那是我出狱的时,万爷留给的东西,见到那块红布,有些触景生情,我仿佛又回到了,出狱时,万爷那张满脸皱纹的脸,语气依然强硬的说:“你小子滚吧!我不希望再看见你,别回头,一直走。不要再回来,听见吗?不要在回来。
  想到这。我心里酸酸的,我视乎又陷入的深深的回忆。
  正在这时,狗头和郭浩,推门而进,他见我手里捧着一块红布发呆,狗头走过来问:
  “怎么?又想以前的事呢?
  我抬头瞅了他们一眼,见他们三个一个二个。眼圈发乌,眼中布满血丝。昂着头收回思绪说:“一大早,又是放炮。又是吵架的,谁tdm能睡得着。
  狗头坐在我身边,长叹了一口气说:
  “我也是一想到,下午就要开战了,我心里就激动,一百万呀!这笔钱,估计能成为阳北市爆炸性的新闻,和平一个北城区的龙头,竟然出这么多钱。让咱帮他拿回五里营的场子,这次不是钱的事,而是政治意义。一想到这,我就兴奋。
  我白了一眼狗头说:“你是兴奋的睡不早,我是想睡,别人不让我睡?你们一大早组团到我房间里,就是想告诉我,你们很兴奋。
  狗哥,有点出息行吗?这才刚刚开始。说真心话,万爷把他生命最宝贵的东西留给了我,还不是给他亲生女儿万心伊,这份情。比山高,比海深,如今万龙集团覆灭。如果我坐视不管。我对不起万心伊,更对不起我万爷。
  当初出狱。踏入黑道,无非是为了还曹局长。就我一命这份情,还邢睿父亲一条命。我记得第一次见邢睿的时候,我们就是仇人,三句话不说,就相互对骂。我和邢睿刚接触的时候,邢睿一直象一个神父,她妄想感化我这个恶棍,后来慢慢的我们相爱了。
  我当初对邢睿的感情很复杂,我和她在一起,牵扯着父亲。毕竟她父亲救我,付出了生命。我为了还邢睿父亲,和曹局长的情,做了曹局长的卧底。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事会我整的这么惨。
  这一年我体会到了,什么叫身不由己。
  我曾经迷惑过,也困惑过。
  我试图问自己,我韩冰到底想要什么?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我感觉我tmd活着就是为了还债,还别人的情。
  我认为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正义的,但是在李俊这件事上,我彻底看清楚,我不过是人家手里的玩偶。
  就连李俊这么奸诈的小人,曹兴民都能把邢睿往火坑里推,滚tmd道义,滚tmd大面,更滚tmd流言蜚语。
  这些天,我一直解剖自己,和自己的灵魂对话。
  我终于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为自己而活着。
  邢睿之所以和我分手,曹兴民可谓是功不可没,邢睿我了解她,如果没有曹局长的教唆,没有曹局长给她贯彻的那一套,所谓的面子。
  她不可能鼓起这么大勇气,和我分手。
  曹局我佩服他的为人和性格,但是我不赞同他做事的风格。
  如今我欠他的债还完了,我不在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我要为自己而活着。邢睿我一定会得到她,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要她心里有我,别的什么都是tmd扯淡。
  狗头,富贵,郭浩,笑眯眯的望着我说:“你终于想通了。
  我把手里的玉用力的握着手里说:
  “不是想通了,而是作为一个爷们,这是必须的。
  一声尖锐的嚎叫声,从阳台传了出来。
  那声音,音质尖锐,穿透力极强。
  我们四个一听,快步跑了过去。
  只见丁玲,单手抱着小泉,另一只手气的直哆嗦,怒目切齿的盯着,狗头,富贵,郭浩他们三个。
  我一见小泉那张长嘴,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泉的嘴,肿的猪嘴似的,嘴里的嫩肉外翻,那样子跟吃了一根香肠,没吃,完挂在脸上似的。
  虽然小泉闭着嘴,依然能看见,它的两颗大犬牙,外翘
  小泉见我显然吓坏了,它跟老鼠见猫似的,,,叽,,,叽的尖叫,不停的用爪子,挠丁玲的棉衣,往丁玲的怀里钻。
  丁玲的眼睛跟激光似的,来来回回的往,狗头,富贵,郭浩脸上扫。
  她盯着他们三个足足几分钟,随后用一副生硬的口气问:
  “这到底谁干的?
  我是了解丁玲的脾气,她脾气随我丁姥爷,一旦脾气上来,倔的跟头驴似的。
  我见丁玲怒火中烧,本来就心虚,也没有敢问。
  丁玲龇着牙说:
  “狗头,富贵,郭浩,昨天晚上我休息的时候,小泉还好好的,你们半夜回来的,这一大早,小泉就变成这样子了。
  你们难道没有话要解释?
  狗头,富贵,郭浩,他们三个一脸迷惑的望着丁玲,又瞅瞅一眼小泉,手摆的跟荷叶似的,一个劲的说不知道。
  富贵刚走过去,伸手要查看小泉那受伤的嘴。
  丁玲一把将富贵推开说:
  “滚开,别碰它。富贵,我知道你小子不喜欢狗,这事不会是你干的吧?你现在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是不是在猫哭耗子呢?
  丁玲此话一出,富贵眼瞪得的跟,铜铃似的,急忙解释。
  我给狗头,郭浩使了个眼神。
  随后,我添油加醋的说:
  “对了,富贵,我昨天睡觉的时候,就听见你大半夜的去卫生间,没几分钟,小泉就惨叫了,我当时太困了,也就没有起床,不会真是你干的吧?
  富贵一听我这么说,脸都绿了,紧张的说:
  “你,,你血口喷人,我昨天夜里,压根就没有上厕所。
  富贵说完,郭浩,和狗头,也证实,我说的话。
  丁玲听完我们说的话,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富贵的领子,伸手就拧富贵的胳膊。
  富贵哎呦的惨叫。
  正在这时,富强推门而进,丁玲一见富强,哇的一声开始哭,边哭便闹,说富贵,欺负小泉,还把小泉抱出来给富强看。
  富强那傻小子,一见丁玲受委屈,顿时火冒三丈,二话不说,就把冲上了,一把抓住富贵问他为什么,要对小泉下手。
  我一看这状况,便趁机带着,狗头,和郭浩遛进卧室。
  卧室门刚关上,狗头笑眯眯的望着我说:
  “是你小子干的吧!我对他竖了一根手指头,示意隔墙有耳,别说了。
  郭浩噗嗤笑了起来,我立马冲上去捂住他的嘴说:“丁玲的脾气你们
  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她知道是我干的,我今后的换洗衣服,她不会再给我洗。
  你们如果敢出卖我,我的衣服以后你俩全包了。
  我此话显然起到了作用,狗头和郭浩也没有接腔。
  我一副转移话题的口气说:
  “狗哥,昨天想了一夜想的都是什么?说来听听?
  狗头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说:
  “你小子果然够坏,这回够富贵喝一壶的了。我昨天把和平,和刚毅所有的事都在脑子过了一遍,我咋感觉这事咱走的那么顺利。
  我嘿嘿笑了起来,把红布放在床头柜上说:
  “狗哥,你这人就是心太细,艰难的时候,你顾虑重重,现在走的顺,你又这么说,你是不是有些神经质啊?
  狗头抹了抹下巴说:“我狗头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当初我和雨龙算计你的时候,我把你们的照片和出身背景,一一的写在墙上,分析你们。要不是大意失荆州,吃了郭浩的亏,我能被你们擒住。
  和平刚毅,我不怕他们,毕竟我对他们了解,但是这个宋舜,我有些不放心。我不放心是因为,咱们根本就抹不透他。
  他的事,我以前略知一二,早些年,确实在五里营
  红极一时。
  但是后来入狱后,他的消息就几乎没有了。
  我们对他的了解,也只局限在他是刑满释放人员,更不知道他手里有多少人可用。
  如果冒然和他干起来,说真心话,我真有些担心。
  毕竟我们吃自信的亏太多了。
  我笑着说:“狗哥的说的也是,其实我也担心,以我对宋舜的了解,宋舜这人颇讲义气,当初他是因团伙咋骗,为保护所有兄弟,一个人把所有事扛下来。象他这么讲义气的人,监狱里的犯人,一般都会给他面子,他再监狱里还当上了号头。
  他出狱,曾经欠他情的兄弟捧他也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