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必胜无疑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郭浩警惕的握着方向盘,对我说:
  “冰冰抓好,扶手,前面不对劲,有情况。…22ff。com
  我身后的,富贵,狗头一听郭浩这么说,围了上来。
  我坐直身子,目不转睛的望着那辆黑色越野车。
  我们辆车距离大约,离的有50米左右。
  郭浩此时已经把手提在倒档上,我清楚的知道。
  如果对方来者不善,郭浩就会立马倒车,往上安康路逃离。
  我们大约僵持的有一分钟左右,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黑色越野车上来,那人穿着一件长款风衣。
  个子不高,但是步伐稳健,一副悠闲的样子走了过来。
  也许是远光灯的车灯太亮,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但是从他走路的形态,和身姿我感觉那人像刚毅。
  等那人进过来的时候,我一见是刚毅。
  心想,这孙子在我家小区门口,堵我什么个意思,难道他想对老子动手吗?
  我望着倒车镜,漆黑一片吗,安康路上也没有其他的汽车。
  如果他真要对我下手,估计隐藏的车,应该现身了吧?
  刚毅这厮到底想什么?现在已经是凌晨将近2点。
  这小子到底葫芦的卖的什么药?
  我刚要拉开车门下车。
  狗头,一把拽住我说:
  “这么晚了,如果刚毅有事找你,一定会事先给你打电话,这小子估计肚子里没什么好屎!
  你还是别下车。看看他什么意思再说?
  我回头笑着对狗头说:
  “人家都过来了,如果我不下车迎接。他一定会笑我胆小。呵呵,再说是在咱家门口。这个脸我丢不起。
  刚毅,如果真想动手,在南坪镇他的地盘上,就已经动手了,何必要在我们家门口动手呢?我说完。
  我拉开车,迎了上去。
  我见刚毅就他自己,摆了摆对郭浩,富贵,狗头说:
  “你们在车上等我?
  刚毅见我慢悠悠的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根。
  刚毅按动打火机,光束升起的那一瞬间,我看他脸色有些沉重便说
  “刚哥,有事怎么不打个电话。这大老远的跑过来,有事?
  刚毅直截了当的问:
  “明天去源河沙场,你的胜算有多少?
  我瞅着他说:“这东西,没有办法说,也说不清楚,没有见到宋舜之之前。一切都不好说。
  但是事在人为,我既然收你们的钱,我尽力。
  对了,刚哥。宋舜子就算拿下,也是和平得利,这好像和你刚哥没有一分钱关系吧!
  按理说。睡不早的应该是和平?
  刚哥,你这个点过来找我。我真有些搞不明白。
  刚毅一听我说这话,笑着说:
  “冰冰。是和平出钱找你办事,不是我。你不要把我和跟和混论为一谈。
  我迎风吐了一烟雾说:
  “和平出钱,这跟你你刚哥,不都是一个意思吗?
  如果这里面没有你的股份,你能这么晚来,来找兄弟我?呵呵
  刚哥出来混,都不是傻子。
  如果没有你的好处,三十个人,不少了,你能把自己手上的兄弟调给我支配吗?
  刚毅听我说完,低头苦笑说:
  “冰冰,你是个聪明人,没有必要在我面前冷嘲热讽的,今天和平做的确实有些过分。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对你。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对着刚毅吐了一口烟雾说:
  “刚哥,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
  你这是猫哭耗子,没有必要,打我一巴掌给我一个糖豆吃?我不是三岁的小孩。
  酒席上,你和和平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这出双簧我还没有蠢的看不出来?
  你们现在有权有势,我韩冰自知不是你们的对手。
  人在屋檐,形势所逼,我怎能不低头。
  这个道理你我彼此心里跟明镜似的。话说透了,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如果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是为了让自己吃颗定心丸是吧?
  来给和平充当说客的,其实刚哥,你大可不必,我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道上的规矩,我懂。你就把心放宽了吧!
  我韩冰做事,向来直爽,既然答应你们的事,我一定给你们办。
  刚毅冷笑,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我的脸说,:
  “冰冰,我想你是真的误会我了。
  我从你们走后,就来到这,等了几个小时。
  我只所以不打电话,就是表明我的诚意。
  我知道在武海这件事上,我刚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这事既然出了,说什么都是枉然。
  在和平和宋舜场子,这件事上,我完全可以保持中立。
  我刚毅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踏出南坪镇半步。
  我从不惹别人,别人也不敢惹我。
  但是为什么,
  你让我帮你对付宋舜,我啥话不说,就一口答应你。
  我完全可以敷衍你,或者和你踢皮球。
  我告诉你,我刚毅和和平不一样,也不是一类人。
  我同样也没有想过,从五里营场子分一杯羹,我完完全全,是看着你的面子。
  就因为武海的死,我有责任。
  你做事风格我清楚,向来有仇必报,兄弟情义大过一切,
  我更看的出,你是委曲求全,心里憋着一肚子火。
  我知道,我和和平早晚都要还这笔血债,我和你推心置腹的说这么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求你。明天我把手上的过命的兄弟,交给你。你不要拿他们当炮灰,有事冲我刚毅来。
  刚毅说完。深深的向我鞠了一躬。
  我愕然的望着刚毅,别的不说,就凭他为了自己的兄弟,先软后硬这一点,我佩服他。
  但是此时我更清楚的知道,武海的死,我不可能就因为他一句肺腑之言就原谅他。
  在没有搞清楚,刚毅真实目的之前。
  我必须要以冷静的心态,去衡量整件事的利弊。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伸手把他扶起说:
  “刚毅就凭这句话,我韩冰佩服你,我懂你的意思。
  我知道我韩冰此时说什么,也无法消除你对我的顾虑,我们之间缺少的事信任。
  今天既然你刚哥说这话,那我就给你吃个定心丸。
  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明天你的兄弟,我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兄弟看待。
  但是拳脚无眼,我没有办法保证,所有兄弟的安全。
  但是我韩冰会。尽力不让南平镇来的兄弟吃亏。
  我话一说完,刚毅,笑着说:
  “韩冰,我要的就你这句话。你果然够义气。
  好了。时间不早了,明天你是主场,我就不和你闲聊了。我等你凯旋而归。
  随后我殷勤的把刚毅送上车。
  另我我没有想到的是,刚毅的车上。只有他自己。
  我想这小子,一定不想让所以人知道。他来找我。
  毕竟他也是南平镇有头有脸的大哥。
  刚毅离开后,狗头,和郭浩,下车走过来,狗头望着刚毅汽车远去的背景问:
  “冰冰,这孙子,来干什么,是不是在套你的话,试探你有没有反水之心。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
  “不像,他过来是希望我,不要对他的兄弟下手。
  我此话一出,狗头和郭浩笑了起来。
  狗头歪着头揉着下巴说:
  “这孙子,原来心里也虚啊!现在知道怕了,早tmd干什么去了。
  冰冰,既然刚毅看出咱们有想法,那咱也不用和他们在虚套了。
  现在,咱们有房辰这颗大树扛事,房辰不方便出面办的事,我们完全可以不按套路出牌。
  呵呵!我相信,从明天源河沙场一战,我们就不在是别人任由欺负的街头瘪三了,整个阳北都是我们的。
  郭浩视乎没有理解狗头这话意思?
  他瞅着狗头,见他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说:
  “狗头,你日你吗,脑子被风催坏了吧!
  还是魔怔了?什么从明天开始整个阳北都是我们。
  狗头望着他,也没有说话,其实我明白狗头豪言壮语里面的意思。
  说句不好听的,我现在手上是,要人有人。视乎老天怜悯我,走背运走了一年,终于让我拨开乌云见天日。
  房辰虽然空有其名,没有其实,但是他毕竟是房氏集团公认的少东家,阳北市五区四县,旗下产业遍布阳北市城镇。
  虽然阳北城区密集,但是县镇却不可小窥。
  不说别的,房辰在酒吧里,既然答应我们,明天一早,会把县镇的人调给我们用。
  而且,他这说话的时候,也没有说具体多少人,只让我放心去干。
  我在他话音里听得出,一种胸有成竹声音。
  这就说明,县城的兄弟,还是比较听他的,而且人数一定不会少。
  因为房辰知道,我现在手上,也就是二十几个源河的老兄弟。
  这样算来,刚毅给我三十人,和平给我三十。
  不管是真是假,这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些人一旦到我手上,就是我说的算了。
  光这么看,这些人少说,至少有百十口子人。
  武道镇的二豹,和大眼,我没有通知他们,毕竟路程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
  也有一个原因,这次和上次不同,毕竟这次我是为钱而战,其意义就不同于上次,我也没有好意思给二豹打电话。
  宋舜我亮他再牛气冲天,撑死也就三四十个兄弟,敢帮他亮刀子,而且这场仗,我出师有名。
  五里营场子,毕竟以前就是房氏集团的,我现在只不过,是为替房氏集团拿回来,于情于理,我都是必胜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