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二章 富贵的肺腑之言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那女孩的话,视乎引起了另外三个女孩的共鸣,她们冷嘲热讽的,讽刺狗头,和富贵。
  说他们一脸的猥琐样子,一个斜眼,一个尖嘴猴腮,真是绝配。22ff。com
  四个女孩同时开炮,那擦着红艳艳的口红的小嘴,跟子弹似的,一股脑的打向狗头。
  我听着脸上都挂不住,冷汗直冒何况狗头和富贵。
  狗头和富贵顿时坐不住了,虽然狗头和富贵装着一副无所谓,但是我能看的出,他们俩此时已经是如坐针毡。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猛然间一拍在桌子上,怒目切齿的吼:“
  “你们tmd说什么?都滚,,滚滚他眼神犀利,青筋暴起,一连说了三个滚字。
  那几个女孩显然没有想到,她们喜欢的帅哥,竟会如此不懂怜香惜玉。或许这个场合,她们对房辰突然发脾气有些。
  那四个女孩,先是一愣,其中一个女孩指着房辰吼:
  “你凭什么让我们滚,应该滚的是你,你脑子有病时吧!,我们说你了吗?你发什么火?
  房辰抱着双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盯着那女孩冷冷的说:
  “这酒吧是老子的,在这,我说的算,今天你们消费的全免单,别让老子喊内保,把你们请出去。
  那几个女孩,被房辰呛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大约僵持了一分钟左右,那三个女孩拉着说话的那个女孩,要走。
  显然那个说话女孩,是她们带头的。
  那女孩站起身,那身材绝对是杠杠的,她显然和另外三个女孩不同,从气质上和穿着上,有着明显的区别。
  那女孩被那三个女孩拽走时,还指着房辰说:
  “你给我等着,这个酒吧我让你明天开不了业。
  房辰憋了憋嘴。嘴角下扬,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给予回应。
  那女孩整个人如同一只发狂的母狮,随扈被那三个女孩强行拉走了。
  经这几个女孩一闹腾。我们几个心情明显的有些低落,气氛压抑令人窒息,我们几个没人在说一句话。
  富贵那厮,跟没心没肺似的,不停得再吃那群女孩留在桌子上的果盘。
  我瞪了富贵一眼说:
  “使劲的吃。咋不噎死你。
  富贵抬头瞅了我一眼说:“这水果不吃浪费呀?又不脏。
  我被富贵那厮无底线的样子,彻底崩溃。
  房辰盯着富贵问:
  “你今天可劲的吃,想喝什么,自己去拿,挂冰冰的账目就行了?
  富贵在袖口上搞了搞,溅出来的果汁说:
  “房辰,这酒吧里,冰冰还有会员卡吗?
  房辰回头对着服务员打了一响指,
  兔女郎过来后,房辰说:“把我存的那瓶酒带来。
  兔女郎走后。房辰对富贵说:
  “什么会员卡,这酒吧本来就是冰冰的,法人代表,盈利什么的,都是挂在冰冰名下。
  富贵一听房辰这么说,眼睛呼啦一下亮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目光环绕酒吧四周说:
  “冰冰啊!你小子还跟咱兄弟玩阴的,这酒吧是你的!你都不告诉,咱兄弟,哎。冰冰你天天就故意在我们面前装穷。狗头,你听见了吧!冰冰这人假不假,上次,带着你郭浩。,愣是装没钱,在阳赐县冻了半夜。
  房辰一听富贵这么说,瞅了我一眼,又瞅了一眼狗头长叹一口气,没在说话。
  狗头盯着富贵。说:“这水果都没有噎住,你这张叼倒的嘴,和你一起出来,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冰冰说真心话,咱兄弟几个,你咋认识这个没皮的小子了。哎
  经富贵这么一闹腾,我们几个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兔女郎把酒拿来后,房辰给我们一一倒酒。
  富贵见房辰脸色好多了,吐了一颗葡萄籽,抹了一把嘴说:
  “房辰,你也是的,那四个女孩,对我们四个不是绝配吗?
  我和狗哥瞄她们老长时间了,这到嘴的鸭子被你给整飞了。
  你现在脾气咋还是那样子,学学冰冰,自从武海出事后,性子捏了不少。
  富贵的这话说的不痛不痛,我明显听出,他却对不是我和狗头先前想的那样,没有脸没有皮,这小子聪明着呢?原来他一直在变相的利用自己猥琐的样子,调节我们的气氛。
  狗头听富贵说这,搂着富贵说:“我tmd真小看了,你小子!呵呵!。
  差一点把哥几个耍我。
  富贵听狗头说这话,故意装疯卖傻的说: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和郭浩有时候太较真。房
  辰和我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他什么样的人,你心里有数。
  何必抓住他一时的过错,紧咬着不放呢?
  狗哥,我富贵不是个傻逼,有些事,我比你们看的透。
  你和浩子一直对房辰有意见,让冰冰恰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武海出事后,浩子那傻逼,没脑子的在医院里,把屎盆子扣在娃子,黑狗,四蛋,源河沙场的那群兄弟头上。娃子他们离开。
  齐浪先前是跟着狗头你,最后是武海硬把齐浪要走的。
  狗头,你恨房辰,其实是因为,齐浪的不辞而别。
  其实齐浪走的时候,和我打招呼了,我当时没有劝他,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收不掉场了。
  冰冰当时,一病不起。兄弟该何去何从,就凭当时冰冰那想法,他一定会和愣四,和平,刚毅拼命。
  到最后受伤的还是咱们自己。
  这事只有冷处理,你们都知道,我是冰冰的。
  都知道我爱贪下便宜。但是你们真的了解我心里怎么想的吗?
  久顺公司,挣得第一笔钱,我买了三辆车。一辆路虎,两辆江淮瑞风,
  冰冰既然把我和富强从齐家村带出来,我就有义务帮冰冰管好。
  冰冰其实心里已经够苦了。他说不出,房辰的事,是他无法割舍的一块心病,你和浩子每次一听房辰的名字,就tmd咬牙切齿。
  你知道冰冰。心里有多委屈吗?
  毕竟当初针对一线天ktv的行动,是冰冰一手策划,实施的。
  大家都认同,出了事,你们却把所有的责任,怪罪到房辰头上,你们怪罪房辰的同时,也是在变相的责备冰冰。
  我和冰冰在一起,比你们时间长,他是一个不喜欢把心事说出来的人。狗头房辰这块心病,你就算咬着牙,也要把他咽进去。
  你不为别人,为了冰冰,为了所有兄弟的团结,
  当初,,拜关二爷的时候,大家是喝过血酒的,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如果你想让冰冰,一直窝心下去,我这一关你都过不去。
  冰冰心里太苦了,妮子的事。他咽下去了。
  明明和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且咱们这些老兄弟,却不能替他分担。他是个有些有肉的人,不是机器,我真怕他有一天撑不下,会爆。
  那一刻我真的没有想到。富贵竟然把我心里最无法说出口的话,当着房辰的面说了出来,
  他说狗头的捂着脸痛哭流涕。
  房辰咬着牙,猛然间抓起酒杯,说:“富贵啥话都别说了,我对不起兄弟们。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是人。
  富贵摆了摆手示意房辰不要打断他。
  他盯着狗头,用一副质问的口气说:
  “狗头,你试问一下自己,教唆郭浩
  逼冰冰,合适吗?
  狗头抹了一把眼泪,望着富贵说:“别说了,我求你了。
  富贵的话显然戳中了狗头的麻筋。
  富贵递给狗头一张手纸说:“有些话,我必须要说清楚,郭浩是个粗人,没什么心眼性格直。
  如果没有你教唆他,他不会用娃子,黑狗,四蛋演出一出去刺激冰冰。
  你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房辰是咱拜过把子的兄弟,不是外人,你当初也是喝过他,身上流淌的血酒。
  当初要不是房辰,你认为我们能活到现在吗?
  你刚才还在车上说,爷们能屈能伸,为什么到你这,就做不到了呢?
  我昂着头,闭上眼,抓起酒杯说:
  “富贵有完没完了,不说了,喝酒。
  我说完,拿起杯子,举在半空中,对着房辰,狗头说:
  “兄弟之间,说那么多干什么,举杯敬小海。
  经我这么一说,他们三个抓起酒杯碰了过来。
  喝完酒后,狗头放下酒杯对房辰说:
  “这酒不错,再给我倒一杯。
  狗头此话一出,房辰噗嗤笑了起来。
  我笑眯眯的对,富贵使了一个眼色。
  富贵屁颠屁颠的说:“房辰,也给我倒一杯,我知道你小子的酒都是好酒,一会能不能送我一瓶。
  房辰一边给富贵倒酒,一边说:
  “没问题,我楼上有一箱子芝华士,想喝你带走。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郭浩的,接通电话说:
  “回来吗?
  郭浩:“回来了,在门口呢?你们什么时候出来?
  我瞅了一眼房辰说:“你进来吧!
  郭浩:“我不进去了。
  我问:“你怕房辰?
  郭浩笑着说:“我怕他个卵子。
  我听里面怪热闹,我不喜欢这种场合,我还是在等你们。
  我嘿嘿的笑着说:“你不喜欢,骗鬼呢?快进来,就等你呢?
  郭浩说:“我就不进去了,免的尴尬。
  我有些生气的说:“别tmd废话了。
  不等郭浩说话,便把电话挂了。(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