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一十四章 把源河的兄弟都召集回来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那老太婆一走,郭浩头摇的跟破浪鼓似的,感慨的说:
  “我长这么大,向来都是我敲诈别人。今天却在阴沟里翻了船,真心磕不过她。www@22ff%com
  狗头伸了伸懒腰说:“呦,还有你花耗子,认输的时候吗?哈哈!耗子,我记得这好像,不是你第一次被别人敲诈了吧?
  郭浩一听狗头想接他伤疤,扭头瞪了一眼狗头说:“小狗子,你想挑事啊?如果你敢提那是,老子一定练你。
  狗头显然不吃他那一套威胁说:“既然敢了,还怕别人说?我和富贵一听狗头开始爆郭浩的料,立马来了兴趣,在我和富贵的一再追问下。
  狗头点燃一根烟,一副奸诈的嘴脸说:“冰冰,你知道郭浩为什么还有一个外号,叫花耗子吗?
  前年,也是快过年的时候,那时候也是郭浩最风光的时候,他负责城区一线天,鼓浪屿,帝国时代,三家场子的年分红。
  勇子,负责北城区场子的分红。麻三负责南坪区,我负责丰顺区。
  我们四个虽然被道上的人,尊称为房氏集团四个金刚,但是市区这一块,都没有耗子牛,毕竟场子生意越好,耗子他收钱越顺利。
  房爷给雨龙下达的任务是,半个月之内,年底必须要把帐收上来。当时雨龙为表现自己,给我们四个下的命令是,三天。
  郭浩市内的三家场子好收啊!但是勇子负责的北城区就傻脸了。
  毕竟北城区的场子没有市区生意好。
  当时雨龙说的很清楚,三天之内完不成任务,就废谁一根手指头。雨龙那人既然能说的出口,也就能办的到。
  只要你敢拖他后退,他立马给你整个现行的。
  勇子那人你知道,壮的跟牛似的。如果身上的肉,能削一点进脑子里,也不至于傻得跟球似的。
  当时雨龙最欣赏的就是郭浩。因为郭浩这人有种,而且非常的讲义气。为人低调,你安排他的事,压根就不用操心。
  雨龙非常的喜欢他。
  耗子是没有费什么劲,就把钱收到了。
  但是可哭了勇子,后来我给勇子出了一个点子,让勇子,安排了一个两个妖艳的妹子,勾引郭浩。
  那天我们几个把浩子灌醉。把浩子刚收的钱,给偷走了。
  变相的给勇子,那意思就是勇子先把钱上交后,等他管辖的场子凑齐,在还给浩子。
  毕竟雨龙下达的命令,时间紧任务重。
  当天夜里,勇子就把钱上交了。
  那天浩子喝的酩酊大醉,和那两个妹子,风流了一夜,一大早发现钱也没有了。人也没有了。
  吓的当时脸就绿了,当时可是一百多万。
  那几天浩子跟疯了似的,疯狂的找那两个女孩。他一不敢和雨龙说。二又不敢在道上放话,只能吃个哑巴亏。
  到最后没办法了,他又问他管辖的场子,借了一百多万补上。
  后来勇子的钱到位后,补给他,他才明白怎么回事。
  郭浩从那以后,一直对我们三个有意见。直到现在郭浩对我也是,爱理不理的。要不是碍于你的面子,估计郭浩。一辈子不会和我说话。
  狗头实在是太聪明了,他利用这个事。其实在变相的把郭浩和他的过节,透露给我。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郭浩为什么总对狗头那么冷冰冰的。我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郭浩看不起狗头,其实不然。
  狗头想表达出来的意思,我岂能听不明白。
  狗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其实也是希望,我能主动出了说服郭浩。毕竟大战在即,兄弟如果不团结,这场仗必输无疑。
  我一直盯着郭浩,在思考郭浩这个人。
  郭浩这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性格太硬,不懂得变通。
  望着郭浩面无表情的开车,其实我能看的出,他故意装作一副深沉的样子。其实呢?他只是抹不开脸。当初郭浩被雨龙安插在房辰身边,也是狗头出了注意。
  要不然,郭浩也不至于会如此落魄。从房氏集团的巅峰,落魄到跟着我去干殡仪馆的临时工。
  如果不是我的出现,我相信,郭浩也不会那么快知道,赵小丫被害得消息。
  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想法。
  我曾经天真的认为,郭浩,和房辰是我的左右手。富贵是我的大管家,狗头是我的军师,又有源河沙场的那群老兄弟,舍命追随。
  人是人捧出来的,只要兄弟齐心合力,雨龙能奈何了我。
  但是毕竟人不是机器,我们几个有着不同背景和不同的性格,思考问题也截然不同。人与人之间的性格碰撞,火花四溅。当初我为了处理,调和我们兄弟之间的矛盾和分支,软的硬的,什么方式都用过。
  终于把我们的心绑在了一起,却没有想到房辰竟然是我们最致命的一颗棋子。如果不是房辰的背叛,源河沙场的那群老兄弟,也不会含冤离开。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我只是不愿意揭开这个伤疤,其实在我心里,房辰比源河沙场的那群兄弟更重要。
  我选择房辰舍去源河的兄弟,到现在看来,也是我这辈子犯的最致命的错误。
  在经过岔路时,郭浩一把方向拐进岔路,狗头问:
  “浩子,你走错路了吧,这是进扼龙镇的方向?
  我们要求去沙场,你去扼龙镇干什么?
  郭浩回头撇了他一眼说:
  “你去沙场找谁?方向盘在老子手上,我想去哪就去哪?哪那么多废话。
  狗头冷不丁的被郭浩呛了一句,也没接腔。
  十几分钟后,汽车进了扼龙镇大街。
  扼龙镇不大,但是特别的繁华,。路两侧门饭店,修车铺一家挨一家。真硬了那句老话,资源带动经济的发展,一个源河沙场竟把一个镇的经济带动起来。
  随后郭浩把汽车停在一家名为。司机之家的澡堂门口。
  下车后,郭浩也不搭理我们。径直往澡堂里进。
  我一把拉住郭浩问:
  “浩子你小子心眼,也特狭窄了吧!
  狗头就爆一些糗事,用的早气成这样吗?
  郭浩噗嗤笑了起来说:“跟那斜眼狗子,我用的早生气吗?
  我有些不明白的说:“那你绷着一个吊丧的脸,我们早上不是刚洗过澡吗?
  郭浩把香烟掏出来,递给主动递给狗头一根说:
  “你这孙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坏。我跟你说。我早都不气你了,只是一想到武海,我心里就难受。
  那天你和房辰个比样的,在车上,你平时不是聪明的狠吗?
  你咋看不出来,房辰头上长着反骨呢?
  我见郭浩脾气又上来了,就借机拉着郭浩说:“
  你不是洗澡吗?在冲个澡去。
  随后郭浩被我拽着进了澡堂。
  那澡堂不大,人特多,显然和大骨堆金二的浴场不能比。
  这澡堂,一进门给人的感觉。就是脏乱差。
  澡票一张三块钱,真对的起,这票价。
  推开厚厚的门帘。搭眼往里面一瞅,里面人山人海的,犹如菜市场。
  地上湿乎乎的,散发着一种刺鼻的霉味,郭浩显然对这里轻车熟路,他直接把我们带到二楼,进一个用三合板垒砌的小包间。
  那条件摆设,我真不敢恭维,连我在监狱的更衣室都不能比。
  郭浩见我不脱衣服。也不问我,便把自己脱个精光。临出门时说:
  “我先下去了,你们也别磨叽。洗完澡我们就撤。
  他说完径直下来楼。
  我和狗头,富贵楞了半天。随后也跟着他小楼。
  在一楼东侧一间小门,一股股热气腾腾的雾气,迎面拂来。
  进去后雾气蒙蒙的,视线半米开外都看不清楚对方的脸,我显然有些不适应,坐在浴池的台阶上,下也不是,走不也不是。
  不过那热水真的很烫,烫的脚掌跟过电似的,心想既然来了,就洗吧!我倒要看看,你郭浩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郭浩见我不不敢下热水池,为了挑衅我,直接跳下池子,一分钟没撑住,便往上跑,不停的用手揉着胸口说:“我操,水真热。
  我坐在水池的台子上,一副挖苦的口气说:
  “你这小子,还知道热,这水温,你也敢下,学着点,我说完先慢慢的用手一点一点的把热水往身上泼。
  我们三个并排坐在台阶,推着郭浩不让他上来。
  郭浩被烫的直吸嘴,哆哆嗦嗦的说:“哎呦,你们这点子,禽,兽。打击报复啊!斜眼狗,你吗的巴子,你也敢平泼我,看老子不把你拉下来,淹死你。
  郭浩说完,就冲上来,拉狗头。
  但是我们三个显然不会让他,上来,不停踹他。
  但是,毕竟是开玩笑,郭浩显然也被烫的受不了,他龇牙咧嘴的往狗头身上扑,还有热水对泼他。
  狗头见郭浩冲过来,转身就要跑。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大哥们,下去烫烫啊!一会我给你们搓个带劲的。
  我刚要回头,郭浩一把搂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说:
  “知道,咱源河的兄弟,现在干什么了吧?
  我心猛的一沉。
  狗头和富贵似乎也听出了,说话的那人是谁了。
  我们几个都不没有回头。
  那一刻再热的水,也没有我们此刻内心燃烧的温度热。(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