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一十八章 激将他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这房间内一共十几个人,我,狗头,郭浩,富贵。∮,
  和平带了两个心腹,一个叫大山,一个叫青道,那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站坐在和平的旁边。www@22ff@com
  从和平的座位上,不难看的出,和平此时已经把自己定位为,掌控全局的大哥。
  和平这厮果然是贫下中农的暴发户出身,仗着自己裤头子换背心,统领北城区,他一点没有给刚毅留面子,这个架子摆的可谓是大呀。
  连自己的保镖都坐了主位。
  刚毅一话没说,我明显看的出,刚毅心里憋着一团火焰。
  和平身边的这两个人,我见过几次。
  青道这人我没有什么印象,张的白白净净的,有些清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刚毅右侧的大山,我听狗头说的他。
  他好像是特种兵退役,早年是北城人头大飞手下的第一王牌,是北城区大飞手下有名的悍将。
  他在北城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后来大飞被几个小混混当街捅死后,大山便销声匿迹。
  他的经历还是一传奇,道上曾经说过大山,单手在一夜市大排档,以二十一秒的时间,把一桌小混混撂翻。
  谁知道这事是真是假无从考究,但是大山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和平的跟屁虫。
  只要和平出现的地方,大山必在。
  我个头有一米八一,但是每次看大山总要昂着头,他至少有一米九的个头。张的又高又壮,就大山这种体格的人。如果不是混混,别人一定认为他是打篮球的。
  我低头用余光瞅着和平身边的这个猛男。我脑子不停的再想,明天对和平下手,这个瘟神该怎么处理掉。
  刚毅今天做东,带了五六个陪酒的,说是陪酒的。
  其实不难看出,他们都是刚毅心腹。
  刚毅带的这几个人,虽然没有和平身边的大山,看起来凶悍。
  但是刚毅既然能安排他们上桌陪酒,必然不是一般人。一定有些过人之处。
  刚毅见我入席后,一直低头沉思,便让一个手下,把一箱子6瓶装的五道镇20年陈酿稻花香全部打开。
  富贵本来就是五道镇人,一见酒是20年的陈酿,笑着说:
  “刚毅哥,这酒不少值钱吧?一般人可喝不起呀?
  刚毅一边倒酒,一边笑眯眯的瞅着他说:
  “我刚毅没什么大本事,唯一的喜好。就是好客,今天你们到我这,哪能不把你们招待好!呵呵!大家也都别拘束了,我刚毅不会劝酒。来,,来。,来。自己个的酒自己伸手拿走,一会吃好喝好。
  刚毅说完。转动玻璃桌。
  随后大家也没有客气,便把分酒器的酒杯,端到自己面前。
  刚毅见大家门桌前都有酒,一副豪气的样子,站起身,端起酒杯说:“今天来的都是客,借着这杯酒,我废话几句。
  冰冰,咱哥们也是不打不相识。
  以前的事,是我刚毅做事不厚道,武海兄弟的事,我对不起你,我先给你赔个不是。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咱有情后补,如果你看的起我,就干了。
  如果你心里有气,磨不开,不给我刚毅这张脸,以后咱兄弟处的时间长着呢!这笔债我再慢慢还。
  我显然没有想到刚毅,会这么说。我豁然的站起身说:“刚哥,既然你说这话,我还能说什么。
  你刚毅有情有义,我韩冰也不是个龟孙。
  刚毅表情毅然的,搂着我的肩膀目光深情的望着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刚毅有千言万语想说,全在这里,谢了,韩冰。干
  刚毅说完,一股脑把一杯白酒灌进嘴里。
  我端着酒杯,表面平静,内心翻江闹海的难受。
  望着酒杯里那有些泛黄的液体,说:
  “刚哥,以前的事都让他过去吧!既然刚哥这么给我脸,那我也不虚套了,干。
  我说完,一仰脖子把酒灌了下去。
  随后大家见我们开始喝了第一杯,开始依次清门前的酒杯。
  那一杯酒足足三两多,20年的五道镇稻花香足足58度,属于高度酒,说真心,那酒真难以下咽。
  一杯酒下肚,顿时胃里跟火燎的似的。
  三分钟没过,酒桌上的每个人无一例外的开始脸红了起来。
  和平喝完酒后,龇牙咧嘴的说:
  “我操,刚毅这酒你从哪弄的,这么烈。
  刚毅嘿嘿的笑了起来说:
  “听说过内蒙古的闷老驴没,这酒和闷老驴有一拼。今天说好了,不醉不归,谁先倒谁就是老驴呀!哈哈!
  经刚毅这么一说,一桌子人开始大笑。
  随着酒精的作用,酒桌上的气氛明显的融洽起来。
  几杯酒下肚,刚毅借着酒劲,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一个劲的当着一桌子人,调侃和平。
  竟说些曾经和平曾经落魄的事。
  把和平说的面红耳赤的。
  刚毅调侃过和平,见我一直不说话,给我发了一根烟说:
  “冰冰,你今天有些反常啊!一直不说话,我刚想开口,狗头便插话说:“刚毅,你是不知道,冰冰失恋了。
  昨天刚被人甩了。
  狗头此话一出,刚毅笑了起来说:
  “哈哈,我还以为什么事,不就一个娘们嘛!喝酒,你一会我让兄弟给你安排一个。
  最近我和朋友搞了个庆典公司,公司新招了一批艺校刚毕业的车模,回头再办车展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帮你介绍你一个。
  如果换成以前我,我一定会一口拒绝。但是我知道今天我来的目的是逢场作戏,一是。安排明天和宋舜在源河沙场的那一仗。二是,迷惑刚毅和和平。明天对他们下手。
  我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说:
  “刚哥,那敢情好,这以后兄弟的幸福,可全靠你了。
  刚毅也不含糊,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胸口拍的啪啪响,并保证绝对给我挑一个好的。
  在酒桌上,我明显看的出和平带的人明显对狗头,和郭浩的有些忌讳。
  我想也许是。曾经狗头,郭浩是房氏集团四大金刚的时候,和平还是一个跟着勇子提包的小马子的缘故。
  通过今天我在酒桌上的观察,我看的出刚毅比和平会做人。
  从我进门的时候,和平直接拉主位的椅子的时候,就压根没有把刚毅放在眼里,同样也至始至终没有跟狗头,郭浩说过一句话。
  刚毅碍于面子,不忍发作。这我能理解,毕竟他今天做东,于情于理不伤和气他这顿饭就算成功。
  但是按理说,狗头。和郭浩,比和平出道的早。和平应该称狗头,郭浩一辈。毕竟和平以前的大哥,勇子。是和狗头和郭浩平起平坐的房氏集团四大金刚。
  但是和平从狗头,和郭浩进门口。一直装着视而不见。
  刚毅是个聪明人,他都知道,主动和郭浩,狗头客气敬酒,但是和平却无动于衷,显然没有把郭浩,和狗头放在眼里。
  狗头性格我是了解的,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郭浩明显不对劲,他一直绷着脸。
  刚毅和我一样,把酒桌上每个人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酒过三巡,我见如果再继续绕下,也没有意思,只会让郭浩对和平更加的嫉恨,在说,如果一旦郭浩喝醉了,天知道他会不会和和平干起来。
  和平此时也已经,喝的脸红脖子粗了。
  我瞅了他一眼,弹了弹烟灰,一副嘲讽的口气说:
  “和平,你办事能力不行啊?我当初拿下你五里营场子的时候,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
  这都过几好几天了,你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你不行的话,就撤出来吧?五里营的场子,我找人帮你收回来?
  我此话一出,刚毅一愣正在倒酒的手,僵持在半空中。
  和平显得更为意外,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冷笑。
  随后一抬头斜眼瞅着我问:
  “韩冰,你这话啥意思?
  我笑着说:“没别的意思?今天宋舜给我打电话了,那意思说,说你和平被他打怕了,找我替你出头。
  说你和平在他眼里,毛都不算。
  要弄死我?
  和平呀和平,我tmd算个什么呀?
  你也是堂堂北城区一青龙,找人砸宋舜的场子,楞是挂着我的名号。
  我跟宋舜是号友,在阳北一监处了两年,你这事办的不厚道呀?
  我此话一出,整个酒桌上瞬间冷场了。
  和平身边的大山,豁然的站起来指着我吼:
  “你tmd说什么呢?
  郭浩见大山站起来,抓起酒桌
  上的白酒平瓶子就要干他。
  我一把按住
  郭浩的胳膊,我扭头对着大山吼:
  “你滚一边去,大哥说话,你一个老弟有资格说话吗?
  刚毅见气氛骤然紧张,搂着我的肩膀说:
  “冰冰,今天我做东,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回头说。
  我摇了摇头说:“刚毅,你也是一大哥,如果这屎盆子扣你头上,你心里什么味。
  刚毅嘿嘿笑了起来劝说:
  “那天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多大的事。和平你也是的,这事你咋不提前说。
  和平显然不想,这个节骨眼和我翻脸,他低头嘿嘿的笑着,捋了捋额头,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对着大山吼:
  “没大没小是吧?我让你说话了吗?你tmd真没有脑子,对冰哥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