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六章 真实的存在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到家后,简单的洗漱,我们就上床休息了。
  自从陈妮娜死后,我就养成了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开着灯睡觉。www!22ff%com
  漆黑的深夜,给人莫名的恐惧,每次闭上眼。
  我总会莫名的想起,陈妮娜出事的那个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每当回想到,那个令我一生无法释怀的深夜,我就忍不住心痛,那种痛就像刀子在心口上凌迟似的。
  我可以在外人面前,伪装的视乎可以忘记一切,但是人骗不了自己。
  人最怕的就孤独。
  夜深人静,窗外零星的灯光璀璨而明亮,站在窗边,望着漆黑的夜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我握拳咬着牙,陷入了罪孽深重的自责里,无法自拔。
  突然一丝冰冷的寒气,在我身后汇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的主人,选择遗忘比选择回忆更痛苦,无论多么绚丽的火花,都会有逝去的那一刻,人不能总活在过去。
  我收回思绪,长一口气,问:
  “今天为什么不给小慧,一次赎罪醒悟的机会?
  李莉娜语气冰冷的说:
  “她不配。
  我回头望着,眼睛像透明湖水一样平静的李莉娜。
  她依然是穿着殡仪馆,裹服亚麻布。
  我无奈的摇了摇说:
  “我曾经也干过,许多错事,同样也害了很多人,如果当初不是我的意气用事,我妻子和她肚子的孩子,也就不会死。
  我比你更痛恨亡魂,更看不起它们,因为它们没有道德底线的约束,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只为了报仇。而报仇。
  李莉娜嘤嘤的笑着说:
  “希望在你心里,把我和它们区分。
  冤屈的灵魂,存在着就是一种痛苦,我们唯一复仇。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痛并快乐着。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也后悔自己,当初一时想不开,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现在想起。也不值。
  但是人一步走错,步步错,后悔没有用。
  我相信你的妻子也不愿意看着你,那么难受。我的主人,原谅我今天的任性,人都是自私的,我是你的奴仆,我不希望,恶臭爬满蛆虫的灵魂,去玷污你善良的灵魂。
  小慧的死是它自己。咎由自取,她已经复仇了。
  按理说,它应该顺应,万物的生存法则,早日轮回。
  但是它还不放手,她灵魂已经被罪恶所侵蚀,这种灵魂无论多么强大,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毁灭它。
  你的精神和意志,已经不代表你自己。
  从你和煞气之尊灵魂绑定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注定着煞气之尊的重生。要不然,煞气之尊也不会留一手。
  用它的腐噬之气,去影响你,它赋予你新的能力。让你有洞察灵异的恶魔之瞳,但是凡事有利必有弊,但凡恶魔之瞳见过的将死之人,死后必定,灵魂无法轮回。
  还有就是,煞气在你身上拟留一种气味。这种气味活人闻不到,但是死人能味道,
  一旦灵魂闻到这气味,就会像飞蛾赴火,无头男士就是一个列子。
  煞气之尊,不愧是老谋深算,它对你的性格把握的入木三分,这种光圈,把你伪装成一块肥的流油的肉团,让那些贪心灵魂接近你,又给了你一双恶魔之瞳预警提示你危险的存在。
  煞气之尊和你灵魂绑定之前,可谓是煞费苦心,千算万猜,骨头眼里都算计到,却没有想到,他把所有力量赋予给你后,你却鬼使神差的阴了它,把它囚禁在阳台的狗笼子里,让它始终在婴儿阶段,无法成长。
  我猛一惊,联想到,最近遇到所有的灵异之事,我视乎明白了,李莉娜所说的煞气之尊留一手的意思。
  李莉娜说的已经再明确不过了,我的恶魔之瞳,气能让所有正常的灵魂,畏惧三分,他们虽然不敢靠近我,但是我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他们向往的光圈。
  想到这,我更加明白,今天凌晨,无头男尸说的那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原来我现在之所以,遇见那么的多灵魂,却都是煞气之尊,为了让它自己更好的发育,故意设了一圈套,怪不得,在火花室,它只不过吞噬了一个灵魂,就发育那么快,瞬间张出来一双血红的大眼睛。
  李莉娜见我沉思在自己的想法里说:“我的主人,我现在也是你身体气息的一部分,请你不要像对待煞气之尊那么对待我。
  你曾经说过,如果灵魂的世界了没有秩序,那我就是秩序。
  主人,我李莉娜是你最忠实的奴仆,对你绝无二心。
  今天我只所以,违背你的意愿,其实也是为了你,主人,
  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容易被别人的情绪感染,迷失自我。
  我毁灭小慧的灵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在你的眼神中,看的了一种怜悯。
  这种怜悯从今以后,我不希望再次看到,因为我的心会痛。
  我愣愣的望着李莉娜那张白皙的脸,它脸唰的一下子红的到脖子,我怎么感觉它说着话的味道,怪怪的。
  李莉娜说完,视乎在躲避我的眼神,她低着头说:
  “主人,我去了。
  我知道李莉娜的意思,她是去找秦大义配合宁家演戏。
  我抿着抿嘴,盯着她心想,它不会看上我了吧?
  李莉娜,见我不说话,有些羞涩的瞅了我一眼,那样子视乎有些腼腆,又有些妩媚。
  我见她要走,伸手一把抓住它手,说:
  “我怎么才能把这种勾引灵魂的气味,掩盖呢?
  李莉娜猛的一愣,有些吃惊的盯着我抓她的手。
  我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竟然能,真真切切的触摸到李莉娜柔软的肌肤,而且它身上竟然有了一种炽热的温度,不在是冷冰冰的。
  我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李莉娜脸上一闪而过的羞涩。
  我一脸枉然的盯着它,脱口而出问:
  “为什么你有脉搏。
  李莉娜羞涩的低下头,它那样子像一个刚拜堂的新媳妇,她诺诺的说:
  “因为,我存在,在你的意识之中,你所感受到我的一切,在你的脑海里都是真实的。
  我望着反复查看,李莉娜娇嫩的手掌,又捏了捏。
  那一刻我震惊了,它白皙的皮肤竟然真实存在,而且皮肤稚嫩,一捏一个小凹窝。
  我盯着李莉娜那红扑扑的脸说:“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虚无像幻影一样吗?
  李莉娜慢慢收回手指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感知我的存在,除了你,别无他人。
  主人,其实你身上的味道很好去除,就是用香水掩盖。
  好了主人,请允许我离开行吗?你已经太累了,我去了。
  李莉娜说完,便拧开卧室的门,慢慢向客厅走去。
  随后我竟然能听见客厅外防盗门的声音。
  我猛的瘫坐在床上,那一刻我彻底的蒙圈了。
  李莉娜活在我的意识之种,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意味着,李莉娜在我面前是真实存在的。
  这无形之中,我又多了一个女人。虽然我和它毫无瓜葛,而且她还是我的奴仆,但是我现在,怎么感觉这一切变味了呢?
  她为什么会脸红呢?难道,你对我有想法,想到这,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这种感觉还满不错的。
  突然一团黑乎乎的肉球,一跃而起向我怀里扑来。
  我猛的一惊,本能的一圈砸了过去。
  小泉在空中猛烈的翻滚,那样子犹如一个体操运动员在,空中玩托马斯全悬,720度的,大旋转,一头撞向柜子。
  扑通一声闷响,呜呜,,,呜呜,,小泉痛苦的趴在地上尖叫着。
  我一见是小泉,急忙跑过去,把它抱了起来。
  小泉小泉,眼泪都出来,它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我显然吓坏了,这只狗从没满月,是我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陈妮娜把它当儿子养,它被妮子惯得,只要陈妮娜一坐下,它就往妮子身上扑,要妮子宠它。
  平时小泉在家跟个宝贝似的,妮子从来没有对它过脾气。
  如今却被我一拳打的,都翻白眼了。
  我吓坏了,哄了它半个多小时,小泉才恢复状态。
  这刚恢复意思,见我跟见恶棍似的,拔腿就跑。
  钻进客厅的沙发下,无论我在喊它,就是不出来。
  小泉显然是被我打怕。
  无奈,毕竟是大半夜,我怕惊动玲子,和狗头,他们休息,便回来卧室。
  清晨迷迷糊糊中,鞭炮声,此起彼伏的开始响了起来。
  我瞅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这TMD才早上6点,放你吗的炮呀!骂完我就把头埋在枕头里。
  这刚睡着,楼下一男一女可能又因为停车的事,吵的哇哇叫。
  我叉TMD香蕉吧啦。
  我在床上翻了几圈,把头缩被窝里,还没有睡。
  电话又响了,接通电话,我彻底的崩溃了。
  电话里一个年轻女性,一嘴的普通话,说什么,我有幸成为她们公司的,摇奖的幸运客户,获得一本价值1.2万的笔记本电脑,让我给他们汇手续费,和个人所得税什么乱七八糟的。(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