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一十九章 比我想象中的精明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大山先是一惊.
  他显然没有想到,和平会当着一桌子的面让他下不了台
  大山那张红扑扑的脸,瞬间黑了下去。www@22ff%com
  一脸迷惑的望着和平楞了半天,那意思视乎,再用一种无辜的眼神质问自己的大哥,我可是给你和平哥,张脸啊!
  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和平绷着脸,盯着大山,又重复了一句:
  “我说话你没有听吗?还要我tmd重复第二遍吗?
  大山表情愕然的,头一耷拉,牙要的咯咯直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盯着我,向小日本投降似的,半屈身对自己脸上打一嘴巴子说:
  “冰哥,对不起,我失言了。
  我面无表情的点燃一根烟,猛提一口,对着大山吐了一口烟雾,优雅的用手指弹了弹烟灰说:
  “知道错就好,今天刚哥做东,我给刚哥一个面子,这事我不和你计较,如果你再敢龇个牙放个屁,到时候别怪我韩冰,翻脸不认人。
  我说这话的时候,余光一直没有离开和平。
  其实我看的出,如今的和平已今非昔比。
  从他身边大山的表情上,不难看出。
  平时大山在他身边,也许嚣张惯了,要不然大山也不会用那种表情望着他。
  这打狗还要看主人,我治大山难看,其实也是变相的治和平难看。
  我是再测试和平对我的底线,和平果然还不敢和我撕破脸皮。
  但是很显然和平现在已经牛气冲天了,我进包厢后。按里说,东家要尽地主之谊。客套几句。让一让把主位留给客人。
  但是刚毅还没有开口,和平就一屁股坐在主位上。
  要明白。这是南坪镇,可是刚毅的地盘。
  和平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刚毅留。
  这明显的事拿刚毅不当一回事,如果和平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撑,他绝对不敢反客为主,变相打刚毅脸。
  上次在一线天,和平跟刚毅合力对我下手的时候,刚毅可是不软和平的,这明显是刚毅和和平在唱双簧。
  我心知肚明的,围观刚毅跟和平演戏。
  他们之所以唱出双簧给我看。无非是为了迷惑我,难道他们是在试探我?故意把他们两个的不合,暴露给我。
  来试探我,在武海这件事,是真心原谅他们。
  很显然和平,刚毅了解我的性格和为人,其实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鬼不缠。
  而且我带的手下,在他眼里都是不入流的二档棍子。一帮乡痞,穷一穷二白。
  而且我还是刚刑满释放的劳改犯,年龄不大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主。
  要不然也不会傻逼到。没有摸清楚房氏集团在阳北市的背景,就自不量力的带着二十几个源河的瘪三,把他雨龙最大的场子五里营场子给抢了。
  要不明白。雨龙可是阳北市有名的青龙,我一个两眼黢黑的小瘪三。在和平眼里,我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得罪我,我什么样的都敢你和弄。
  我跟和平干过几仗,他应该对我的脾气一清二楚。
  既然你们跟老子唱双簧,那老子就让你下不了台。
  你怕老子,那老子就抓住的这个辫子激怒你。看你想跟老子玩什么花样。
  如果我一副隐忍的样子,和平反而起疑心,毕竟房氏集团的第一狗头军师,狗头在我身边。
  和平毕竟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我如果继续的隐忍,和平而反会认为一定是狗头给我出了什么主意,不知道我们酝酿什么阴谋。
  他很有可能会出于自保,在刚毅的地盘上,对我动手,变相的把刚毅拉下水,如果这样的话,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们一桌人各怀鬼胎,自己在心里盘算着小九九。
  所有我在酒桌上,话很少一直寒着脸,不敬任何人酒。
  别人和我喝酒我来者不拒,不讨好,不亲近任何人。
  我必须要把刚出狱,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表露出来,和平才不会起疑。
  但是我虽然外表强硬,其实心里很虚。
  毕竟这是南坪镇,在刚毅的地盘上。
  就我,狗头,郭浩,富贵,四个人,如果和平这时候和我杠起来了,对我下手,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和平转过脸笑眯眯望着我说:
  “我们现在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谁出头不都一样吗?多的大事屁事?还值当发这么大的火?
  宋舜这孙子也是急了。我一天之内砸了他场子两次,他没地方撒火,就把火发你头上了。
  这事怪我,当时没和你说清楚。
  我见和平说话有些软,便端起酒杯对和平说:
  “我这人心里存不住气,脾气就这样,一是一,二是二,既然这个误会现在解开了,干了这一杯,在说下面的话。
  和平苦抓起酒杯大笑着说:
  “冰冰,你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有数,兄弟嘛,是个好兄弟。
  当初雨龙就说:
  “如果韩冰脑子能有他一半够用,也不会那么自不量力,混到个过街老鼠。
  和平这话说的不痛不痒,他是在拿雨龙反向的嘲讽我。
  和平此话一出,我知道,他也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我刚治他一个难看,他立马将我一军。
  我们喝完后,刚毅举起杯子,一副和事老的口气说:
  “以前的事都别说了,刚才不是说宋舜的事吗?怎么又绕到雨龙头上了。
  对了。冰冰,宋舜给你打电话咋说的?
  我放下酒杯,瞅了一眼刚毅说:
  “宋舜,约定明天在源河沙场硬嗑硬。
  显然和平和刚毅都知道这事,我这句话说完,在他们脸上看不出一丝的震惊,仿佛这事他们预先知道了一样。
  刚毅接过话问:
  “冰冰,你能出多少人?
  我见刚毅开始切入正题,想了想说:
  “二十个左右。
  我此话一出和平开始开始大笑说:
  “二十个?那五道镇的兄弟呢?
  我不屑的双手交叉的抱着双肩,一副挖苦的口气说:
  “你tmd还有脸问我,武海死后,还有tmd谁敢跟着我,我现在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人不再多,够凶才行。
  和平嘴角微微一扬,瞅了我一眼,点燃一根烟,把武海的话题绕了过去,说:
  “那这场仗你准备怎么打?
  我盯着和平反问:“你说怎么打?你都把这个屎盆子都扣在老子头上了,我现在有反悔的余地吗?
  和平一听我话里带着气,嘿嘿的笑了起来说:
  “哈哈,也对。冰冰,小子你干仗确实勇猛厉害。
  这我比不了你。但是混人缘,拉兄弟,你比不上我。
  和平说完,扭头看了一刚毅继续说:
  “这样吧?我和刚毅,一人调给你三十个兄弟,明天你怎么跟宋舜干,那你是你的事,事成之后,我给你百分之十的干股。
  和平说完,刚毅连眼都没有眨一下,表情平淡,他样子视乎也在意料之中。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刚毅跟和平,在这地方等着我呢?
  和平说的这些,显然不是我希望的,我从一进门就盘算着,怎么把他们俩,引到源河沙场,干掉他们。
  我猛提了一口香烟,用力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说:
  “和平你这是明显把老子当枪使,这么大的事,你们不去观战吗?
  和平笑着说:
  “没那个必要,我出钱出人,你出力。我要的是结果,过程对我来说,毛不都算。
  明天帮我灭了宋舜,五里营场子可是块肥肉啊!别人想帮我,我还不愿意呢?
  冰冰,这年头在道上混,混的是钱,混的是脑子。
  如果你不愿意也行,我再找别人,生意不成仁义在,我们不过也是在做生意,我出钱出力,你帮我办事,要的是双赢。
  但是我丑话说前头,被盖子抓了,死人,我一概不负责。
  你考虑一下,敢不敢接?
  真应验了,狗头说的那句话,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tmd算计的再好,再慎密,却被和平一口回绝了。
  听完和平说这话,我视乎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一旦答应,我就无疑变成了和平的一条猎狗。
  那一瞬间,我视乎又回到了一年前,委曲求全的跟着雨龙一样,只不过以前的雨龙变成了现在的和平,那种耻辱让我瞬间变的闭口不言。
  和平见我犹豫说:
  “冰冰,男人爱拼才会赢,你现在,是在干无本的生意。
  百分十的干股不少了,虽然我知道宋舜也不是软蛋,但是你明天拼硬的是,阳北市最大的场子。
  一旦成功了,就有你百分十的干股。
  我举个例子,就拿去年的场子里盈利情况来看,我粗略的给你算了一下,你一个月保底,至少有20至30万的进账。
  如果我在安排人掉几条大鱼,你一年,三四百万轻轻松松的拿下。
  无论干什么,风险越大利益就越高,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是胆小的。帮我办了宋舜,我保你跟着我有肉吃。
  我抬头望着和平,也许是今天见到娃子,黑狗,四蛋落魄的样子,我知道源河沙场的那群兄弟,我必须要用这笔钱,把他们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