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三章 矛盾的化解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div
  大约几分钟后,郭浩叼着烟,进了酒吧。
  我对他摆了摆手。
  因为房辰坐卡座最边上,郭浩一来,房辰急忙起身,让郭浩往里面进。郭浩面无表情的瞅了他一眼,快速把目光移开,坐下后,环绕一眼酒吧内,阴阳怪气的对我们说:wWW.22ff.com
  “怪不的,你们这些色鬼不出来,原来魂都被这些美女勾走了。呵呵!郭浩刚坐下,房辰伸手拿起酒杯,为郭浩倒了一杯,递给他。
  郭浩接都不接,冷冷的说:
  “谢了,房大少,我开车不喝酒。
  我盯着郭浩问:“浩子,,自家兄弟,又不是外人,别拿开车当理由。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必闹的那僵。
  我这话说完,郭浩扫了眼狗头,见狗头眼睛红红的,他视乎明白了,我们刚才一定把话挑开了。
  郭浩把目光移向我的脸上,盯着我问:
  “你原谅他?
  狗头见郭浩脾气上来,接过房辰手里的酒说:
  “浩子,这杯酒喝了再说。
  郭浩,抓起狗头递过来的杯子,砰的一声甩在地上,豁然的站起身,指着狗头说:
  “你们原谅他,老子不原谅。
  郭浩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我盯着郭浩的背影,怒目切齿说:“站住。
  郭浩回头,龇着牙指着房辰吼:
  “当初,要不是他,武海能死吗?
  娃子,黑狗,四蛋能离开我们吗?
  齐浪能不辞而别。一杯酒,就把你们给卖了?
  当初他,出卖我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
  房辰站起身,对郭浩说:
  “浩子,我已经知道错了。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小海也是我兄弟,难道我心里就不难受吗?
  郭浩白了他一眼,一副挖苦的口气说:
  “别tmd叫我浩子,你不配?房辰。你娘的比,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小海的仇不报,我郭浩不会原谅你。
  正在这时,七八人在一个女孩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冲进酒吧。
  那女孩进酒吧后,直奔房辰,伸手指着房辰,对他身后的男人说:
  “就是他。
  那女孩话一说完,她身后,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人,揉着下巴吊儿郎当的走到房辰旁边,指着房辰说:
  “小子,刚才就是你骂我老妹是吧?
  我听说,这酒吧是你开的?
  房辰面露尴尬的望着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
  “我操,这又是哪蹦出来的?
  那男人一听房辰挑衅他,对着身后的几个说:“清场。
  那男人话一说完,他身后的人四面散开。
  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二步跳上吧台,端起酒盘上的一排酒杯,摔在地上对着酒吧里客人大吼:
  “散场了,散场了,,。酒吧营业时间到了,不出去的后果自负。
  人群一见有人闹事,陆陆续续的往外走。
  房辰用握拳敲了敲脑门说:
  “你们还真会挑时间呀?
  那女孩见房辰一副无奈的表情,抱着双肩得意。望着房辰说:
  “你刚才不是,火气挺大吗?嚷着让我滚?这下好了,酒吧的人都滚了。你刚才的气势哪去了?咋不吼了?
  穿皮夹克的男人,走到房辰身边,围着房辰绕了一圈说:
  “你小子细腻嫩肉的,狂什么呀!有什么资格狂?
  那人说完。瞅了一眼房辰身边的郭浩说:
  “你tmd杵在这干什么,还不赶快滚一会打起来了,别贱一脸血,滚,,
  那男人说完,郭浩噗嗤笑了起来说:
  “我tmd杵在这,管你鸟事,见血!哈哈!老子拿刀子捅人的时候,你娘的比还在穿开裆裤呢?
  那人一愣,仔细打量郭浩,一把提住郭浩的领子。
  但是他显然小看郭浩了。
  郭浩毕竟久经沙场,他反手肩膀别住那男人,顺势抡起拳头对着他人的左脸上砸了一拳。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郭浩这么麻溜,往后一个踉跄,一头撞向旁边的酒桌。
  对方那几个人,一见自己老大被人打了。
  瞬间冲了过去,一个男人从郭浩的背后,抡起椅子砸向郭浩的后背。
  房辰一见郭浩将要吃亏,往前跨了一步,凌空一计后摆腿,挂在那人的脸上。
  房辰不亏是练过跆拳道的,看的我是目瞪口呆。
  只见那人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向酒桌。
  狗头,和富贵,见房辰和郭浩动手,他们抡起酒瓶就要上。
  我一把拉住他们说:
  “急什么?等等再说。
  狗头一脸迷惑的望着我说:
  “你真心宽,这还能坐的住,对方那么多人,郭浩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手上没有东西,肾虚。
  郭浩一扭头见身后的那人,飞出好几米,回过头,眼神复杂的瞅了一眼房辰。
  正当他们俩个眼神交流的时候,另外几个冲了上来。
  郭浩和房辰,心照不宣的并排站着,摆开架势迎战。
  我望着他们此时的背影,视乎又回到了,一年前和金二那一战。
  我们三个在源河大坝子,被一群人围攻的场面。
  当初就是这样,我站在中间,郭浩,房辰,一左一右的站在我身边。
  一股暖流在心底怦然升起,我抿了一口酒,视乎陷入了无尽的回忆。
  而此时,对方七八人,显然也不是软蛋。
  他们从四面八方扑向,房辰,郭浩。
  显然酒吧内狭小的空间,无法给房辰拉开更多的空间。
  而郭浩我知道他,他虽然打架经验十足,但是不擅长和人近距离厮打,在说,对方七八人围攻他和房辰,他们明显有些扛不住。
  自从郭浩皮带上的匕首,被我拿走后,他的战斗力仿佛折了一半。
  酒吧内琳琅满目桌子。让房辰有些力不从心。
  一分钟不到,房辰和郭浩,就被对方逼在一个角落里,他们俩只有相互抱头的份。
  郭浩一脚踹翻对方一个拿椅子的年轻人。对着我吼:
  “你们tmd看戏呢?
  我见郭浩和房辰实在撑不住了,便放下酒杯,抓起旁边的椅子,冲上去,对着对方的人就拍。
  房辰。郭浩,一见我狗头,富贵冲上来,顿时有了主心骨。
  他们开始意气奋发的反击,那七八个人,压根就不是我们五个的对手。不到几分钟,我们就把他们放翻在地。
  那女孩一见找的人,压根不是我们的对手,转身就跑,但是她穿着一双高跟鞋。跟个鸭子似的,还没跑到门口,就被富贵一把扯着头发,拽了回来。
  那女孩胆寒的望着我们。
  房辰坐在酒桌上,点燃一根烟,擦了一把额头渗出来血液,瞪了那女孩一眼。
  他此时显然一句也不想说,我看的出,此时房辰心里,一定是一万个草尼玛在奔腾。他最爱面部,却挂了彩。
  郭浩的手显然也挂彩了,那伤口像是被酒瓶划了一道口子。
  郭浩把身上的外套脱下,裹在手上。
  房辰抬头瞅了郭浩一眼。见他表情沉重,不知道是疼,还是打架打的比较累,满脸是汗。
  便把嘴上的烟递了过去。
  郭浩接过烟没好气的说:
  “你还自称,tmd跆拳道黑段,就这水平?
  房辰站起来。白了他一眼说:
  “你娘的,还有脸说我,要不是我护着你,我这脑门上,能被人家用啤酒瓶轮。
  房辰一说完,郭浩猛提了一口烟,笑着说:
  “我能知道,冰冰光看戏,不帮我们?
  郭浩说完,把烟递给房辰。
  房辰接过烟,一口没吸完说:
  “你这孙子,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吸不要咬烟头,你看着烟嘴瘪的。郭浩接过话,你不吸给我,哪那么多的废话。
  郭浩说完,就去抢房辰的烟头。
  房辰一手推开他,笑着说:
  “这条乱咬人的疯狂?浩子,你小子别抢行不,手没事吧?
  狗头特别忌讳别人说狗这个字,他走上过没好气的说:
  “我和你们说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面前说狗这个字。
  随后郭浩和房辰一直开始调侃狗头。望着他们斗嘴,我心里清楚,兄弟之间的矛盾,此时已经不复存在了。
  房辰和郭浩的血,没有白流。
  我盯着地上坐在地上的那几个人,心想,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他们。
  正在这时,十几个身穿黑色西服彪悍,进了酒吧。
  我以为是对方的人,抓起椅子迎了上去。
  房辰喊住我说:“冰冰自己人。
  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过来后,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又瞅了一眼房辰,恭敬的对房辰说:
  “房少爷,我们来晚了,车在门口,我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房辰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说:
  “我没事,你们都回去吧?这里用不着你们。
  房辰话一落音,那个穿西服的男人,便带着手下离开了酒吧。
  那些人一走,房辰走到那个,穿皮夹克的男人身边,一把将那人提了起来。
  那人此时早已被打的服服帖帖,他胆寒的望着房辰,竟不敢和房辰对视。
  房辰搂着他的头,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的说:
  “听说过,房氏集团没?
  那人此时跟小鳖子一样,点了点头。
  房辰阴冷的又说:
  “我是房氏集团的少东家,房辰。
  如果不服气,随时找我,我奉陪到底。
  那人眼睛突然一亮,脸色瞬间绿了。
  哆哆嗦嗦的说:“你,,,你是房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