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一环扣一环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org (全小说无弹窗)

  ,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狗头这话说完,我惊愕的张大着嘴巴,望着他。www!22ff%com
  我足足盯着狗头半分钟。
  说真心话,狗头说到的这一点,我着实没有想到。
  因为当时,我压根就没有往这上面去想,显然我把邢睿身上的女鬼,给忽略了。
  我原以为那女鬼畏惧我,自行离开了邢睿。
  最近遇见的事太多,我显然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一想到这,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发火。
  狗头见我一直绷着脸想自己的心事,小心翼翼的又说:
  “冰冰,我也只是随便那么一说,我也不确定。
  我回过神,一把拍在狗头身上说:
  “你的这个想法有可能,那女鬼真他娘的够yin的,如果这事真是它在背后捣鬼,我一定不会放过它。
  狗头嘿嘿笑着说:
  “这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冰冰,那下次,在遇见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在动气了。
  我在报纸上看过,美国的一家专业机构找了几百人做实验证明。
  人在生气的时候,逻辑思维能力几乎直达到正常时的百分之三十。
  如果真是,那女鬼在背后捣鬼,这事还的从长计议。
  7,..
  我冷笑着说:
  “那我们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先摸那女鬼的底细。
  我记得当初,我第一次在邢睿身上,感受到它的存在的时候。
  那时候我身上的煞气很弱,我只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我却看不见它。
  曾经煞气之尊说过。那女鬼是六泉殡仪馆的一个为情所困,自杀的女人。
  当时邢睿去参加同事母亲的葬礼。无意间在六泉殡仪馆说了,一些忌讳的话。被那女鬼上了身,从六泉市,跟着邢睿回到阳北。
  但是那女鬼明显,不是要害邢睿的,要不然这么长时间了,邢睿也不会和它相安无事。
  邢睿大病一场,我想一定是被那女鬼身上的寒气所侵蚀,邢睿身体本能在适应那女鬼。
  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必须要搞清楚。那女鬼的身世。
  但是自从,我和煞气之尊灵魂绑定后,煞气之尊已经重新凝聚了,我家阳台狗笼里的小骷髅就是幼煞,那幼煞还在成长阶段,它连话都不会说,也不可能会告诉我们一切。
  哎,当初我应该在煞气之尊把力量赋予了我前,问它这所有的一切。
  也不至于现在弄成这样。
  tmd我算计煞气之尊的时候。却把我自己算计进去了。我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摆了煞气之尊一刀,把煞气之尊锁在家里的笼子里,让小泉看着它,黑狗有灵xing。而且那天我殡仪馆的火化车间,屠殉群鬼的时候。
  煞气之尊只简简单单的吃了一口鬼魂,就tmd快速的长大。竟张了两个眼睛出来,如果它按那个成长速度。天晓得它会变成什么样。
  当初我出狱的时候,煞气之尊没少yin过我。我一直在防着它。
  它毕竟不是人。而是yin气凝聚的yin物,煞气之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可以说,不折手段。
  那天,我去六泉市戒毒所见万心伊,当天夜里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煞气之尊为了存聚力量和我灵魂绑定,不惜在十字路口,设计一个yin谋,让我眼睁睁的望着一段悲剧的发生。
  煞气之尊,本可以挽救两条骑电动车的人的生命,但是煞气之尊却漠然的选择了无视。
  其实它是在故意,用那两条无辜人的生命,去引诱集日月精华的白绫现身,吞噬白绫身上的煞气,为自己所用。
  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
  我根本摸不透它的想法,因为灵魂没有人xing,它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说是藐视任何东西。
  所以灵异非常的可怕,对它们来说,没有什么对和错,它们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别人的生死对它们来说,一分不值。我深知这一点,才会在我和煞气之尊灵魂绑定后,摆了煞气之尊一刀。
  我现在也是瞎子过河,全靠趟着走。
  所以我不敢让煞气之尊成长。
  狗头听我这这,沉思了一会说:
  “那你这么说,我们怎么调查,邢睿身上的那个女鬼。
  而且六泉市是省会,我们阳北殡仪馆只算一个市级殡仪馆,一天入殓的遗体,平均在40至60具左右。
  那六泉殡仪馆是省会殡仪馆,它们的工作量至少是咱们殡仪馆入殓遗体的一倍至二倍。
  在说,你又不知道,那女鬼生前叫什么名字,家住哪?
  我们就去算去六泉殡仪馆,也无从下手啊?
  这六泉殡仪馆,我们怎么去查,难道要去翻他们的档案室,一具一具的查看吗?
  没有介绍信,人家根本不搭理我们。
  如果想通过,你身上的能力去感应那女鬼,更不现实,这李俊刚跳楼,他家人一定夜夜看护。
  如果我们在这时候,去找李俊,那岂不是找死。
  我揉了揉下巴的说:
  “狗哥,你说的也很对,但是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找宁国玺帮忙。
  既然宁国玺能用罗盘,超控七纸追魂破,对李莉娜痛下杀手,布下天罗地网。
  我们何不借力打力,通过宁国玺来和那女鬼通灵。
  狗头眼睛一亮,好想法,对啊!这宁家是阳北市有名的风水大家族,这人有人道,鬼有鬼途。
  宁国玺玩了一辈子风水,这种事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孩摸鸡子手到擒来。
  但是如果,我们冒然去请宁国玺,有些自掉身份呀!
  毕竟无功不受禄。虽然咱们给宁家出注意,让他掠夺秦大义的家产。
  但是毕竟这才刚开始行动。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宁家和我们也没有过深的交情,咱们如果冒昧去请他帮忙。宁家一定会帮咱,但是前提,咱要欠宁家一个人情。
  如果宁家在秦大义身上得手喽,宁家一定拿这事做文章,这到最后瓜分钱财的时候,我们估计要亏一大笔呀!
  毕竟宁家是生意人,凡事钱开路,人最怕的就是欠人情账,有一来必有一往。这事我们不能先求他们。
  我一听狗头说着,便笑了起来。
  狗头,这脑子真他娘的转的快,他竟然能联想到,八字还没有一撇,事成之后瓜分秦大义家产的事。
  狗头做事真是滴水不漏。
  我细细斟酌狗头的话,狗头说的这话,非常有道理。
  我笑着说:“那咱们,就从宁家那几个败家子上身上做文章。
  我说到这。和狗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随后我问:
  “狗哥,这五里营场子的事?狗哥你摸的咋样?
  狗头把车窗按下,把烟头弹了出去,一副jian诈的口气说:
  “先别提这。冰冰我有一事相求。
  我不屑的瞅了狗头一眼说:
  “你现在怎么那么磨叽,咱兄弟还什么求不求的,有事你吱声。别让我骂你。
  狗头眼皮一下坠,笑着说:
  “今天在医院的碰见的那女护士。说真心话,我看上了。
  但是那女的好像看不上我?
  嘿嘿。我想通过你生病这事,和那女孩拉拉关系。
  还希望你和浩子,给我壮壮面子啊!
  毕竟我这张脸,比你们老,以后在她面前,你们要给把我捧成爷啊!
  我和郭浩一听,相互使了个眼se,笑的前俯后仰。
  我问:
  “就这小事?你放心吧!为了狗哥的终生幸福,我没有问题。
  我说完这话,瞅了一眼郭浩。
  郭浩表情和我一样,一百个赞同。
  随后狗头一见火候到了,也没有在绕弯子,直言了当的说:
  “五里营场子现在的龙头,叫宋舜,此人什么背景,我几天和你说过了。
  我也不浪费口舌了,对了?冰冰宋舜也是今年刚出狱的,也是阳北一监刑满释放的。
  按理说,你应该认识他。
  我低头吸了吸下唇说:
  “宋舜,我听着这么那么熟悉呢?
  这人什么长相?有什么具体的特征吗?
  狗头又点了一根烟说:
  “宋舜40多岁,个子不高矮胖矮胖的,后背上有一个关公的纹身,说话有些口吃。
  我眼睛一亮,重复着狗头说的话
  :“你说他说话口吃。
  狗头点了点头说:“没错,口吃不是很严重,激动的时候,一句话说
  不完整。
  我似乎想起了,宋舜是谁,我笑着说:
  “宋舜我知道他,当初他好像是0211号的号头,当初要不是他帮忙,我还没有机会翻案出狱。
  狗头和郭浩听这么说,惊愕的长大嘴巴。
  我见他们一脸的惊讶,便解释说:
  “这话说来话长,我简单的说,当初陷害我的警察程胖子,因为受贿被判了刑,就关在0211号了。
  万爷为了替我翻案,主动找0211号的号头宋舜,迫使程胖子主动坦白,怎么陷害我的过程。
  说真心话,我们0279号在一监只手遮天,垄断着监狱唯一的小卖部,那时候宋舜在万爷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不过两条烟就把程胖子给办了。
  要不然我也不会出狱。
  狗头一听我说着,笑着说:
  “这敢情好,你和宋舜都是狱友,这个面子他不会不给你。
  宋舜有一个兄弟和我私交不错,要不,咱们安排一顿饭局,请宋老大吃顿饭,叙叙旧?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
  “明天咱值班,要不安排在今天晚上吧!
  狗头想了想说:“也好。
  狗头说完就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未完待续……