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二十一章 变了味的艳遇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我瞅了一眼,酒吧的圆形吧台。
  见一个人站在吧台内,正忙着给人家调酒。www!22ff%com
  我揉着下巴,心想,这堂堂房氏集团的掌门,如今却在酒吧里,兼职酒保。
  说真心话,房辰那样子,我看着还真有些别扭。
  他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脖子上带着一款褐色阿拉伯方巾,头发竖的笔直。
  那发型,配上他那张菱角分明的脸,真像街机九七拳皇的二阶堂红丸。他双手挽的高高的,特别是他手腕上的,格拉苏蒂手表,无不彰显着自己的身份。
  显然,和他此时当酒保的身份极不相称。
  我捅了捅狗头,狗头显然还沉迷在兔女郎身材上。
  他猛的一回神,吞咽了一口唾沫。
  我望着他那鸟样子,忍住不的笑着说:
  “房辰,吧台里,你要不要过去和他打个招呼。
  狗头瞅了一眼房辰,笑着说:
  “算了,你去吧!这里这么多的妹子,我眼都忙不过来,哪有心情和他打招呼。
  狗头说完搂着富贵,走向东北二人转舞台去凑热闹。
  我无奈的苦笑,狗头和郭浩,他们一直不原谅房辰。哎,
  我各种方法都用了,这人性格,往往真是改变不了。
  狗头话说的很含蓄,不想郭浩那么直截了。
  狗头为了不伤我面子,给我们彼此,找了一个台阶下。
  我岂能不明白狗头的意思。
  想到这,我苦笑着走到吧台,坐在房辰的对面。
  不知是酒吧的光线太昏暗,还是房辰太过于专注调酒,他低着头,拿着一瓶蓝色的洋酒,正往另一杯酒杯里倒。
  望着他认真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一次想起了。第一次在酒吧刚认识他的情景。
  那时候的房辰,穿着一件白色的燕尾西服,浑身散发着英伦贵族气质,说话慢斤四两。总喜欢时不时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和领带。
  等房辰忙完,我语气轻柔的说:
  “来一杯,今夜不回家。
  房辰猛的一抬头。一看是我,微微一笑说:
  “吆喝,你还喝“今夜不回家”?
  那酒档次太低,我给你调杯极品不掺假的“深水炸弹”。
  房辰说完,也不征求我的意思,就转身,打开吧台下面的柜子开始忙乎起来。
  几分钟后,他把一杯淡蓝的酒推我的面前,摆了摆手说:
  “看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晚上没少喝吧?尝尝正宗的加拿大。深水炸弹。在阳北酒吧,你喝不到。
  我抓起酒杯,盯着酒杯看了半天,抿了一口。
  那味道果然名如其实,喝到嘴里一股子,冲冲的味道,直顶我的大脑。我龇着牙摇了摇头:
  “这味道咋怪怪的,跟马尿似的。
  房辰望着我所表现的样子,视乎很满意,笑着说:
  “怎么样带劲不?
  正在这时。他身边的酒保,表情怪异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酒保那表情,是想笑又不敢笑。
  房辰听他说完,先是一愣。问他:“你怎么不早说?
  随后房辰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我,苦笑着伸手把我的酒杯,拿了回去说:
  “我差,我忘了加尾酒。这杯倒了!我给你重调。
  房辰此话一出,我脸都绿了。
  我瞪大眼睛望着他说:
  你是故意的吧?算了,没事。反正洋酒,你知道我喝不惯这东西。只要不是毒药,就没事。
  哦,对了,你还真有闲情雅致,都当上房氏集团的东家了,还主动来调酒当兼职,我记得你小子不是不在乎钱吗?
  房辰房辰用毛巾擦了擦手,啪在吧台,盯着我说:
  “什么闲情雅致啊!我只是无聊,我听说,你小子跟宋舜干上了。
  一股浓重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我用手扇了扇说:“你小子身上的香水味,真重。一个大老爷们,咋还抹香水呀!跟个娘们似的。
  我和宋舜也是身不由己。源河的沙场的兄弟要养活。我没有办法。
  房氏一听我这么说,低着头沉思许久说:
  “冰冰,你性格太强亮,如果真混不下去了,来房氏集团吧!房辰见我要说话,摆着手继续说:
  “先别打断我。我知道你小子抹不开这个脸。
  我在,认识的人没有几个。你是我最佩服的。
  狗头,郭浩,跟着你说真心话,我不放心?我知道我说这话,你不爱听?但是你要明白自己的处境。
  你能给兄弟们一个光明的未来吗?
  武海的死,是我的错。我亲手把自己的兄弟,送上了天堂。
  你知道不,从武海出事后,我没有一天睡的早,我欠兄弟们的。人最怕就是欠,这笔血债我还不起。
  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一边是我的继母和亲妹妹,一边是兄弟。如果换成你,你会这么做?
  房辰说到这,仰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摆了摆他的肩膀说:“房辰,别说了。狗头和郭浩现在跟我在殡仪馆,干的还不错。
  房辰你的心意我领了,你放心,如果真有走投无路的那一天,房氏集团看大门的保安,你给我们留着。
  武海这件事,你也不用太自责,是刚毅、和平下的手。你这事和你无关。
  房辰摇了摇头,伤感的说:
  “如果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被围攻。
  我听说,你明天和宋舜约定,在源河沙场火拼。我知道你手上现在没有人,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明天我的人,会给你打电话。
  有些事,花钱能办到的,何必在拿命去换。
  房辰说的话,让我心里一热,我为了掩盖我的表情,猛灌了一口酒说:
  “房辰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什么是兄弟。患难见真情,谢谢了。
  刚毅跟和平调给了六十个兄弟。
  我现在手上的人不少,宋舜以前是我的狱友,我了解他。
  他手上的兄弟年龄偏大。真拼起来,未必有我们狠,在士气上我已经胜他一筹。好了,我今天来不是找你说这的!
  我本来还心存疑虑,听你说的这番话。我心里有了主心骨。
  话不就不在说了,最近事太多了,忙的我焦头烂额。
  对了,聂颖,和雨龙的事,后续怎么处理的。
  房辰瞅了一眼旁边的人群,说:“这地方太吵了,我们上楼。
  随后房辰把围裙脱下,扔给酒保,便出了酒吧。
  我们刚走到楼梯。一个子高挑的女孩,拦着房辰,有些紧张的说:“帅哥,我可以请你喝一杯酒吗?
  那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穿着一件淡黄色的羽绒外套,牛仔裤,典型的邻家女孩模样。
  这种女孩实在太普通,房辰显然对她没有什么感觉。他扫了那女孩一眼,面无表情的没有说话。
  房辰的孤傲我是知道。
  那女孩见房辰不理她。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声音明显的微弱又说:
  “帅哥,给个面子可以吗?我朋友都看着呢?我们观察你好长时间了,求你了。帅哥,给我一个面子,可以吗?
  那女孩说完,回头瞅了一眼她的朋友。
  果然如那女孩所说,三个女孩象看笑话似的,在望着我们。
  然而我却惊奇的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狗头和富贵竟然,坐在那三个女孩对面,他们视乎在交谈什么?
  我有些纳闷的望着,他们搂着房辰说:
  “房辰,既然这美女,请你喝酒,不烦给这妹子一个面子。
  那女孩一听我给帮她说话,双手酷似拜佛似的,对我不停得作揖。
  房辰无奈的苦笑说:
  “既然,冰哥都发话了,这个面子,我要给呀!
  随后我们跟着那女孩,来到他的座位上。
  我们一过来,狗头抱着双肩,瞅了一眼房辰,把目光移向那几个女孩,一副调侃的口气说:
  “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
  那三个女孩白了一眼,看不都看狗头,就把目光定格在房辰脸上。
  房辰有些搞不清状况的瞅了一眼我,又瞅了一眼他们。
  狗头也没把自己当外人,一副大爷的样子,指着最外侧的一张椅子说:“都来了,还不坐下。
  说真心话,狗头这样子,我真替他捏了一把汗,房辰的性格是我们几个之中最傲的,我平时说话都要注意,狗头语气压根就没有把房辰当成一回事。
  房辰脸上明显,挂不住了,他轻咬着嘴唇,面无表情的坐下。
  我瞪了一眼狗头,狗头见我瞪他,也不说话。
  我心想,小狗子,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房辰什么性格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富贵见场面有些冷场,笑着说:
  “狗哥,你喝醉了吧?要不我扶你去卫生间,洗把脸醒醒酒。
  狗头嘴角一扬对富贵说:
  “我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用给我打掩护。
  那四个女孩,显然对房辰有好感,从房辰过来那一刻,眼神至始自终没有离开他。
  那样子跟花痴似的,显然把我们几个凉在一边。
  她们显然不知道我们四个的关系。
  以至于狗头继续调侃房辰,房辰都没有接腔。
  其中一个女孩,没好气瞅着狗头说:
  “我说大叔,如果没事你先离开吧!你坐在这,跟个瘟神似的,我们四个女孩,你那双斜眼,是看上我了呢?还是看上我另外几个姐妹呢?
  还有你旁边,那个尖嘴猴腮的小子,眼珠子跟x射线似的,盯着我们瞅什么呢?
  我说,大叔,尖嘴猴子。
  你们俩坐在这一瓶酒不买,装什么大哥呀!(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