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四章 房辰的全力扶植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房辰面无表情的松开他,慢慢悠悠的站起身,竖了竖领子,说:
  “阳北市只要道上混的,有头有脸的大哥,都知道sky酒吧是谁开的。www@22ff!com
  你们砸我酒吧,不少东西,毁我名声,这事你该给我一个说法吧?
  穿皮夹克的男人,额头的上的冷汗,呼呼的往外冒,他寒着脸。
  那张脸说不上是什么表情。
  那人瞅了一眼他身边的女孩。
  那女孩此时视乎明白了,她根本惹不起房辰。
  也许是,今天我们几个兄弟的矛盾化解了。。
  房辰心情视乎很不错,也没有怎么为难他们。
  但是房辰那意思是,他也不为难那些人了,但是你们砸坏的东西,明天晚上酒吧开门之前,一定要完好如初,这事就算了,反之,后果自负。
  那些人听完房辰的要求,一个劲的点头。
  但是房辰却面无表情的,瞅一狗头。
  我望着房辰,在心里合计,你难道想给狗头戴个高帽子吗?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办完酒吧里砸坏东西,那事后,走到那女孩,一只手扣在那女孩的脖子,把她拉倒脸前,怒视着那女孩指着狗头说:
  “他是狗哥,我在他面前,都不敢说一句狂话,你竟然敢骂他,向他道歉,你的事就算了。
  房辰此时把狗头捧上了天,狗头一见房辰这么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没事,没事,不知者不怪。
  房辰松开那女孩后,那女孩走到狗头身边,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说:“对不起狗哥,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别和我一般见识,砸坏的东西我们赔。
  狗头乐的嘴都歪了。一个劲的说,没事。那感觉跟我们干了亏心事似的。
  随后房辰,让你一个男服务员,登记那女孩的身份信息后,就放那些人。
  那些人走后,我们几个在酒吧二楼的办公室,聊了明天和宋舜在源河沙场的事。
  房辰话说的很明确,也许是郭浩的那句话。:
  “小海的仇不报,我郭浩不会原谅你,有意无意的刺痛了他那颗脆弱的心。
  他保证会间接的,配合和我们一起对和平动手。
  但是,他说的只是间接配合我们。
  其实房辰辰说的这层意思,我明白。以为他现在毕竟是,真正房氏集团的少东家。
  房氏集团刚到他上手上,根基维稳。
  如果此时他牵头在房氏集团内部大清洗,一定会适得其反。
  毕竟当初房天死后,所有人一边倒的倾向雨龙。
  如果房辰此时选择大清洗。我相信,整个房氏集团必然乱套。
  就凭房辰的年龄和资质,他根本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让整个房氏集团的人服他。
  一旦和平被房辰清洗,那么以前跟着雨龙的手下,就会人心浮动人人自危。
  我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说话的口气,一不强硬,二不拉拢,三不要求房辰为我做任何事。
  毕竟现在的房氏集团到他手上,还在过渡期,我不会让他。轻易冒这个险。
  但是针对宋舜,就不好说了。宋舜毕竟不是房氏集团的人。他夺了和平的场子,其实就是夺了房氏集团的场子。
  当初雨龙也是以分红形式。让和平打理,而且当时只给,和平百分之三的股份。
  而现在,雨龙进看守所后,和平就想从新夺回五里营场子,自己经营。
  但是却许诺给我,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无不说明,和平在以高额的利益,诱惑我为他卖命。
  但是,他显然还是不了解我的性格,我不是一个爱财的人。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真是的想法。
  和平之所以要把这块肥肉,扔给我吃,其实他心里有他自己的小九九。
  和平清楚的知道,在此时房辰掌权根基未稳,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他怕自己,一旦全力对付宋舜,有可能房氏集团的其他大哥,会趁虚而入抢占他地盘。
  毕竟现在的房氏集团,是能者居上,拳头硬,实力大才有资格说话。
  虽然对外,大家总是以房氏集团统一管理,其实呢?
  在雨龙倒台的那一刻,房氏集团也随之崩塌了。
  房辰在某种意义上,拿到的,其实是房氏集团的空壳。
  我看的出,房辰也有意,打五里营的主意。
  他竟然和我商量,只要拿下宋舜,五里营场子,他会交给我打理。而且让我用五里营场子,发展自己的实力,我们说的这事,几乎是一拍即合。
  打定主意后,他会全力以赴支持我。明天一早,他会联系房氏集团在阳北市周边县城的场子兄弟,把他们调回阳北,任由我支配。
  我虽然嘴里一个劲的说不用,其实心里早就痒痒的跟猫挠似的。
  从房辰,点头的那一刻。
  我清楚的知道,有房辰全力支持,宋舜基本上无还手之力。
  同样我会以火箭升空的速度,和刚毅,和平平起平坐。
  我一旦拿下宋舜的五里营场子,和平想要,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有房辰这个挡箭牌。
  我不但要用五里营场子,狠狠得敲诈和平一笔巨款,而且还会明明白白黑吃黑。
  我要让和平知道,我韩冰是有仇必报。
  房辰一旦把手下的兄弟调给我。
  那就无形之中,就是告诉阳北市的所有人,我和房辰的关系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
  我们几个说的心血澎湃。仿佛整个阳北市都是我们的一样。
  那天我们整整聊了好几个小时,富贵那货,还真信实,他真的把房辰办公室一箱子洋酒给搬走了。
  在回去的车上,我们几个心情特别的舒畅,终于压在我们心口上的石头。豁然的被搬开了。
  郭浩是那种嘴硬心软的人,他话说的虽然硬,但是当。房辰替他挡那一酒瓶的时候,我看的出。他在心里已经原谅了房辰,但是郭浩表面却装着很平静。
  他是个要假脸的人,我岂能不晓得。
  曾经我们是那么的密不可分,夜里打牌商店关门,一根烟我们轮流着吸。
  望着漆黑的夜空,仿佛整个城市沉睡了似的,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难道今天在酒吧里打架真的那么巧合吗?
  那些人。在我心里老是,给我一种感觉是,他们好像在和房辰演绎一出,周瑜打黄盖的戏。
  也许经历的事多了,无论什么事,总习惯在脑子里思索一遍。
  我不想把房辰想的那么猥琐,但是,这一切如果仔细回想,视乎不符合逻辑,漏洞百出。
  如果真是房辰找人演的一出戏。那说明房辰和我一样,也在成长。
  我想,此时的房辰再不在是。那个思想单纯,和我一样脑子一热,说干就干的蛮主了。
  有些东西,说透了,也就什么意思?
  郭浩见我一直靠着副驾驶发呆,便问:
  “又想邢睿了,想她就去找她,感情这事最好还是说清楚。
  如果你真的爱她,爷们就要霸道些。大不了让邢睿辞职不干警察了。
  如果邢睿真的爱你,她就会为了你。放弃他热爱的职业。
  我长叹一口气,苦笑着说:
  “你说的倒是简单。这话我咋开口?
  邢睿家,三辈都是警察,而且她把警察这份荣誉,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如果我为了自己的一丝私欲,让邢睿放弃他最爱的职业。
  邢睿嘴上不说,在心里他一定看不起我。
  我此话一出,郭浩对着狗头,憋了憋嘴说:
  “狗子,冰冰傻逼不?
  他竟然会这么想?冰冰你的情商,真tmd低,我就想不明白了。
  怎么好女人,都让你摊上了。
  当初你出狱的时候,穷的一分钱都没有,你不是照样和妮子谈对象吗?
  你为了妮子,在和万心伊结婚的当天,把万心伊仍在大街上,你咋不说,你为了一丝私欲,她们看不起你呢?
  你到底在惧怕什么?
  邢睿当初跟你执行鹰隼计划的时候,人家主动和你靠近乎,每次把热脸迎过来,你不总是,拿自己的冷屁股对待她吗?
  现在邢睿离开你,你又受不了,你说你是不是生贱?
  你竟然还有脸说,不想为了自己私欲,让邢睿看不起你。你搞的跟自己是圣人似的,你和邢睿有必要把彼此说的那么高尚吗?
  冰冰,说真心话,既然相爱,就别tmd管这么多。你和邢睿你们俩,脑子都不正常,你们自己的事,干嘛要看别人的脸色,累不累?
  郭浩那傻逼,真不会劝人,说的我脸瞬间黑了下去。
  狗头见车内气氛,又开始凝重,便对郭浩意境的说:
  “浩子,话重了。
  郭浩哼了一声说:
  “自古忠言逆耳,如果不是亲如手足的兄弟,这话我还懒得说呢?
  冰冰,说句心里话,尤其你们彼此这么痛苦隔海相望,不如放弃一切在一起。
  管他tmd流言蜚语,你活着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你无论做什么,兄弟们都会站在你的身旁挺你,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那那么多逼逼吊吊的事。
  我无奈的望着郭浩说:
  “浩子,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
  但是真正爱一个女人,其意义并不是得到她的身体,而是让她过的,比我幸福。
  我此话一出,狗头笑着说: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邢睿过的幸福吗?
  守着一个残废之人,她怎么幸福?
  如果妮子不死,我们兄弟绝不会,赞同你和邢睿在一起。
  但是妮子现在已经不在了,我相信她在天堂一定希望你幸福,希望你和邢睿在一起。
  我和郭浩的话,你好好想想吧!说话间汽车到了罗马小区门口。
  汽车正准备下安康路,进小区,突然,对面五十米左右,一辆黑色越野车的远光灯瞬间亮了起来。(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