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百零三章 小慧的回魂夜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
  这人呀!一旦挣钱容易,也就不把钱当钱了。↖,
  说句吹不是吹牛皮的话,阳北市最大的场子,五里营和平的场子,你该听说过吧?22ff。com
  它在算是阳北市,最大的场子吧?
  我去年,经常去。
  也就是五里营的场子,把我彻底的拉下水,让永世不得翻身。
  我第一次去和平的场子,不过一个多小时,赢了10多万。
  还认识了一个风情万种的骚娘们。
  其实并不是,我赌技多么牛逼,也不是我张的多么帅,后来我想,我不过是和平在鱼缸里,放养的一条大鱼。
  人在局中,当然不知道所悟。
  我前前后后三个月不到,在和平场子里里外外,被套1000多万。
  钱输光了,就拿建材做抵押,最后把车子房子都抵押进去。
  那时候的我,被那浑身散发着,狐狸味的骚娘们,迷的走火入魔了。
  每天喝着烂酒,一个光着身子女人,在我身上趴着。
  高纯度的k粉吸着,那感觉什么,欠多少钱?
  抵押多少东西,都tmd是浮云。
  我以为我和那女人是tmd真爱,其实的我不过是一个傻的不能在傻凯子。
  后来神仙般的猛醒了,和平见从我身上再也套不出钱了,就把我一脚踹了。
  那女人更是恶毒,哄着我,把我留给妻子的唯一一套房子,也过户了。那时候我简直从人间天堂坠落入人间地狱。
  妻子和我离婚,父母不认我这个儿子。朋友骂我是扶不起墙的烂泥,无可救药。
  我在家里睡了一个月。终于良心发现,戒毒后。我就去阳北人才市场找了一个给人看工地的工作,干了一个多月。
  我大哥见我终于悔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拉我一把。
  我大哥,其实生活条件也不这么好,纺织厂下岗,夫妻俩用房子抵押贷款买了一辆客车,挂靠阳北市第三客运公司,跑短途。
  就让我帮他们开车。跑阳北到莆田县的短途,平时一天两个单边,早上一趟,下午一趟。
  跑车虽然挣钱,但是挣得都是血汗辛苦钱,平时生意不好,本想着过年春运,多挣些,就多加了一趟单边。
  前天晚上。我大哥念我辛苦一年了,也让我过一个好年,就提前把工资发给我,还多给了我500块钱。让我过个好年。
  那天晚上,我在我大哥家喝了些酒,晚上回到建设路的出租屋。在路过巷口的棋牌室的时候。
  我一听麻将声响,那心跟猫爪子在上挠似的。
  这赌瘾其实和毒。瘾是一个道理,表面上可以戒掉。但是心瘾难戒。
  我路过棋牌室的时候,硬是咬着手指头回到家,但是刚房门,却又鬼使神差的拐回头,去了棋牌室。
  那天夜里,我也真够背的,我把身上的钱输了个精光。
  第二天一早,我又去阳北火车站拉人跑车。
  望着那些高高兴兴回家过年的人,我当时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在去莆田县的路上,我一直再想。
  我已经没有脸,在问我大哥要钱了,还不如再辛苦一趟。
  夜里趁着过年急着回家的人多,再加一次单边。
  这一个单边将近800块。
  这离过年也没有几天,不如辛苦辛苦挣些钱过年。
  打定主意后,我开始干。
  但是两天一夜没有休息,我压根就扛不住。
  想法是好的,但是精神却撑不下来。
  夜里1多,第四趟从阳北接完火车后,我说真心话,我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我为了早些回去休息,没命踩加油门。
  在经过庆山的时候,一辆大货车迎面飞驰而来。
  那大货车改装的远光疝气大灯,一照射。
  我顿时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
  也就在那,短暂的几秒钟。
  本来我对庆山的路很熟悉,但是我闭眼的那一瞬间,看见一块山上,掉落的石头横在路边。
  我当时无意识往右侧拽了一把方向盘,其实那时候的我,精神已经恍惚到了极点。
  我当时车速太快,就是这一把方向,汽车犹如一匹松开缰绳的野马,一头撞向环山围栏,等我把方向拽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汽车一头冲下庆山。
  我对不起车上的人啊!我是个罪人,我更对不起我大哥,小马说完这哭的象一个孩子。
  李莉娜鄙视的着他说:
  “后悔有什么用,车上客人的遇难,全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还有脸哭
  我听的出,无头男尸此时绝对是发自肺腑的忏悔。
  我摆手对李莉娜说:
  “你骂他有用吗?如果当初,他知道会是自己,一手酿成这个无法挽回的悲剧,我相信他不会选择疲劳驾驶。
  李莉娜算了,别说了,他已经够难受了,不要在雪上加霜了。
  小马感激的望着说,抹了一把眼泪。
  慢慢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凄凉的说:
  “老天你让我下地狱吧!让我这个罪恶的灵魂,永世不得超生吧!让我那29条无辜的生命,赎罪。
  他话一说完,一股青烟慢慢的从小马身上升起,在头顶上凝聚成团灰色雾气,随后凝聚成一颗灰色的灵魂之球,漂浮在空中。
  我知道,那是无头男尸主动贡献出来的灵魂,我慢慢的伸开手,那灰球缓慢的落下,停在我手上。
  在手掌接触,灰色灵魂之球,那感觉有些凉凉的。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右手竟然再一次猛烈的跳动。我正准备提示李莉娜有脏东西靠近,我还来得及张开口。
  突然一道人影。从和我李莉娜的身边极速穿过。
  李莉娜的长发迎风飞舞,风止后。我手上的灰球竟然不见了,离我们十几米远的地方。
  一个女孩背对着我们站着。
  那女孩慢慢的抬起手臂,扬起脖子做了一个吞食东西的动作,似乎把无头男尸的凝聚的灵魂之球,塞进嘴里吃了。
  随后她扭过头,淡淡一笑,目光恶毒的盯着我说:
  “主动贡献出来的灵魂,口味果然非同凡响。
  我仇视的盯着那个抢走,无头男尸灵魂之球的女孩。
  目测那女孩身高。不过,留着两束麻花辫,穿着一件红色卡通卫衣,圆脸大大的眼睛,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有些可爱。
  但是她的眼神,充满着一种诡异的冷漠。
  我见李莉娜想动手,便赫然喊住她对那女孩说:
  “你是谁?为什么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那女孩嘿嘿的笑了起来说:
  “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那女孩说完,做了一个手抓窗户的动作。
  我的心猛的咯噔一下。
  那女孩见我大惊失色,笑着捋了捋。垂在肩膀旁边的辫子说:
  “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此时胆寒的望着她,其实我并不害怕她。
  只是此刻,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那感觉仿佛。我是杀害她的真凶似的。
  我缓缓低下头,闭口不言。
  那女孩似乎看的出,我此时的心里充满亏欠。
  我的反应就连李莉娜也颇感意外。她迷惑的望着我,又瞅了一眼那女孩。
  那女孩见李莉娜充满杀气的盯着她。一副不屑的口气说:
  “呵呵,生不救我。难道连死后,也不放过我吗?
  李莉娜似乎比我理智的多,它语气轻柔的对小慧说:
  “冤有头债有主,和我主人没有一丝关系。为什么要抢我们的灵魂之球。
  小慧噗嗤笑了起来说:
  “有本事,让你的主人来问我要呀?你看他有没有脸问我索要。
  李莉娜吃惊的望着那女孩,它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对如此的反常。
  李莉娜,我是了解的,它毕竟不象煞气之尊,能感受和感知发生在我身边的事。
  李莉娜不过是我封存的一颗灵魂,我需要她的时候,通过召唤才能把它释放出来,但是平时,它就会在我的身体里沉睡。
  李莉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我佩戴的一把利剑,而煞气之尊却是我的保护神,它们有着本质的区别,所以李莉娜压根就我不知道我和这女鬼的关系。
  短暂的沉默后,我抬起头望着小慧说:
  “既然事已至此,我承认当初是我的懦弱,但是结果已成定局。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看开。
  那女孩一听我这么说,宛如云雀的笑着问:
  “嘻嘻,把这件事看开,我怎么看开?
  那些人渣,深夜带着我们一共七个女孩,去了龙山,威逼扬言要活埋我。
  让我出卖身体,给他们挣钱,我誓死不从,他们软的硬的就用了。
  就在龙山脚下,挖了一个巨大的坑,把我脱光衣服扔在里面,通过我现身说教,杀鸡给猴看,逼那些可怜的女孩逼良为娼,让我们替他们挣钱。
  他们那些人渣,以为这样就逼我就范。
  哪知我从小刚烈,如果不是我性格刚烈。
  我父亲死后,母亲改嫁,我会离家出走,多少年从未回家。
  他们原本,不过是让我尝些苦头,通过伤害我,吓那几个女孩,但是却不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
  等他们发现我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
  他们见事情闹大,就把我扔在阳东去三普源桥墩下,伪装成自然死亡。
  他们怕事情败露,连夜驱车找到我的继父,生母。
  给我母亲二十万,让他们处理此事。(未完待续。。)
  ="
  d-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